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八 求贤若渴
    那条像是能环绕整颗星球的大黑蛇消失了,我赶到亚伯身边,问:“你还好吗?”

    亚伯说:“除了快要天亮,没什么不好。”他用眼神阻止我搀扶他,他总是死要面子。

    “那条黑蛇,那个‘阿佩普’是什么?”

    亚伯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呑世之蛇,你不知道当年这玩意儿引起了多大的麻烦。”

    我问:“呑世之蛇又是什么?听名字好像很威风。”

    亚伯:“你具体可以问问缇丰,她和这玩意儿也很有渊源,我们当时找的是呑世之蛇的蛇卵,可现在它似乎已经孵化了。”

    我说:“是某种恶魔吗?”

    他答道:“可能,也可能只是某种怪物。”

    “看起来像是拉森魃的暗影术,或是彼列的魔咒。”

    亚伯说:“也可能拉森魃、彼列与阿佩普各学各的。”

    “你怎么获得它的?”

    亚伯说:“可能与吴策有关,也可能与墨慈有关,又或者两人各获得了一部分,随后合二为一,如果不是它,今天可能真有些危险。”

    我愤愤不平:“你的能力看起来比大衮档次要低不少,你是死灵系的,他是时间系的,简直是用步枪怼大炮。即使如此,你也险些赢了。”

    亚伯笑道:“越是艰难,越是有趣,我有些迫不及待想再一次与海尔辛战斗,这一回我会赢的,不必依靠这条蛇。”

    我突然想起我们必须相互关心,相互照顾,于是正色道:“这怪物占据了你的身体,似乎非常危险,这样吧,不如把它引渡到我的体内,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亚伯摇头道:“这条蛇很可爱,我打算留着它。”

    可爱?你这是什么审美?再说了,我才是你可爱的弟弟啊,你是不是该给我点保命的保险?比如阿佩普什么的。

    亚伯说:“早晨将至,你先回号泣,我稍后返回。”他像勒钢一样沉入了大地。

    我十分惋惜,我吝啬的兄长不肯将呑世之蛇的力量赐予我,不过疯网已经令我不堪重负,若在我体内饲养另外一头怪物?仔细想想,还是算了。

    人生在世,岂能十全十美,处处如意?就像是叶格丽拥有如此完美的外貌,但体内的肮脏与丑恶实难描述。她承诺的重金回报终究只是云中楼阁而已。

    太阳的光辉降临世界,在阳光中,我有些小无敌,这让我放下心来,不惧叶格丽追击我。此行虽然遗憾,但让我看清了叶格丽的真面目,黑棺公爵们也应该对她不再抱有任何希望。

    最重要的是,亚伯形成了真正的威慑,相信叶格丽会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我不必再怕她了,至少几年内她不敢再找号泣的麻烦。

    IBA的管家很遗憾地未能在这场战斗中幸存,我等了一会儿,才有IBA的接引人出现。那是个佣兵打扮的年轻人,留着长发,外貌大约十八岁,很可能是法师,外表很诚恳。我从他眼中看见了法力的光辉。

    他愕然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都会问同样的问题,问的语法也一模一样,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吗?难道他们不能有些创意地问:“这里是不是被陨石砸过?”或者“你是怎么从这场核爆中存活的?”

    我凝重地说:“和谈失败了。”

    年轻人小心翼翼地问:“您和...海尔辛决战了吗?这是您造成的?”

    我黯然答道:“他们...他们为什么要逼我?我本打算隐瞒实力,可现在却被逼无奈,使出了禁忌的力量!唉,罢了,罢了,这恐怕就是我背负这诅咒之力的宿命吧。我,朗基努斯,虽有逆天之力,奈何命不由己。”

    年轻人的表情混合着惊诧、希望与犹豫,他说:“我带您回号泣,您可能不认识回去的路。”

    我说:“我自己能找到方法回家,但你替我领路,也是极好的。”

    年轻人说:“剑圣,我有些事想问您。”

    我目光庄严而柔和,微笑道:“孩子,你问吧。”

    年轻人说:“IBA对您并无恶意,他们不知道叶格丽打算在这次碰面中对您不利,可您...真的击败了他们,自己却毫发无损吗?”

    我的笑容自信而温暖,我的脸上仿佛绽放着阳光,我的脸皮仿佛厚的无法拆穿的牛皮,我说:“我已经很克制地出手了,否则,我怕整个废土从此赤野千里,万物不存。”

    年轻人咬咬牙,神色愈发不宁,他说:“我叫奥斯古德,您可以叫我奥斯,我是IBA的佣兵,也是个法师。”

    他长得也挺俊俏的,颜值高的法师,通常都很大的潜力,说不定是个奈法雷姆,这就是生着主角脸与配角脸的角色之间注定的差距。

    我淡淡地嗯了一声,温言说:“我叫你‘奥’吧,你我之间,不必如此生分。”我拥有高超的政治手腕与不凡的人格魅力,这个年轻人是个可造之材,我打算拉拢他,撬IBA的墙角,毕竟黑棺现在人才短缺。

    奥斯离我远了那么几厘米,奇怪,难道是我的眼神不够热情么?难道是我舔着干涸嘴唇的舌头未能表达我求贤若渴的心思么?又或者是我如阳光般灿烂的容颜让他不敢太过接近么?也可能是我表达的不够明显,让他心存疑虑了么?

    于是,我伸出右手,轻轻地放在他的右肩上,稍拍几下,发出爽朗而健康的笑声。

    他的身子在发抖,又咬着嘴唇,看了我一眼,很快扭过了目光。

    没见过世面的年轻人,在我这样震古烁今的大人物面前,自然会心生羞怯,唉,我明白,我明白。

    我说:“奥,你有什么话对我说?”

    奥斯鼓足勇气,说:“剑圣大人....”

    我嗔怪道:“你听听,这可多么疏远?你我一见如故,亲如挚友,你就叫我朗基好了。”

    这下他抖得更厉害。

    激动。

    是激动。

    他为能结识我这样的伟人而激动。

    他深深吸气,说:“大人,我....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我说:“你也真不懂规矩。”

    他低下头,说:“我...我实在不敢...”

    我说:“我都说了,让你叫我朗基,我年纪比你大一些,你叫我朗基哥哥,也是可以的。”

    说到此处,我有些口渴,于是又舔了舔嘴唇。唉,我为了劝说人才,真是费尽心机,大费唇舌,连嘴都说干了。我见他口袋里有一瓶水,取出喝了一口,轻笑一声,交给了他,说:“你也喝吧,奥。”

    他急忙道:“我...我不渴,大....朗基....哥哥。”最后几个字,他说得无比艰难,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见过世面。

    我秀眉微蹙,俊脸若霜,柔声责备道:“你知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潜规则。”

    奥斯古德颤声道:“什..什么潜规则?”

    我笑道:“潜规则就是,你要我帮忙,就得先表达出你的诚意来,你明不明白?”

    奥斯古德说:“可、可我、并不是那种...那种人!”

    我说:“这社会是个大染缸,你现在看起来如此清白,可不久之后,就会被这种种污秽弄脏。所以,你不要嫌我脏,被我弄脏,总比被其他人弄脏要好,你明白吗?”

    多么深刻的道理,却用这么浅显易懂的话说出,我呢,真是个逻辑与雄辩的鬼才。他应该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从此会学着变得圆滑机敏,不再会直接拒绝高位者的要求。

    他说:“我不想,不愿意被弄脏。”

    我将水瓶送到他嘴边,表情坚毅,说:“喝,你嫌我的水脏吗?给我喝!”

    这霸道总裁般的气势让他几乎吓尿了,他哆嗦着将水瓶凑到嘴里,喝了一大口。

    他无疑感到屈辱,这混杂了我的口水的水,现在进入了他的嘴,他的胃,在他体内循环。他以往青涩而略带傲气的幼稚心理,经过这小小的历练,一定已有了长足的进步。

    他现在应该对我很感激。

    我说:“你现在可以说了。”

    奥斯古德:“大人,请救救我们!我们被困在索多玛城,被叶格丽牢牢掌控着,IBA也无法解救我们,只能为她卖命!如果您真的如此厉害,我求您将我们救出去!”

    我见他妙目含泪,心中一软,说:“我现在就可以救你,你随我回号泣,我会安置你的。我会给你安置一间温馨的小屋,小屋里有个温馨的壁炉,而壁炉旁有一张很温馨,很大的....床。”

    床,旅人最渴望的就是床,任何一个长途跋涉的逃难者心中,床都有着非凡的意义,它意味着安全,意味着休息,意味着美梦,意味着家园。我曾经作为旅人,我明白得很。

    这体现了我的诚意。

    奥斯古德奋力一跃,脱离了我的手掌。他大声说:“朗基大人,您的心思我都明白!可我不能!我不能...贪图安逸,而我的父母兄弟都落在叶格丽的魔爪里,我求你解救他们,事成之后,我会...我会...!”

    我笑道:“你就不怕自己落入我的魔掌,从此泥足深陷么?”说出这话我就后悔了,我只是想展现我小小的幽默,可现在不是表现幽默感的时候。唉,我确是是个很幽默的人,有时却会起到反作用。

    他指了指我的身侧口袋,不再多言,因为我们已经走到了异界的边界。

    我在口袋里发现了一张小纸条,纸条上有魔法,维拉叶应该有办法破解上面的密文。

    我朝他笑了笑,奥斯古德朝我鞠了一躬,随后变出一辆摩托车,飞也似地逃了。

    我又对现今年轻人的怕生感慨了一番,并不是每个年轻人都如拾荒已久的我那样强硬的,看着他们娇生惯养的模样,我又怀疑他的才能是否真如我期望的那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