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六 和平使者
    通过奇妙的途径,我和亚伯来到了IBA安排的地方,这是个极尽奢华的餐馆,有着红色的窗帘、米色的地毯、黑色的吧台以及红木的餐桌,但这餐桌是唯一的,此外更无座位。

    IBA的领路人是个看起来很像管家的管家,穿着打扮、一举一动都极为得体,我很想知道他这一生到底经历了什么,以至于在这末世中成为了如此专业的一个管家。

    我问管家:“你叫特拉普?”他胸前有一块胸牌。

    特拉普微笑道:“是的,剑圣大人。”

    “叶格丽的人到了没?”

    他回答:“另有专业的管家在带领她们前来,请放心,我们的主人已经和她约定,在此绝不会兵戎相见,毕竟和气生财,这是我们一贯的宗旨。”

    我对这次会面毫无怀疑,这定然是一场鸿门宴,用脚指头想也知道,叶格丽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活尸,如果与她签订合约,就等于背叛了剑盾会,我怎么可能这么做?她又怎么可能相信我会答应?

    有亚伯在身边,我可以高枕无忧,我所要做的就是不停地激怒她,直到她气得跳脚,先动手袭击我,于情于理,我都可以自卫反击,这一次叶格丽休想活着离开。

    我面带冷笑,环顾四周,餐馆中并无刀斧手埋伏,在我想象中,我会当着叶格丽的丑脸对她破口大骂,将我正义的口水洒她一脸。

    我心里很痛快。

    对面走来一个也很专业的管家,在他身后,跟着一个极美的少女,她有着卷曲的金色长发,瓷器般的脸,油画般不真实的气质,纤细柔和的身躯。简单说吧,她比权杖美,不过很可能是因为新鲜感的缘故,如果权杖此时也站在我面前,或许两者就不相上下了。

    这是叶格丽?骗人。叶格丽分明一坨烂肉上托着个肥胖的人脸的怪物。

    少女开口说:“朗基努斯,你居然真的来了,很好,很好。”

    的确是叶格丽那声音,但之前听起来像是守寡的老巫婆,现在听起来像是森林中的精灵。女人声音可塑性之大,直是令人咋舌。我记得上世纪有个清朝人乔奶奶用这招骗人无数,闻着伤心,见者流泪....

    我收摄心神,平心静气,不忘初衷,牢记使命:上去喷她一脸口水吧,朗基努斯。

    走到近处,她伸出手,摆出握手的姿态。真是轻巧,她和我有血海深仇,大丈夫恩怨分明,这手是决不能握的!恰恰相反,我要给她个下马威,让她知道我朗基努斯的决意。

    我一招小擒拿手,抓向她手腕,蓦然一变招,已抓住她三根手指。得手之后,我知她已难逃脱,心中一声冷笑,一低头,乃是一招“神龙取水”。

    我伸出舌尖,在她手背上亲了一口,发出波地一声,这声音比预料中大,奇怪,以我的功力,本应该神不知鬼不觉才对。

    两个IBA的管家脸上笑容变得很僵硬。

    叶格丽问:“你在做什么?”

    我微笑道:“你我尽管身为敌人,可我黑棺男儿,皆是绅士,岂能失了礼数?”

    叶格丽发出大笑,这一笑暴露了她粗豪的声音,她的脸一下子苍老了二十岁,我看见她手上的肌肤变得枯萎干燥,像是晒干的粪便。

    我大约吐了三分钟,伸手拔剑,怒道:“无耻妖妇!竟敢下毒害我!今日有我没你,有你没我!”

    直到我看见她身边站着朗利·海尔辛,我的剑自动归入了剑鞘,奇怪,这剑居然还有这样的功能?科技真是让人意想不到,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科技能治好我现在的手抖和腿软。

    朗利看着亚伯,亚伯也看着朗利,似乎我和叶格丽都不存在似的。

    亚伯开口道:“朗利?”

    朗利皱眉道:“吴策?”

    我大吃一惊,问:“你们互相认识?”这时,我记起关于朗利·海尔辛的事迹记载,似乎提到过某个叫吴策的东方人,两人一起合作过。

    海尔辛笑道:“啊,我是没想到居然能碰到一个老朋友,命运真擅长向我开玩笑。”

    亚伯说:“我并不是吴策,但你可以认为我拥有吴策的一切记忆。”

    海尔辛:“不,总有缺失,我的记忆发现缺失了一块,连恶魔都无法修补。”

    亚伯:“有道理,我也察觉到了。笛莎还好吗?”

    顷刻间,海尔辛的情绪发生了变化,我心头一震,不动声色地躲在亚伯身后。因为海尔辛仿佛成了个正不断泄露辐射的核工厂,散发出恐怖而致命的气息,每个知情者面对他时都深感绝望。

    笛莎是谁?

    海尔辛说:“你是故意问的?”

    亚伯冷笑道:“我听说你在找复活她的方法。”

    海尔辛:“然而并不容易。”

    亚伯说:“你最好放弃,笛莎的灵魂是普通而平凡的,不适合复活。”

    海尔辛说:“是啊,复活人并不容易,但杀人却简单的很。”

    亚伯:“我鼓励你试试后者。”

    海尔辛脸上挂着笑容,那笑容是多么阴森啊,仿佛一个分不清善恶的杀人狂,认为杀人是一件大好事时露出的那种笑容。那笑容似乎占据了整个天空,整个世界,整个宇宙,令这宇宙中的谋杀成为了日常的活动,就像吃饭睡觉一样。

    叶格丽坐上桌子,说:“海尔辛,坐下!你要我引用你的真名吗?”

    刹那间,海尔辛从一场海上酝酿的特大风暴变回了风和日丽的夏日午后,他笑了笑,站在他女主人的身后,而叶格丽也回归美貌少女的外形。

    我勉强止住了颤抖,在叶格丽对面坐定。

    叶格丽说:“我要说的很简单,我想休战。”

    “你给黑棺的资料上说,每年会有价值四千万金元的贸易单?”

    叶格丽不耐烦地说:“当然,不过我们手头没有那么多的金元,所以得从你们手里换。”

    “这么说,我们还得向你们买东西?付给你们金元好让你们付给我们?”

    叶格丽:“我听那些大臣说好像是这样,可具体的原理我没弄明白,这玩意儿比杀人复杂多了。”

    海尔辛插话道:“这就是贸易,促进国内的生产,国家获取税收,激发人们劳动与创造的热情,当然,商贸也是一场战争。”

    叶格丽说:“我不知道具体有什么意义,但我这位仆人这么说,多半错不了。”

    我应该带着卡拉,可那又太危险。

    我答道:“可我们已经与剑盾会有了商贸往来,不能背弃盟约。”

    叶格丽将腿翘到了餐桌上,我眉头一皱,对她的礼仪异常失望,不过她穿的裙子并不严密,我窥见了...不,什么都没窥见,更别提那草莓色的...但我还是忍耐了她的无礼。

    别被骗了,鱼骨,她其实是个让人作呕的超级肥婆,不,是异形,莫让她的外貌和声音欺骗了你。

    她嚷道:“和我们定下协议,就得和剑盾会决裂!当然,剑盾会也不会容忍你们和我们眉来眼去的。”

    我摇头道:“原来如此,但为什么紧咬着剑盾会不放?我听说你们帝国版图已经很大,为什么还要进一步扩张?与剑盾会作战对你们并无好处。”

    叶格丽说:“因为我决定剑盾会必须死,还有,我们的皇帝也决定剑盾会也必须死。那个老家伙和我都决定了,那剑盾会就得死。少啰嗦,黑棺的立场怎样?是我们?还是剑盾会?我警告你,慎重地回答,你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

    她充满威胁的语气让我大为不快,我说:“我见到过当时的景象。”

    叶格丽嗤笑一声:“什么景象?”

    我说:“不念法师与睿摩尔共同将始祖冥火送入你的体内,你复活时好端端的,就像现在的你。你不应该成为那畸形尸的模样,应该能在剑盾会中好好活着,为什么....”

    霎时,叶格丽脸色发青,皮肤之下那丑陋凶恶的老妇霎时显露了出来。她问:“你这个满口蛆虫的杂种,你怎么见到的?”

    我说:“菲安娜。”

    叶格丽注视着我,表情阴冷而贪婪,我见过类似的表情,那是鬣狗盯着快死的猎物时跃跃欲试的表情。

    她说:“你见过菲安娜。”这并不是个问题。

    “我的确找到了活尸的祖先。”

    叶格丽张开嘴,露出满口尖牙,她说:“你获得了她的冥火。”

    我说:“我已经终止了她的诅咒,她已经死了,彻底不存于世。”

    叶格丽站起身子,笑着说:“冥火....冥火是一种诅咒,是一种浸染,是一种污染。在你杀死她时,你已经被冥火污染得不轻了,朗基努斯。你当然不会转变为活尸,可如果你死了,你就会被转化,因为你接触的是可不是普通冥火,而是始祖冥火,是无可逃避的‘神圣’力量,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

    她的敌意再明显不过。

    叶格丽说:“我本没料到黑棺真的会让你过来,我只想探探黑棺的意向,也许能拉拢几个软弱的家伙,或是捉走一些有价值的人质,但我没想到你会这么蠢,真的毫无防备来见我。我原本以为能收服你,毕竟我是个英明的女王,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朗基努斯,你体内的冥火,那些悄然藏着的好东西,都归我了!”

    她对朗利·海尔辛说:“杀了他们。”海尔辛闻言叹了口气。

    我看了看亚伯,觉得此言正合他意,尽管他和吴策融合之后有些改观,但他依然是我见过最好斗的家伙。

    他很难找到什么对手,但如果有好的对手,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