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十九 羽煞陷阱
    黑噩梦露出只属于恶魔的笑容,狰狞而诡谲,他即将给曼达罗戈致命一击,但忽然间,我听见拉米亚在里头大叫起来。

    我立刻勒令黑噩梦转身,他并未多说什么,也许疯网真的降服了他,愿听从我说的话。

    又或者也许他只是没有其余地方可去。

    我返回实验室的大铁门内,见拉米亚与米尔被许多怪物围攻,这些怪物大约一米高,瘦如枯枝,肌肤苍白,毛发脱落,手上的爪子却大约有半米长,身上散发出一股腐肉气味,即使是黑噩梦,也能感受到心底的厌恶之情不断高涨。

    那是冥火!

    畸形尸。

    拉米亚不断射击,每一枪都干掉一个怪物,风暴神米尔放出光球,然而怪物却喜欢雷电,这让它们行动更快速。拉米亚将虚弱的米尔挡在身后,喊道:“朗基,快些。”

    黑噩梦褪去了狼形,我恢复人类面貌,一时间,疲倦袭来。我用灵魂之花回复了体力,斩出弑神,念刃像疾驰的列车般从拉米亚面前穿梭而过,将那些畸形尸碾碎,它们的血液和冥火散播在空气中。

    它们数量太多,难道这里头有活尸在制造同类以至于酿成这样的局面?

    我戴上姆乔尼尔套件,长剑绕身一转,念刃好似刀刃旋风,将畸形尸们斩得七零八落。拉米亚松了口气,背靠墙角,将漏网之鱼一一点杀。

    她说:“天使那边怎么样?”

    我喊道:“他差不多没命了,但我没来得及补刀。”一个畸形尸在地上滑行,想要抓我的脚,被我一道念刃击毙,可我不小心放出了雷电,导致它又复生了,而且陡然加速来袭,我给它一肘子,将它打得骨头寸断。

    拉米亚说:“不能用电。”

    这间房屋像是个控制室,一排电脑桌上都是废旧的显示器,畸形尸似乎受到了指挥,其中一个在墙角边打开了一个开关,蓦然间,从头顶浇下大水。我拉住她们,躲开洪流,朝上跳,一剑刺入墙壁,钉在了高处。

    拉米亚说:“这些水...幸好不是重羽。”

    米尔:“重羽干的很快的,不可能呈现这种液态。”

    另外的畸形尸将一些电线放入水中,拉米亚喊道:“糟糕!”顷刻间,下方蓝光跳跃,顺着金属墙壁打向我们,我立刻使出铁莲,一时间总算挡住了。

    那些畸形尸被电流唤醒,肢体重生,再一次冲向我们。我说:“真是没完没了。”掣出鱼刺枪,念刃纵横飞扬,这些畸形尸重新死去,可电流作用之下,它们卷土重来。

    米尔愕然道:“不会吧。”

    拉米亚踩在我肩上,朝电线开枪,嗤嗤几声,电线断开,不再浸泡在水里,电流停下了,我说:“干得好。”跳落地面,发出新一轮念刃,这一回是持久战,大约杀了两百只畸形尸,总算消停。

    可代价也不轻,我身上这里那里都是伤痕,拉米亚和米尔也是,我取出灵魂之花替她们疗伤,它的光芒逐渐黯淡,我该去找些植物茂盛的地方,也许地下某处会有,这些植物总是无孔不入的。

    这时,一条锁链拴住了灵魂之花,它飞上半空,我立即挥剑斩向那锁链,灵魂之花从锁链上脱落,回到我手里。我面对曼达罗戈,断喝道:“我饶你一条命,看来你还想硬把它送了?”

    银翼天使的目光紧紧被灵魂之花吸引,他说:“你怎么会有拿瓦?”

    我说:“拿瓦?”

    银翼天使说:“精魂意志!那是属于天使的圣物,你这卑鄙的堕落者!该死的恶魔!我绝不容许你掌握它的力量!”

    布拉姆的这朵花似乎来历不小,但现在我不想听他胡说,灵魂之花对我实在太方便,我已经离不开它。

    我说:“那么,对你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曼达罗戈说:“你倚仗的恶魔形态已经消失,凡人,现在是将你终结的好机会。”

    我觉得这些天使好蠢,他们动手之前总要威胁几句,而且还不带脏话,我听得很无聊,他们这种特有的嘲讽真的很让人生气。

    我怒道:“看我把你切的你妈都不认识。”

    曼达罗戈:“可我并无母亲。”

    我说:“那就切得连你老婆都不认识。”

    曼达罗戈皱眉到:“我并没有老婆。”

    我嗤笑道:“那你可真是卢瑟,你是不是在天使中混得比较惨,所以才被派到这儿来?”

    曼达罗戈说:“我曾是千夫长,在天使之中,地位崇高,然而天使并无性别,我们只是附身于凡人,才有此面目而已。”

    啊,真是...不可想象,也就是说,他们同时具有男女两种身份?这可真是不得了,他们在天堂里只怕很会玩,我光是想一下就...天堂,你高高在上,充满罪恶,又充满新鲜的极乐世界,天使们在天堂里,究竟整天做着怎样的勾当?

    拉米亚喊道:“小心!”

    我猛然惊觉曼达罗戈的铁链几乎打中了我的鼻尖,好在他已经很衰弱,我长剑一挥,将他攻击挡下。

    我怒道:“好奸诈,居然偷袭?”

    曼达罗戈说:“你的笑容让人恶心,恶魔!”

    这些天使纠缠不休,若一直如此,我只能先杀了他们,即使那样可能对上帝不敬,然而好像我也没资格再信奉天主。

    因为我已经罪孽深重。

    我这张嘴曾说过轻浮之言。

    我这双手曾在女生宿舍行窃。

    我这双眼曾暗中窥视学生们亲热的景象。

    我这鼻子曾近距离嗅过一些不可明说的肮脏之物。

    我这舌头曾经....唉,不说了,不说了,再说下去,本章又将被封禁。

    综上所述,我是个罪人。

    黑噩梦低声说:“这些似乎都不是重点。”

    我倒一直不知道这恶魔也会乱嚼舌根。

    我一道念刃斩向曼达罗戈,他想用轮刃护身,但伤势令他慢了半拍,他胸口裂开一条口子,仰天就倒,被艾尔雷兹与两位猎法者扶住。

    我说:“这是最后一次警告。”

    艾尔雷兹说:“曼达罗戈,我们先撤吧,总有机会杀了他,抢回圣物,只要我们合力定能取胜。”

    幸亏他们愚蠢,主动提醒了我,拉米亚用枪瞄准艾尔雷兹脑袋,低声说:“不能放水了。”

    我答道:“是啊。”左手鱼刺枪,右手姆乔尼尔,凝力双臂,蓄势待发。

    突然间,我身子一晃,耳边“咚”地炸响,我喊道:“那是什么?”一下子被压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我看向拉米亚,她也是,我们都平趴着,衣服紧贴着肌肤,我似乎一下子有了一吨重。

    那些天使也好不到哪儿去。

    我说:“这是....怎么...搞得?”

    米尔骇然道:“不,不不不!哦,不!是羽煞!羽煞!为什么这里会有羽煞?”

    那是一些银黑色的钢铁人形,大约有七个,它们身体由一圈圈金属组成,拼成了肌肉发达的人体形状,脑袋是个不规则的金属圆球,圆球上一双眼,一张咧开的嘴,闪着红光。

    七个羽煞,都伸出手对准我们,每一个控制我们一个,它们是计算好的。

    咔嚓,米尔断了骨头,她发出撕心裂肺得惨叫。对面的火焰神与幻影神也同样叫得很大声。

    拉米亚说:“可恶,我拿不起....枪了。”

    我勉力说:“对....不起,放我们走....我们不该...财迷心窍。”

    羽煞们齐声说:“闯入者必须被消灭。”

    它们是机器人!这下黑噩梦对它们毫无优势,而且我引以为傲的嘴遁功夫又对它们行不通。

    拉米亚想要抬起一只手,突然“啊”地痛呼,金属手臂上出现裂痕。

    我的妻子,它们在伤害我最爱的妻子!

    霎时,愤怒充斥着我的脑海,我咧开嘴,使出激流,强撑着站起,我所有的重量全由我双腿承受,我的腿骨发出怪声,似乎在哀求我。

    这一吨的重量对我算不了什么!

    我一剑劈中压制拉米亚的那一个,念刃在它身上破开个窟窿,但它没死,依旧压制着拉米亚。

    我的念刃因为这群混账威力减弱了,可恨!该死的家伙们!如果我在它们压制我之前先发制人,有机会解决掉它们,可现在....

    艾尔雷兹朝他们扔出战锤,曼达罗戈则甩出他的锁链,同样收效甚微,艾尔雷兹恨恨说道:“这是....人类的把戏。”

    曼达罗戈说:“如果能使出圣力....能够驱散这诅咒,但我们已经耗尽了....力气。”

    它们能施加的重量极限就是一吨,我仰天长啸,我要保护我的妻子,我激发出更强的力量,又发出一招弑神,这一次,所有羽煞全部将红色眼光对准了我,我的弑神被力场抵消,我觉得身上份量又加重了两倍,三吨,我支持不住,又一次趴倒。

    我和天使战斗之后,身体被灵魂之花治愈,可精神尚未复原,否则三吨重,我用念刃是可以撑住的。

    拉米亚说:“我好转了些,它们集中对付你了,朗基!”

    我说:“那你快逃,离开这里!躲到它们眼睛看不见的地方!”只不过五百公斤,但愿拉米亚可以自由活动。

    但我旋即意识到它们增加的是重力,而拉米亚比我重得多,所以增加的重量也更大。

    拉米亚忽然说:“地面!地面!”

    一语惊醒梦中人。

    我竭力大喊,双手用力,用鱼刺枪猛击地板,一下、两下、三下,砰地一声,终于地面开裂,整块整块地往下掉。

    我们摆脱了羽煞,全都坠入了裂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