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九十二 判处火刑
    我们回到号泣后,人们举行了盛大的庆典,他们又打算定一个节日,叫“远征节”,歌颂我的另一件辉煌事迹。

    我闻言哈哈大笑,告诉他们没有必要,我这种风轻云淡的人,是不喜欢这种热热闹闹的活动的。名利于我犹如浮云,如果我对此表现的很热衷,未免有损我淡泊名利的名誉。

    他们很固执,仍坚持要庆祝,我拒绝了他们第二次。

    他们又再一次请愿,我仍一口回绝,这下子他们放弃了,倒退着离开教堂。

    我急道:“给我回来!”

    请愿者愕然道:“大主教,还有什么事?”

    我朝他使了个眼色,他问:“大主教,你眼睛不舒服吗?”

    这些蠢货,什么时候能学会揣摩上意?我其实很愿意举办庆典活动,更何况这庆典是纪念我的事迹的,这真让我心潮澎湃,激动万分。但是呢?我又不能显得很要、很想,那会显得我不那么....淡泊名利。

    所以,我拒绝归拒绝,他们必须坚持不懈地请求,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直至哭天抢地,以死相逼,我才能不情不愿、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嘛。如此,方显示出臣民百姓对我的爱戴之切,也显示出我为人的爱民如子、体贴民意。

    我咳嗽一声,说:“那个庆典的事,我还是不想,非常之不想。”

    请愿者纷纷说道:“大主教,您真是个清静淡雅的人。”

    我说:“但是呢,既然你们这么诚恳地求我了,我也不能不给你们面子,在这末世,人的尊严最为宝贵,你们肯放下尊严,我又怎能不体恤民情呢?”

    请愿者首领恍然大悟,说道:“这么说?您是答应了?”

    我叹道:“我之为人,先天下之乐而乐,后天下之忧而忧,你们也不是不知道....不过呢,世道败坏,民间疾苦,难得有这种值得高兴的事,我又怎能忍心拒绝大家的好意,扫了大家的兴致?”

    在一旁的卡拉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诗念反了,这让我实在很没面子。

    请愿者说:“大主教英明!”他拿出请愿书,递给我,我看也不看,大笔一挥,在上面签了个名。请愿者啧啧赞叹道:“主教这字,真是百年难遇地好看。”

    我露出慈祥而平淡、谦和而正直的微笑,告诉他:“就算你说的是事实,也不可以到处去宣扬,我是个低调而内敛的人。”我这种自知之明是有的,我的字确实好看得不得了,因为我遇到的每个人都对我这么说。

    卡拉偷偷笑道:“爸爸,你的字和狗爬的一样。”

    这个不孝女,她将来肯定会非常叛逆,我得盯紧她,以免她将来看上哪个没出息的穷小子,非他不嫁,让我人财两空。

    请愿者们心满意足地朝后退,卡拉喊道:“且慢,姆斯特!”原来请愿者叫姆斯特?我记小人物姓名的本事确实不怎么高明,谁让我是大人物嘛。

    姆斯特愕然道:“大小姐,怎么了?”

    卡拉说:“你为庆典申请了一百万金元的预算?你倒说说,这预算是怎么个用法?”

    姆斯特回答:“我们会让人加紧赶制那种象征该隐的红色丝带,悬挂在该隐教堂、殿卫学院、以太商业街以及避难所广场,这大概需要十万金元....”

    卡拉摇头道:“根据丝带的市价,就算你用的是货真价实的丝巾,将这些地方的天都遮住,也花不了五万金元!”

    姆斯特脸上变色,他忙道:“是,不过五万金元有些紧张,而且....”

    卡拉扳着手指算道:“即使举行大庆典,按照黑棺的标准,十万金元就能将市政厅广场布置的很漂亮,三十万金元就能让号泣每个人饱餐一顿,而且是吃撑的要抢救的那种,加上人工花费,合计五十万金元就能全部搞定,你倒是告诉我,剩下的五十万到哪儿去了?”

    姆斯特急道:“大小姐,你根本不了解行情。”

    卡拉从她书包中翻出一个文件夹,其中有一张纸,她说:“这是目前号泣的物价表,是市政厅我的一位朋友姐姐替我整理的,爸爸,你可以看看,整个号泣共有人口两千六百左右,每人花费一百金元吃饭是什么概念?”

    我装模作样地看了一会儿,其实根本不必看,我女儿说的肯定是对的,即使不是对的,在姆斯特这种小人物面前也必须是对的。

    古人云:指鹿为马,是之谓也。

    姆斯特大声说:“大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指责我欺骗大主教吗?你还小,许多事你不懂....”

    他竟敢在我的面前反驳我的女儿?

    我缓缓说:“姆斯特,你是什么职务?”

    姆斯特打了个哆嗦,说:“我是....”

    卡拉说:“他是号泣村原住民,教会典礼堂的牧师,负责组织节庆活动已经有两年了,两年中,经由他手举办的庆典包括两次‘阿茹节’、一次该隐重生日、三次....”

    她把姆斯特经手的每一次节庆都报了出来,连申请的经费与实际的花销也详细列出,我愈发惊异,头一次觉得我自己在卡拉之前是个白痴,曾经有许多人骂我是个白痴,其中次数最多的是拉米亚,但这一次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智力上比卡拉....稍逊半筹。

    我用阴沉的语气说:“这么说,姆斯特挺会花市政厅的钱了?”

    卡拉微笑道:“他在避难所广场有一栋三层的楼,这楼的市价是一百万金元,他把这楼租给了十二个人,用来赚更多的钱。不过他并不聪明,因为这楼的地契是他自己的名字,很容易追查。”

    我笑道:“号泣村这些朴实的村民,原本也不会使多么精巧的手段。”

    卡拉叹道:“是啊,比起黑棺派来的那些滑头,这些蛀虫要容易对付得多。而且最夸张的是什么你知道吗?他对街区的每一个人都说自己发了大财,又自私自利,不给其他亲友任何好处!哈哈,他根本不得民心,每个人都知道他很贪,每个人都巴不得他倒霉。”

    姆斯特急忙跪倒在地,说:“大主教,我一直为教会,为您,为该隐效劳,呕心沥血,鞠躬尽瘁,这些大家都看得到....还请明断。”

    我问:“卡拉,我亲爱的女儿,你觉得该如何处罚这个人?”

    卡拉说:“首先,将他革职。其次,将他关押起来。然后,抄他的家,收缴他的不义之财。”

    姆斯特望向两边的请愿者同伴,他们也立即跪倒,痛哭流涕,姆斯特地喊道:“这是我的儿子和女儿,大人,您答应过给我们号泣村幸福,难道现在您要亲手剥夺这您许诺的幸福吗?可怜可怜我们吧,不要让他们无家可归,让他们失去笑容。”

    我说:“我许诺的幸福必须由你们自己亲手创造,我只是给你们赢得幸福的机会。你侵占太多的利益,就会有损其他人的幸福,这公平吗?”

    姆斯特说:“我...不懂法律,我不知道您会如此生气,我也不知道这么做不对,现在我懂了,我明白了,您给我和我的家人上了生动的一课,我们绝不敢再违背您的意志,您的法律,您的统治。

    我...我是最早拥护您的人,比那些布拉姆人和米安铎人更早的多!您如此对待号泣村的人,会让他们寒心的。”

    “你是拿整个号泣村的人威胁我?真是个败类!你忘了我是怎么对待那些背叛者的?”

    姆斯特说:“您心肠最好,而且您最英明。您知道的,知道我们号泣人、布拉姆人和米安铎人,还有那些新来者之间是有种种不愉快的。您如果让我——一个辛辛苦苦、忠心耿耿为您做事的号泣人——最终落得贫困潦倒、身无分文的地步,号泣人会怎么想?

    他们会认为您偏心,您将许诺的恩惠更多的赐予了布拉姆人和米安铎人,而不是我们这些您最早的追随者。您会让大家失望的,您会让他们陷入悲伤与不安之中。”

    号泣的居民主要由三个群体组成,最早的号泣村人,后来的米安铎人以及更后来的布拉姆人,最初日子艰苦,他们还能和睦相处,但日子逐渐好转,我分配利益时,这三个群体之间就会吵吵嚷嚷,谁也不服谁。比如由谁担任市场管理这一职务,三方争执不休,什么阴谋手段都使得出来。

    乏加建议我强迫三个群体之间通婚,可短短几年间,起不了多大作用,而且号泣村原住民自认高人一等,加上三个群体的风俗习惯截然不同,常常有新娘外嫁后遭受虐待的传闻。

    我恼道:“你代表不了所有号泣村人!他们诚实勤劳,不像你这混账东西!”

    卡拉神情严肃,像是公正而无情的仲裁女神,她说:“我还没说完。姆斯特,除了上述处置之外,你利用人们对该隐的信仰中饱私囊,证据确凿,又企图欺瞒大主教,依照宗教法,你当被处以火刑。”

    我问:“火刑?”

    姆斯特吓得目瞪口呆,说:“火刑?”

    卡拉点头道:“是的,火刑。”

    我想起了尼丽,也想起了权杖的手段,卡拉年纪十分幼小,但看起来很像权杖,是作风很像。她让我明白了当一个好人与当一个好的统治者有多么巨大的差异。

    我对殿卫说:“将姆斯特交由审判庭审判,如果证据确凿,则当众处以火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