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七十三 绝境求生
    艾尔雷兹的战锤微微颤抖,竟无法向米尔出手,这无情的天使在初尝人类亲密的滋味之后,竟如凡人一般落入了感情的漩涡。

    冉娜和金波丽惊恐万分,一个抱住双肩,一个捂住耳朵,我意识到她们正被太阳王蛊惑着,邀请她们进行融合,这不再像以前那样是吵闹的歌声,但一样的惊魂可怖。

    米尔朝艾尔雷兹发出一道血水,但被圣盾挡住。曼达罗戈扔出锁链将米尔等人缠住,她们转眼融化,逃脱了束缚,随后以血潮向我们攻击。

    我说:“决不能被血水沾上肌肤,那是必死的!”我如果喝下毒蛇之血,太阳王就不会尝试吸收我,但这样其他人就倒了霉,我成为他的目标能缓解其他人的压力。

    两个天使的圣盾异常坚硬,血水无法穿透,我则用暗影保护冉娜、金波丽与拉米亚。曼达罗戈大喝一声,锁链横扫过去,这一击下了死手,将感染者尽皆捣碎。

    曼达罗戈:“他们并不强!”话音刚落,他们全又复活。

    艾尔雷兹怒道:“你杀死了米尔!”其实还有博尔宁,但被艾尔雷兹忽略了。他战锤上生成数道圣光,击中感染者们,他们筋骨寸断,不过眨眼间又复原如初。

    我说:“不要恋战,他们是杀不完的!”

    里昂现出形貌,他趾高气昂,威风凛凛,伸手指着笑道:“对付你们其实是一场战争,我必须严肃对待了。”他将血肉凝聚成一个大手,盖向我们。曼达罗戈与艾尔雷兹同时以圣光抵挡,大手将圣光击溃,又砸碎了护盾。他们大惊之下朝后一跳,避开了这一掌。里昂叹道:“的确厉害,名不虚传,曼达罗戈,你曾经把我揍得很惨哪。”

    冉娜说:“里昂,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一直在欺骗我?”她带着哭腔,显得心中备受煎熬。

    里昂说:“我是在做好事,可我知道你们不能理解,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让你们知道呢?如果能让你们在不知不觉中收益,又何必多费唇舌的?”

    冉娜小声说:“不,不要。”

    我说:“月光!”朝旁边斩出一剑,只要我劈开墙,大量月光照射进来,里昂也只能避其锋芒。

    砰地一声,那墙毁了,外面是走廊,我这才意识到这密室里窗口很远,月光根本照不到这里。里昂将血肉蔓延开,整座房屋仿佛被人皮裹住了似的。

    这里以太浓厚,我只能用影遁术进行有限的移动,但那也足够了。

    我一剑向下劈,击毁了地板,我们向下坠落,到了下一层,我喊道:“站稳了!”又是一剑,楼层崩溃,我们继续往下掉。两位天使分别用圣盾护住冉娜与金波丽,我则保住我的拉米亚。

    接连往下五层,曼达罗戈说:“甩掉他们了?”

    这时候,我看见一旁的走廊上大约有五个人在看我们,其中一人朝我们一指,他们变成了太阳王,体内不断生长出人,混成一团肉泥,滚动着急速靠近。

    难道他们把这一栋楼的人全吞噬了?

    我只得再劈地板,这一次曼达罗戈、艾尔雷兹和我同时出招,瞬间劈碎了好几层,我四下打量了一会儿,说:“这里安全!”

    冉娜朝右侧一指,说:“你说他们怕月光吗?那里通往外面!”

    我两剑把墙劈开,晚间的风呜呜作响,屋外一片漆黑,月光呢?月光在哪儿?天上不可能有云层。

    拉米亚说:“天...快亮了,现在是黎明时刻。”

    一旁走来十个人,我立即拔剑对准他们,他们表情惊惧,瑟瑟发抖,拉米亚凝视片刻,说:“他们不是伪装的。”

    冉娜说:“那我们得救他们。”

    我:“我们照顾不过来,带上这些人对我们也很危险。”

    冉娜:“可如果放任他们不管,他们不也会变成...那种太阳王?”

    拉米亚急道:“顾不上了,先设法逃走再说。”

    骤然间,天花板裂开,一团血水吞没了那些人,他们瞬时消融,他们的脑袋和手脚在血水中飘飘荡荡,带着那种醉生梦死的笑容。

    冉娜“啊”地一声,吓得连退了好几步,血水涌向她的脚踝,曼达罗戈扔出锁链,拴住了她,将她搂在怀里,但他也被这场面震慑得说不出话。

    我们该去哪儿?很快太阳将升起,太阳王接受阳光的照射,会变得活力无限,我的暗影对他更构不成威胁。

    除非....除非我能将阳光变成月光,可天地元一办得到吗?我根本不知该如何转换。

    瘟疫医生说:“有一个办法。”

    瘟疫修女说:“唯一的办法。”

    绿面纱皱眉道:“这让我有了不好的回忆,真的能办到吗?”

    瘟疫医生说:“唯有试一试了,我们已有了三块骸骨。”

    绿面纱问:“他会答应?简直荒谬绝伦。”

    瘟疫修女叹道:“我们本就是疯子,荒谬乃是常理。”

    你们究竟在说什么?“

    血水从各处喷出,我感到绿面纱探出了神识,与太阳王连接在一起,瘟疫修女散发出疯狂的瘟疫,而瘟疫医生如手术般精准地瞄准了每一个太阳感染者。

    感染者们蓦然大吼了起来,数百余人露出脑袋,神色痛苦,摇摇晃晃的。里昂的声音充斥整个房间:“朗基努斯,你做了什么?你这是什么诡计?”

    是疯网侵蚀了太阳王的精神世界,他们还能这么做?这么说来,我岂不是赢定了....

    绿面纱:“你只有一分钟,我们也只能支撑一分钟。太阳王的精神力远非我们所能掌控。”

    该去哪儿?

    去墨慈实验室,去那个复活墨慈的法阵。

    你们究竟想怎么做?

    到时再行决定。

    拉米亚她们一脸困惑,我知道他们想问我怎么做到的,但我没空解释。

    我说:“随我来!”

    我释放出阴影,将他们全都卷入,径直朝下方的墨慈实验室行进。疯网为我指引方向,瘟疫医生替我补充受损的意志,但这途中依旧艰难,强烈的以太让我如地鼠在硬土中挖洞。

    我们出现在植物园区,金波丽喊道:“啊,这里...这里不是...墨慈实验室吗?我们为什么来这里?”

    曼达罗戈问:“对,对,这里可以躲藏,太阳王不知道我们在这里。你可以操纵食尸鬼保护我们。”

    我摇头道:“他能察觉到我们在哪儿,太阳王有这样的能力,而且食尸鬼挡不住,太阳王可以化作血水,食尸鬼碰不到他分毫,即使他不能吸收这些食尸鬼,食尸鬼也会被他轻易杀死。”

    唯一的办法,正如疯网议员们所说,是那个疯狂至极、几乎不可能成功的主意。

    我们全速飞奔,食尸鬼见到了我,纷纷让路,冉娜十分惊讶,可经历过太多起伏的她显得很镇定,或许她已经没力气一惊一乍了。

    抵达那个法阵时,法阵中央,吴策正坐在那里,他双目紧闭,但当我们临近时,他看了我们一眼,眼中已没有任何感情。

    为什么?我们离开不过几天,他为什么成了这幅模样?是因为他给了我他的血?

    绿面纱说:“他知道我们会来。”

    瘟疫医生:“他的灵魂已经极度脆弱,他已濒临消亡了。”

    瘟疫修女:“那岂不是正好?也许他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的命运。”

    命运,真是疯了。

    他说自己拥有墨慈的灵魂,你们就这样相信了?

    即使你们相信,可现在他已如此衰弱,又如何能让他再一次拯救我们?

    我不受控制般走入法阵之中,将三块骸骨放在吴策身上。

    瘟疫医生:“将血滴在他的身上。”

    我不知所措,问:“滴多少?”

    瘟疫医生说:“不要害怕,会没事的。”

    可...我并未收集齐六块骸骨,是不是不太足够?

    绿面纱告诉我:吞噬老人是吞噬疯魂的,海怪是创造扭曲现象的,安纳托里引发载体的潜能,但现在用不着他们的力量。

    动手吧。

    我感到整个设施隆隆作响,巨大的能源汇聚到法阵中的某一点,蓄势待发着。

    我割破了手腕,血染红了吴策的脸,他的皮肤宛如水蛭,血瞬间干了,连一丝痕迹都不曾留下。

    我听见远方食尸鬼的呼喊声,血水哗哗哗地淌过,撞击着墙壁,像是一场盛大的交响乐般,让我背脊发寒,让我的灵魂似要飞出体外。

    没有歌唱,没有呐喊,没有邀请,没有欢笑,但无形的压力渗透入我的神经。

    他们找到我们了。

    金波丽捂住耳朵叫道:“受不了啦,我脑袋都快要吵炸啦!”

    然后,我感受到了他。

    他被困在死亡的绝境中,他的灵魂被凶杀的诅咒封印,该隐再一次杀死了他,他却回到了这法阵,陷入了永恒的长眠。

    这一次,他见到兄长动手时的泪水,他体会到了死亡的恐惧与生命的可贵。

    在死亡之后,他的恨意释然了。

    他想了很多很多,他感激将他唤醒的我们,他感激将灵魂归还给他的吴策,他为自己的狂躁与残忍而后悔,他也记起了这数万年的颠沛流离中更多美好的事。

    我低声呼唤:亚伯。

    他抬头看我:赛特。

    吴策的血混合着我的血,混合着圣子之血。末卡维的骸骨为祭品,议员们唱起了神秘的歌谣,与法阵产生了共鸣。

    无比强烈的能源造成了过载,顷刻间令整个设施陷入了一片黑暗,随后,备用照明系统启动。

    里昂已经到了,他的血肉遮天铺地,让我们仿佛落入了巨兽的腹中,他异常愤怒,体内聚集着数千人,甚至上万人的力量。

    吴策并未消失,他化作了亚克·墨慈,这最初的死者屹立在我们之间。

    亚伯又一次降临在这世界上。

    然而这一次,他前所未有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