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七十一 王者归来
    我、拉米亚、曼达罗戈与艾尔雷兹的到来让里昂时来运转。他在夜潮酒吧避难时,已经深感绝望,根本没想过有我们这样强力的援军。

    我对他产生过怀疑,因为他反复无常的性格,对阴暗的惧怕以及对猎法者异乎寻常的钟情令我感到了警觉,他掩饰的很好,可我是对的!我没有猜错!

    但为什么拉森魃暗影对他无效?这暗影能够伤害其余太阳感染者,为什么他躲在其中却安然无恙?

    是那一刻,是我在拯救米尔时用闪光弹施展天地元一时,充沛的阳光照在了里昂身上。这久违阳光给了他充足的养分,所以,暗影一时半会儿伤不了他了。就像拿湿漉漉的衣服披在身上可以穿过火焰一般,他吸收了阳光,用以对抗我的暗影,我带着他移动时间不长,看起来他一点事都没有,只是有些幽闭恐惧的症状。

    这也让里昂稍稍恢复了“胃口”,当我们建议他抛弃爱伦、弗洛格、阿克米尔与多明戈的尸体时,他与他们融合了。

    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与猎法者们的融合,这让里昂狂喜不已。

    随后,我们成功引爆了牛顿火箭,驱散了云,迎来了太阳。这阳光对黑楼群的人自然是举国同庆的大喜事,但谁又能知道它对里昂意味着什么呢?

    他完全恢复了融合的欲望,而且,这一百年间所有猎法者的尸体,都被他利用纪念英雄的借口,用特殊的保存方式储藏完好。仿佛他珍藏的珍酿红酒般,等待着他去品尝,去复活。

    当他融合了足够的猎法者,就该轮到其余人类了。他将走上由无数尸体堆砌成的王座,戴上太阳的王冠,保持清醒与睿智,驾驭他体内成千上万的生命。

    王者为众,众者为王。

    我颤抖着,身体如同拉满的弓弦般紧,灼热炙烤着我的神经,让我魂不守舍,焦急万分。

    让我记住这一切!

    绿面纱说:“不,你会忘记,你记得规矩,对吗?”

    我怒道:“你在开玩笑?涉及数千条人命!我却记不住?至少让我记住他是太阳王,是必须消灭的敌人!”

    绿面纱:“他和疯网很相似,是通过血肉而铸造的精神聚合体,他未必是邪恶的,也许是进化的方向,是人类超越神明的捷径。”

    疯了...你简直疯了!至少留给我一些提示,那可是救命的大事!

    绿面纱:“在你心中早已有了答案,所以,当梦境结束时,真相亦将浮出水面。”

    只需你努力去捕捉。

    我脑袋嗡地一响,在寂静中惊醒。

    拉米亚睡在我身边,我急忙拍她后背,喊道:“融合...融合...”

    她笑了一声,揉了揉眼睛,说:“好吧,好吧,坏蛋,你想进来就进来吧,谁让我是你老婆呢?”

    我瞪着她,一时哑口无言。她脱去上衣,露出纤瘦而结实的身体,打了个呵欠,说:“你上面还是我上面?”

    我在想什么呢?在老婆面前可不能怂啊!尤其是她难得有好心情....

    她的表情困惑,似乎觉得我不正常,说:“你晚上睡觉也不安稳,总是融合、融合的,王者为众,众者为王的。你是不是又做噩梦想起太阳感染者了?”

    我产生了一种幻觉——地面下方好像埋着鬼,随时会钻出脑袋。可它迟迟不现身,让我又惊恐又惶急。

    王者为众,众者为王!

    我拉住拉米亚的手,朝外就冲,拉米亚情急之下抓住她的上衣穿好,此时她已知道不妙,老夫老妻了,她知道我什么时候是认真的。

    拉米亚问:“你想到了什么?”

    我告诉她我看见里昂在摩天楼上庆祝时,他高举着双手,手腕上有着系带,那系带是属于迷雾神弗洛格的。

    他自称自己没找到弗洛格的尸体,但系带却在他身上,他撒了谎。

    拉米亚皱眉道:“他为什么要在这小事上撒谎?”

    我说:“也许是他做了一些罪恶的事,那件事如果他不撒谎也没人发现得了,可他着慌了,随口编造了谎言。”

    拉米亚问:“你认为是他杀了弗洛格?”

    我的脑袋像是快撕裂了:“不,不,更糟,更糟糕得多!”

    我冲到图书馆,找到冉娜曾经提及的一本《黑楼王室语录记》,上面记录着黑楼群所有国王的名言。

    我往前翻,翻到最早,找寻那一句话。

    终于,我找到了,那是被埋藏的很深的一段记载,我曾问过冉娜她从哪儿学来那句话的,她只说好像从某个祖先那儿听到过。

    然而那祖先呢?

    “亨莱一世问道:‘王者当如何对待百姓?百姓当如何对待王者?’

    众臣皆不知其意,怯不敢言,唯独首相里昂挺身而出,昂然说道:‘世上本无王,王者亦是众民之一。然则民众皆信仰一人,支持一人,数千人聚集起灵魂,会于一身,于是那人便成了王。故:王者为众,众者为王。’

    亨莱一世闻言大悦,遂重赏里昂首相,命我记录此言,以传后世。”

    这句话来自于里昂。

    拉米亚脸色惨白,说:“里昂他说的王者为众,众者为王?”

    如果换做任何一个黑楼群的人,都会觉得我小题大做,但拉米亚不一样,她和我心有灵犀,对我的感觉十分信任,所以,当我吓成这样时,她立刻明白真正的灾难迫在眉睫。

    我说:“里昂自从一百年前就不曾衰老过,他拥有不死之躯,任何伤势都能在短时间内痊愈!他有幽闭恐惧症,精神不稳定,害怕与人接触,唯独与猎法者们亲近。”

    这些都不如何可疑,但他手上的系带,他的谎言,他说出的“王者为众,众者为王”,当钢铁、泰坦死去后,里昂失踪又出现,身体变得胖了一圈,所有这些事实加在一块儿,令我震惊得如坠冰窟。

    他是太阳王。

    拉米亚喊道:“我去拿武器!”

    我说:“可以,但决不能分开!只要皮肤沾上他一点血肉,就完了。所以,你一刻也不能离开我身边。”

    这时,我才发现这一层楼出奇的安静,所有人都不见了。

    消失了。

    怎么会呢?不可能这么快的。我遇上的太阳王会大声歌唱着追捕人类,用喧闹疯狂的方式将他们吸收。

    里昂可能不一样,为什么会不一样?他能如此隐秘地将所有人融合?我和拉米亚甚至没能听见任何声音?

    现在不是找人的时候。

    我们回到房间,拉米亚拿上枪和手雷,我拿上剑。

    如果里昂是太阳王,这些都没什么用,甚至天地元一之刃也没用,唯有火力全开的黑噩梦能阻止他。

    可黑噩梦伤的很重。

    拉米亚咬着银牙,恨恨地用双目搜寻着人影。她是想找到敌人?还是想找到人们安全的证据?

    这时,我察觉到一群人靠近,有说有笑的,还在咀嚼着咯嘣响的油炸大豆,咕嘟咕嘟地喝着饮料。拉米亚长舒一口气,我们迎了过去。

    那群人看见我们,露出笑容,挥手道:“啊,朗基努斯夫妇!我们的大英雄!”

    我看见回音神在其中。

    我拔剑在手,喝道:“都给我站住!”

    他们大惊失色,问:“怎么了?”

    月光。

    月光从一扇窗照在地面,正常人走路应该靠近空气新鲜的窗,而他们不同,他们刻意躲开了窗口,甚至是地上的月影。

    拉米亚也注意到了,她曾经作为游骑兵少将清除黑棺地下的感染者,她做事认真,把安全条例当做考研来背的那一种。

    太阳感染者畏惧月光。

    她悄悄摸出了以太手雷。

    我说:“回音,我倒不知道你们猎法者和平民百姓走的这么接近,这些人都是你的朋友?”

    回音苦笑道:“朗基努斯,你这人疯疯癫癫的,现在又犯了疑心病了吗?这是在警惕什么呢?”

    我喝道:“走进月光里面,让我看见你们的脸!”

    反正我的名声在这里已经传开,如果他们不是太阳王,我这么吆喝并无大碍,但如果他们是,再小心也不为过。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都没有开口,我认为他们甚至不用眼神都能交流。

    回音神笑道:“真是,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能够识破?”

    他周围的那些人溶化成血水,融入回音神体内,从另外一边走来另一拨人,由海啸神领头,他歪着脑袋看着我,嘴角抽动地笑着,紧接着,以他为中心的人类也都与他合而为一。

    他们没有高歌,我却隐隐听见脑中诡异的音调,那比高歌更难以抗拒,令人情不自禁地想要被太阳融化,随后成为大群的一部分。

    王者为众,众者为王。

    我浑身急剧抖动,怒道:“所有人....都...都被你们....”

    已死去的阿克米尔、多明戈、爱伦与弗洛格分别从四周走近,每一个猎法者控制着一群普通人,他们都显得冷静而有智慧。

    随后,里昂来了。

    他穿上一件金灿灿的袍子,脸上挂着小人得志的笑容,像个品味极度糟糕的法国富豪那样出场。

    他喊道:“你好啊,朗基努斯!”

    我知道不妙,必须逃跑了,唯有彼列的力量能战胜太阳王,可我从未遇见过如此可怖的感染者,我也已经无法召唤利维坦鱼群。

    里昂的脸变了,变成了一张我永远忘不了的面孔。一个白发老者,脸色却很好,很光鲜,一个治愈出院的老牌病患似的。

    我颤声道:“奥奇德?”

    这如何可能?这里可是英国伦敦,而不是美国金州!

    奥奇德微笑着伸出手,说道:“我只是让他出来和你打个招呼,凡是太阳照耀之处,太阳王皆为一体。这是所有人类即将飞升的一刻,你何不来与我等同享欢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