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四十四 无头幽影
    曼达罗戈说:“从地下走,进入下水道,会不会好一点?”

    里昂说:“这是唯一的法子,我们根本不可能突破二十公里的路程,越往里走,恶魔越强,有些恶魔甚至具备智力。”

    众人惊呼起来,钢铁神问:“你确定吗?”

    里昂说:“我原本也不相信,可正是那些恶魔,将我迫到这份上。”

    我察觉到令人不安的现象,往任何地方看去,都感到空间在压缩,压得我呼吸艰难,地上的血在扩散,扩散到那些未被沾染的地方,可仔细一看,却并没有。

    我说:“这里有个地煞。”

    里昂问:“地煞?什么是地煞?”

    我惊讶于他们的无知,但这也难怪,他们与恶魔打交道的次数太少,我说:“地煞是古老的恶魔,逃离地狱数百年甚至数千年,它们可能在沉睡,但早已聚集了可怕的力量。它们非常可怖。”

    里昂又问:“你怎么知道有地煞?”

    我能感受到地煞那梦魇般的气息,而且恶魔们对这地方非常畏惧,这就是证明。

    我说:“总之相信我,那地煞会毫不犹豫地杀死我们,地煞都是扭曲的恶魔,连恶魔都害怕的疯子,它们的念头怪异的让人发疯。”

    曼达罗戈说:“就像你体内的那一个?”

    “算是吧,但与我见过的那些地煞相比,黑噩梦恩夏利尔并不算强。而且,如果正面冲突,外面那些恶魔会闯进来。”

    里昂说:“虽然我没见过任何人影,但小心驶得万年船,金波丽,立刻带我们离开。”

    忽然间,从地底喷出红色的雾,我们都喊道:“防毒面罩!要快!”

    金波丽说:“元素铠甲是可以消毒的。”她按下宝石,一层清洁的气体从铠甲中喷出,与红色烟雾一碰,两者变得干净透明。她说:“我觉得你们有些太依赖我啦,这不是欺负人吗?”

    曼达罗戈斥道:“现在人人都得出力,还不是邀功诉苦的时候!”

    这时,墙上又出现了大量的头骨,头骨目闪红光,朝我们发出数道光线。我立刻使出念刃,曼达罗戈与艾尔雷兹张开圣光盾,钢铁神也竖起一块大盾牌,光线照射了一阵,没能管用。

    那些头骨消失,随后,从天花板上飘下一些无头人,他们穿着宽大的头蓬,手持红色的刀,朝我们飞了过来。

    曼达罗戈锁链与轮刃旋转,但无头人透过曼达罗戈的武器,随后朝他重劈。曼达罗戈哼了一声,用锁链挡开,说:“它们会穿透物体的伎俩!”

    而且它们身手很高超,刹那间,数个无头幽灵朝我们攻击,手中的红刀舞得令人眼花缭乱。我、曼达罗戈与艾尔雷兹都能自保,但它们总能在我们出手的刹那变成烟雾般躲开。

    它们变化状态的速度快得惊人,绝不会冒进,我认为它们在攻击的一刹那会变成实体,可它们机警至极,收招逃走在一瞬间就能完成,随后,它们会继续找寻空隙。

    博尔宁喊道:“这是什么鬼东西?”他手中朝它们喷火,它们似乎怕这一手,绕着圈躲着,有一个被烧到,显得慌乱而痛苦。博尔宁说:“火焰管用!”

    米尔同时扔出六个电球,它们被电击中后痛苦地落地,米尔说:“雷电也有用!”

    当它们被火焰或雷电击中,我立即出剑,这时它们处于实体状态,是可以被伤着的。

    我、曼达罗戈、艾尔雷兹并没使出全力,因为那个地煞显然也在试探我们,它还有杀手锏没使出来。地煞不一定是活动的人或动物,也极可能是死物,比如雕像,就像伊克斯女神像,又比如是林间小屋,就像很早以前的恩夏利尔。

    当击退无头幽灵后,它又从地下开始喷毒,金波丽用铠甲将红雾净化,她说:“它这样根本没用,反反复复很有趣吗?”但那红雾仍持续不断。

    我说:“它看样子在地下室,这下方肯定有地下室!到地下室破坏它的祭坛或是什么,战斗就结束了。”

    里昂说:“我没找到任何地下室的入口,否则我会躲在里面,也不必与恶魔杀得这么惨烈。”

    艾尔雷兹说:“让金波丽带我们沉下去。”

    我急道:“它肯定等着我们,会是陷阱!”

    那些无头幽灵又一次出现,可这回它们随着红雾靠近我们,这让它们变得难以捉摸。博尔宁在喷出火的一瞬间,匕首割伤了他的脖子,博尔宁喊道:“救命!帮我!”

    他受的伤不重,而幽灵们无处不在,神出鬼没,我一时没空去救他。回音神与海啸神护在他周围,一人抵挡幽灵,一人替他包扎止血。

    一个幽灵像瞬间移动似的到了米尔背后,匕首落下,我在它伤了米尔之前朝它刺出一剑,这一剑我非常有信心,因为我离它非常远,隔了至少十五米,它绝对料不到我是针对它出手。

    但不幸的是这招不管用,这一剑被它察觉到了,幽灵无暇伤米尔,但我也没劈中它。

    它反应快得就像是能未卜先知似的。

    曼达罗戈、艾尔雷兹与我心思相同:它们以为自己的动作难以被预料到,但其实我们能找到它们攻击的瞬间,并利用这一瞬间攻敌不备。问题在于,即使我们偷袭,它们也照样躲得开。

    迷雾神怒道:“居然在我擅长的迷雾中与我作战?”他试图操纵这些迷雾,过了一会儿,咬牙道:“这些雾太重了!”霎时,几个幽灵盯上了他。

    拉米亚说:“小心!”推开迷雾神,幽灵一匕首刺向拉米亚,但碰巧另一个幽灵的目标也是她,两者撞在一块儿,拉米亚愣了半秒,开枪射击,又被恶魔闪避,拉米亚骂了一声,这自然是猴爪带来的运气相救。

    我们无法命中这些幽灵,这一点令人头疼至极,曼达罗戈喊道:“得弄明白它们是怎么躲开的!”艾尔雷兹说:“不错,它们的反应不正常!”

    我抬起头,见到那些头骨出现在天花板里,我说:“他们开了上空的视角!我们在这屋里的一举一动它们都知道!”

    曼达罗戈的锁链扫向一片幽灵,可它们飘上了空,一个也没打中,他说:“它们能料到我的攻击!这不是视角那么简单!”

    艾尔雷兹捏紧战锤,发出一道圣光,幽灵却早就飘向一侧,艾尔雷兹暴跳如雷,骂道:“狡猾的杂种!”

    我们三人完全有能力将这间酒吧摧毁,可杀死无头幽灵的同时,外面的恶魔会成为更大的麻烦。好在幽灵的匕首不怎么锋锐,只能伤人,杀人还差点儿。

    艾尔雷兹说:“金波丽,加大功率抵消迷雾,要快。”

    金波丽喊:“说得倒轻巧!根本不成的,太多了,我又不是垃圾桶,倒是你们平时总把自己吹的多厉害。”

    这时,里昂有所发现,说:“是雾气的扰动,这雾气像是雷达,能隔着一段距离预测攻击。”

    我们齐声喊道:“原来如此!”对,是这红色的雾,它仿佛昆虫的触角一样探测我们的意图,而上方的头颅提供了视野,这两者形成了双保险。

    拉米亚率先朝那些头颅开枪,可它们十分机灵,拉米亚一瞄准,它们就缩头,拉米亚连放了几声空枪,她沮丧不已,在我记忆中,她这一辈子似乎都没落空过这么多次。

    我跑向迷雾神,说:“你号称迷雾神,能像这些幽灵一样在迷雾中侦查动向吗?”

    迷雾神试了试,说:“可以。”

    “好,你不要抵抗!”

    我用黑噩梦联系了他的大脑,他下意识地反抗了片刻,但我终于还是读到了他的心思,我告诉他不要恐惧,黑噩梦不会伤害他,但他必须把他的感知通知我。

    随后,我施展暗云,大片黑色的云雾遮住了所有人。暗云干扰了我们,也干扰了它们,它们再也没法预测我们的行动了。

    我对迷雾神说:“现在,告诉我它们在哪儿。”

    迷雾神将心思传给我,他的感知很模糊,我却能清晰地感到幽灵的移动,它们与有实体的人类完全不同,因为它们是飘在天上的,现在,它们陷入了混乱,因为它们也看不见我们。

    我斩出血刃,一瞬间将上方的头颅斩得粉碎,随后,我冲向幽灵,将它们各个击破,在它们幻化成烟之前将它们斩裂,它们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杀了它们。

    随后,我散去暗云,说道:“成了!”

    四周的红雾已然暗淡了不少,金波丽加大功率一通净化,视线逐渐明朗,但片刻之后,她喊道:“糟糕,电力不足,我不能再用了,不然连路都没法走。”

    曼达罗戈说:“金波丽留在原地充电,其余人守好门窗,朗基,给我灵魂之花,有人受伤了。”

    里昂笑道:“陛下,你找来了很可靠的朋友。”

    如果换在平时,我一定会骨头大轻,一时忘了自己姓什么,但现在我却没忘,我说:“地煞还藏在地下室,它不可能容忍我们。”

    艾尔雷兹说:“我们三人找入口下去解决那家伙,其余所有人守着陛下与里昂。”

    我告诉拉米亚:“一有情况,立即用乏加耳机通知我,我立刻会回来。”

    拉米亚点头笑道:“不知怎地,我反而有点担心你,为什么你好像不再像你告诉我的那样无敌了?”

    我吻了她,说:“有你在,我就是无敌的,所以别担心,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