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十五 神明之路
    人们不敢注视于我,仿佛那会剜出他们的眼球。

    人们不敢离我太近,仿佛那会冻结他们的血液。

    我是行走于凡人之间的黑暗神明。

    他们都认识我,但无人知晓我究竟是何物。

    拉米亚陪伴在我身侧,这让他们稍稍觉得我并不危险。

    他们错了,我比天使危险得多。

    黑噩梦唤醒了我的饥饿,我的食欲,我的嗜血,我的感情逐渐淡漠,我只是个无情的吞噬机器。

    人总认为自己超越了野兽,脱去了皮毛,退化了爪牙,遏制了欲望,唤醒了道德,可他们仍是错的。

    当黑噩梦醒来时,疯网与他相比,正如感冒与冠状肺炎般微乎其微。

    我,正逐渐地失去自我。

    一个小孩哇哇大哭,哦,他懂了,他率先领略到了黑噩梦的可怖,他竟如此敏锐,也许他是个罕见的恶魔后裔,一个奈法雷姆。

    唯有恶魔,能理解恶魔。

    我恐怕将成为他一生中挥之不去的噩梦。

    拉米亚踹了我一脚,叱道:“你抢了什么?快把棒棒糖还给他!”

    她也无法理解神明,无法理解野兽的胃口,这是无法控制的,无法缓解的,无法驯服的,无法无天的。

    我一口把棒棒糖连棒子一口吞了。

    那个小孩哭得更加大声,由此可见黑楼群的人多没教养。他们制造得出如此甜美的棒棒糖,却忘了教育小孩要在客人面前表现得规规矩矩。

    惩罚,我必须惩罚他们。

    我抢走了每个目力所及的小孩手里的糖果,在眨眼间吞入腹中。

    哦,我是糖果的末日,我是小孩的克星,我是无情的欺凌者,我是无穷的吞噬者,我永远走在超神的道路上。

    在小孩的号泣声中,我仰天嚎叫,散布着我的恐怖,宣示着我的统治力,直至拉米亚把我打倒。

    首相干笑道:“你的丈夫....还真是独特。”

    拉米亚勉强笑道:“我也常常为此头疼呢。”

    我说:“你们如何能领略我这性格的剧变?我在进化的同时也在退化,我在飞升的同时也在返祖,我是疯狂的狼犬,我拥有贪狼的习性,我的黑影能吞噬一切,这是贪狼迷魂之影,任何食物也休想逃过我的猎杀。”

    拉米亚忍耐不住,骂道:“你怎么狗改不了吃屎?”

    真是当头棒喝,她一下子点醒了我。

    我的本能。

    我嗅到了附近有茅厕。

    饥饿摧毁了我的理智。

    我顺着味道,四脚着地,朝那里爬去。

    就在我要钻进茅厕的一刹那,拉米亚使出了招牌的过肩摔。

    我的人生又开始走马灯了。

    拉米亚趁我还在走马灯的时候让人用铁链帮我绑了,我对着铁链又咬又啃,拉米亚嚷道:“谁给我一个塞嘴的玩意儿!”

    有人递过来一个球,就是那种有很多洞的,人的口水可以从球里流下的那种很奇奇怪怪的东西,大概率是用于一些不可描述的游戏的。

    拉米亚盯着那个递球的年轻女人,她害羞地点了点头,说:“可以...用这个....”

    拉米亚想要拒绝,可我主动把那个球咬住了。

    球里有女人那酸酸甜甜的口水味。

    我露出满足的微笑。

    拉米亚咬咬牙,说:“罢了,让他去吧。”

    首相引领我们,说要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他说:“我完全没想到会有天使!这世界上真的有天使吗?上帝,我一直以为那只是宗教传说而已。”

    拉米亚说:“你最好解释清楚,因为敌人那儿强大的天使显然不止一个。”

    首相:“总而言之,监控室已经毁了。让我们先到铁壁楼,那儿最安全,我们可以和泰坦神汇合,五位猎法者合力之后,我觉得我们胜算又大了一些。”

    这个泰坦神的名字简直碉堡了,他就是他们之前提到的那个阿克米尔?

    风暴神歉然道:“大人,我们让你失望了。”

    首相说:“别这么说,你们都很出色。”

    我说:“就是啊,谁料得到敌人之中有高达呢?”

    大地神问:“高达?是天使的别称吗?”

    这是个动漫梗凋零的世界,我的悲哀感又深了一层,我吐出了那个球,朝天哀嚎,拉米亚把球又塞回了我嘴里。

    不久,泰坦神阿克米尔赶来接引我们,他不愧是泰坦神,人快有三米高了,时时刻刻都弯腰低头,我认为这对他的颈椎不好。

    阿克米尔说:“大人,我姗姗来迟,让你受惊了。”

    钢铁神笑道:“老弟,我们见证了一场让人大开眼界的战斗,可惜你不在场。”

    阿克米尔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和拉米亚,他问:“这个变态是谁?”

    我把球吐了,怒道:“谁是变态?”

    阿克米尔说:“你啊,不然你咬着那种球干什么?”

    拉米亚红着脸,把那个球一脚踢得无影无踪,给我松了绑,威胁道:“如果你不给我老老实实的,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轻叹道:“你怎能质疑我的自控力呢?亲爱的?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我更廉洁守法、党而不群的人了。”

    博伦首相:“这位是鱼骨·朗基努斯,一旁的是他的夫人拉米亚·朗基努斯。正是他们力挽狂澜,拯救了我们所有人。”

    阿克米尔问:“发生了什么事?”

    钢铁神向他的大个子兄弟讲述了发生的一切,我们到了铁壁楼,首相说:“我会满足你的一切愿望,我的两位拯救者,现在先休息休息,用些我们的食物吧。”

    他命人端出一些吃的,是一种鲜绿色的大豆,以及微绿色的豆腐,还有豆油炸得豆馅豆饼,还有豆皮包的豆沙包。

    拉米亚用极地的声音说:“你觉得会有毒吗?”

    我打了个饱嗝,认为有毒的可能性不大,唯一令人气愤的是他们给的也太少,拉米亚还什么都没吃着,我已经吃了个干净。这大豆甜的要命,真让人吃不够。

    我说:“没毒。”

    拉米亚在我脑袋上用力敲了一下,她下手可比艾尔雷兹狠多了。

    我说:“好了,博伦,我也不和你闹虚的。这里的事,我可以替你摆平,但你得拿出诚意,立刻让我看到活尸冥火,否则,我一口气吃光你们一年的存粮。”

    博伦脸色惭愧,说:“是,是。”

    拉米亚说:“你最好先说明白你女儿为什么要杀你,因为听她那边的人说,好像是你先对她动武的。”

    博伦说:“她可能有些....误会。”

    拉米亚:“什么误会?”

    博伦极不情愿地说:“她以为是我...害死了她的母亲,我的妻子,那真是无稽之谈。”

    -------

    今天写到这儿有点力不从心,先停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