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八十四 赚钱有方
    权杖说:“您是在指责我昏庸无能吗?”

    我心中意气难平,答道:“至少这次酿成的后果,不能由其他人背锅。你不能随便找几个警务骑士,将他们游街示众,告诉百姓们:‘看,就是他们玩忽职守,就是他们松懈防范,才导致数百人丧生于烈火与恶魔,才导致你们的国王深受重伤!’错在博思泰特斯,错在邓恩,错也在你。”

    权杖走到一边的王位上坐下,雷蟒在她身边跪下,握住权杖的手。权杖指了指一边桌上的酒,我给自己倒了一杯。

    她说:“你觉得是我愿意放纵了高庭狱门?是我愿意迫害了海尔辛?是我让邓恩擅自行事的?在我这位子上,每一个决定都会触犯利益,这利益即使不属于这个隐士,也肯定有关那个隐士。我每一天都仿佛在拆一些复杂的炸弹,这些事,我已经做了一百多年,我觉得你也不可能比我做得更好。”

    我叹道:“是的,我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英明神武的统治者,我根本对统治一窍不通。”事到如今,我终于面对现实了,我只是个有野心的武夫,而我所谓的雄才大略绝无可能支撑我的野心。若不是乏加与面具、海尔辛与瑶池他们在帮我,要不是迈克尔、勒钢与缇丰与我的交情,我的号泣无法在这末日之后的世界立足。

    我也许是个当村长的材料,却不够格当一个国王。

    没必要与权杖争论,事情已经过去了,在利益面前,我最好的办法即使客客气气的。正义?慈悲?那不重要。如何善后是剑盾会的事。

    权杖说:“卡戎满世界地建造避难所,这种避难所在金州尤其密集,我知道,你需要人,你需要把城市扩张得满满的,避难所里如果有幸存者,你希望把他们‘请’到号泣去。”

    我微笑着回答:“号泣寸土寸金,现在不入住,将来再想入住可就来不及了。我是为了人类着想呢。”

    “我能理解,我还听说你有卡戎公司的技术,有一座能源几乎无穷的反应炉,有一些非常有用的机器人。这些,我们用得到,我可以跟你交换一些相关的科技。”

    我急忙答道:“我们只知道怎么用,可如何建造....”

    权杖似乎认为我故意隐瞒似的,她叹道:“如果你不愿意,谁也无法勉强你。”她对雷蟒耳语几句,雷蟒退下,不久后取来一个似乎是存储数据用的、拇指大小的东西。她说:“那些避难所的位置都在这里,我们无意逾越与黑棺的国界,那些南边的避难所属于你们了。”

    我道谢过后,将这存储器收下,又问:“博思泰特斯死后,九隐士的空缺该怎么办?”

    其实现在的空缺是三个而不是一个。

    权杖答道:“有一件....非常遗憾的事,但由于剑圣是我们最可敬的客人,所以我提前告诉你,有另两位公爵——波德莱尔与内夫,可能也惨遭毒手。”

    我十分夸张地叫道:“什么?真的吗?难道也是叶格丽与博思泰特斯害的?”这叫落井下石,死无对证,反正他们也不在乎手上多一些血债,身上多一些脏水。而且,确实也可以说是他们造的孽,如果他们不让荷蒂他们行动,我也不会在现场,这两个该死的人渣也不会遭到报应。

    所以说,恶人自有恶人磨,他们的死也算是叶格丽一伙行善积德了。

    权杖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没有证据证明他们已死,但他们神器已经被找到。”

    还好,还好我没贪这些神器,也还好荷蒂把它们给扔了。

    权杖又说:“神器上其实暗藏了记录仪,可以记录当时发生的隐情.....”

    我镇定自若,临危不乱,开始盘算着是跳窗还是影遁。这房间太闷太湿了,我身上怎么都是汗呢?

    还是跳窗吧。

    我一步步退向窗口,笑道:“神器居然还有这种功能。”

    权杖:“然而动手的人激发了神器强烈的保护装置,这装置将足以杀死任何触碰者,可同时也抹去了所有记录。夺走神器的人已经丧命,我们也没法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

    真是好险,这小姑娘有什么话不能一口气说完吗?我险些就把玻璃窗砸破了。

    权杖说:“所以,剑盾会九隐士的空缺也许不止一个,而是三个,另两个名额还需确定死亡的事实,相信用不了多久。”

    我问:“不会还要举行三次比武吧?”

    “不能公布波德莱尔与内夫·霸权的死,更不能让外界知道他们的死因。”

    我不禁愕然。

    权杖继续说:“他们是公爵,与黑棺的几位长老地位相当,他们的死讯会引起巨大的震荡,现在局面很不太平,难处就在这儿。”

    我说:“原来如此啊。”

    权杖:“从很久以前,我就猜测他们或许正是高庭狱门的幕后人物,正如你所说,高庭狱门罪不可恕,他们的死因一旦公布,会激起民愤,随后,九隐士的权威,甚至是我,都会受到质疑。”

    我苦笑道:“那现在怎么办呢?”

    权杖说:“我已经控制住了他们的家人和亲信,防止走漏风声,而他们两个会‘失踪’一段时间,然后,我将找人假扮他们公开露面,在那之后,让他们自行退位,他们两人恰好也负责本撒的一部分警务。”

    “那么说,他们就是这次背锅的了?”

    权杖说:“总得有人担责,而且不会是我。”

    我不得不承认她处置得妙。

    权杖:“这一次,我不会再劳师动众地举办比武,看看上一次比武带来的后果吧,不,我将亲自指定内夫与波德莱尔的继任者。”

    弥尔塞!必须得有弥尔塞!可是我该推荐弥尔塞吗?现在情况很微妙,我如果推举弥尔塞,权杖只怕会反着来。她其实很聪明,也很警惕,她会不会允许在剑盾会高层出现一个和我亲密无间的朋友?

    是的,此刻唯有反其道而行之,让她以为我根本不想弥尔塞当上隐士。

    我说:“请千万不要选弥尔塞。”

    权杖问:“他不是你的师兄吗?”

    我冷笑一声,正色道:“弥尔塞此人,勇猛有余,智略不足,论起忠君爱国之心,无人能出乎其右,然而出谋划策、治理天下,岂仅仅一‘忠心’足够?不,你千万不要选弥尔塞,如果你选弥尔塞,那可就太糟糕了。我简直忍不住要为剑盾会伤心欲绝、摇头叹气。”

    雷蟒说:“陛下,听起来剑圣大人在说反话,他希望弥尔塞成为公爵呢。”

    我心中一惊,瞪着这小孩,他在我的目光下似乎满不在乎。

    权杖说:“您不必多虑,我会根据一个人的才能和品德反复斟酌,才决定是否让他掌握大权。无论您和他关系是好是坏,都不会影响到我。”

    那也不妙啊,这么说,弥尔塞之前对你的救命之恩到底算不算个优势?

    我说:“可是....有三个空缺呢!你也不能太挑剔了。”

    权杖:“其中一个是确定的,另外两个尚需调查,就是博思泰特斯空出来的那一个....”

    我急忙劝道:“这个该给弥尔塞,再不给可说不过去。毕竟他是在决赛中输给博思泰特斯的人!冠军被剥夺了,亚军就应该成冠军。”

    权杖笑了一声,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暴露了心思,可这时候话一出口,正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她说:“我偏不。”

    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气人呢?

    我说:“你得讲道理,这种大事怎么能闹脾气呢?再说弥尔塞救了你的命...”

    权杖摇头道:“我并不了解弥尔塞,而且,照你的说法,还有一人同样有资格争夺公爵,因为他同样是惜败给博思泰特斯。”

    “阿德曼?”

    “是他。”

    虽然阿德曼曾在途中帮过我一回,可我想起他的身手,心里仍不禁凉了半截。如果阿德曼对博思泰特斯下杀手,后者说不定已经败北,弥尔塞战胜阿德曼的希望比战胜海神更小一些。

    我堆笑道:“那照你这么说,第一轮那个谁....凯伊还是什么的,不也有资格吗?”

    权杖说:“我决定了,剑圣,就比一场,阿德曼与弥尔塞两人。”

    我一定吓傻了,因为权杖看见我的表情,声音中带着笑意,她说:“你对弥尔塞这么没信心吗?”

    我想着是不是该去找阿德曼谈谈,给他点钱,打一场假赛?毕竟现在的我未必赢得了他,武力威胁是没用的。不过阿德曼心境非同一般,即使他不想当公爵,也不会放过与弥尔塞一较高下的机会。

    权杖说:“比武定在三天之后进行。”

    “三天之后?为什么这么久?”

    权杖说:“首先,我们会推出以两位选手名字命名的一些产品,比如阿德曼牌肥皂,弥尔塞牌汉堡,先赚上一笔。其次,我们会售卖一些比武彩票,到时候买票的人肯定数不胜数。那之后呢?我们会建立人气榜与官方粉丝团,让两人的支持者出钱,为两人攒人气。当然,卖票还得卖上一、两天,我们会让黄牛把票价炒的很高。”

    我突然觉得这权杖精明得很,又觉得好像她在剽窃我曾经出过的主意。

    我干笑道:“陛下还真是...真是会割韭菜、薅羊毛。”

    权杖也笑道:“谁让我得赔你一大笔钱呢?我总不能做亏本买卖,剑圣,你说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