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十四 死亡幻影
    艾尔雷兹降落,以神罚般的气势走向黑噩梦,他是天使,面对恶魔自无所畏惧,恰恰相反,在光明面前,该是恶魔为之颤栗。

    黑噩梦的毛发如不断生长的荆棘,一根与另一根纠在一块儿,这荆棘朝上延伸,布满了天,人们的恐惧助长了这黑色的火焰。黑噩梦张开嘴,露出两排尖牙,它被黑色衬托得雪白,散发令人胆寒的光。

    他在警告世人:不要相信世上的谎言,人类——“别害怕,黑暗会过去的。”“那只是一场噩梦。”“世间充满希望。”“你周围并没有鬼魂。”“上帝会保佑你的。”——这些信口雌黄让你们盲目,让你们麻痹大意了,让你们的灵魂变得脆弱而驯服。

    但那不是真相,你们眼前所见的一切才是真相。对黑暗的恐惧一直都在,就像黑暗,一直都在。

    然后,黑暗会吞噬光明。

    艾尔雷兹的战锤被光芒重铸,此时长约五米,它金色的锤头处是威严的上帝雕塑。他朝黑噩梦挥出一击,黑噩梦用双爪托住。艾尔雷兹左手打出一道金光,将黑噩梦击退了好几步。

    天使追击,一锤接一锤砸向黑噩梦头顶,黑噩梦挡了数次,一伸手抓住锤子。天使冷笑一声,从空中召唤来一道光柱,黑噩梦哀嚎,从艾尔雷兹眼前逃开。艾尔雷兹则朝前突进,突然间,黑噩梦反击,一抓之下,艾尔雷兹一个踉跄,身子后仰,脸颊上留下四道伤痕,流出了血。

    艾尔雷兹震怒,猛地一冲,顶着黑噩梦,两人撞塌了另一边的墙,墙外的以太渗透进来,黑噩梦浸泡在以太中,痛苦颤抖着。

    天使喝道:“承受神怒吧!恶魔!”他掐住黑噩梦的脖子,将战锤变小,狠狠抽打恶魔的脸。但恶魔猛然张嘴一咬,这一回轮到天使痛得大叫。

    黑噩梦狞笑,死咬着天使手腕不放,鲜血从嘴里淌下。天使咬紧牙关,举起战锤,再一次召来天堂之光。然而黑噩梦重重踢了天使一脚,天使摔得很远很惨,途中的柱子纷纷倒塌。

    黑噩梦一个猛扑,按住天使,爪子连抓数十下,撕裂天使的战甲与身躯。艾尔雷兹瞬间伤痕累累,鲜血直流,他拳头发光,一拳把黑噩梦打得翻了个跟头,再一拳将黑噩梦打翻在地,他拾起战锤,狠锤黑噩梦脑袋,轰隆轰隆,将他如钉子般敲入了地板。

    人们惊骇地大喊,被战况震惊得不知如何是好。

    即使世界已然荒废,可人类仍是这来自天堂的上界权威的信徒,他们本该期盼天使取胜,但此时他们却倒向黑噩梦一边,因为天使获胜后会屠杀他们,而这恶魔未必。

    艾尔雷兹喘着粗气,双手握紧战锤,凝聚力气,随后,他大声咆哮,发出最为雄浑强烈的圣光,那圣光沉重无比,力量无穷,顷刻间将黑噩梦吞没,它将摩天楼击穿,一个大洞直通到最下层,露出下方的空楼层,这大楼仍浮在空中。

    恶魔完了,天使又一次获胜,这些堕天使本就是天使的手下败将。

    他高声呼喊,欢庆自己的胜利,这伟大的一战对他意味非凡。他环视四周,试图从人们眼中看见敬仰之情,但却失望至极。

    他们并未敬仰,他们只是害怕他。

    愚昧的人类,简直是无药可救,艾尔雷兹立刻决定:他们将被惩罚。艾尔雷兹仍需要这些人类帮他剿灭这地区的恶魔,不过杀一些以儆效尤并不为过。

    他见到黑色的、宛如墨迹般的...东西游荡在周围,它飘忽不定,它浓厚繁多,它像活物般不停变化,它蔓延得异常迅速,很快,所有人,连同艾尔雷兹在内,都成了这黑影的住客。

    谎言,你也沉浸在谎言中——“天使是胜利者,天使是恶魔的克星!”“上帝眷顾他的忠仆,赐予他们战无不胜的力量!”“我的使命源自于上帝,故必将成功,不会失败。”“天使的勇气是无穷的。”——你被谎言蒙蔽了双眼,炽天使艾尔雷兹,现在,是时候让你睁开眼了。

    艾尔雷兹怒道:“你蛊惑了这儿的人类?现身吧,恶魔!他们对你的信仰转瞬即逝,人类习惯服从于强者!你这胆小的懦夫!你在我面前宛如丧家犬一般!”

    他知道黑噩梦受了重伤,只差最后一击,战斗就结束了。

    黑噩梦确实怕你,但黑噩梦是一场噩梦。噩梦并不是表层的恐惧,而是人类深层的潜意识聚合体。噩梦让人绝望,而噩梦也同样能让人变得强大。在绝境中,人会跑得更快、叫得更响,反抗得更激烈,激发出全部的潜能。

    你误解了黑噩梦,误解了恐惧的意义。

    恐惧并不是简单的折磨,而是勇者的考验。

    克服恐惧者,将得到恶魔的褒奖,获得强大的魔力。

    艾尔雷兹的额头上有汗水滴落,他喊道:“一派胡言!”

    你让黑噩梦害怕你,让所有人害怕你,这就是你犯的错,你习惯让人类在天使面前瑟瑟发抖,这让你很满足吗?若没有这满足感,这优越感,你只是一具空壳。

    而你让我由此收获了力量,

    我往昔的力量。

    艾尔雷兹瞪大双眼,他回过头,看向视野的盲区,什么都没看见。他将光明竭力释放,黑暗在光明面前退却,可无法驱散他心中的动摇。

    黑噩梦就在这里,但他究竟在哪儿?

    艾尔雷兹有圣光护体,即使他被偷袭,仍能有充足的余地反击,但他不由自主地倒退,找一面墙壁靠着,防止背后出现恶魔。他告诉自己:“这只是恶魔的诡计,恶魔认为能让我的心神崩溃,可天使的精神岂是人类可比?”

    他发现人类都消失了,他们也许已经趁乱逃走,又也许躲在光明照不到的角落。凡人,真是卑微可笑的造物,他们被恶魔玩弄于股掌之间,甚至对上界天使的救赎避之不及。

    他踩中了一具尸体,这尸体也穿着圣洁的衣物,有着美丽的翅膀,他的喉咙上缺了一大块肉,身躯支离破碎。

    这是一个死去的天使。

    不仅仅这一个,艾尔雷兹慌忙抬头,他发现身处在天使尸体组成的山谷中,同类凄惨的死状占据了他的视线,风唱着哀歌,将同胞身上的血腥气送入他的鼻腔中。

    他抑制不住自己的颤抖,他捏着武器的柄,捏得死死的,指甲挠破了自己的手掌。

    这是幻觉?

    不,这是记忆。

    关于杀戮的记忆。

    艾尔雷兹看见天上有一条黑色的巨龙,仿佛横贯整个宇宙,在巨龙之下,无数鲸鱼在空中飘动。

    巨兽彼列,深渊海的堕天使大公。

    他在山坡的最顶端看见了一个黑色的堕天使,那堕天使戴着狼形的头盔,身上的铠甲仿佛一头黑狼染血的毫毛,因杀意而倒竖起来。

    堕天使似在微笑,接引艾尔雷兹步入死亡,说道:“我是黑噩梦恩夏利尔,彼列的将军,天使的屠夫。”

    欢迎来到彼列的食堂。

    艾尔雷兹喉咙咕噜了一声,他觉得恩夏利尔的笑声很温和,不禁想走近,但忽然间,他意识到不对劲,发出几乎扯破嗓子的惨叫,他钻入尸堆,用战锤试图挖出一个可供他逃跑的通道。

    于是整个山丘塌了。

    艾尔雷兹摔得不轻,他双腿发软,站不起身。他意识到刚刚所见确实是幻觉,但那幻觉如此真实,以至于他真正在幻觉中受了伤。

    黑噩梦在艾尔雷兹身后,艾尔雷兹无比真切地感受到了,但——不对,他在那儿,也在左边,也在右边,他无处不在。艾尔雷兹捂住嘴,他像个躲着凶手的小孩那样,不敢出声,生怕被发现。也许他已经被发现了,可这是他最后的指望。

    这就是真相,天使。

    你远不如人类。

    人类弱小,却拥有勇气,他们开拓未知的世界,谱写着勇气的赞歌。

    你并不无畏,你只是没接触过恐惧。

    你并不勇敢,你只是从未被惊吓过。

    你并非不死,你只是不知死为何物。

    你并不神圣,因为我也曾自诩神圣。

    让噩梦剥去裹住你的那一层层谎言,让你睁开眼,让你看破迷雾,让你见证历史,让你知道源自最初的真相。

    那冰冷而无法逃避的真相。

    天使只是我的猎物,没有武器,赤手空拳,连身体都无物遮掩,

    每一个天使心惊胆颤地面对着黑暗,迎来死亡。

    ....

    当黑噩梦咬上艾尔雷兹的喉咙时,艾尔雷兹试图抵抗,但他的力量在黑噩梦面前太渺小了,黑噩梦从他的恐惧中汲取了充分的营养,这让艾尔雷兹软弱的可怜。

    他咬下了好大一块,那味道....呕。

    但我阻止黑噩梦吃了艾尔雷兹,因为那让我恶心,我至少没那么变态,何况在拉米亚面前我还是悠着点儿好。

    有一道不知从何处而来的金色锁链拴住了艾尔雷兹,这让几乎丧失灵魂的艾尔雷兹不知去向,他有个很强的同伴救走了他,与他一同消失的还有保王党的四个猎法神。

    艾尔雷兹并不是保王党唯一的天使,这可有些麻烦了。

    我恢复成了我,拉米亚立刻扑上来将我抱住。首相党的人都像是在过度的惊恐中变傻了,他们表情不变地瞪视着我,几分钟都没缓过劲儿来。

    风暴神颤声道:“你...究竟是什么?”

    回音神补上一句:“你...从哪儿来?”

    我微笑道:“这些问题都好蠢,来些说些有意义的话题,比如始祖活尸的冥火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