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二十八 宝物时间
    大概面具是古代比较常见的名,或者是我认识的那个面具的祖先,都有些神棍气质,神神秘秘的。

    我说:“抱歉,没听懂,那个面具让你遗忘他?结果你反而保持了记忆?”

    “是....亚克.墨慈想拿走我的记忆,而我有一部分记忆是关于面具的,这部分记忆原本....被尘封,却在那时被激活,我才保留了一些...自我。”

    “这么说,你还是败给了墨慈?”

    吴策说:“不,我...我与他达成了某种一致,他收回了....属于他灵魂的一部分。我则留在这里,不希望被打扰。”

    拉米亚问:“你原先身体里有属于墨慈的灵魂?”

    吴策点了点头。

    拉米亚:“是你让墨慈...亚伯完整的?”

    吴策又点头,这一次他说:“我不是合适的...载体,这一切本就属于他。”

    我问:“然后墨慈离开了这里,被剑盾会或卡戎公司关在海底了?如果墨慈已经完整,卡戎公司....他们怎么办得到?”

    吴策说:“灵魂融合需要时间,他需要睡眠。”

    我回顾了一下第二卷的内容,大概猜到了来龙去脉——墨慈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藏在了这个他曾复活的实验室。眼前的吴策被卡戎公司聘请到这里来对付墨慈,吴策是墨慈部分灵魂的载体,但卡戎公司很可能不知道。

    下来的佣兵团理所当然的团灭了,吴策在与墨慈交锋的过程中达成了某种协议,他归还了墨慈的灵魂.本来嘛,灵魂应该是不可切割的整体...我也不懂,但我这么猜测,吴策的慷慨导致他的灵魂像是被大面积截肢的病人那样成了残废。

    他应该会遗忘一切,在这里像个失忆老人那样慢慢老死,然而他有一部分被尘封的记忆——关于古代那个叫面具的人的记忆——却被完整的保留,这让他并没有彻底沉沦。

    墨慈——亚伯——跑了出去,他则像是个动了心脏移植手术的人一样需要大量休息,而且很可能神志不清,大喊大叫,剑盾会的人遇见了他,不知道他是墨慈,误会他是该隐,将他逮住后,关押在深海大监狱里,并贴上该隐的标签。于是,被误认为该隐实际是亚伯的墨慈,就在那里安眠,直到瓦希莉莎把他放出来。

    火焰神急道:“现在没空问东问西了!你说的那个反应炉在哪儿?如何消灭活尸树?”

    吴策:“反应炉只有通过存储区...也就是这里...能够达到。消灭...活尸树?我不明白有什么办法。”

    米尔见一旁的架子上有个像枪炮一样的东西,那枪炮看起来至少有三十公斤重,她问:“这是武器吗?”

    吴策说:“它是..胖子核平弹发射器。”

    “和平?”

    “不,是核武器的核。”

    米尔吓得退开了好几步。

    吴策说:“弹药并不在这里。”

    火焰神说:“如果能拿到弹药,对着活尸树来一发,是不是....”

    吴策说:“活尸树最危险的地方,在于它能利用某种能源补充冥火,像核能这种受到污染的能源对它最有利。”

    曼达罗戈问:“你了解的很多,以前和它交过手?”

    吴策说:“上一次,在我还没有如此虚弱的时候,我曾经将它重创。”

    我:“难怪它把那扇铁门锁死了,原来是怕你。”

    吴策说:“但已经过了很久,它越来越强,我越来越弱,你们的到来让它想起了发动这场战争。”

    我拿出灵魂之花,说:“它可以治疗你,基本上什么病都能治!也许....”我猜他以前大概很厉害,比曼达罗戈他们强一点,他说的和墨慈不相上下的话都是吹牛,即使真是那样,对我们也非常有利。

    吴策说:“我的灵魂不断退化,并非身体上的疾病。”

    曼达罗戈说:“拿瓦只能治愈天使的灵魂,对凡人无效。”

    我说:“不试试怎么知道?”对着吴策使用灵魂之花,肉眼可见的...无效,这下可好,灵魂之花的魔力彻底耗尽了。艾尔雷兹惋惜地大叫了一声。

    我说:“试过之后,看来真不行呢。”

    曼达罗戈说:“事已至此,没有别的办法,这里有吃的么?”

    吴策指着远处,那里有个熄灭的壁炉,在壁炉旁有一些大豆培养室。吴策说:“空气中的以太足够了,不必...客气。”

    曼达罗戈叹了口气,与艾尔雷兹点燃了壁炉,把大豆放在盆子里烤,不久,大豆中的油滋滋作响,他们开始狼吞虎咽,天使大概很容易饿。

    我说:“这里有没有什么宝物?外头又是食尸鬼又是畸形尸,我们需要大杀四方的神器,比如灵魂之花之类的就很好用。”

    吴策走到一边,拿起个放大镜,说:“它是‘睿摩尔魔镜’,可以...增强火焰的威力。我注意到你们之中有人能使用火焰。”

    他有某种类似萨洛特的灵视,对我们颇为了解,把魔镜交给博尔宁,博尔宁将信将疑,将手掌对准魔镜,吴策说:“不,拿着就可以了。”

    博尔宁深吸一口气,手掌突然甩出一团六米多高的烈焰,他见状哈哈大笑,兴奋得像是喝多的酒鬼,他喊:“这可真好用!”

    吴策又捧起一根长鞭,交给米尔,说:“睿摩尔电线,可以改变你的电流。”

    拉米亚说:“提醒一句,电流对外面的畸形尸无效,相反会增强它们。”

    吴策说:“它将电流转变为对畸形尸有害,并不是简单地增强电压。”

    米尔接过长鞭,挥舞数下,周身的电流变作紫红色,很是绚丽,她本有些沮丧,现在却打起了精神,说:“但愿效果不错,多谢啦,吴。”

    吴策颤颤巍巍地爬上梯子,从高处取下一个猴爪似的护身符,交给拉米亚。他说:“这是许愿护身符,可以许愿....实现任何愿望。”

    我大吃一惊,抢过猴爪,还给了他,说:“你别害人啊,吴老兄!”

    拉米亚好奇地看着我,她大概率没听说过猴爪那个故事。

    吴策微笑道:“开个玩笑,不必介意。它只是能带来幸运,极端的幸运,在倒塌的大楼中不会被碎片砸中一次那样的幸运。”

    拉米亚说:“真的?这么神奇?”

    吴策说:“拿着它,把手伸进壁炉,你会看见效果。”

    拉米亚揣着猴爪,手伸向火焰,蓦然间,火焰熄灭了。我本以为是吴策动了什么手脚,却发现是以太恰好烧完,而输送以太的管道刚好堵塞。

    拉米亚说:“这还是给我丈夫比较好一些。”

    我忙道:“不,就你拿着,吴老兄,它有没有什么副作用?毕竟人一生的运气是守恒的。”我对命运并不了解,但我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比如面对危险时千万不能回忆美好的事,也不能前瞻美好的未来,那都会糟践运气。

    吴策说:“它之所以被称作宝物,就是它能改善人的命运。但它的限制在于,它仅能避祸,不能祈福。”

    拉米亚朝他鞠躬说:“避祸就是福祉,万分感谢,大师。”

    吴策说:“此外,它无法连续起作用,一次生效后,二十秒钟后才能生效第二次。”

    我忍不住又要杠:“怎么知道第一次避祸是猴爪生效,还是靠自己躲过的?”

    吴策说:“很简单,猴爪的指甲变白,说明它可以避祸,如果它变黑,这段期间是失效的。”

    他走向另一侧,金波丽和我紧紧跟着他,仿佛万圣节讨糖果的小孩。两个天使恐怕也心急难耐,可又放不下名为面子的心魔,他们一边烤豆子吃,一边偷看我们这边。

    吴策说:“这是拉瓦诺斯的塔罗牌,拉瓦诺斯是洪水先民中制造幻觉的宗师,他的幻觉甚至能改变现实。”

    他将几张纸牌交给金波丽,金波丽问:“大师,我该如何使用?”

    吴策说:“引导你的力量,制造你最擅长的幻影。”

    金波丽于是制造了一张...椅子,我真不知道她童年经历了什么以至于对椅子情有独钟,难道她就是在椅子上和初恋情人初吻的吗?

    吴策于是坐在了椅子上。

    我和金波丽看傻了眼。

    吴策说:“塔罗牌将虚幻变成了现实,如果你擅长制造枪械,可以用它幻化出一柄子弹无限、时间有限的卡宾枪,当然,只要你魔力够强,迫击炮也会凭空出现。”

    金波丽欢呼道:“妙极了!那吃的东西呢?”

    吴策说:“它并不能模仿味觉和嗅觉,即使你制造出了披萨饼,吃在嘴里也毫无味道。”

    金波丽还要再问,我拦住了她,温和笑道:“大师,该轮到我了,我对你的恭敬,在这些人中无人能及,你有什么宝物比如创世宝石、贤者之石、索伦指环、海王三叉戟、onepiece之类的,都可以交给我。”

    吴策说:“没有那些东西,不过....”

    他取出一柄看起来很拉风的匕首。

    我喊道:“啊,这是....逆转因果之刃!”

    吴策摇头说:“不是,伸出手来。”

    我的心如沉大海。

    他冷不丁划破了我的手掌,我发出杀鱼般的惨叫,然后,他从嘴里吐出血,注入我的伤口里。

    我又惊又喜,问:“莫非...你要把残存的亚伯之力送给我?这也太客气了,不过恭敬不如从命。”

    吴策说:“不,我只是注入了一些墨慈食尸鬼病毒。”

    我的叫声从未如此惊骇过。

    我就像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男人注入艾滋病毒的女人,不,感觉更糟糕得多。

    我怒道:“你这...恩将仇报的老家伙,你为何如此害我?”

    吴策:“我只是授予你这些食尸鬼的控制权,现在,它们全将听你指挥了,请妥善运用这力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