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五 战争狂想
    身为高位者最大的问题是,你总是要会见别人,几乎没有空闲的时候,有时是友人,有时是敌人。所以,为了节约时间,一次多见几个人,就有了会议。如果碰巧别的高位者也这么想,那会就开不完了。

    我在卡戎重工,用乏加的无线电远程与黑棺开会,对面是另外几位长老,还有索萨,他好像成了迈克尔的管家。

    索萨说:“教父,我们收到了叶格丽要求和谈的消息。”

    我先是一惊,立时怒上心头,喊道:“她还有脸说和谈?海尔辛屠了我的城!我迟早有一天要找她算账!”

    索萨迟疑了几秒,说:“我们还在建设黑棺外的岗哨与定居地,如果此时开战,朗利·海尔辛将毁灭我们整支军队,而我们的付出将付之一炬,所以,她要讲和,就让她讲和。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问:“消息是谁送来的?”

    索萨说:“是IBA的人。”

    我怒道:“IBA是一群墙头草,你们是如何答复的?”

    缇丰接过话题,说:“由于那是你和叶格丽的恩怨,我们不便代你答应,所以还没回复他。”

    我站起身踱步绕圈,说:“那是个人恩怨吗?”

    缇丰叹了口气,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但叶格丽最憎恨的人就是你。”

    麦克斯韦尔:“听IBA的使者说,你在裂隙之战屠杀了纪元帝国的平民,你并未告诉过我们细节。”

    我说:“所以,你们现在是想调查我了?”

    麦克斯韦尔换上缓和的语气,说:“没人会调查你,你是我们重要的一员,但如果有重要的情报,我们必须知道才能进行分析。”

    我说:“叶格丽在裂隙中建造了一座城,城里的人类将信仰奉献给一个巨大的恶魔,而那个巨大的恶魔借此将裂隙中的能源输送给叶格丽的新索多玛城,制造她的部队与武器!如果我不摧毁裂隙,不杀死里面的人,剑盾会早就完了,我们也注定毁灭。”

    麦宗说:“有趣的理论,非常有趣。”

    我怒道:“难道教授另有高见?”

    麦宗说:“我只是很感兴趣那样的技术,我正好在研究寻找和定位裂隙的方法,也许我们可以效仿。能源是文明的摇篮与血脉,一个文明能掌控的能源越多,文明程度就越高,当然,作用是相互的。”

    “但那能源毕竟来自于恶魔!”

    麦宗说:“本质而言,与太阳能和核能没有区别,唯一的关键是我们能否驾驭那能源。”

    我不想和麦宗辩论科学问题,那纯粹是自讨没趣,万一他说的我听不懂,那不就丢脸丢大了?

    迈克尔咳嗽一声,说:“别偏题了,公爵们,我认为朗基的做法毫无问题。”

    缇丰抢着说:“问题在于,叶格丽恨他,他在剑盾会又再一次与叶格丽结下了梁子。”

    听她提起此事,我的脊梁骨不由得更挺直了几分,说:“这件事更加光彩得不行——英雄在绝望之际从天而降,力挽狂澜,剑盾会上下都对我感激不尽,不知道权杖有没有写几封感谢信给你们?你们应该刊登在黑棺的大小报纸上,不,应该在头条上置顶整整一年。”

    缇丰说:“不是对与错的问题,我们得考虑到后续,现在这局面,如果她攻打我们,我们新建的定居点就会全军覆没。如果我们握手言和,就能赢得长时间的发展机会。”

    麦克斯韦尔感慨道:“啊,乱世时的和平,简直比余烬更珍贵。”

    我说:“我有个更好的主意。”

    缇丰问:“能告诉我们那是什么吗?”

    我说:“正所谓黄天已死,黑棺当立!现如今,索多玛城中百姓正陷入水生火热之中。我们联合剑盾会,组成大军,远征索多玛,誓要踏平城墙,推倒宫阙,砍那女贼头颅,焚烧其金银珠宝,夺其后宫佳丽,大赏全军,犒劳将士,以彰天道,以显正义!万不可与虎谋皮,狼狈为奸,如此反中女贼之奸计也!”

    缇丰愣了一会儿,说:“你的意思好像是....攻打索多玛?你怎么处理朗利·海尔辛?”

    我想让亚伯对付此人,如果海尔辛使出时间停止的伎俩,亚伯是有办法对付的,我曾经问起过他关于时间停止的事,他满脸的不屑,这让我满心希望。不过亚伯的自信心过剩,我不能打包票他不会翻车。

    也不敢打包票暗杀者大衮没有别的可怕法术。

    我昂然道:“天下岂有必胜之战?又岂有无险之好买卖?杀人越货者,生死乃寻常事也!争夺天下者,性命更轻于鸿毛!若畏死,何来大利?若恋生,则离死不远矣!”

    麦克斯韦尔说:“你和剑盾会商量过共同远征的事吗?”

    我一声冷笑,说:“剑盾会中,那权杖天真貌美,不对,年轻天真,欠我恩情极大,对我一往情深...不对....满腹孺慕,我所言,其必遵。而九隐士八九不离十,已在我掌握之中,只要我一声令下,必从者如流。故我若高举大旗,登高一呼,此军立时便成,此约立刻生效,届时荡平贼寇,威不可挡,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迈克尔说:“朗基,有个问题。”

    我眉头一扬,说:“君请讲,吾听着。”

    迈克尔说:“你说的是什么?我一句话都听不懂。”

    我恼道:“这是古英文,你这叶公好龙的家伙,你那些古董是白收集的吗?”

    迈克尔奇道:“听起来不像啊。”

    麦克斯韦尔笑道:“我对古英文颇有钻研,却也听得一头雾水。”

    我仰天长叹,顿生曲高和寡,伯牙绝弦之怆,静立半晌,喟然摇头叹道:“敌人乃是恶魔,作恶多端,诡计不休,我等休养生息之时,其必也蓄势待发。若我等放任不理,只管埋头发财,焉知不是中了敌人下怀?现如今,敌人示弱,必是其后方空虚,生肘腋之变矣!若此时北伐,定可驱逐鞑靼,光复废土。

    然今朝中皆乃迂腐怯懦之辈,吾空有盖世之武,旷世之智,满腔热血,却唯有徒然北望,无法可想。呜呼哀哉,此乃天意呼?苍天让我空有抱负,却无法施展拳脚呼?难怪难怪,昔日那无敌天下的西楚霸王曾有歌云:

    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哼哼,可悲,可笑,是你们逼我的,可别怪我从此抱着老婆,陷入酒色无边的温柔乡之中,再不问这世事如何,战况怎般!”

    缇丰听懂了最后几句,嗔道:“你的意思是,如果不答应你,你就从此耍赖?这又不是小孩子打架!”

    我尖尖地哼了一声。

    勒钢说:“你说了这么半天,还是想打仗?”

    我说:“这是自然的!”

    勒钢说:“可你号泣派多少兵?”

    我说:“大概两个人吧。”

    对面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勒钢说:“一个是你,另一个是谁?”

    我说:“总而言之是个很可靠的家伙。”

    勒钢和迈克尔不说话了,我知道他们很想帮我,可我的提议让他们也无法帮腔。

    麦克斯韦尔说:“所以,就是你和你那个很可靠的家伙,加上我们和剑盾会的大约一万个士兵,去进攻底细不明的索多玛?”

    我咬牙道:“是的!”

    缇丰怒道:“这是什么狗屁主意!”

    我说:“让我提醒你,女士,我们身在一个残酷的年代,面对的是残酷的敌人,所以要有一颗残酷的心,使出残酷的手段!由此,我们必须发动战争,让尤涅与朱诺的引擎声轰鸣吧!让神剑弹与狙击枪的子弹声呼啸吧!让剑盾会的念刃与我们的火炮绽放吧!让恶魔的鲜血与烈士的鲜血飞洒吧!唯有战争,战争能带来持久的,真正的和平,唯有死亡,大量的死亡,才能换来生机和发展!”

    缇丰:“可你只派两个人,这也太...”

    我哀叹道:“我是个饱受摧折的人,我蒙受的损失比你们任何人都严重,所以,请相信我,我之所以只派两个人,是因为我只能派出两个人,多了我实在安排不过来。而且,我和那个人出手,胜过千军万马。”

    麦克斯韦尔:“那为什么不干脆你们两个人去把索多玛端了?也可以减少士兵的损失!”

    我摇头道:“玉不琢,不成器。胸不捏,不发育。他们是士兵,是战争中的一个个齿轮,一颗颗螺丝钉,唯有不断运作,战争机器才能顺利地运转。如果让他们一直闲置,他们会很快成为提不起枪的废物。”

    其实,我真正顾虑的是索多玛城里有什么稀奇古怪的陷阱和魔法。就像叶格丽害怕剑盾会地下城的以太抑制器一样,万一我跑到城里,失手被俘,叶格丽会如何对待我?我可真不敢想象。

    所以要有炮灰。

    勒钢勉强说:“他说的有几分道理。”

    我说:“哦,是的,勒钢,我的兄弟,是的,我说的是我们唯一的救赎之道。”

    我是一头战狼,一柄冷锋,一个战争的疯子,一个嗜血的兵王,在我眼中,生命微不足道,唯有战争能解渴,所以,没有任何事物能阻止我发动一场惨烈的复仇之战。

    缇丰叹道:“好吧,如果你真的打定主意,我们就对此进行表决,你真的愿意放弃叶格丽提出的每年四千万金元、持续五年的高额贸易大单,执意与她开战吗?”

    五年每年四千万金元的贸易大单?哼,我朗基努斯岂是能用金钱打动的屑....等等,为什么之前没有人和我提过还有这条件?

    我问:“我能分到多少?”

    缇丰说:“如果你答应和谈,我可以给你四分之一。”

    我弱弱地说:“三分之一呢?”

    缇丰说:“可以哦。”

    我略一沉吟,老实坐下,回答:“好的哦,亲,你就答复叶格丽我决定和她和谈了哦,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