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三十 英雄时刻
    在通往活尸树巢穴的过程中,我们并未遇上太大的抵抗。相比于食尸鬼,畸形尸们的组织更严密,调度更快,但力量与耐力远远不如。我将食尸鬼们拧成了一根绳,这让一场本该惨烈无比的死尸大战显得太过顺利了。

    艾尔雷兹说:“这些可怖的怪物确实拥有可畏的力量。”

    曼达罗戈:“而我们必须设法利用它们,今天的事例教导我们,应当集合一切可以倚靠的势力,哪怕是牛鬼蛇神...”

    他们说的不错,而这可怖的力量正属于我。可他们呢?他们在想的不是如何感激我的恩赐,而是将这本属于我的军团窃为己有!这些狡诈而危险的天使,我根本就不该信任这两人。他们会不会想在背后捅我刀子?多半是,可恨的家伙们,那我恐怕唯有先下手为强了。

    拉米亚捏住我嘴唇的两侧,我问:“你这是做什么?”

    她说:“你笑得太阴险了,到底在想什么呢?”

    奇怪,我向来以城府极深著称,如何会令喜怒形于色?

    曼达罗戈问:“朗基努斯,你为何盯着我们看?”

    我哼了一声,说:“不必多心。”

    金波丽笑道:“这样会不会太轻松了?我还以为会打得很惨烈呢。”

    当然轻松了,你们根本就是在观光旅游!惨死的是我这些食尸鬼,我可爱的...宠物们。

    我们重新回到了植物区,我下令:“将墙上的树枝全铲除干净!斩草除根!”于是集合的这近千只食尸鬼们叠起罗汉,迅速有效地清除了威胁。

    拉米亚说:“这里有个很大的中央园林,活尸树应该在那儿。”

    我命令食尸鬼们转弯,向中央园林进发,局势一面倒,只有零星的阻碍,这让我们掉以轻心。

    以至于谁也没料到敌人的反击竟如此猛烈。

    在经过一座大厅时,刹那间,无数锋锐的树枝从四面八方将我们包围,随后疾刺过来。其攻势犹如山崩地裂,导致整座树林都在倒塌,压向我们。

    我万料不到活尸树还有这一招,喝道:“挡住它们!”

    食尸鬼如围墙般挡在我们之前,用它们厚实的身躯挡住这些巨型木刺。木刺穿透了食尸鬼的身躯、脑袋,但仍旧被我们这些健壮异常的食尸鬼朋友阻挡住了,就像那些用血肉之躯拯救平民的军人,不惜奉献自己的性命。

    而我们,毫发无损。

    博尔宁哽咽着叫道:“我都快被感动哭了。”

    米尔说:“是呀,谁料到这些丑家伙这么可敬?”

    紧接着,数吨重的木刺从空中坠落,我喊道:“大块头,替我们挡住它们!”一些大块头尸鬼挺直腰杆,将巨木撑住,巨木尖仍旧刺穿了它们的身躯,可它们岿然屹立,半步不退,直至羽煞将这些木刺变轻。

    曼达罗戈喊道:“向你们致敬,食尸鬼们!”

    艾尔雷兹说:“今天,我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战士。”

    我嗤笑一声,说:“它们只是无脑听令罢了,你们纯属自我感动。”这让我被拉米亚狠揍了几下,她说:“你别给我破坏气氛!”

    唉,这世界容不下说实话的人,我早就看透了。

    更多的树枝延伸过来,它们改用刺腿的卑鄙伎俩,地面升起尖刺,我怒道:“改用下三滥的招式吗?”食尸鬼们弯下腰,将地刺徒手折断,但活尸树攻势不断,我的食尸鬼们忙得不亦乐乎。

    拉米亚说:“这样下去没完没了。”

    我点头道:“但活尸树恐怕也不好受,它已经无余力派出畸形尸了!”

    曼达罗戈说:“不,你来看!”他用轮刃劈开一棵凝固的树,其中躲着被树枝刺得满身破洞的畸形尸。他说:“它用这些畸形尸驾驭这些木刺!”

    拉米亚眉宇愁苦,说:“我们得突围,让食尸鬼替我们撑着些,而我们去找活尸树本体!”

    金波丽叹道:“这样它们也太可怜了。”

    我又想讽刺,可怕拉米亚再打我,虽然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很好,可老是说风凉话也挺遭人恨的。

    拉米亚说:“这是它们的使命!我们不会辜负它们。”

    求你们了,别再煽情了好吗?这些食尸鬼没有任何感情,它们唯一不把我们立即撕碎的理由是因为我体内吴策的血强迫它们臣服。说真的,万一吴策收回了这礼物,它们是比活尸树更可怕得多的敌人。

    这么说,我还得警惕吴策。

    我说道:“食尸鬼掩护我们!所有非食尸鬼的跟我冲进去!”

    食尸鬼们对抗着整座森林发疯的树,我长剑出鞘,以念刃披荆斩棘,前方那些陷阱般的木刺数量锐减,应付起来并不如何艰难。而活尸树也不再通过囊肿运送畸形尸,它疯狂的攻势令它后方空虚,这是我们偷家的良机。

    艾尔雷兹冲到走廊尽头,忽然间,他惊恐地喊道:“那是什么!”

    眼前的景象同样让我感到了不寒而栗。

    这是类似于购物中心的中央天井,上下一百多米高,这里种植着一圈又一圈花草树木,整个天井都被植物包围。

    此刻,这些植物被活尸树结合,表层腐烂囊肿,活尸树的树皮部分融化、部分硬实,覆盖着墙壁、玻璃与电梯。

    这像是一幅植物组成的地狱的抽象画,每一棵植物都在病变,融入巨大的毒瘤中,彰显那位作画家无底的恶意。

    在植物园的中央,是那棵活尸树。

    它表面没有木刺,甚至没有褶皱,是一棵极其光滑的白化树,但它的表面漂浮着一层冥火,散发出虚幻的光。它让我不可抑制地想到癞蛤蟆体表的毒囊、毒蛇那尖锐的长牙以及科莫多巨蜥充满病菌的嘴,冥火掩盖了它的真实面貌。

    它不知究竟有多么丑陋,多么令人反胃。

    博尔宁颤声道:“该....如何对付这样的家伙?”

    曼达罗戈说:“它只是巨大,而且我见过比它大得多的怪物,它现在与活靶子无异,如果连它也解决不掉,如何对付城区千万的恶魔?朋友们,让我们尽快结束战斗!”

    我只想剖开这活尸树,看看里面的冥火是不是能用,然后和拉米亚回家,伦敦那些事我可不想管了。

    博尔宁大喝一声,伸出双手,掌中发射出猛烈的火焰,烧向活尸树的根部,它一点就着,火焰向四处乱窜,从下往上烧去。他意气风发,喊道:“看啊!我的力量增长了数倍!这火焰如此炽烈,前所未有!”

    曼达罗戈鼓励道:“干得好!它并不防火,火焰对它是有效的。”

    我说:“这说法并不确切,我看它对火的抗性为负。”

    艾尔雷兹笑道:“废话,植物还能不怕火吗?”

    米尔说:“加油,兄弟!为了保护我们的家园!”

    金波丽说:“现在终于轮到你大显神威,博尔宁,我都有些爱上你啦。”

    拉米亚说:“警惕!保护好博尔宁!活尸树不会坐以待毙,我们得确保博尔宁不被打扰。”

    我们尽皆沉默,因为拉米亚破坏了我们过节一般激动亢奋的心情。

    我说:“切。”

    拉米亚红着脸说:“我只是...提醒一句,不是故意扫兴的。”

    米尔说:“拉米亚是对的,我们不能只在一边加油鼓劲儿,都小心一点儿!”

    话音刚落,博尔宁被地上升起的一颗囊肿吞了。

    金波丽发出尖叫,米尔喊道:“怎么办!刚说了要小心!”

    拉米亚急叫道:“快救他!”

    我喝道:“都让开!”一道念刃将囊肿表皮切开,曼达罗戈扔出锁链,锁链闪着金光,将博尔宁从中拖出。博尔宁哇哇呕吐,嘴里似乎腥臭不堪的树汁,伏在地上久久站不起身。

    他让我想起了当年不堪回首的一幕,我眼前那饱受摧残的巴提克斯,那圣枪破敌者的名号诞生的一刻。

    米尔问:“怎么样?有没有毒?他会不会有事?”

    金波丽:“你感觉怎么样?博尔宁?”

    突然间,拉米亚脚下也升起一个囊肿,像包饺子一样合拢,我不由自主地一扑一抱,在千钧一发之际把她救出。拉米亚花容失色,说:“亲爱的,多谢...”

    我说:“不用谢,你们都给我留神!”

    其余人同时望向自己脚下,我们踩着茂密的草皮,而囊肿神出鬼没,不知何时会出现。

    从一侧飞出一根建筑钢条般的树枝,横扫而来,艾尔雷兹一锤子将这树枝打得粉碎,随后,他发出金光,击中树干,这一招的威力曾击穿摩天楼的好几层楼,即使活尸树比人造楼层更坚硬,金光仍造成了鼓舞人心的破坏。

    曼达罗戈说:“继续,兄弟,我守着你呢!”

    说话间,十余根巨型树枝从各处出现,猛攻而至,我长剑劈砍,念刃飞向四面八方,将这些树枝扫荡一空。然而远不止这些,树枝陆陆续续地攻向我们,斩断一批,又出现一批。

    此时,米尔“啊”地一声,也被包了个饺子。曼达罗戈眼疾手快,一声断喝,手中的轮刃飞出,同时锁链紧随其后,将米尔轻易救出,于是米尔也伏在地上吐个不停。

    金波丽抱住米尔,朝曼达罗戈那里一躲,她说:“这里最安全了。”

    我喊道:“你这话说的,我这里不安全吗?”

    拉米亚急道:“现在不是争论这些的时候!米尔,你有没有中毒的迹象?”

    米尔说:“哪有儿!只是恶心,它把一根树枝伸到我喉咙里,我嘴里...全是树汁,呸呸呸!”

    哦,这邪恶的树,它究竟想做什么呢?它的攻击方式这未免让我有些不好的联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