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九十八 世界停表
    寂静中,他们对峙着,他们身上的光与教堂残存的灯火争辉,令人更加敬畏,他们站在黑夜中,仿佛天底下只有他们两人,这让他们显得很渺小,却似乎又很宏大。

    他们让这余烬建造的教堂像是一座破旧的小木屋。

    这是一场罕见的战争,即使牵涉千万人的大战也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朗利·海尔辛出手了,他的身影变作一道红光。霍克·海尔辛几乎在同时行动,他则化成了曾经那样的蓝光。我已经渐渐习惯,即使跟不上,也能感觉得到,他们的速度旗鼓相当,谁也胜不过谁。

    霍克一剑斩向朗利的双足,朗利竖剑一挡,登时反手一刺,与霍克擦肩而过,这一瞬间,他们掠过了对方,又以不可思议的灵敏停下,回身再冲向敌人。他们不斩出远距离的念刃,因为毫无必要,他们本身已经比念刃剑气更快了。

    即使如此,他们的斩击撕裂了空气,造成了剧烈的气浪,人们不得不紧贴着教堂,才不至于被这气浪卷走。

    两个海尔辛互相猛攻数回,霍克蓦然后撤一步,朗利朝前紧逼,但霍克刺出一剑,朗利中招,又一次洒出了鲜血。

    我依稀见到他皱了皱眉,身子如车轮般旋转,剑光环绕全身,霍克避其锋芒,躲开这一招,朗利一个加速,到了霍克头顶,朝下就是一剑,霍克挡住,身子向下急坠,只听轰地巨响,他撞在地上,地面凹下去一大块。

    霍克一定没事,这样区区撞击...

    朗利朝下一剑,突然间,下方被茫茫黑云遮蔽,他停止追击,落在黑云之外,但那黑云在不知不觉间已将朗利笼罩在内。

    是霍克使出的暗云,在暗云中,敌人会感到风声鹤唳,即使是朗利·海尔辛也无法预测霍克在哪儿。

    朗利叹息一声,说:“我并没有在这些念刃上花费太多心思,可其实挺难对付的。”

    霍克在朗利背后出现,劈向朗利头颅。朗利没回身,但剑已向后刺去。

    然而,霍克抢占了先机,他先洞穿了朗利,随后又回手将朗利的一剑荡开。当朗利摔倒后,霍克朝朗利斩出一百道雷电般的念刃。

    电光漫天飞舞,亮得让人睁不开眼,我看见好几个人变成了爆炸头,想来是被电流波及了。

    朗利钻出了电网,一剑直取霍克心脏,他虽然受了伤,可行动无碍,借着那刺眼的光,是一次完美的突袭。就在他即将得手之际,朗利出奇地停顿了片刻,像是忘了自己该干什么,这十分之一秒的刹那,霍克长剑向上一撩,朗利的腹部、胸口以及咽喉统统被劈开。

    朗利立刻横斩,霍克斜着一跳,让敌人这一剑落空。朗利已整个成了血人,不过他本就穿得是红袍,血与袍子是同一种颜色。

    即使速度相当,霍克大师显然更胜一筹,他是人类的躯体,必须依赖念刃去战斗,他一生中经历无数次生死拼搏,对念刃的使用炉火纯青——暗云、无痕、激流、灭绝,他把教给我的所有招式尽善尽美地施展了出来,每一次运用都完美无缺,恰到好处。

    朗利·海尔辛早已放弃了人类的身份,也早已放弃了念刃,他妄图以念刃与霍克大师一决胜负,那可是痴心妄想了。

    我看出关键所在,喊道:“别停手!继续猛攻!他恢复的力量有限,他现在用的是‘海市蜃楼’的念刃!”

    海市蜃楼是阿德曼擅长的绝招,能通过意志具象化自己残缺的肢体和部位,让伤势好像痊愈了一般,但维持这状态极消耗意志,让人仿佛给自己背上了极大的负重,如果伤势太重,用这念刃强行修复会让他们身体迟钝了至少一倍。

    朗利苦笑道:“我可太吃惊了,想不到尽管我已把你想得十分难对付,可仍旧低估了你,想用念刃战胜你似乎是不可能的。”

    不错,我怀疑即使面对无悲咒,霍克大师也有办法破解,他很可能是当今世上最强的念刃使用者。

    霍克指着他的祖先说:“我最后问你一遍,是否认输?并且依照你的誓言,放了瑶池,永不踏入号泣一步?”

    朗利说:“海尔辛家族的后裔,切记我是你的敌人,我不记得海尔辛家会对敌人如此啰嗦。”

    他最后一个音节尚未发出,霍克的一剑已洞穿了朗利的额头。

    朗利·海尔辛,这位传说中的圣骑士,这位剑盾会史上最恶的叛徒,跪在地上,他的血在他身下扩散成了血色的圆圈,像是一个垫子,他脑袋低垂,身子弯着,我不认为他如果还活着,会任由自己如此狼狈。

    赢...赢了!赢了!

    我高举双手,放声欢呼,一时间热泪盈眶!我想要像个啦啦队一样手舞足蹈,我想要像个迷妹一样扑上去拥抱霍克大师,我想要为他举行欢庆的派对,哪怕一掷千金也在所不惜....

    但小心呀!鱼骨!小心!

    你忘了你自己是谁吗?你是黑棺剑圣,你本身就是无敌的象征,你怎么能兴奋地像个傻缺一样?你应该泰然自若、面无表情地迎接这一事实,你只需要简短地称赞霍克一声就好。

    我咳嗽一声,说:“大师,果然好身手,看来即使是我亲自出战,也不能比你做得更好.....”

    霍克并没有松懈,不,恰恰相反,他注视着朗利·海尔辛的尸体,没片刻放松。

    瑶池颤声说:“他....还活着。”她像是被浸泡在极夜的冰雪中一样,她的嘴唇抖个不停,恐惧从她脸上的每一寸肌肉中表现出来。

    朗利·海尔辛重新站直身子时,我才想起他是个地煞。

    他身上的光变成了暗红色,他那阴郁的脸变得空洞而深邃,幽冥而冷漠,他金色的长发也变红了,长的直垂到地上,像是他的披风那样。

    他的手上长出锋锐的指甲,像是鹰爪与人手的结合体。

    他有一对翅膀,血红色的翅膀,那翅膀似乎被刀切割过许多遍,支离破碎、残缺不全,又好像在痊愈的过程中出了差错,长得怪异而瘆人,翅膀上的肌肉与骨骼纠缠在了一块儿。

    他仿佛身处在永恒不变的时间中,因为显得很遥远,遥远的无法到达。

    他并不格外高大,身高不超过两米,可却像是个血肉建造而成的庞然大物,一座与世界之脊等高的山峰,他身上承载着无可形容的重量,散发出难以言喻的血腥与残忍。

    我能很轻易地察觉到他不再是朗利·海尔辛了,他带给我沉重的压力,让我精神仿佛沉入了最黑暗的地心。

    他比亚伯更可怕的多,因为亚伯还有理智,而朗利·海尔辛已经迷失了。

    我想到了被死亡天使亚兹拉尔利用的康士坦西亚。

    他绝不仅仅是个地煞。

    我急道:“大师!不能有一丝一毫的保留!”

    霍克当然看出了朗利此时的危险之处,我看到他身上的电流变得异常狂躁,可眨眼间又波澜不惊,他将使出全部力量,这会让他比之前更为迅猛。

    他与闪电融合为一,他消失了,我只看见他的残影,他何时发动,何时抵达,我无法预测,我更无法辨别。

    咔嚓一声响,我看见霍克跌在了我身边,他的血染红了他白花花的胡子,他眼神涣散,却流露着惊恐,他的手臂扭曲得像是麻花。

    瑶池大声哭喊道:“霍克!”

    发生了什么事?霍克那一击甚至连圣徒都无法及时抵挡,但朗利·海尔辛,不,那个....怪物,他做了什么?为什么霍克会成了这幅模样?

    霍克支撑着站起,可他又飞了出去,他骨折的那条胳膊断了,他又吐出了更多的血,他撞在朗利·海尔辛布置的屏障上,那屏障晃动得很厉害。

    又一次,我连霍克如何被打得都不知道。

    人类的念刃、法师的魔法、血族的训诫之力、狼人的野性异能,这些都有让人变快的方法,有些甚至能让人变得超过音速。

    但那是有极限的,因为身躯的限制、精神的限制、神经的限制、法则的限制,总而言之,有种种限制防止人超越速度的临界值,施法者可以感觉周围的事物慢的接近静止,但慢上二十倍似乎已经是终点了。

    到达极限后,再让速度更快上一点儿都艰难无比。

    霍克大师无疑已经到达了速度的极限,即使是亚伯和该隐也不可能比他更快。

    然而那个....那个化身为朗利的恶魔,他办到了。

    他快的就像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那样。

    绝对的静止。

    这如何可能?

    可实情正是如此,看吧,霍克大师的速度在他面前不值一提,如果我们在霍克大师眼中慢的像是蜗牛,那他在这恶魔的眼中则像是站着不动。

    在绝对的静止前,再快的速度与最慢的速度都一样,他们都是不动的。

    绝望中,我向疯网问道:“他如何突破速度的极限的?”

    瘟疫医生说:“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当突破极限之后哪怕一公里每小时,都会让身体与精神变得异常脆弱,风吹草动都会让施法者粉身碎骨,稍有杂念都会让人精神错乱,任何念刃与魔法都很难保护自己,更别说伤人了。”

    阿纳托利说:“疯狂的洪水先民末卡维曾经过研究过这种现象,唯有一种可能,让人突破速度的界限。看看吧,看看周围那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