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二 蓝鬼恩惠
    我还未来得及向归来的议员打招呼,就被卷入新的梦境中,算了,疯网就是这样。

    位于该隐教堂东面,大约三公里路,一座用余烬造的大屋,建造者将围墙刷成了白色,立柱横梁刷成了栗色,像是一座东方的古宅。

    黑暗中,脚步声响起,十余个瘦小的人影走入大门,一群孩童聚集在此。

    这里是海尔辛大师训练殿卫的地方,但我记得所有的殿卫都已经死了。

    不,他们还没死,但直到时间的尽头都不会回来。

    领头的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他剃着短发,双目坚毅,下巴抬得高高的,像是在告诉自己决不能显露出半点软弱。

    其余孩子们说:“温萨普!这是什么意思?这么晚了。”他们也大多是十三、四岁年纪。

    温萨普说:“该隐大人在上,我们在黑夜中行事并不违背他的意志!”

    一个卷发女孩嚷道:“可该隐大人并没有保佑我的爸妈被....被坏人杀死。”

    温萨普说:“托德娜!你这话可太不敬了!”

    托德娜昂首道:“那你倒说说,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温萨普大声说:“首先,那是因为敌人太过邪恶,太过强悍的缘故。其次,我们之间互相争吵,而忘了彼此友爱,这才导致该隐大人忽视我们的原因。”

    一个大鼻子的少年喊道:“都是你们布拉姆人不好!是你们总是占我们便宜!”

    温萨普怒道:“吉姆!”

    另一个少年说:“你们号泣原住民从来都看不起我们,你们这群混账!”

    温萨普走向人群,嘴里喊道:“汤姆!”

    托德娜又说:“米安铎人才是素质最差的,妈妈说你们最会偷懒!”

    温萨普给了叫骂者一人一个巴掌,叫道:“你们这群蠢货!该隐大人的教诲你们都忘了吗?”

    但孩子们仍在气头上,你瞪着我,我瞪着你。温萨普说:“你们都是从看护所溜出来的!再这样闹下去,会被索莱丝女士发现!都给我闭嘴!”

    吉姆说:“无所谓了!大不了被赶走!我再也不相信....相信...”可这句亵渎之言他终究没能说出口。

    托德娜喊道:“你给我说明白些,到底叫我们出来有什么事?”

    温萨普咬牙道:“你们知不知道,我是大师的最后一个关门弟子?”

    孩子们都吃了一惊,眼神变得颇为崇拜,也许这么一个称号对他们而言就像是该隐大主教般威风。

    我确实记得瑶池和大师在所有人心目中都备受爱戴。

    托德娜说:“我怎么不知道?你在骗人!”

    温萨普说:“是真的,我通过了念刃的测试,虽然没有正式的文书,可我已经是一位殿卫了。”

    孩子们喊道:“你怎么证明?”“老实说,你根本什么都没学会吧!”“对啊,你还没在大师手下学过一招半式呢!”

    温萨普朗声说:“不,大师说我天分很高,亲口说的,所以,他教会了我一些招式,大约十天,他会在大人午睡时教我。”

    我无论如何想不到大师会有这样的雅兴,他看起来总有一种很累的感觉,为何会对这少年如此上心?难道温萨普真的与众不同?

    温萨普停顿了片刻,说:“我会教你们,如果你们乖乖听话。”

    孩子们顿时炸开了锅,托德娜喊道:“如果是真的,我就答应和你约会。”

    这小丫头在想什么呢?小小年纪不学好,如果换做是我,她是不是直接就要从小三起步了?

    温萨普脸上一红,说:“但你们必须答应我,拼尽全力去练!不能虚度光阴!更不能偷懒耍赖!我不知道大师什么时候回来,又到底会不会回来!可你们必须练好我教给你们的功夫!”

    吉姆说:“我知道!你一定是想替父母报仇!向那个....那个恶魔!”

    温萨普露出恼怒的表情,喊道:“不错!”

    托德娜说:“可连剑圣大人都胜不了的可怕的恶魔,你赢不了的,我们也赢不了的。”

    温萨普说:“有志者,事竟成,剑圣大人曾经也是像我们这样的孩子,这样的普通人,可现在呢?他变得如此厉害。只要我们努力,就能变得像他那样,至少接近他的水准,十年不行,就二十年,三十年,只要我们不放弃....”

    如果我能插话,我会告诉他们简直是不自量力,就算他们加在一块儿,实力赶上我的概率比中彩票头奖还要低得多。

    不过,为什么要打击他们的进取心呢?如果他们为此努力不懈,至少比一蹶不振强得多不是吗?

    孩子们受到鼓舞,都朝温萨普点头,算是答应了。温萨普说:“好,从此以后,我们都是殿卫军的一员,我是队长,你们必须服从我的指挥,但我不会亏待你们,我会教你们高强的武艺。”

    他们很快开始练习,温萨普使出海尔辛的剑招,动作行云流水,纯熟顺畅,他用上了基础的念刃,加强了力量与速度,让他足以持械与虎熊互搏。他确实很有才能。

    但还远远不够。

    他至少得练到四十岁才能达到一弥,这还是我看好他的情况下替他打高了期望分。

    温萨普找来一个体格比他更高大的孩子,说:“你用全力来打我。”

    那孩子摇头:“我不打。”

    温萨普:“你打我,你这孬种,否则你的父母就白死了!”

    那孩子的泪水夺眶而出,猛地一拳打温萨普的面门,温萨普不挡不躲,鼻梁中拳,那个孩子反而痛苦地叫道:“哇!”

    温萨普笑道:“这很正常,这就是念刃!”

    孩子们的眼睛闪闪发亮,喊道:“我们能学得会吗?”

    温萨普说:“当然,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努力办不到的。”

    这话说得....我都不忍心打击他了。

    他开始教孩子们口诀,我一听就知道坏事了,他根本不知道循序渐进的道理——某些人天生是学得会念刃的,有些人根本学不会,而奈法雷姆的天赋更让剑盾会梦寐以求。所以剑盾会发明了一套严格的测试机制,在传授念刃之前反复确认,否则,练习念刃会损坏神经,让人变成痴呆,或者陷入无法治愈的自闭。

    我想阻止,可阻止不了,而且我一梦醒就会忘了这茬,他们这深夜课堂将一直持续下去,直到出人命。

    突然,托德娜捂住嘴,弯腰呕吐,把晚饭都吐了,又有几个孩子开始呕,幸好我闻不到那味儿。

    托德娜:“我...吃不消了。”

    温萨普喊道:“混账!怎能轻易打退堂鼓呢?你是剑圣大人家的那两个养尊处优的小子吗?这点苦都吃不起?”

    这小子说啥呢?首先,你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在摧毁他们的身体。其次,卡拉与马丁根本...养尊处优?好像是可以这么说,但你这根本就是仇富!

    一个黑影像幽灵般出现在孩子们之间,他是个瘦长的高个儿,戴着个蓝色的鬼脸面具。孩子们吓得高声惨叫,一屁股摔倒,但没有人能迈腿逃走。温萨普又惊又怒,拔出一柄不知从哪儿找到的剑,喊道:“你是谁?”

    蓝鬼脸说:“帮助者。”

    温萨普问:“什么帮助者?”

    蓝鬼脸:“你教的方法不对。”

    温萨普愤慨地说:“怎么不对了?”

    蓝鬼脸:“你是个天才,但其他人没有这样的才能,你教的方法会让他们死得很惨。”

    温萨普被夸了一顿,显得很高兴,也只得承认了自己确实是胡教一气。

    托德娜说:“那么....我们是不练了吗?”

    蓝鬼脸:“靠近我。”

    孩子们的脚仿佛不听使唤般走近了蓝鬼脸,蓦然,我见到从蓝鬼脸的腹部处飞出点点星光,渗入孩子们的眉间,孩子们“啊”地大喊,眼珠翻白,身子抖动得厉害。

    温萨普骇然道:“你....做了什么?”

    蓝鬼脸说:“我唤醒了他们的才能,从此以后,你可以教他们念刃了。”

    温萨普说:“还有....这样的事?你怎么做到的?”

    我也根本不知道竟有这样的奇事,这个蓝鬼脸竟能强迫人类觉醒成为法师?

    这听起来像是上帝的法力。

    蓝鬼脸说:“就是这样,但他们还不习惯这才能,你必须慢慢来。”随后,他走入庭院,取出一本书,交给温萨普,说:“这是海尔辛大师临走前撰写的念刃教学,你可以转授给他们。”

    温萨普翻了翻书,面露喜色,喊道:“多谢,多谢你,可你究竟是谁?”

    蓝鬼脸抬起头说:“天快亮了,你们快些回去吧,看护所的人会发现你们失踪,那样就不好了。”

    霎时,所有孩子都可以动弹,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是该害怕还是该感激。

    等他们走后,蓝鬼脸没入庭院的树林,他弯下腰,脱下了面具。

    是卡拉骑在马丁的头上,她跳了下来,扔掉了一个变声装置。

    她笑道:“我也不知道你还能让他们觉醒呢,你和我说起,我还吓了一跳。”

    马丁说:“只有你和我合力,我才能办到。”

    卡拉说:“这是你偷学的念刃?还是大师教给你的?”

    马丁说:“我不知道原因,我很累。”

    卡拉抱住马丁,说:“我也是,我还很伤心,大师和瑶池都离开了我们。爸爸和妈妈需要更多的帮手。所以啊,我们要更加努力才是。”

    马丁说:“是啊。”

    他们不再多说,将蓝鬼脸的套装装进了一个包里,藏在了一个早就挖好的洞里,然后手牵着手,若无其事地,像两个逃出来游玩的富家孩子般往家的方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