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八十五 胜机渺茫
    我和拉米亚再一次坐在比武场的前排,听着地震海啸般的喧嚣声,这让我产生了一种整个地下都会被震塌方的幻觉,当然,也可能在塌方之前,我先被吵得脑震荡了。

    拉米亚说:“这场面我还真没见过,赛场外面,弥尔塞的粉丝团和阿德曼的粉丝团差点打起来。另外,官方纪念品都快卖疯了。”

    我提醒道:“别上当,这种东西全是骗钱的。”

    拉米亚说:“可莱拉她们都买,所以我也得买。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她举起一袋,项链首饰香水,还有给小孩子的纪念册。

    我叹道:“这都是智商税,你们女人呀,虚荣心什么的,真让人觉得可怜。”

    拉米亚笑道:“我用的是你赌赢的银元。”

    唉,这就是世界永远无法治愈的顽疾——女人发傻,男人遭殃,可怜的并不是她,而是我。

    我没办法指责她,就像我无法指责世上大多数愚昧而不清醒的人,我无疑是伟大而睿智的,是品味非凡而脱尘如仙的,可即使上帝也无法让世人摆脱愚昧。

    我又何谈拯救世人?

    所以,我低下头,默默把玩着我挤得头破血流、杀出血路才抢到的官方纪念品玩具和手表,还有一些联名的衣服鞋子,我发觉做工很粗糙,可依旧感到暖洋洋的满足感。

    我露出了安详的笑容。

    拉米亚又问:“你和弥尔塞谈过话了吗?”

    “见过了,你指的是哪方面?”

    拉米亚说:“你不是和我说过吗?那个尼丽·邓恩,她想再续婚约的事。”

    “是的,我告诉弥尔塞了。”

    拉米亚霎时精神抖擞,头发隐约像是兴奋的猫般竖起,可见这种八卦对女人的莫大诱惑力。她问:“弥尔塞答应了没有?”

    “答应个头!他如果答应,我就揍他一顿,直至把他揍醒为止。”

    拉米亚说:“是不应该答应,不过那尼丽还只是个孩子,她只是听信了别人的谗言,我倒觉得如果弥尔塞再和她在一起也不坏,因为失去之后才会觉得珍惜,尼丽应该不会再背叛了,打死也不会。”

    我摇头道:“你有没有想过,是尼丽把这种信任感消磨殆尽的?她管弥尔塞叫废物。而且他们之间已经有了裂痕,再复合对弥尔塞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拉米亚说:“好吧,她是富家小姐,总会有出路的。”

    其实我不便告诉拉米亚,权杖很快会对邓恩的遗产动手。这整件事与邓恩脱不开干系,邓恩从中发了国难财,让叶格丽有机可趁,虽然他也是上当受骗,可真正的锅应该由他来背。

    即使权杖从比武中薅了许多羊毛,她欠我的债仍让她的钱包紧缩,但如果抄了邓恩的家底,那国库的收支非但能大有改善,而且她还能大赚一笔,甚至好几年都不用愁。罚完邓恩之后,还有波德莱尔与内夫·霸权,这对权杖而言实在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所以说,猪要养肥了再杀,学到了,学到了。

    如此一来,尼丽一家很快会没落,邓恩的那些家臣即使不锒铛入狱,也会倾家荡产。当然,权杖会给尼丽留一些过日子的钱,这些钱,普通人在本撒过一辈子是足够了,但对于她这种大手大脚惯了的官家小姐,不久就会用完。

    她只能指望快点找一个暴发户,一个渴望踏入贵族圈子的平民富翁,用她的身世地位换取财富,这还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因为本撒的没落贵族可不少。人哪,还真不能选错,一步错步步错,很可能一辈子就完了。

    拉米亚问:“你觉得弥尔塞能对付得了阿德曼吗?”

    我也正为此苦恼,答道:“亲爱的,我不骗你,我觉得....够呛。”

    拉米亚斟酌道:“阿德曼对付博思泰特斯的表现要比弥尔塞强一些....”

    “可不仅仅如此,在比武时,如果阿德曼想杀博思泰特斯是可以办到的,可高手过招,差之毫厘,正是他思想上那么一放松,一心软,导致他的败北。这一次却不一样,他会用生死决斗的心态对付弥尔塞,他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而弥尔塞已经失去了三生神恩,这十分不利。”

    拉米亚急道:“那弥尔塞怎么办?”

    “唯一的机会是,弥尔塞在这三天之内又有了长足的进步。”

    “那怎么可能?”

    我说:“有些时候,开挂是不需要理由的,也许有些世外高人偷偷传授弥尔塞武艺了也说不定。”

    拉米亚笑道:“你不就是么?”

    其实单凭我的念刃造诣,未必胜得过博思泰特斯,我要胜过他必须召唤黑噩梦或圣徒,可我偏偏不能让拉米亚知道。这倒不是我死要面子,如果拉米亚认为我是无敌的,她就不用时时刻刻为我担心。

    我说:“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到他这地步,能否更进一步,全看他自己的悟性了。”

    这时,观众们的噪音更大了些,我认为应该出一场事故,来一些伤亡,好让人们长点记性,今后扰民时有所忌惮,一道光照在了斗技场中央,大美女韦斯特高呼道:“国王在上,赐予我们再一次一饱眼福的机会。博思泰特斯,这卑鄙的叛徒已死!我们的两位英雄将施展浑身解数,争夺公爵头衔,为我们奉献又一场旷世大战!”

    她指向左侧的斗技场入口:“玉剑弥尔塞,这位在这场动乱中立下大功的少年英雄,这位在一路战斗中脱胎换骨的念刃天才,现在卷土重来!他将为我们呈现怎样的剑术?让我们...再吵闹一些,让我们为他欢呼!”

    弥尔塞在一团火光中出场,人们吼叫得似乎快把自己的肺给撑爆了,但阿德曼的支持者用不相上下的嘘声应对,这吵闹让我头疼,拉米亚倒不以为意。

    韦斯特指向右侧:“神箭头阿德曼!他之前的落败让人们对他失望了,可他的念刃有目共睹,他的实力仍位于所有骑士的顶端,他在这次袭击中,也为保护我们而负伤!让我们用爆炸般的喊声,激励他拿出压箱底的本领!”

    阿德曼从一团烟雾中走出,人们站起身,仰着脑袋大喊,有一部分看台的观众像猴子那样上蹿下跳,这斗技场出奇的牢固,否则会被共振效应给弄塌了。

    韦斯特:“让念刃燃烧吧,让长剑飞舞吧,让鲜血沸腾吧,让战斗开始吧!”

    人们异乎寻常地安静了下来,这无疑是一种奇迹,让这些疯狂的人们同时屏息的奇迹。

    弥尔塞说:“我不想多说什么。”

    阿德曼笑道:“总算遇上个话少的了!”

    他们同时拔剑,同时使出激流,同时以箭矢般的速度靠近对手,同时刺向对手要害。

    当他们相距十米时,两人的念刃在中途相遇,爆发出大货车相撞时特有的巨响,狂乱的气流让两人停下。

    韦斯特说道:“他们的念刃强度都在一千八百之上!哇哦!”

    阿德曼跳起,此时弥尔塞斩出两道念刃,但由于阿德曼是提前发动,竟抢先越过了念刃,他人在半空,朝弥尔塞劈出一剑。

    弥尔塞横剑格挡,但阿德曼的剑在念刃作用下锋利卓绝,一声清脆刺耳的鸣响,弥尔塞的剑断了。

    拉米亚惊叫道:“怎么...”

    正如我想的那样,弥尔塞根本敌不过阿德曼,而阿德曼这一剑并未留有余地。

    弥尔塞朝后一跃,避开这一剑,同时,他的影子升起,如猛兽般朝阿德曼一扑。阿德曼用长剑防御,落地后翻了个跟头,那影子钻入另一片阴影中。

    阿德曼凝视弥尔塞,说:“小子,我早就觉得你不正常,我嗅到了恶魔的气味。”

    弥尔塞答道:“我是奈法雷姆,你也是。”

    阿德曼笑道:“好借口,好借口。”

    他身上开始散发金光,那金光又呈现出树的形状,他说:“来吧。”

    弥尔塞唤醒了一片阴影,那阴影在他手中化作长剑。拉米亚问:“这是拉森魃的法术?”

    我点了点头,但他这暗影术与我不一样,我的影子无法变成武器,也许是个人习惯不同。

    阿德曼再度斩出非常凌厉的念刃,弥尔塞朝影子中一躲,那念刃斩中了加厚过的围墙,令围墙开裂。

    韦斯特叫道:“两千三百的力量!天哪!”

    弥尔塞跃出阴影,攻击阿德曼,阿德曼身上的金树骤然开枝散叶,树枝般的金光刺中弥尔塞,弥尔塞身子踉跄,并没有流血,皮肤冒烟,像被烫伤似的。

    阿德曼说:“确实是恶魔之力,但并不严重。”

    弥尔塞陡然恢复平衡,他咬牙挥出右手的阴影剑,那剑摇晃弯曲,竟像鞭子一样绕过横栏的树枝,阿德曼将手中的兵刃一拨,弥尔塞的暗影剑打歪,弥尔塞手腕用力,那鞭子似的长剑又绕了半圈,打向阿德曼后脑勺。

    阿德曼并不防守,他一脚踢中弥尔塞,弥尔塞口喷鲜血,在地上滑动了好几米远,他的暗影剑自然未能命中。

    阿德曼叹道:“如果没有三生神恩,你也许胜不了多诺万。”

    弥尔塞擦去鲜血,苦笑道:“确实。”

    阿德曼说:“那你还有什么?全都一股脑施展出来吧。”

    他在给弥尔塞机会,其实他已经可以赢了,他的念刃对恶魔之力极为克制,只要他催促,弥尔塞体内会像针刺般剧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