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六十七 灭绝瘟疫
    该来的还是会来。

    疯网的梦不期而至。

    世界疯狂而怪诞,这是末卡维眼中的景象。

    他的父辈们已死,他远离了同胞,在这疯狂怪诞的世界中独行。正如他向萨洛特、曦泰宣称的那样,他饥渴地将所见所闻的一切囫囵吞下,不做辨别,不做思考。

    真理就在其中,他坚信如此。

    他制造了一个又一个子嗣,却将他们抛在了脑后。他觉得自己在挖空这世界,每制造一个疯子,这世界的真相就缺失了一块。

    又或者什么都没缺失,缺失的只是末卡维。

    末卡维迷路了。

    他看见一个悲哀的男人,跪在漆黑的海水之畔,风掀起了黑暗的浪,驱动了黑色的云,而这个男人身上的血也是黑的。

    末卡维说:“我认识你。”

    悲哀的男人说:“我不认识你,别来打扰我。”

    男人的身边有一件武器,那是一根白色的尖骨,绑在干枯的木头上。

    末卡维说:“我认识你,在我拥有凡人身躯之前,在我堕落为血族之前,在我发疯的时候,在我聆听远古的女妖一次又一次歹毒的呓语的时候,在由世上悲苦人的梦境组成的异世界中,我都见到过你,我对你很熟悉。”

    男人看着末卡维,表情变得愤怒,他很快暴跳如雷。

    他说:“你是吸血的怪物!”

    末卡维尖叫道:“而你是人类真正的始祖!”

    我看清那个男人的脸,尽管有着种种不同,但我还是觉得他和我长得很像。

    他是赛特。

    末卡维说:“我见证了你犯下的那些罪!你杀了远方的那十三个女妖!那些莉莉丝的孽种!真是血腥,真是勇敢,真是伟大,真是罪恶!我感到在你杀戮的过程中产生了快感,你变得麻醉,变得渴望继续杀戮。

    你已经停不下来了。

    人类的始祖!”

    赛特惊恐地说:“你怎么...怎么知道?”

    末卡维将眼睛瞪得滚圆,眼珠似乎要弹出眼眶,那眼珠布满血丝,瞳孔像是一只吸血的蜘蛛。他指着自己的眼睛说:“莉莉丝加重了我的疯狂,所以我见到了那一切。”

    赛特又变得狂怒不已,他喊道:“莉莉丝在哪儿?”

    末卡维说:“血族之母?她无所不在。当太阳落下时,她在阴影里。当野兽猎杀了另一个野兽时,她在野兽的血里。当一个植物掠夺另一个植物的阳光与养分时,她在那枯萎而死的植物身躯中。黑暗、血腥、死亡,三位一体的黑暗之母永远行踪不定,却永远在你的附近。”

    “她将我的女儿们变成了怪物!”

    末卡维:“真的吗?你怎么知道?”

    赛特:“我看见了,我见到她们的恶行!”

    末卡维摇头道:“你看错了,真正的怪物是你,怪物是你的心。你见到了她们在吸人类的血,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她们是在替人类治病?你见到她们浸泡在血液的池子里,有没有想过那血池中的并非人类尸体,而是一些动物?你听她们口中说出恶毒的话,有没有想过是你曲解了其中的意思?你见过她们所在的大地尸横遍野,有没有想过那并不是她们的错?而是人类自行犯下的罪?

    人并不聪明,因为人本是野兽。

    当人收获了魔鬼的智慧,迎接人的将是疯狂。

    你所得到的的真相并不是真相,只有尽可能多的目睹这世界的荒谬,你才能接近真理。

    被怪物附体的并不是莉莉丝的十三个女儿,被怪物附体的是你。

    怪物找到了你。

    我找到了怪物。”

    赛特抓起鱼刺枪,变得像个可怕的怪物,他切断了末卡维的手和脚,将他的躯干斩成一段又一段。

    末卡维断手时骂道:“弑亲者!”断脚时骂道:“怪物!”被拦腰斩断时骂道:“疯子!”被划破肚子时骂道:“废物!”被切开喉咙之前骂道:“瞎子和聋子!”

    他不停地骂,赛特就不停地斩,末卡维似乎发散着疯狂的瘟疫和疯狂的血,这是正确的,他的血与空气混合形成了雾,而赛特被罪恶感压得喘不过气,只能竭力地呼吸。

    末卡维是在寻找着自己的末日,他需要一个合适的人选,甚至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人选。

    一个受上帝祝福的弑亲罪徒,唯有这样的人杀死末卡维,他的精神才能永恒。

    他才能找到创造疯网的方法。

    赛特成全了他。

    .......

    记忆的碎片像冰雹一样。

    这是瘟疫医生的碎片吗?

    我拾取了其中的一块。

    那是一场弥漫整个欧洲大陆的瘟疫。

    黑死病。

    一个穿着体面的人在一个村庄中骑着马车缓缓绕行。

    他正是瘟疫医生,但此时他很年轻,有些英俊。

    腐烂的恶臭传到瘟疫医生的鼻子里,还有汗臭味、血液味以及偏方的药味。

    衰弱的咳嗽声传到了瘟疫医生的耳中,还有女人断断续续的哭泣声,乌鸦的叫声,以及除此之外数百公里的寂静。

    他敲开一家家人的门,村民会报以惊恐的眼神,或许以为他是死神派来的,又或者是死神本人。

    他并不是。

    他说:“家里有小孩吗?”

    如果还有小孩活着,而且染了病,他会把小孩带走,说是给他们治病。有人会同意,有人不会,遇上不同意的,瘟疫医生会把小孩偷走。

    他确实是给小孩治病的。

    他将小孩带到荒山中的一间小屋,屋子里有一间间用白布隔开的病床,他戴着口罩,用特制的药水给小屋消毒,并喂孩子们吃药。

    他有自己独特的理论,认为这疾病并不是人们认为的由巫术带来,问题来自于那些肮脏的老鼠,是它们在污染水源,传播死亡,随后,人类再传染给人类。

    所以,远离人类,远离老鼠——至少是城市里的老鼠,用山林中最纯净的水,是首要的治疗方法。

    他也认为自己的药对小孩有特效,如果他确定自己的治疗方法能治愈小孩,也就能治愈大人。

    他戴着一种厚布缝制的口罩,将面包和水分给每个孩子,随后给他们喝一些药,那些药能缓解咳嗽、降低发热,消除炎症,让他们好过一些。

    孩子身体比大人弱,可对药物的反应更明显,他坚信自己能够成功。

    城里的那些大人物并不信他这一套,这些荒唐的炼金术士与诡诈巫医,他们都是些迷信之辈,他们说这是巫术造成的,一些妖女在和恶魔苟合,降下了灾难,他们说是上帝在惩罚人类的罪孽,如果一个人是虔诚而无辜的,即使喝下病人喝过的水,也会安然无恙。

    瘟疫医生开始觉得这瘟疫影响的不仅仅是人的身体,还有人的精魄,人的灵魂。

    它导致人类鞭笞同类,杀死同类,烧死同类,甚至将同类剥皮。人类拿起火焰,烧死可疑的动物与人类。人类抓走洁净的处子,用与处子结合的方式替达官贵人们治疗。

    瘟疫医生见到过大群人类坐在广场上,赤着上身,用刀割自己的血肉,以求上帝原谅他们的罪孽,似乎这样就能治好病一样。

    瘟疫医生告诉他们要闭门不出,防止传染,戴上口罩,替水源消毒,可没一个人听。教会的人有几次追赶他,还好瘟疫医生逃得快。

    人类在自相残杀。

    无形的病毒比火灾与海啸杀死了多得多的人。

    因为它令人类疯狂了。

    瘟疫医生驾驶着马车进了城,还得买些面包,制造些干净的纱布,配一些药。他本人也是个炼金术士,和每一个炼金术士一样,他坚信自己是科学的,是正确的。他将制造出贤者之石,将铅变成黄金。

    但那黄金只是抽象的意义,瘟疫医生追求的是生命。最早被他医治的孩子已经好转了,他很快就会有活生生的证据,去扭转人们的精神,让他们相信自己,相信科学。

    他在家门口下了车,不一会儿,发现自己被举着火把与刀具的人包围了。

    他们喊道:“绑架小孩的恶魔!”

    瘟疫医生说:“你们听我解释....”

    他说话有些慢条斯理,可慢条斯理与气急败坏在这种情况下的结果是一样的。他被打倒,他们逼他说出孩子在哪儿。

    瘟疫医生叹了口气,如实告知——此时也无需隐瞒,他们见到自己所做的,就会明白自己并无恶意,甚至...这也许是赢得他们信任的契机。

    他们上了山,瘟疫医生指给他们看那小屋,他说:“孩子们都活着,他们的病也会好转,相信我。”

    他们不发一语,脸色难看,手在颤抖,为什么他们好像很害怕那小屋似的?仿佛那里面不是一群病恹恹的孩子,而是一群...怪物。

    牧师说:“此人是恶魔信徒,所以屋内皆是恶魔之子。”

    商店的老板说:“把他们带出来吗?”

    牧师摇头道:“不必了,不必见到他们的脸。

    在他们出来之前烧死他们,不然我们都会被诅咒,患上那该死的疾病。”

    瘟疫医生大叫着站起,一瞬间又重重挨了一下,翻身栽倒。

    大人们点燃了小屋,孩子们在屋里绝望地尖叫着,瘟疫医生后悔自己因为害怕孩子们逃跑而把门锁死。

    门砰砰砰作响,孩子们用剩余不多的力气求生,有孩子砸碎了窗户,一个士兵一箭射中了那孩子。

    瘟疫医生的世界在崩溃,那些大人们发出大笑。

    他们为什么笑?这根本不值得笑!他们的身体并未得病,但得病的是他们的精神。

    学医救不了大不列颠。

    他们越笑越厉害,笑得连声咳嗽,涨红了脖子,可依旧笑个不停。瘟疫医生看着他们,从他们脸上看见了一个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邪恶的异形。

    在某一时刻,这些孩子成了祭品,召唤出了某个疯狂之神。

    在那一天,疯狂之神光顾了瘟疫医生,他从精神层面开始异化,成为了血族。

    最终成为了疯网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