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九十一 远征在即
    出于好奇,我跟着萨尔瓦多与荷蒂去见了阿德曼。他已经搞定了去卡萨布兰卡的列车和物资,他招募的人正在把物资搬到列车上。

    阿德曼本可以被升为侯爵,但他拒绝了,因为这次远征让他忙得不可开交。

    他穿着背心,这背心因为搬运重物而变得十分肮脏,加上汗水涔涔,现在他像极了一个低层的搬砖工。

    此地乌烟瘴气,又有一条臭水沟,我用手绢遮住鼻子,以显示我高贵的身份以及优雅的礼仪。

    阿德曼将一个大箱子放上列车,问:“参加葬礼的小子回来了吗?还有黑棺的剑圣?”

    我看这些人粗鲁又肮脏,好像是从死牢中放出来的敢死队一般,皱了皱眉,说:“萨米,你真要和他们一起走?”

    萨尔瓦多说:“我们已经商量好了。”

    我说:“弥尔塞那里正是用人之际,你这么离开好吗?”

    他叹道:“虽然很对不起弥尔塞大哥,但我已经告诉过他,而且他同意了,并且祝福了我与荷蒂。”

    我从他们中间走过,这看一眼,那摸一下,说:“这里怎么这么脏呀!只怕连干净的碗筷都没有,连坐便的马桶都没有,连擦手的毛巾都没有,晚上只怕还没有蔬菜水果,睡得会不会是硬邦邦的铁板床?我家萨米从小就没吃过这种苦,这日子可怎么过?你们可千万别让他受累。”

    这群野蛮人哄堂大笑,萨尔瓦多面红耳赤,荷蒂说:“你别胡说,他当见习骑士的时候都习惯了的!”

    我是个很疼老婆的人,拉米亚肯定不想萨米跑到那种奇奇怪怪的地方,去做奇奇怪怪的勾当。

    我认为我得搅黄这件事,于是双手叉腰,又对阿德曼说:“唉,伯爵,我和你说,你得好好对待咱们家萨米。咱们家萨米呢?是个老实孩子,也最听话懂事,你别欺负老实人,听到没有?要是对他不好,我就到权杖那里去投诉你。”

    萨尔瓦多喊道:“朗基,你别说了!”

    我叱道:“什么什么?你看看你,还没离开我就敢和我顶嘴?我是为了你好,你是和他们学坏了吧!你现在觉得翅膀硬了,可以飞走了是吧!好,你走,你走!你要是走了,就别认我这个亲妈....不对,是亲姐夫!”

    阿德曼说:“萨尔瓦多,到后面去,那里还有货要搬。”

    萨尔瓦多想走,我拉着他说:“萨米,要记得哦,每天早中晚都要吃蔬菜,还要刷牙,牙要刷足三分钟才好,对了,如果外出要戴口罩,外头肺炎厉害。啊!对了,你看看这里都是健壮的男人,一个个肌肉可不得了。你要小心,他们现在都用非常哲学的眼神看着你,你晚上睡觉的时候,最好拿个锁堵住你自己的后面....”

    他怒吼一声,冲刺般逃到集装箱堆之后,我还想追。阿德曼拦在我身前,说:“剑圣,你好。”

    我没法子,只得说:“你为什么要骗我妹夫去什么远征?卡萨布兰卡是什么地方?这远征有没有危险?”

    阿德曼笑了笑,反问:“你知道我为何让弥尔塞那小子取胜?”

    我答道:“因为你不想当公爵?我不知道,你是个猎杀恶魔的战争狂,所以不想留在地下城?”

    他说:“弥尔塞展现的是恶魔的力量,换做以前的我,他必死无疑。我不在乎什么公爵不公爵,但恶魔、血族这些异类,我格杀勿论。”

    我心中一凛,问:“那你为什么改变主意了?”

    阿德曼:“你告诉我那个故事,关于血族也有人性的故事,我听了有些感触。”

    我松了口气,说:“你能听进去就好,但为什么你觉得弥尔塞不是那种堕落的恶魔使?”

    阿德曼说:“他召来的四道影子,瞄准的不是我的要害,他不想杀我,即使是在快要落败,甚至快被我宰了的时候,他也不想杀我。”

    弥尔塞这也算是好人有好报了吧,在这样的年代听到好人有好报的事,我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疯了。

    阿德曼看向那陈旧的列车,玩世不恭的表情罕见地喜悦起来,说:“我觉得弥尔塞是当公爵的料,他未来会非常强,会远远超过我,甚至接近你,而且他与邓恩不同,与博思泰特斯很像,他非常固执,而固执的人是不容易被腐化的。”

    我只听进去“甚至接近你”这五个字,这让我满心不是滋味儿,我自认为不是个善妒的人....不,我其实就是个非常喜欢嫉妒的人,弥尔塞想与我黑棺剑圣并驾齐驱?哼,怎么可能?一山不容二虎,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我得想个办法让弥尔塞分散精力,没空变强才行,也许我该给他说个媒,设法榨干这小子....

    阿德曼:“你感觉到变化了吗?”

    我问:“什么变化?”

    他把手在空气中拨动,这让我觉得他有文人墨客的潜质,至少架势摆的十足,他说:“裂隙之战后,恶魔在撤走。”

    “撤走?”

    阿德曼回答:“我半辈子都在与恶魔斗,所以我能感受得到。裂隙之战不仅仅阻止了纪元帝国,更让恶魔们感觉到了什么。这群没脑子的野兽终于怕了,它们在离开我们这里,离开剑盾会的领土,不久之后,无论地上和地下,都不会再有恶魔了。”

    我喜道:“真的?如果确实是这样,那可真是天大的喜讯。”目前我们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令人变异的太阳,以及无处不在的恶魔,其中恶魔最让人头疼,因为太阳带来的是慢性的变异。如果恶魔不在,我们拾荒就方便了好几倍,人类可以到各个地方去定居。我们的商贸会更发达,人口会增长的很快。

    阿德曼说:“我找人测算了封印裂隙的影响范围,大约是半径三百公里,精确的说,恰好将本撒囊括在里头。很遗憾,黑棺和号泣在这范围外,恶魔现在都跑到你们那儿去了。”

    我怒道:“好哇!感情我们是你们的垃圾桶?你们把垃圾清理干净了,我们那里可倒了大霉。”

    阿德曼笑道:“在黑棺和号泣附近,一定也有个巨大的裂隙,如果关闭你们那儿的裂隙,恶魔也会离开。”

    “那个裂隙在哪儿?”

    阿德曼双手一摊,大摇其头:“我不知道,也许这裂隙就像人的病一样,有个潜伏期,现在还没现出迹象,我估计很快就会了。你也可以去找,通常恶魔最多最密集的地方就是裂隙了。”

    我认为裂隙就像余烬水晶那样,我们必须把它找出来,找到之后,也许可以利用裂隙体统能源,也可以把裂隙关闭确保安全,问题是,我上哪儿去找安布罗撒给我的那种炸弹?那可是足足有十颗核弹爆炸的威力。

    阿德曼说:“卡萨布兰卡是剑盾会一百年前的地下城大都市,但一百年前,它沦陷了,恶魔们攻占了它,并在那里繁衍,那里是个大巢穴。本来,想要涉足那里是死路一条,可如今不同了。”

    我点头道:“裂隙关闭了。”

    阿德曼很是喜悦,说:“的确,裂隙关闭后,卡萨布兰卡的大部分恶魔会逃离,那里埋藏着剑盾会过往的神器、科技、食物与清水。我带领的这支远征军会把残余的恶魔清理干净,让这座被诅咒的都市重新回到剑盾会手中。”

    我皱眉道:“就你们这一百人?这都是些什么人呀!看起来并不怎么强。到底还剩下多少恶魔?”

    阿德曼答道:“我的一位朋友擅长统计学,他根据模型,认为裂隙能让百分之九十八的恶魔远走他乡。我预计卡萨布兰卡还剩下一千多个恶魔,这是可以应付的。”

    “还有那种黑色恶魔与熔岩恶魔呢,你不能只算小的呀。”

    阿德曼说:“我找的这些家伙都是些硬汉,是邓恩、波德莱尔、内夫搞进监狱的倒霉东西。那三个家伙大概都倒台了,所以,我顺利地将他们保释出来。他们的武艺很了得,而且不怕苦,他们大多数都无牵无挂,我们可以放手大干一场。”

    我想告诉他如果他留下来,很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公爵,因为内夫和波德莱尔已经死翘翘了,这两个空缺,一个多半会给权杖的那个小徒弟雷蟒,另一个非阿德曼莫属。

    但仔细想想,他追求的不是这个,那我又何必多说?

    阿德曼说:“卡萨布兰卡很远,离这里有一百五十公里,列车只能把我们送到一百公里的高仪,剩下的五十公里路不好走,交通算是阻隔住了。所以,那里是荒山野岭。我向诺曼申请军事行动,她不答应,也不认同我所说的‘恶魔撤离理论’,她说我们应该将精力用于对付纪元帝国,所以,我只能自己来。”

    我说:“诺曼是对的,卡萨布兰卡那件事倒也不急。”

    阿德曼:“不,卡萨布兰卡中隐藏着十分重要的秘密,纪元帝国无孔不入,那秘密不能落在他们手里。”

    我怦然心动,可我是号泣的统治者,可不是无所事事的摸金校尉,我叹了口气,问:“如果你清理干净了卡萨布兰卡,干脆在那儿占山为王算了。”

    阿德曼说:“八字还没一撇,你别给我竖FLAG成不成?”

    我哈哈笑道:“照顾好萨尔瓦多与荷蒂。”

    阿德曼说:“没人会照顾任何人,但只要他们肯作战,他们就能吃得好,睡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