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七十九 美中不足
    叶格丽掩住伤口,气急败坏地长啸着。我心中不住默念:“叶格丽,加油!叶格丽,撑住!”又问道:“勒钢,快到了没?”

    勒钢说:“五分钟后到!”

    叶格丽逮住一个精英骑士,用肠子的尖端对准他喉咙,喊道:“快结束无悲咒,不然我宰了...”

    她那肠子像是瞬间蒸发,同时又掉了一大块肉,叶格丽身躯巨震,精英骑士却安然无恙,摔在地上,匆匆朝国王跑去,其余骑士如法炮制,正如国王所说,现在是国王在保护他的国民。

    叶格丽扭头就跑。不要!你如果跑了,我出场还有什么意义?

    国王的声音宛如从冥界传出,他说:“如我所料,你根本从未破解过无悲咒,只是趁恩师虚弱无力时,让他受到了致命伤。你并不是人类,也不是法师,你体内流转的是活尸的冥火。我曾听恩师说起过你。”

    叶格丽和废钟、索莱丝是同类?她也是个活尸?为什么她会这么强?

    叶格丽转过身,怒极反笑,笑声是那么的阴森可怕,让地下城仿佛闹鬼的坟墓般令人颤栗。她说:“不念!这粪坑里的乌龟王八,他提起过我吗?他临死之前,是不是恨透了我,又或者怕得要命?哈哈,哈哈,这个老表子养的也会有这下场!”

    国王说:“不念从未恐惧或憎恨,他只是愧疚,他后悔将你带到这世界上,他认为那是他一生最大的孽。”

    叶格丽抓起地上两具恶魔的尸体——鳄鱼与犬魔,冥火流转,忽然间,尸体炸开,变成了大群昆虫,像是蝗虫,却长着锋锐的牙,那是畸形尸,是制造活尸失败后的产物。叶格丽叫道:“杀光所有人!去吧!去吧!”

    尸体蝗虫散开,像是黑色的狂风般飞向皇宫门外,它们在一眨眼间就让一个人变成了无血无肉的骷髅。

    看样子我赶到了还是有点事做的,我可以杀一些虫子,也好吧,总算不虚此行,为剑盾会做了些力所能及的事....

    好个吉儿!对付这种杂鱼怎能体现我的价值?

    韦斯特惨叫道:“救命!救命!”她抱住脑袋,再也顾不上直播,由于她拿着话筒,声音比谁都大。

    此时,众多警务骑士赶到,用念刃捕杀尸体蝗虫,还算有效,这一回我连杀虫子都赶不上新鲜的了,这让我加倍沮丧。

    我对勒钢说:“我们回去吧,没咱事儿。”

    勒钢说:“来都来了,凑凑热闹吧。”

    疯网将画面又转到台阶之上,国王再出念刃,叶格丽脑袋被斩掉半个,她速度迅猛,而又不在无悲咒的界限内,加上巴尔赐予她的力量,所以没被当场斩杀。

    国王步步靠近,如果叶格丽再不逃,无悲咒会将她碎尸万段。

    一个人影步履蹒跚地走向无悲咒界限,这人表情坚定,目光凄凉而决绝,诺曼惊呼道:“博思泰特斯?这怎么...怎么可能?”

    他被洞穿了心脏,不可能还活着,即使他的心脏长偏了,可诺曼的念刃几乎横贯他的胸膛,他怎能....

    国王的面具转向博思泰特斯,警告说:“停步,博思泰特斯,我同情你的遭遇,你只是被恶魔利用,我可以饶你一命,但你必须立刻停下!”

    他说话之际,仍在攻击叶格丽,叶格丽居然格外灵活,左躲右闪,即使受伤,但总保住了命。

    博思泰特斯毫不犹豫地继续前行,直至步入无悲咒之内。但国王的念刃并未杀他,一秒、两秒、三秒,海神始终活着。

    国王喝道:“退后!”

    博思泰特斯咧嘴而笑,他挪开遮住伤口的手掌,窟窿之内,并没有心脏,什么都没有,他似乎生下来就没长这器官。

    国王说:“原来如此,你的心脏在女妖那儿,你早就是一具行尸走肉了。”

    叶格丽说:“不!他仍是活生生的人,你如何能理解我掌握的法术?”她掌中捧着一颗心脏,她擅长操纵人体的血肉,竟能让博思泰特斯在这样的状态下活着。

    国王数剑洞穿了叶格丽,叶格丽在地上一撑,滚出二十米远,她遍体鳞伤,似乎气数已尽。国王又说:“海神!退下!我最后一次警告你!”

    博思泰特斯吐出一口血痰,笑道:“我已经看透了,你杀不了我,无悲咒....无悲咒反映着你的本能,你的情绪,只要你的情绪中掺杂了些许感情....无论是同情还是悲伤,无悲咒就不能伤害那你投入感情的人。你可怜我的遭遇,所以下不了手,真是...真是妇人之仁。”

    国王叹道:“这正是无悲咒的艰难之处,我本以为我已经心如止水,却不料仍差了少许。”他轻轻一挥,一道念刃击中博思泰特斯,将他推出界限,但这并不是无悲咒的斩击,否则海神已经尸骨无存。

    叶格丽蓦然喊道:“海神,做的不错,你找到了无悲咒的弱点了!”

    国王说:“然而对你,我不会有丝毫同情。”

    叶格丽将她的腹部撕开,竟从中摸出一颗头颅,那头颅是个慈眉善目的老者,那老者睁开眼,茫然地看着国王。

    国王身子开始颤抖,说道:“不念?恩师?”

    叶格丽高举那头颅,说:“你以为他死了?你以为他的尸体仍在剑盾会皇城的墓穴中?不,我找到了他,我们活尸能制造其余活尸,无穷无尽地制造和分享冥火!不念并没有死!他制造了我,现在,他和我一样受到了诅咒!他在我身体里住着,他是我的儿子,他是我的丈夫,他是我的奴仆,他是我的一部分了。”

    不念张开嘴,并不说话。国王的面具遮住了他的表情,可我觉得他悲伤极了。

    也许国王已经有几百岁年纪,可没有人能杜绝心底最深刻的感情,尤其是最亲的亲人,那些分别已久的长辈。

    叶格丽咆哮着冲入界限,这一次,念刃未能生效。诺曼、娜娜、西恩齐声惊呼:“陛下!”国王朝叶格丽一剑刺出,但这并不是无悲咒。

    他无敌得太久,已忘了不是无敌该如何作战。叶格丽一爪落下,国王的鲜血染红了四周。

    镜头将这一画面传遍了地下城,每一个角落都能听见人们绝望无比地喊道:“不!”

    国王摆脱了僵直状态,他撑起身子,发动无悲咒,叶格丽再一次被斩断了手脚,可她伸出一条尾巴,扫中了国王,我听见骨头断裂的声音,国王摔倒在左侧。叶格丽哈哈大笑,不及治伤,如蛇一般爬向国王。

    此刻,瓦希莉莎仍在昏迷,诺曼、娜娜、西恩都身负重伤,而且因恶魔的邪术,一时无法愈合。他们中的任何一人都来不及救下国王。

    时机刚刚好,是我出场的名场面了,就让我如神兵天降般拯救这无望的绝境吧。

    勒钢说:“还有一分钟!”

    我怒道:“什么?刚刚不是说只有五分钟吗?”

    勒钢说:“是啊,过了四分钟,还有一分钟。”

    “你特么的这四分钟也太长了吧。”

    勒钢说:“你给我自己滚过去!”

    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张皮,我一咬牙,从他身上一跃而下,但我忘了自己在几百米高的地方,而且我不会飞,更糟的是我忘了变成圣徒。

    即使是我,这么摔一下也得残废个大半年。

    所幸恐惧无处不在。

    我化作黑色的噩梦,轻飘飘地落在最近的一人身边,她在哭泣,被我吓晕了。

    我很快就能到皇宫,大概还有两公里远,也就是说一分钟之内....

    早知道还不如让勒钢带着我呢。

    疯网的视觉让我心惊肉跳,叶格丽,这条巨蟒般的怪物已经离国王近在咫尺,她张开血盆大口,在两秒钟后,她将把国王吞食。

    国王,站起来,躲一下,我马上就到,救世主马上就会风光无限地登场,受万众瞩目,举世崇拜。

    国王纹丝不动,废物!就算死了也能抽搐两下不是吗?

    骤然间,弥尔塞将国王抱至一旁,叶格丽这一咬碰碎了大块平台,弥尔塞发动激流,迅速异常地远离了女妖。

    他是随着警务骑士们来的吗?好极了,弥尔塞,我的兄弟,快逃,快逃,死死抱着国王快逃!只要半分钟,三十秒,我就能赶到,给这已经离死不远、支离破碎的女妖最后一击,将荣耀与感激尽收囊中。

    国王的面具掉了。

    她是个罕见罕闻的大美女,一头柔顺的紫发仿佛梦幻的瀑布。

    弥尔塞,我的兄弟,紧紧地拥抱着她,你抱得也太紧了吧。

    她睁开眼,看着弥尔塞,紫钻般的眼睛闪着光芒,低声说:“谢谢。”

    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就差这几秒?为什么?为什么?英雄救美不是主角的特权吗?弥尔塞这小子何德何能....

    叶格丽气昏了头,撞向弥尔塞他们,弥尔塞躲入阴影,从另一侧钻出。

    但叶格丽快如疾风,弹指间,她已追上了弥尔塞,再一次张开她那肮脏的大口,弥尔塞无法再遁入暗影了。

    我的念刃斩中了她的头颅,她身子弹了弹,翻了翻,地面四分五裂,落在远方。

    我回身望着弥尔塞,弥尔塞露出由衷的微笑,问候道:“朗基,你好。”

    我哼了一声,一甩头发,和颜悦色,眸光似水,对国王说:“美貌的陛下,你受惊了,我赶到稍晚,但终于还是及时到场。”

    权杖女士叹道:“真是...每次都要麻烦你,委实惭愧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