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一百 远方孤星
    安纳托里说:“你耗尽了圣徒留给你的未来。”

    人们在哭泣,卡拉在瑶池尸体边上哭得很惨,拉米亚也低头流泪。霍克大师站在很远处,在这最黑暗的时刻望着天边。

    他的伤远未复原,只有等赵洛或布拉姆赶来才能设法治好他。然而他似乎忘记了自己的伤,忘记了时间与空间,也试图忘记妻子。

    他不可能忘得掉,他怎能忘得掉?

    安纳托里又说:“如果你循序渐进,圣徒的力量终将与你融合为一,你就可以无限地使用这力量,然而现在你毁了一切,你再无法召唤圣徒。”

    我的市民只剩下一些不足十八岁的孩子,还有一些留下照看他们的母亲和姐姐,大约只有六百人不到。

    我建立了农业,建立了商业,建立了工业,建立了这座逐渐崛起的城市,可现在都毁了。

    如果没有火刑,如果人们不曾聚在一起,大衮就不能随意地使用时间紧缩,事情也未必会到这一步。

    从瑶池死去的那一刻起,我仿佛失去了黑夜中唯一的一盏灯,我找不到人性的光辉了。

    虽然我们常常在背后嘀咕和抱怨她的圣母心,可在最困难的时刻,唯有她的圣母心会无私地帮助人们。所以人们会亲近她,感激她,即使有想利用她的人,可拥护她的人更多。

    有时候,软弱并不是弱点,坚强也并非坚不可摧。

    马丁并没有哭,我多么希望他是铁石心肠的孩子,然而我感受到了他心灵上的波动,他和卡拉一样难过。

    我搂住拉米亚,拉米亚将脸蛋贴紧我染血的胸口,我亲了亲她,她说:“今后该怎么办?”

    卡拉大哭道:“瑶池她死了!瑶池她死了!”她很聪明,可现在她像个小笨蛋一样只重复着这一句话。

    我看向那些时间膨胀的人们,他们成了黑夜中透明的光影。当那些孩子聚到这儿来的时候,他们看见了自己的父母,有的孩子扑上前想抱他们,于是那些人化作无数缕光的丝线,消散在空中。

    他们并没有死,可他们永远也不会回来,因为时间永无尽头,除非宇宙灭亡。

    他们并没有痛苦,我不知道他们的感觉,可也许他们看见我们都在以光速移动。

    他们等于什么都看不见。

    我把实情告诉了人们,我告诉他们我败了,我没能保护住我应该保护的人,是瑶池牺牲拯救了我。

    我不该这么说,我该继续欺骗他们,告诉他们这些牺牲是必要的,我却又一次取得了胜利,这些人死得很光荣,他们都是值得纪念的逝者。

    可我说了实话,我头一次这么痛恨自己的诚实。

    我是鱼骨·朗基努斯,我本就是劫后余生的幸存者,我是被火焰燃烧后从余烬中重生的人,当我离开无水村时,我什么都没有!我从无名小卒一直爬上了黑棺的顶峰!现在,我仍有必须奋斗的理由。

    哪怕伤痕累累,哪怕断手断脚,我仍要站着带领他们走过这残酷的末世,我要重现人类的文明之光。

    我大声说:“教堂还在,城市还在,你们还在,我还在!全都给我振作起来!”

    人们哭着转过身,他们仍未对我丧失信心,他们仍信仰着我,信仰着该隐教。因为他们畏惧而绝望,所以他们盲目地想要找个依靠。他们需要信仰支撑他们。

    我又说:“我理解你们,我同情你们,我怜悯你们,我为你们伤心!可是,切记你们在这一团糟的世界上学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是活下去!无论如何狼狈都要活下去!”

    我指着卡戎重工的反应炉,工厂的灯光依旧明亮,隆隆的运转声让这凄凉的夜有了一丝生机。

    我说:“为死者哀悼吧,但不要为之沉沦!我们可以悲痛,但不要丧失活命的勇气!”

    霍克想走动,但忽然摔倒了,我将他扶住,见到布拉姆和赵洛从不同的方向匆匆靠近。

    拉米亚说:“布拉姆,替霍克大师治伤!赵洛,朗基就拜托你了。”

    布拉姆嚷道:“怎么打得这么激烈,为什么我什么都没听到?”

    是大衮的时之屏障,那屏障隔绝了这里发生的事。

    赵洛用神目凝视我的伤口,说:“这不是普通的伤,治疗需要时间。”

    拉米亚说:“劳你费神了。”

    赵洛的神目放出柔和的光,我感到她的法力在我体内流转。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她说:“我已经全部清理过了,我会给你开些药,分十天吃完,应该就会好。”

    我说:“多谢。”

    赵洛说:“我以前...在末世之前见过朗利·海尔辛,可万料不到他竟成了这样。”

    “他不再是人类了,他是一位堕天使大公爵的代言人。”

    赵洛问:“你觉得...如果亚伯在,能胜过海尔辛吗?”

    我根本无法回答,他们对我而言都无法揣测。

    我只能说:“朗利·海尔辛再也不会到这里来,如果恶魔有哪一点好处,那就是他们信守诺言。”

    布拉姆用灵魂之花治好了霍克——至少表面上他不再缺胳膊少腿。霍克闭着眼,像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没向布拉姆道谢,可布拉姆也没计较。

    她对我说:“朗基,我...我之前对你提了些很无礼的要求,我向你道歉。”

    我问:“什么无礼的要求?”

    “就是搬到郊外去,让你花一大笔钱重新安置我的农夫,你还记得吗?”

    我完全不记得了,那好像是本卷第一章的内容。

    布拉姆摇头道:“不要紧啦,现在我的农夫都死了,我又得靠我自己,好在现在吃饭的嘴少了很多。”

    这个野蛮人还真是口无遮拦。

    布拉姆将灵魂之花放在我手上,说:“送给你。”

    “你这是.....”

    她说:“我一直是个吝啬鬼,其实你救了我们所有人的命,我早就该把这宝物送给你。记住,当它在树林里,就能很快恢复法力,当法力满时,只要你脑子还能转,它就能让你完好无缺地回魂,身子骨一点儿不缺。”

    我很感激地抱了抱她,她似乎预料到了我又要踏上艰苦的旅程,我需要保命的方法。

    我对霍克说:“我们单独谈谈。”

    霍克睁开眼,我们走到一块大石头上,望着时时明灭的星光。

    我说:“瑶池她告诉你一定要活着。”

    霍克崩溃了,他的泪决堤般流下。

    他说:“我早该离开她,我当初想把她留给你照顾,因为我知道....我是个不祥的人,我....”

    很快,他的泪止住了,他说:“如果有缘,我们会再见的。”

    我的心情再一次往下沉,我急道:“你这是去送死。”

    霍克说:“死并不可怕,我只是...”

    他只是无法忍耐什么都不做。

    我说:“你找到朗利·海尔辛又能怎样?大衮仍会再一次打败你,你会白白浪费瑶池的心血。”

    霍克咬牙道:“那就帮我,我和你联手,会有办法的。”

    “我不能陪你去做傻事,而且我已经失去了那样的力量,我甚至敌不过未化作恶魔的朗利。”

    霍克跳下石头,他仍未恢复,脚一软,险些摔倒,可他仍站直了身子。

    我想劝他至少养好伤再走,可没说。

    什么都不必说了。

    当一个男人决定了自己未来的道路,就该让他去,无论多么不理智,那都是他自己定下的,他自己选择的前方。

    婆婆妈妈的劝说是女人的事,而霍克的女人已死。

    这是末世荒唐野蛮的法则之一。

    但我不会让他孤军奋战,我也会想办法,我自己的办法。

    我是恶魔吃剩下的鱼骨,我是烈焰燃烧过的余烬,无论多少次跌落深渊,我都会爬回人类的顶峰。

    此时,我发现空气凝结成了冰,一个冰的空间隔绝了我与市民,地面变得光滑平整,像是一面镜子。

    这现象极为奇异,我在镜子中看见了我的影子,可那又不是我,而是记忆中的某人,那个叫赛特的人类祖先。

    安布罗撒,死灵法师,堕天使之王,降临此地。

    我的灵魂为之震颤,我大声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你让我毁灭了裂隙,现在,我遭到报应了!”

    安布罗撒叹道:“是我指导瑶池使出了那个驱逐之术,但普通人类无法驱逐恶魔大公,所以,她付出了灵魂的代价。”

    这真相让我怒火中烧,我怒道:“是你杀了她?”

    安布罗撒说:“她的牺牲拯救了很多人,包括你在内。”

    我已全然不顾自己的安危,就像霍克那样鲁莽无畏,我大喊:“你是路西法,你是最强的堕天使,你是上帝之敌,你如果要救我们,完全不必让她牺牲!”

    安布罗撒说:“我有难处,我不能直接与他们为敌,我必须借助人类的力量。”

    “借助我们的力量做什么?和你曾经的属下们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你在躲他们?你可是恶魔之王,你可是地狱之主,你是名为撒旦的大恶魔,你为何不老老实实在地狱待着?”

    安布罗撒说:“人类误解了我,大恶魔的布道掩盖了真相,我从未堕入地狱,我也从未行恶。上帝的信徒被恶魔的大公所误导,于是我背负了所有的罪孽。”

    他又说:“赛特,亚当之子,以诺之父,人类真正的王,数万年前,你听从我的启示,步入黑暗的大陆,开启了你的旅程,从那时起,你的旅程就从未间断,周而复始。”

    我问:“你....叫我什么?”

    路西法说道:“摆脱上帝的意志,摆脱人类的宿命,前往未知的秘境,去寻找真正的奥秘,这些,都是我的万年前所说之言。彼时,你只是个长寿而平凡的人类,并未有诸般神力,可你面对的,却是比该隐更可怕的女妖。

    所以,不要灰心丧气,不要放弃希望,你现在的处境远不如彼时困难,你正如你那两位兄长一样,是因果,也是异数,是宇宙的征兆,也是难测的未知。”

    说罢,路西法消去了形迹。

    天上的银河忽然不见,

    唯有一颗闪亮的孤星,

    高悬于茫茫宇宙之中,

    似指引我未来的方向。

    ————

    本卷完

    明天断更休息一天,读者朋友们注意健康,相信不久就能正常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