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十 绑匪伎俩
    孩子们站在庭院中,晨光照耀在花草树木上,露珠反射着这道光辉。

    他们很激动,神情像是快要上天了,这是自然的。

    黑棺剑圣。

    这名字就足够了。

    我带着邪魅的笑容,迈着鬼魅的步伐,举手投足间显露出妖魅的气质,以极度魅惑的颜值面对着这些涉世未深的孩子。

    哦,朗基努斯,你是有罪的呀,你的罪就是让人不可救药的爱上你,你必须小心,尽管你的品德是如此的高尚,可你的存在,你对别人致命的魅力,就是你的原罪。

    君本,

    佳人。

    可,

    红颜,

    祸水。

    卡拉说:“父亲,你拉链开了。”

    我一低头,确实,看来老天都不免嫉妒我的完美,我的高大,我的粗长....呜呼哀哉,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降大任于斯人也....

    等等,卡拉?

    我惊声喊道:“卡拉,你怎么在这里...马丁怎么也在?”

    他们混在那群孩子之间,年纪最小,可身高却排在中等,可见他们的营养比别人都好。

    卡拉笑道:“我们也想学,一想到你教别人念刃而不教我们,我就很不爽,马丁也是啦。”

    嫉妒,我已经让这么小小年纪的孩子产生了嫉妒吗?在他们情窦未开的年纪,却因为我的绝世威名与超凡气度而不由得为之倾倒了?罪人!朗基努斯!你是罪人!

    可这也毫无办法。

    我听见一个叫少托德娜女对马丁说:“剑圣在傻笑什么呢?看起来好色哦。他脸都红了。”

    马丁没回答。

    这群孩子简直没大没小。

    我敛容肃然道:“卡拉,你不是应该很忙吗?你要读书,还要处理那些账目....”

    卡拉说:“每天两小时我还是抽的出来的,而且,如果有问题,乏加会通知我。”

    我点点头,对孩子们说:“你们想必已经知道,你们被该隐选中,被我选中了。你们都是出众的人才,身负万里挑一的才能!我知道,你们刚刚罹患痛苦,心情仍令人同情,然则古有云:‘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又曰:‘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所以,我不想再说什么怜悯的话,你们都将经受最严格的、甚至是残酷的训练!”

    孩子们并不悲伤,他们的觉醒似乎让他们的意志登上了另外的境界,至少...暂时缓解了他们的悲苦,现在,他们已忘却了过往,全心最好了准备。

    我走到一个叫温萨普的男孩面前,他是年纪最大的,而且,据他说,他受到过海尔辛大师的亲授。

    我很怀念大师,我希望他能至此。

    我说:“温萨普。”

    他使出全身力气大叫道:“是!”

    我说:“我将依照古代东方的师徒制度,你们都是我的徒弟,你是所有人的大师兄,若我不在,由你督导所有人,他们必须听你的话,绝无例外,但是,我也将考察你的品行和进度,如果我并不满意,我将收回你的权柄。”

    温萨普欣喜万分,喊道:“是,师父!”他递过来一本大约五厘米厚的书,我定睛一看,这下轮到我欣喜万分。

    是海尔辛大师留下来的神功秘籍?怎么...怎么会传到这孩子手里?我以为我才是他的得意门生。

    镇定,镇定,你是一代宗师啊鱼骨,岂能妄自菲薄,放浪形骸?又怎可嬉笑怒骂,全无顾忌?

    我摆正笑歪的嘴,淡然看了几眼,说:“海尔辛大师给你的?”

    温萨普摇头道:“是那个蓝鬼给我们的,我们已经练了几天,可没有进展。”

    叫托德娜的女孩说:“我们怀疑蓝鬼是大师的鬼魂,大师是不是已经死了?”

    我叹道:“胡说,大师怎么可能死?”我将书册拿在手里,说:“这些书册对我毫无意义,但对你们太过艰深,还是由我保管为妙,除此之外,你们有没有收到过其余馈赠?比如宝剑宝刀啊,铠甲轻甲啊之类的,最好都交到我手上。”

    这并不是我贪得无厌,连小孩的东西都要抢,我只是想物尽其用罢了,就像当年岳不群夺取林平之的辟邪剑谱....不,这比喻并不恰当。可危急存亡之秋,我必须抛下任何道德的约束,所谓仁不当权,慈不掌兵。如果在我饥饿的奄奄一息之际,我面前出现一个拿着棒棒糖的小孩,我是理所当然会抢走那根棒棒糖的。

    是末世令我变成了残忍的、抢小孩糖吃的魔鬼。

    错,不在我。

    而是这个世界。

    我开始教他们念刃的基础,发现他们领悟的速度相当快,前期的进度与萨尔瓦多相似,只是在艰难处比萨尔瓦多慢了不少。

    维拉叶告诉过我,宇宙中的魔法物质——以太——让凡人觉醒,从而拥有魔力,可以操纵以太,扭曲现实。依照觉醒的程度,可以将人类分为凡人——戏法者——猎法者——法师——奈法雷姆五个层次。

    这是传统法师的观点,与恶魔使的观点不同。恶魔使认为是恶魔让人类拥有魔法的力量,天赋所以可分为凡人——恶魔仆从——恶魔信徒——恶魔使——恶魔后裔,其中恶魔后裔就是奈法雷姆。

    从法师观点来说,戏法者缺乏操纵大量以太的天赋,存在着很大的局限性,他们拥有法师的视觉,可以看出一些被隐藏的魔法痕迹,侦查到危险的临近。可如果要使用魔法,哪怕是低级魔法,必须借助一些仪式或道具。在剑盾会的一万多个骑士中,绝大多数都是戏法者。

    猎法者是天生体内存在以太的人,我在伦敦和他们打过很多交道了。他们天赋很强,可通常只有某一方面的元素能力:风、火、水、土、雷、木。他们如果专精于自己所长,可以提升到很不错的境界,但缺乏真正法师的渊博与多变。

    法师则是真正觉醒者,看破了世界的真相,可以自由分配自己体内的魔力,操纵外界的以太,他们可以充分学习魔法的知识,涉及极高的层次,只要足够命长,就能达到理解宇宙的程度。这样的人,维拉叶说,十万中只有一个。

    奈法雷姆有浓厚的恶魔血统,出现的概率比法师更低。这让他们可以在各个领域都出类拔萃。他们可以成为极强大的狼人、法师、血族、恶魔使,天使化身,如果变成了活尸,也是与众不同。当然,像乏加这样的可怜的少女被改造成了AI,也几乎无所不知。

    很难说恶魔使与法师的观点谁对谁错,也有可能都是错的,唯有一点可以肯定——

    我所拥有的这群学生,都是罕有的、觉醒的法师。

    一群无价之宝。

    但问题在于,我不能让这群无价之宝知道自己是无价之宝,我不能让他们骄傲自满,看出我根本不忍心让他们受到损伤。我必须用无情的手段,将他们逼上绝路,激发全部的潜能,就像当年奥奇德那样对待我一样。

    我让他们用念刃的技巧挥剑,一厘米都不能歪斜,姿势绝不能出错,即使他们练得骨头喀喀作响,即使他们支持不住而摔倒,我也只是冷漠地让他们站起,继续苦练。

    我让他们激发念刃跑圈,看着他们喘得连肺都要爆炸也不喊停。我让他们躲我的剑,或者承受我的攻击,训练他们及时发动念刃的反应,如果他们躲不开,或者防御不及,身上就会留下我木剑的血痕,在短短几天内,他们已经遍体鳞伤。

    我会用恶毒的言语刺激他们,不,更确切地说是辱骂他们,让他们在精神的干扰下流泪咬牙,心中充满了对我的愤怒,以及对战斗的渴望。

    当他们实在难以为继时,我稍稍用灵魂之花治疗他们,让他们不至于第二天爬不起来,可又不让他们看出我在照顾他们。

    而且,我亲自下厨给他们做饭,即使他们再饿,在我黑暗料理届的厨艺面前,胃口也不怎么好。

    几天之内,他们已经不再崇拜我,喜爱我了,在他们心中,我如魔鬼一般强大,如魔鬼一般可怕,如魔鬼一般可憎,又如魔鬼一般无处不在,囚禁着他们的灵魂。

    如果换在百年前的盛世,此事一旦被媒体报道,我只怕会被喷的狗血淋头,甚至锒铛入狱。

    这就是在末世的好处,没有一群无知的圣母干扰你,导致未成年罪犯被法律保护,让你束手束脚,战战兢兢,而连小孩都敢在老师面前横着走,可以肆无忌惮、嚣张跋扈地作恶。

    我对卡拉和马丁使用的是同一标准,但他们太出色了,比弥尔塞、萨尔瓦多学得更好,而且我也不忍心真的体罚他们,至于骂他们就更不行,骂他们爹娘那岂不是骂我自己吗?他们每天两个小时,就能完成其余所有人十二个小时的训练任务,并且已经能很熟练地运用,像是实战了好几次一般。

    这至少引起了其余孩子们的怨气,可他们敢怒不敢言。我察觉到了他们这一情绪,于是,当他们表现好时,我也会给予相应的优待,表现出我略显温情的一面。

    奇怪的是,这偶尔的温情让他们感激涕零,激发了他们发自心底对我的尊敬和仰慕,将我当做了真正的父母,在我面前痛哭流涕,一诉衷肠。我这才体会到斯得哥尔摩综合症是多么容易形成,又是多么容易操纵。

    我坚信自己是为了他们好,可我对他们的恶劣程度远大于善待,可就是那偶然间的善,让他们完全被我迷住了,在他们力量增长的同时,对我的忠诚也变得不可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