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六十九 罪人伏诛
    波德莱尔告诫我:“博思,我观察过你的念刃,也许比我强那么一点儿,但我有恶情书,你呢?你是否已将邓恩的神器使用自如?你想要杀我?我的神器在九隐士中是最强的!我能毫无损伤地把你脑袋砍了。”

    我使出石杉,斩向上下左右,将力道分散,击中每一个幻影,但没用,它们或许本就是平行空间的倒影,或是空间扭曲的折射。

    波德莱尔朝我刺剑,那是一道十分猛烈的剑风,我判断剑风的来路,可突然之间,它在离我不到一米时发生了位移,直指我右侧肋骨,我发动铁莲,可它透过了防御网,我腹部一痛,已经染血。

    为什么铁莲挡不住它?我的念刃应该比他强一些,即使措手不及,它能打破我的防御,却绝不应该伤及我的本体。

    波德莱尔再一次袭来,我知道不能抵挡,只能躲闪,于是朝远处一跳,刹那间,那道念刃出现在我眼前,我立刻施展激流,身子一侧,避过了它,但它擦过我的头盔,脸颊部分破了,血朝下流。

    同样,我的铁莲被他轻易穿透,如果我再慢一点,我脑袋已经没了。

    他说得对,神器恶情书让他拥有深不可测的杀伤力。现在的我赢不了他,唯有召唤圣徒。

    ....但可能还不必。

    我躲过了他的第二道念刃,这说明我能躲开第三道、第四道,这很冒险,但我必须留着圣徒这张底牌。

    观察波德莱尔,观察恶情书,利用所知道的一切对付这诡异的法术。

    他的念刃再一次飞向我,我朝他的幻影疾奔而去,他的念刃拦在我必经之路上,我立刻朝上跳,这一剑划伤了我的腿,还好伤口不深。

    紧接着,我又躲开了三次,意识到波德莱尔是怎么办到的。

    他对空间有着异乎寻常的判断力,他能预测我动作的起点,动作的终点。

    他能控制念刃的方向,让念刃在一定范围内瞬间移动,违背原有的运动轨迹。

    他的念刃穿透力极强,像是一支钢笔能划破白纸,这也是恶情书赋予的力量。

    波德莱尔笑道:“不愧是公爵,能躲开恶情书的攻势这么多次,我都有些头疼了。”

    他的幻影还在那儿,通过幻影,我能看到他的出手,他像是个快枪手那样出剑迅速,动作微小。这归功于他的千锤百炼。

    这一次,他的动作变了,他大幅度地挥动长剑,一瞬间有三道念刃破空而至。

    我就知道!他肯定会使这花样!如果一次攻击无法命中,那就增加攻击的频率!他是念刃的大师,这么做也在情理之中!

    我同时发动铁莲与灭绝,在铜墙铁壁外增加了一层火焰风暴,这么做奏效了,削弱了他的念刃,我仍被击伤,可未被伤筋动骨,我血流不止,疲惫感压得我气喘吁吁,至少我还活着,还有一战之力。

    波德莱尔叹道:“真是....我还想省点力气,看来是不行了。”

    他将长剑横着,这一次将发出更多念刃。

    我朝他斩出一剑,二十米外,我听见一声惨叫,所有的幻影都受了伤,鲜血洒了一地。

    保德莱尔怒道:“你怎么...怎么找到我的?”

    与我一样,波德莱尔也在不断移动,这让他的位置更加莫测。

    除非他长时间的停顿。

    当他使用强大的念刃时,意志力凝聚,在疯网中便格外明亮与显著,我侦测的不是他的身躯,而是他的精神,通过精神,我看破了幻觉,我克服了错乱感,我找到了他。

    我标记了他。

    凭借那一剑,波德莱尔的灵魂上多了个印记,是我的念刃留下的,如阳光般绽放出光辉,如此夺目,绝不会错失。

    波德莱尔逃不掉了。

    我闭上眼,奔向波德莱尔,波德莱尔骇然道:“这怎么...怎么....”

    到了近处,他长剑转了个圈,刺向我下巴,我去格挡这一剑,但空间异变,他变成指向我的右耳。

    他剑术很高超,不逊于阿德曼,凭借恶情书,更像是无处不在的幽灵。

    然而我更胜一筹。

    我的身躯曾被彼列利用,与死亡堕天使的化身交战,我深切体会到了另一个次元的强大。

    我曾化身为圣徒,与最可怕的地煞交手,那经历仍在折磨我的灵魂,可我的躯体却记住了那场战斗。

    我曾亲眼目睹该隐与亚伯的决战,见证他们层出不穷的技艺和法术,因此,我开阔了眼界,我明白了自身的渺小,也体会到了凡人的软弱。

    我不会输给凡人。

    在他击中我之前,我一剑劈中了他,他的剑偏了几寸,仍划伤了我,可他胸口的伤更为沉重,他厚厚的皮甲被我割破,露出血淋淋的胸膛,以及一本金属书籍。

    恶情书。

    波德莱尔大叫,一片空间隔开了我和他,这让他顷刻间离我足足有两百米远。

    他气喘得如条患上肺炎的狗,他喊道:“你...自找的!我会把你送到地狱去!我会打开未知的空间,让你...被千万只恶魔分开来吃了....”

    我指向波德莱尔,说:“鼠疫。”

    他的伤口飞速溃烂,由一道伤口分裂成数道伤口,波德莱尔魂不附体,喊道:“这是...这是属意的念刃?你怎么会....”

    这是我现学现卖,因为那并不难学。

    波德莱尔将长剑对准自己伤处,集中精神,像他这样经验老道的战士,自然学会了用念刃去解念刃的咒。

    如果他的对手是属意,他当然可以放心大胆的这么做,因为属意比他弱得多。

    但高手过招,岂能有片刻疏忽?

    我动用激流,拉近距离,一剑斜着削下,波德莱尔再一次受伤,口中鲜血狂喷。

    我想将恶情书夺下,波德莱尔再一次动用恶情书逃走,这一次他挪到林地间,叫道:“内夫!带我逃走!内夫!引爆熔岩傀儡!”

    内夫早已让傀儡巨人带着他冲出了两百米远。

    波德莱尔目瞪口呆,随后骂道:“混账东西,你背叛我?”

    内夫叫道:“我会替你报仇的!教主。”

    就在这时,我看见一个穿白袍的教徒跑向内夫,内夫没瞧见他,傀儡巨人更没把他当做敌人。

    那个教徒抓住傀儡巨人关节的凸起处,灵活地摇晃几下,爬到肩上,到了内夫身边,内夫这才注意到来者,问道:“你是....”

    白袍教徒掀起帽子,她是荷蒂。内夫吓傻了眼,在开口之前,已被荷蒂的匕首刺穿了心脏。

    傀儡巨人向前一扑,激起大片烟尘。荷蒂从烟尘中走出,怒视波德莱尔。

    我喊道:“别过来!”

    波德莱尔骤然挪至荷蒂身后,他纵然重伤,荷蒂仍远不是他的对手,他将荷蒂双手反绑,刀剑架在荷蒂脖子上,咬牙切齿,怒喝道:“博思泰特斯!你的女儿在我手上!我有十足把握,在你杀死我之前,将她变成一具尸体。”

    我见状冷笑,胸有成竹。

    我知道这种时候的谈判技巧——你不能显得很在意人质。你表现得越在意,匪徒心理上的优势就更大,人质反而会更危险。但是呢,你又不能逼迫的太凶,让他觉得自己无路可退,你得让他觉得你是他的朋友,是他一伙的。

    这其中的平衡很难拿捏,除非是向我这样聪明机智,博古通今、口若悬河、学富五车的伟大的政治家,外交家。

    且看我斟酌词句,推敲字眼,一句话就震住了他,化解险情。

    我喊道:“放开我的宝贝女儿,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荷蒂骂道:“你这是什么狗屁谈判?”

    我怒道:“我是为了救你,宝贝女儿!要不然我的乖乖女婿不得守寡吗?”

    荷蒂:“什么守寡?你用词都不会用吗?”

    我“咦”了一声,问:“女子丧偶是守寡,男子丧偶该叫什么?守鳏?”

    荷蒂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波德莱尔说:“好像是叫鳏居。”

    我一想不错,笑道:“是啊,就是这么个词,多谢你,老波。文化人水平就是不一样....”

    波德莱尔答道:“不用谢,不用谢。”忽然间,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表情一变,凶神恶煞,怒道:“别打岔,你把剑放下,离开我三百米远,不然我....”

    我能轻易体会到他心中的恐惧,那恐惧被他压下,可他知道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他的伤情严重,如果在十五分钟内得不到救治,他就会死。而他身边并未携带秘药,否则他早就吃了。

    他害怕的要命。

    有恐惧就好办。

    他打了个冷颤,即使面对着我,可仍情不自禁地回过头。

    黑色的噩梦就在他身后,于是,他见到了这一百多年间无数饱受折磨的女子,无数被抛弃的死婴,他也曾良心不安,也曾因愧疚而辗转反侧,也曾梦见过地狱般的景象。在这一瞬,所有这些亡魂般的魅影充斥他的大脑,他的心脏。

    多年来积累的惧意如山崩般压垮了公爵。

    黑噩梦将他整个人与灵魂一齐吞了。

    荷蒂也看见了黑噩梦,但她很快压抑住了恐惧感,于是黑噩梦远离了她。

    她很坚强,她的意志很坚定,这让我想起来曾在梦境中得知她是海尔辛家族的后裔。

    她走到一边,扶起萨尔瓦多。

    我这才想起这件事有多重大——我在剑盾会的前帝都杀死了两位至高权利者,我得毁尸灭迹,否则剑盾会一查出来是我干的....

    不对!我现在是博思泰特斯呀!我可以栽赃给这老头!什么都可以让他背锅,什么错都是他的。

    难道不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