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十七 巨人遗骸
    如果博伦是对的,就是这里把整个伦敦搞得一团糟,人类变成了强壮得惊人的食尸鬼,体内的血成为亚克·墨慈病毒的培养皿,咬伤同类,在短短几天内将这座辉煌的城市变成了闹鬼的巨大坟场。

    亚克·墨慈实验室就在下方?

    我说:“让我们进去。”

    博伦:“不,我的两位恩人,别那么固执,听我说,在最早的时候,我们的祖先逃到奇迹街,逃到黑楼群,其中有人是知道内情的,他携带着进入实验室的门卡,前往那里,想要挖出些武器和科技来,他是个很强的法师,率领的人也是我们当中的精英。

    那些人中只有一人生还,而且,他的状况把我们祖先吓得不轻,他感染了病毒,若不是发现的快,很可能你在这里见到的只是一群丧失理智的食尸鬼。他在变成食尸鬼前最后说的一句话是:‘我们锁死了一扇门,千万不要打开,那里和外面同样恐怖。’”

    我问:“里面是食尸鬼?如果是那样,又算得了什么大事?”

    博伦叹道:“我何尝不想进入实验室呢?那可是上世纪一些伟大的技术啊,有了那些技术,我们说不定真能消灭恶魔。可是,历代国王派下去过一些人,都是王国引以为傲的勇士,但没有人活着返回,一次,一个也没有。就算我们偷偷前往市区,如果足够小心,也有不小的活着回来的机会,但实验室里面....唉...”

    我听得不耐烦了,说:“带我去实验室,怎么保命是我自己的事。”

    拉米亚说:“是我们。”

    我并不反对她,我们出生入死的次数太多了,没有谁会抛下谁不管,如果在一起,那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也不怕,不过我也不想立什么flag....

    博伦握住我的手:“哦,我请求您,先不要如此莽撞,我是一片好意。”

    我说:“那么我也有话直说了,你是认为我一走,你就会被保王党端了老家,对不对?”

    博伦脸上变色,急忙说:“哪里的话?我纯粹是感恩。不过我另有个提议,不如我们先合力攻击敌人的老巢,等总攻拿下之后,我们再集合人手,一同进入墨慈实验室碰碰运气,您觉得怎样?”

    拉米亚说:“如果你不愿帮我们这个忙,那么,也许我们会去保王党那边帮他们一个小忙。”

    泰坦神喝问道:“你说什么?女士,玩笑可开不得!”

    拉米亚说:“怎么?你们还想留下我们?先问过我的丈夫吧!”

    博伦说:“泰坦!不得无礼!”待喝阻了泰坦,他又说:“女士,真的商量不得吗?”

    拉米亚说:“你们一上来就收走我们的武器,现在又出尔反尔,推三阻四的!我们也不是一味容让的笨蛋!现在,要么你趁我们离开的时候好好躲着,要么我们现在就把你押到保王党面前。”

    博伦被拉米亚镇住了,许久说不出一句话。这一刻,我终于想起了在床上被她压榨体力的恐惧,以及被她骑在身下无法翻身的那份耻辱。

    拉米亚白我一眼,问:“你抖什么?”

    我颤声答道:“没什么,我只是弹尽粮绝罢了。”

    拉米亚“哦”了一声,说:“你这倒提醒我了,亲爱的,我们似乎很久没有....”

    我立即使出一招乾坤大挪移,对博伦说:“快些,别啰里啰嗦,麻溜地带路!”

    博伦吓得厉害,说:“那么,请随我来。”

    他进入一个像银行金库般的铁门之后,用指纹打开保险箱,从中取出一张金色卡片,说:“这张卡有最高权限,只有它能打开实验室之门。”

    我见状欣慰,说:“你早点这么配合不就好了吗?”把卡片接过收起,又说:“你就躲在这儿吧,我看这里很安全,他们没几天功夫找不到你。”

    博伦叹道:“那也唯有如此。”

    风暴神说:“两位,由我为你们带路,你们不知道入口在哪儿。”

    拉米亚笑道:“多谢你,风暴神姐。”

    风暴神说:“我叫伊思米,别人丢叫我米尔,你们的到来救了我们许多人的命,这是我最少应该做的。”

    我们继续朝大楼深处走,途中,我见到了他们种植的大豆,被所见所闻惊讶得目瞪口呆,那大豆是种在一个很大的透明薄膜中,一个薄膜里头密密麻麻,长势喜人,收成很是可观。

    风暴神说:“这些薄膜就是从实验室中抢救回来的技术之一,如果没有它们,我们早完了。”

    这薄膜....如果能够重现,说不定能解决号泣的粮食问题。

    但我想起号泣现在人口凋零,就像被浇了一盆冷水,无语问苍天。

    我们乘坐电梯朝楼下降,不久,楼的墙壁与玻璃消失了,我们见到了大楼的框架,就像是人体骨骼标本一样露在外头,外面的世界完整呈现在眼前,以太阴郁地浮在空气中,我们像是造楼工人,在这未完工的摩天楼中穿梭。

    重羽之雨已经停了,但下方的地很黑,反射着亮光,米尔说:“小心,下方积水也是重羽。”

    拉米亚喃喃道:“好恐怖。”

    我问:“你们的水源从哪儿来?”

    米尔说:“以太会把水带来给我们,我们有收集露水的装置,但绝不能喝含重羽的水,否则体内会生很大的瘤子。”

    下了电梯,我们走入另一架电梯,这一次,我们顺着管道进入了又黑又宽的深井,四周是坚硬而斑驳的钢铁,在暗处呈现墨绿色,历经了百年的铁管、柱子、铁门、铁壁,一些再也不会亮的探照灯。

    人类曾完成浩大的工程,建筑的奇迹,而现在,它们都是被荒废的、可怖的遗迹和废墟,在它们幽深的内里,隐藏着让人神往的秘密,以及可怖的、未知的、神秘而冰冷的过去。

    我们仿佛在穿越时光,进入死去已久的钢铁巨人的胃,风从管道中吹出,像是巨人死灰复燃、回光返照的心跳声。

    从这里,致命的病毒散发到地面上,原始的威胁与发达的文明相遇,绽放出恶之华,继续散播恶毒的花粉,直至将文明的世界变成腐朽的尸骨。

    我们在恐怖的往事中移动。

    我无意追寻那故事的内核,但死亡的脑电波犹如幽灵般在空中回荡,向我诉说着什么。

    风暴神米尔竭力掩饰害怕,表现得很勇敢,她笑道:“每次来这儿,嘿嘿,都想早点上去。”

    电梯将我们带到一个圆形的通道中,这个通道足以容纳尤涅畅行无阻,不知用多么大的盾构机才挖出这样的通道,也许实验室里不仅仅是始祖冥火一件宝物,过往人类科技的瑰宝也许正等待着我们。

    风暴神指向一个圆形入口,那个入口也像蓝鲸完全张开的嘴那么大,她说:“从这儿进去就可以了,用卡可以开门。这入口后面的第一层已经被我们搬空,第二层...就是被封锁的。”

    忽然间,这异常空旷之处想起叮叮当当的声响,是雨打在了金属上,像是发疯的钢琴家在演奏。米尔骇然道:“重羽!快!快躲!”

    她想冲进电梯,但已经来不及了,大雨汇成瀑布,从空中落下。我们立即逃入圆形入口,拉米亚打开昆古尼尔上的照明灯,说:“朝里走!别沾上重羽!”

    风暴神吹出一股风,将溅起的水花吹走,我们朝前冲,发现这入口开始收窄,直至到了一扇两个人并肩尺寸的铁门,这铁门是开着的,走入这铁门后,是个大厅,分为上下两层。

    这里没什么好看,都被搬空了,再往里走,又是一扇巨型圆门,看这钢板只怕有将近两米厚。

    拉米亚苦笑道:“你想起了什么?”

    我说:“亚伯。”这地方好冷,冷得我浑身有些麻木。

    关押亚伯的地方,剑盾会的深海大监狱。

    这相似其实并不奇怪,亚克·墨慈就是亚伯,准确的说,是亚伯死而复生的尸体。

    拉米亚说:“但亚伯不在这儿,你能够应付的,对吗?”

    我答道:“如果不能,我会带着你吗?”

    拉米亚嗔道:“我不会拖累你的。”

    我握了握她的手,发誓不会让任何东西伤害她,但这又不免犯了我的忌讳,可恶,一个人心中有了flag,便万物皆可flag。

    米尔说:“我很想随你们进去,然而还是不了。”她不情愿至极,连理由都懒得想了吗?

    我说:“你就留在这里。”将卡在门上一刷,铁门很干脆地敞开,声音居然意外地小。

    拉米亚的灯没照到什么异状,里头传来一股味道,并不难闻,像是雨后树林发出来的清香。

    米尔说:“千万小心,我们不知道病毒是怎样传染的。”

    我说:“应该是被咬了才会中招。”话虽如此,我们立刻戴上氧气面罩。

    就在一瞬间,一个金色的人影,从透明中闪现,他手中扔出一条锁链,拴住米尔,米尔失衡摔倒,那是个高大而见状的男人,下巴上有一丛胡须,容貌也很英俊,一双眉毛朝里弯下,眉宇间却显得甚是宽容。

    我见过那锁链,立刻问道:“你是保王党的天使?”

    他笑了笑,让我看了看他的翅膀,那是银白色的羽翼。

    幻影神、火焰神以及艾尔雷兹也现出形迹,是幻影神的隐形绸布,他们一直用这绸布跟在我们后面。

    我竟没有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