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四十一 脱胎换骨
    以太焚烧真的难熬,尤其是不用念刃抵抗,任由火焰冲入体内的血管中。

    我不记得后面的事,当我醒来时,正在拉米亚的怀里。

    拉米亚拍我的脸,喊道:“朗基!朗基!”

    我还好,身体已经被灵魂之花治愈了,就是拉米亚下手没轻没重,抽得我死去活来。

    她还问:“啊,朗基,你怎么流鼻血了?”

    我喃喃说道:“我...不一样了,明显增大了一些,为什么...会这样?”

    拉米亚问:“你的力量的确更强了吗?”

    “不,是你的胸部。”

    她亮了一招罕见罕闻的手肘功夫,令我鼻子血流如注。

    曼达罗戈说:“你的勇敢与智慧,即使我身为天使,也真是肃然起敬。”

    大地神说:“谢啦,我欠你的情。”她仍对曼达罗戈有些不满,可不敢发作。

    拉米亚又救活了被她打的半死的我,问:“那么你究竟有没有变强?”

    我想说我那里变得更大了,可考虑到找死不太明智。

    我答道:“我的基础实力从大约十弥增加到了十三弥。”

    拉米亚一脸茫然,问:“弥是什么?”

    “战力单位,我大约能击败十三个隐士比武之前的弥尔塞,当然,更多也不在话下,从量变到质变嘛。”

    拉米亚苦笑道:“我总觉得弥尔塞有点可怜。”

    我嗤了一声,说:“他该荣幸才对。”

    拉米亚说:“等等,不对啊,你连亚伯都能抗衡,才能对付十三个弥尔塞?”

    我吓了一跳,意识到险些说漏了嘴,急忙改口:“当然,这还不算我的隐藏实力。”

    实验证明是有效的,这以太锻造的过程确确实实增强了我的念刃,也许随着以太浓度的升高,效果会更显著,不过绝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我想想都觉得太惨。

    曼达罗戈说:“如果照着朗基努斯的做法,就可以确实增强实力。爱伦、阿克米尔、多明戈,米尔,轮到你们了。”

    爱伦打了个冷颤,说:“我可以拒绝吗?做事要讲究方式方法,还要讲究人拳。”

    这下轮到我气往上冲,我喝道:“难道我之前是白被烧了吗?大敌当前,哪有人拳可以讲!”

    爱伦说:“那可以讲女拳吗?”

    我顿时脸色不善,她吃了一惊,不敢多说。

    绿面纱告诉我:“你在灼烧过程中,大部分的伤口时不必要的,从双手手腕处的伤口通到心脏就足够了,疼痛中,血液加速流淌,将以太输送至全身。你的体质比他们强,所以他们灼烧时,得监测身体的各个指标,或者观察瞳孔,防止猝死。当产生幻觉,似乎见到自己的心脏发绿时,就决不能再继续灼烧。”

    我微微一笑,将绿面纱的话重复了一遍。这令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金波丽说:“我一直以为你就是个强大的白痴,想不到....竟思路这么清楚?”曼达罗戈说:“这是你在短短时间内想到的?”米尔说:“这真是为我们解决了大麻烦。”拉米亚说:“你真是我的丈夫吗?不会被恶魔附体了吧。”

    是,我早就被许多恶魔附体了,其中之一名为虚荣,这虚荣的恶魔令我此刻飘飘欲仙,舒服的像沐浴在数不尽的四月春风中。来吧,来吧,用你们的糖衣炮弹射向我,用你们的溢美之词充满我,用你们渴望的目光视间我,用你们惊诧而甜美的唾沫喷我一脸。

    曼达罗戈还算有英雄气概,他终于决定继我之后步入以太锻造的实验,他用轮刃割腕,冉娜点燃了以太,曼达罗戈在烈火中忍耐了一分钟,忍不住开始惨叫,而惨叫声又持续了将近十分钟,他喊道:“心脏...心脏...”我急忙将他救出了以太之火。

    灵魂之花把他救转,曼达罗戈冥想了将近一分钟,说:“我确实变强了,而且非常明显,可以说有了质的变化,这法子是可行的,但最好打一些麻醉剂。”

    我推测这方法对每个人的增强幅度不同,就好比游戏收获经验值,这自虐法给的经验值是一定的,但根据等级不同,每个人升的级数也不同,比如金波丽承认自己强了一倍,我自认为增强了三成。

    接下来,钢铁神多明戈、泰坦神阿克米尔、风暴神伊思米(但她坚持别人叫她米尔)、大地神爱伦陆续接受了这升华的仪式,其他人倒也罢了,米尔尤其惨烈,其过程让人目瞪口呆。

    她衣服被烧光,露出修长的身体与完美的特征,虽然大地神也有同样的遭遇,但这土肥圆我一点兴趣也没有。唉,我以为拉米亚的身材已经够好了,想不到一山更有一山高....

    当米尔呼救的刹那,我预备出手相救,但曼达罗戈的锁链已抢在我的前头,我如何能放过这英雄救美、拥体入怀的良机?于是我一个鱼跃,身法如风,霎时已在锁链之前。

    然而曼达罗戈并非等闲之辈,他的锁链倏然加速,又已然超过我一筹。可我朗基努斯岂是等闲之辈?我一个平沙落雁,又一个鲤鱼翻身,仰天平飞,手臂一扬,已将那锁链打偏。

    曼达罗戈愕然道:“你这是....”

    我却朗声一笑,说:“救人心切,曼兄,得罪了!”在空中向他拱手,随后转过身来,一招龙爪手抓向米尔那浑圆的....不,是一招西施捧心托向米尔的柳腰。

    米尔本能地一挥手,打中我的脸,我嗷嗷直叫,跌入火焰中,刚巧米尔被我推了出去,曼达罗戈叹了口气,锁链伸长,将米尔救到安全处。

    拉米亚一脸无奈,将我救出了大火。

    我说:“痛死我了,快,快,灵魂之花在哪儿?”

    拉米亚怒道:“你死不了!”

    曼达罗戈用灵魂之花治好了米尔,说:“很遗憾,你得等一下,拿瓦的力量用完了。”

    这世界是如此的冷漠,如此的黑暗,我舍命救人,却落得个这样的下场?唉,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我难道不曾早早领悟这一点吗?

    为什么他们看着我的眼神都觉得我活该似的?刚刚在实验中我积累的那伟大功绩,转眼就被人们遗忘的干净了吗?看吧,看吧,上帝,这就是你派天使拯救的子民,他们是多么忘恩负义呀,因为我想袭胸,他们就彻底看不起我了。

    我们返回黑楼群补充灵魂之花,之后,艾尔雷兹与其余猎法者都完成了这令人蜕变的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