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四十 原型实验
    那个里昂·李迟迟未归,我们暂时回到一栋黑楼群中休息,房间很暗,但开了一扇窗,从窗口朝外望,一切都染上了以太那阴郁的绿色。

    我说:“冉娜最后说的那句话,你注意到了吗?”

    拉米亚问:“王者为众,众者为王?”

    我:“这是太阳王的疯话,那些感染者曾用这话吵得我头都要炸了。”

    “你怀疑她是太阳感染者?”

    我摇了摇头:“她不可能是,我用拉森魃暗影试探过她。也许这句话是某本古书中的名言,她只是牢记了而已。”

    拉米亚说:“如果你觉得不安,为什么不去问她?”

    对,是这么个道理,反正离出发还有一段时间。

    我正想出门,冉娜却出现在我的门口,与她同行的还有几位猎法者和曼达罗戈。

    冉娜说:“朗基努斯先生,能否请您拨冗随我走一遭?”

    我问:“要出发了?”

    冉娜说:“不,曼达罗戈先生说....”

    曼达罗戈说:“我们想利用以太增强猎法者,需要灵魂之花。”

    我愕然道:“金波丽的情况有点偶然成分,你们这么快就投入应用了?”

    曼达罗戈说:“从现在开始,奇迹街的居民们都必须生活在紧迫之中,我们必须让前进的车轮无休止地运作下去,7x24,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

    我叹了口气。该怎么说呢?福报福报,说是福报就对了。你们在这里修福报吧,我还是早点回号泣为妙。

    我穿戴整齐,拉米亚也跟着,和他们一同朝下。

    我和冉娜走在前头,问:“‘王者为众,众者为王?’”

    冉娜奇道:“怎么了?”

    “这句话你从哪儿听来的?”

    冉娜说:“我也不清楚,好像是从哪本书中看过,然后就记住了,而且印象很深,不知不觉就成了口号,让您见笑了。”

    我说:“哪本书?”

    冉娜颇为惊讶,想了想,说:“是国王亨利的政事纪要,他是黑楼群很久以前的国王。”

    “他又是怎么说出这句话的?”

    冉娜苦笑道:“谁知道呢?哪个国王都会有随兴说出的名句吧,谁不希望名垂青史?”

    我说:“你仔细想想,黑楼群历史上有没有出现过其余灾害?比如吞噬所有人的、像洪水般的血肉怪物?”

    冉娜恢复镇定,说:“没有这种事,绝不会有,对我们而言,生存是第一要务,任何威胁都会详细记载下来。”

    我也不愿意为了一句话而疑神疑鬼,毕竟我丢的脸已经够多,能挽回一点是一点。

    我点头说:“不必介意,我疑问消了。”

    冉娜回头看了众人一眼,说:“如果晴空计划成功了,我们....会逃离伦敦。”

    我大吃一惊,但她抢着说:“别告诉任何人!”

    我低声说:“你们是谁?”

    冉娜说:“愿意跟我走的,我希望是所有!但我现在还没有向他们公布。”

    我说:“你以为外面的世界空气比较香甜吗?你以为外面的世界恶魔会少吗?外面同样危险。”

    冉娜:“但不会比伦敦更糟,这里是恶魔的巢穴。”

    我不得不承认这话不假。

    冉娜又说:“黑楼群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家园,可一旦以太消失,我们实在没把握抵挡住那么多恶魔,所以,我们得走,试试能不能出去,必须趁白天抵达阻隔伦敦的墙。”

    伦敦外有一圈巨大的围墙,是古代人类建造的,防止伦敦中的灾祸离开伦敦。我并未亲眼见过伦敦墙,可也许其中包含了余烬水晶。

    我说:“你这计划不确定性太多,你怎么知道能随意进出墙?连恶魔都无法逾越它。你又怎么知道外面有避难所和足够的粮食?”

    冉娜皱了皱眉,说:“我们被困了一百多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作死就不会死。

    我说:“就为了这?”

    冉娜:“总之,去哪儿都好,如果我们没把握消灭恶魔,而恶魔又有很大把握消灭我们,我们唯一的出路就是离开这里。”

    我干脆把冉娜骗到号泣去当苦工算了,我需要人口,可睿摩尔的传送门人数极其有限,而且那么做很不地道。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冉娜答道:“迟早...会告诉其他人的,我只是信得过你。”

    唉,真是...我这人长相也确实敦厚踏实,我的言行举止也确实令人信任,更有可能...会令那些少女一见钟情。都说一见杨过误终生,我又何尝不是如此?我早就知道了——如果无形撩妹是一种罪,我一定会落入十八层地狱。奇怪,作者为什么到现在都不给我安排后宫呢?浪费了这么合理的剧情发展....

    绿面纱说:“她只是在利用你,让你产生她对你有好感的错觉,和我一样。”

    闭嘴。

    我们走入以太海,金波丽看了看天气,说:“几个小时内不会有黑羽,晴天很可能会持续一天。”

    曼达罗戈说:“金波丽,当时的步骤是怎样的?”

    金波丽苦恼地说:“我真不想记起来呢....我首先被食尸鬼捏的半死,然后他们引爆了以太手雷,我在以太里烧了很久,再然后朗基努斯用拿瓦治好了我。”

    拉米亚说:“第一,太冒险了,什么数据都没有,根本就是盲目地乱来。第二,我已经没有以太手雷,无法燃烧以太。”

    冉娜说:“我们是有类似的以太武器的,但数量不是很多,第二点并不成问题。”

    钢铁神说:“关键点在于:食尸鬼的病毒是不是必要的;伤势都多重?燃烧需多久?这都是需要考量的。”

    大地神:“就是往身体里导入以太,然后借助修复伤口的契机让以太与身体里的以太完全结合,增强力量。”

    曼达罗戈说:“必须试一试才知道,谁愿意做伟大的奉献者?这时代,我们需要勇于牺牲的精神。”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愿意去做小白鼠呢?由此可见这些西方国家的觉悟之低,哼,委实腐朽而贫乏,令人不禁感叹:学医也救不了大不列颠。

    曼达罗戈说:“我们有拿瓦,可以在几分钟内治愈所有伤势。”

    大地神用尖酸的语气答道:“有一件事可以肯定,吸入以太太多会短命哦,说不定金波丽体内已经留下隐患啦,就算那朵花可以治伤,可却无法驱除多余的以太,谁能保证安全?我们就要去伦敦城区办大事,怎么可以临阵减员呢?”

    金波丽吓得脸色苍白,说:“真的?糟糕,我会不会已经折寿了?”

    曼达罗戈说:“如果不增强力量,伦敦之行希望渺茫!”

    大地神说:“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先试试呢?”

    曼达罗戈喝道:“我的力量比你们强十倍不止!我已无需提高,也无提高的余地,我是为了你们,为了冉娜的大计着想!”

    大地神说:“那是不是我受了伤,行动不了,这一趟就不用去了?”

    曼达罗戈说:“这是非常时刻!是战争时期,一切必须服从命令!猎法者大地神爱伦,我现在命令你第一个接受实验!”

    爱伦又惊又怒,望向冉娜,说:“你和我们首相和解,原来根本没安好心?你就是想整治报复我们,对吗?”

    钢铁神与泰坦神同时挡在爱伦前,泰坦神说:“天使!我们可不是任由你欺压朋友的懦夫!如要实验,请从冉娜的亲信做起!”

    米尔和金波丽想打圆场,但曼达罗戈厉声道:“这是服从的问题!如果做不到令行禁止,我们与恶魔的战争就必将失败!给我让开!”

    他踏上一步,泰坦神举起拳头,打向曼达罗戈,据说泰坦神曾淋过黑羽,体重超过四百公斤,加上他天生神力,这一拳极为沉重。

    曼达罗戈的锁链将泰坦神缠住,随后一甩,泰坦神倒在一旁,轮刃立刻出现在泰坦神的鼻尖处,曼达罗戈说:“如果她不愿意,你就代替她。”

    钢铁神咆哮着冲向曼达罗戈,大地神也尖叫着朝曼达罗戈喷出水泥墙,曼达罗戈冷笑道:“一群野蛮人,是不是唯有武力才能让你们臣服?”

    冉娜惊呼道:“都给我住手!”

    我拔剑一劈,念刃横扫而过,将他们都隔开。大地神说:“朗基努斯,你原先是我们这一边的,你也看见是天使咄咄逼人!”

    我说:“难得有开挂的机会,我倒抢先试一试。”

    冉娜问:“你?你要...实验?”

    曼达罗戈与我对视一眼,露出微笑,朝后退开,向我鞠了一躬。大地神似乎很感激,也很担心,说:“怎么...怎么这样。”

    拉米亚紧张不已,说:“朗基,你打算怎么做?”

    我小声说:“乏加,靠乏加分析,我曾吸收过染了食尸鬼病毒的血,是最合适的的人选。”

    乏加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我只粗略检查了当时金波丽的伤口,她的伤口总计十七处,除去骨折,她的肺部开了口,心脏挪位,肺部也受了伤,腿上、手上、整个呼吸系统,甚至头骨都在流血。”

    那么,这手术动静可不小。

    绿面纱说:“疯网能暂时隔绝你的痛觉。”

    我说:“多谢了。”

    我召唤鱼刺枪,让它在我体内刺破许多口子,心脏、肺部、胃、脚底、头盖骨,我并未觉得疼,可血已从嘴边不绝地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