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八十六 白学现场
    阿德曼收起了身上的光之树,也许是为了持久战准备。

    弥尔塞肯定十分痛苦,但他仍发起抢攻,他用影剑向对手斩出石杉,阿德曼一晃躲过,朝弥尔塞还了一剑,弥尔塞立刻缩入暗影。

    看台上有人骂道:“缩头乌龟!”另一边有人骂道:“你爸才是缩头乌龟,你该问问你马你亲爹是谁!”这句话引发弥尔塞阵营的哈哈大笑,而阿德曼一方暴怒,看样子比武结束后会有一场大械斗。

    我坐立不安,心想:“弥尔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才能帮他取胜?”

    这时我想起我也可以躲入阴影,假装成弥尔塞的影子偷袭阿德曼,即使是他也未必能挡住我的奇袭,但阿德曼好歹也算帮过我大忙,这么做也太不地道了。

    阿德曼身上的金光缠绕长剑,朝暗影一斩,有血珠从中飞出,弥尔塞跃回地面,已经受了伤。阿德曼这一击竟然能穿透暗影的异界?阿德曼表情肃然,说:“你还有什么办法?”朝弥尔塞刺出数道念刃。

    忽然间,弥尔塞背后出现一个与他极为相似的人影,那人影挡下念刃,顿时消散。弥尔塞又从附近的阴影中召唤出两个他的影子,三人同时围攻阿德曼。

    我惊喜万分——他对影子的操纵越来越纯熟了,即使是我也从没想过自己的影子可以复制出多个来,我的兄长真是进步神速。

    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仔细地剖析这种感受,觉得可能是我对他有些小嫉妒吧。

    呵呵,这很正常,就像一条车道上如果只有一辆车开,让人感到很宽敞,如果忽然多了另一辆车,一下子就拥挤得不像样。这不要紧,不要紧,嫉妒是人之常情,只要我们不被嫉妒蒙蔽了双眼就好。

    可是为什么呢?明明都是我先来的,影遁也好,第一次召唤影子也好,还是用影子进入异世界也好。为什么弥尔塞会变得那么熟练啊!你究竟使用这招多少次了?你究竟要迫近我多少你才满足啊?

    第一次,看见好友使出我的绝招,能与强敌作战到这样的地步,两份喜悦相互重叠,这双重的喜悦又带来了更多更多的喜悦,本应已经得到了梦幻一般的幸福时光,然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我心里很不好受呢?

    我忍不住喊道:“阿德曼你在放什么水?快点用大招!”

    拉米亚用那种“你又发什么神经啊”的白眼对准我,我心中一凛,辩解道:“我是想让阿德曼心浮气躁,那样弥尔塞才有机会。”

    阿德曼应付影子与弥尔塞的夹攻,三者的进攻节奏很巧妙,让阿德曼不能轻易发动念刃,露出破绽。阿德曼左右抵挡,用精妙的剑术维持局面,突然间,他笑道:“再试试这一招!”

    他身上绽放出金光,形成了那棵金色大树,弥尔塞令两个影子急速后退,自己旋转影子长剑挡下金色的树枝。阿德曼大喝一声,手中金光旋转,像是忍者扔出十字飞镖那样扔向弥尔塞,弥尔塞的影剑再度被削断,可弥尔塞凭借这一刹那的阻隔避开了飞镖。

    他无法与阿德曼正面交锋,只能左躲右闪,他的剑法逊色于敌人,他的念刃也被敌人所克,弥尔塞没有任何优势,阿德曼为什么迟迟未能取胜?他如果硬拼,不久就能分出胜负。

    我怀疑阿德曼买博彩了!啊,没错,这老滑头肯定是买自己落败!这么说?弥尔塞会赢?

    想到这里,我心里又高兴了起来,那份小嫉妒并没有消失,可一想到弥尔塞的地位将变得几乎与我一样尊贵.....

    嫉妒之情水涨船高。

    我怒道:“阿德曼,你这个赌狗,你是不是想放水牟利?”

    拉米亚赏了我一个爆炒栗子,我痛得大叫,她说:“笨蛋!他得赌多少钱才能胜得过成为公爵能得到的利益?”

    对哦。

    现在看来,阿德曼是那种占优就会浪的类型。

    霎时,阿德曼朝天空出招,我吃了一惊,喊道:“弥尔塞,天上!”只见数十道金光向雨一样落向弥尔塞,通常而言,头顶是念刃最难防护到的地方,将念刃如伞一般布置在头顶远比护住浑身周围艰难。弥尔塞想要躲开,可被金光刺中数道,先是鲜血迸射,随后又被烧焦。

    韦斯特说:“每一道都是一千七百以上的威力,这是...什么神仙打架啊,根本看不懂了!”

    她话未说完,阿德曼已出现在弥尔塞背后,一剑斩出,弥尔塞朝前翻滚,可铠甲裂开,背上多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弥尔塞身子在地上一弹,如急速奔跑的猎豹般冲到远处,我又叫道:“趴下!”他立刻照办,在那一瞬间,阿德曼的念刃将墙壁打出一个大洞,碎石乱飞。

    阿德曼又要出招,弥尔塞急忙命令两个影子上前干扰,阿德曼刺出数剑,两个影子似乎很痛苦,朝后退,弥尔塞深吸一口气,使出激流冲刺,随后一跳,欺近阿德曼,人在半空,同时斩出两道念刃,那两道念刃染上了暗影的黑色,罩向阿德曼。

    这一招是那个屠夫贾兰用过的,利用激流让念刃加速,让敌人无法反应。

    阿德曼的反应速度异于常人,他长剑振动,去挡那两道念刃,以他的功力,他一定能挡住。

    弥尔塞大叫一声,念刃方向折转,落在地上,地面出现两道裂痕。人们看清结果,不由地发出惊呼,有人叫道:“他失误了!”

    看起来似乎是弥尔塞想操纵念刃的动向,结果练得不到家,让念刃击中了地面,这一招徒然浪费了力气。

    弥尔塞的脸色很难看,这全力一招加上伤势,已经让他濒临绝境了。

    阿德曼皱了皱眉,说:“不过如此吗?”

    但突然间,从阿德曼的影子中,站起了两个与他极其相似的人影。阿德曼见状一愣,那两个人影已挥剑朝他斩去,而在他身后与侧方的弥尔塞影子,也同样拔剑出手。

    我情不自禁地站起身,而所有观众还都没什么反应。弥尔塞的两道念刃没有落空,他瞄准的事阿德曼的影子,他制造了敌人的倒影,使用的是敌人本身的力量。

    阿德曼说:“了不起。”

    四个人影击中了阿德曼,霎时令阿德曼的鲜血在空中飞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