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十一 小试牛刀
    正如我期望的那样,整整几个月相安无事,我有充足的时间训练我的学徒。剑盾会送来的谢礼金让我财政宽裕,重重答谢了驻扎在此的游骑兵,让他们从矿工的劳作中退出,他们除了保卫全城治安外,还有不少人帮忙照看孩童、管理奴隶,更有一部分老兵在我的鼓动下退伍,在号泣当起了教师,或者做起了买卖。

    伦敦人开始适应号泣的生活,从事挖矿、冶金、运输、编织、伐木、建造、种植、捕鱼、畜牧等工作。他们畏惧于我,极为忠诚而高效。我稍稍改善了对他们的态度,并让他们之中聪明的得到优待,让他们搬进隔离区中干净的房屋里,并学习语言、数学、文化、宗教等基础课程。

    但是,他们的物质生活并未得到改善,我也依旧会带走他们的新生儿,这并非我吝啬,而是我对他们的本性仍保持怀疑,我必须小心行事,因为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亚伯在城市中隐居,不知是在练功还是偷懒,有时候,他会突然出远门,大概一周之后返回,我问不出他去干了什么,只能听之任之。

    在丰收节的第二天早上,我正要前往殿卫寺,索莱丝出现在客厅,她穿着军服,英气逼人,风致绰约,让我几乎以为她从活尸变成了人类。

    她说:“我有事向长官报告。”

    我喊道:“拉米亚?”

    拉米亚忙将她迎进屋子,问:“亲爱的,什么事?”

    索莱丝取出一张地图,说:“我们在海岸线边上有所发现。”

    那地图是剑盾会交给我的卡戎公司避难所之一,我认为这些避难所里必然有大量幸存的人口,有可能多达一万人。我当然打算把所有人都迁到号泣,可那样会导致粮食不足,这真是进退两难。

    拉米亚喜道:“你发现了幸存者?”

    索莱丝说:“是一队拾荒的游骑兵发现的,但敌人的火力很猛,兄弟们出现了阵亡。”

    拉米亚问:“敌人藏身处是怎样的?具体有多少人?”

    索莱丝说:“他们在一座类似游乐园的区域,但那个游乐园并不大,根据地图,那里是‘运气避难所’所在地。所以,很可能他们在地下还有更深的居所。”

    和米安铎、号泣、无水村一样。

    拉米亚问:“我们死了多少人?”

    “十个游骑兵,死了三个,受伤了三个,骑着驼鹿逃回来的,他们的长官死了,副官是游骑兵学院的新毕业生。”

    拉米亚很惊讶,说:“敌人这么厉害?是恶魔使吗?”

    索莱丝摇头道:“他们占据了地利,而我们没有掩体,敌人的火力很强,即使我们穿着防弹衣与防弹头盔,可也不能当活靶子。”

    拉米亚想了想,说:“召集五十个人,你亲自去吧。”

    索莱丝微笑道:“遵命。”

    这是我们等候了许久的好机会,敌人杀了我们的人,这让我们有借口可以劫掠,可以绑架,可以吸收他们,唉,我的想法怎么越来越野蛮呢?可这又如何?征服是我们快速扩张的必要途径。

    我突然有个更好的主意。

    我说:“不,这次行动由我负责。”

    索莱丝奇道:“朗基?你怎么...认为事情很严重吗?”

    我笑道:“我打算带我的学生同行。”

    索莱丝说:“你...这可不是儿戏!”

    我展现出无畏的气概与自信的笑容,说:“对我而言,此行与儿戏无异。”

    索莱丝很无奈,但却笑了起来,说:“不知为什么,我很想看你的笑话,所以我也要带上我的人一起去。”

    我说:“可以,但指挥官是我,所有人都必须听我的命令行事。”

    索莱丝:“当然,你是大主教,虽然没正行,可你说了算。”

    唉,索莱丝、废钟、赵洛、面具、维拉叶他们在我面前都不怎么恭敬,为什么我在他们眼中全无尊严呢?我隐约记得我有几次讲黄段子被索莱丝她们听个正着,还有几次和面具在看违禁片子的时候又被他们堵上了,另有十几次在他们面前装逼失败,可除此之外,似乎没怎么出糗。

    ...

    学徒们等在神庙中,已经整齐地列队,温萨普喊道:“师父大人好!”其他人也气势十足地问候我。

    我让跟着我的游骑兵将箱子放在地上,里面是游骑兵的作战服以及枪械,我说:“今天,我们要外出,经历实战考验!在五分钟内,把箱子里贴着你们名字的装备穿上。”

    孩子们顿时大感兴奋,迅速打开箱子,有条不紊地找到自己的名字,穿上了防弹背心、腿甲、肩甲、臂甲,每人拿了一柄手枪,一块盾牌。

    我没让他们学习用剑,而是用枪,这是短时间内提升战力最快的方法,当然,在科技发展有限的情况下,剑的上限比枪更高,所以,最终我希望他们的射击与剑法都能炉火纯青。

    卡拉嚷道:“爸爸,我和马丁的呢?”

    我说:“你们不许去。”

    卡拉嗔道:“为什么?这不公平,为什么他们能去实战?”

    我当然是出于安全考虑。

    我回答:“因为你们年纪太小。”

    卡拉握着马丁的手,走到我面前,她用萌得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耳语道:“爸爸,带我们去吧,你会保护好我们的,我相信你哦。”

    我的血槽瞬间空了,谁能抗拒这种请求?我看来是不能。

    但我竭力说道:“这不是春游,而是危险的军事行动,你忘了你在市政厅里还有重要职务了吗?”

    卡拉用水灵灵的大眼睛凝视着我,娇声说:“哼,坏蛋,我不理你啦!”

    我惨叫一声,翻身栽倒。

    阿伟死了。

    我不记得我吐了多少血,但我记得卡拉和马丁坐在我肩膀上,我朝外走,其余学徒跟在后方,我总觉得他们的目光落在我背脊上,似乎总有些鄙夷。

    尊严,哼,也就是个抽象的概念,又算得了什么呢?

    索莱丝在围墙外等着我们,她带着十五个士兵,一群驼鹿,一头驼鹿可以载至少两人,如果是孩子,则是四人。我让马丁、卡拉和我共骑一头鹿,其余学徒与游骑兵混骑。

    也许我太宠这两个孩子了,学徒们会不会颇有微词?

    但我偏要宠。

    学徒们兴奋至极,可由于我严格的规矩,让他们保持着镇定,没有在游骑兵面前丢脸。

    我关心索莱丝的终生大事,可她并没有和瞻礼斯共骑一头鹿,而是隔得远远的,她这样公私分明让我很难办,让我像是个徇私枉法的典型。

    她和瞻礼斯现在怎么样了?难不成分手了吗?不过我对这种八卦是没有半点兴趣的,也许哪天我该趁夜深去她家窃听一番,看看他们是否还在床上办事。

    黑棺的神剑弹产量显著提升,现在每人可以分到十枚神剑弹,一枚以太手雷,这让游骑兵的作战能力大增,加上变异驼鹿的快脚程,应付起恶魔来比以前顺畅很多。

    可恶魔仍旧无穷无尽。如果这附近真存在大裂隙,我得设法将其关闭。

    大约前行了二十公里路,夜幕降临,游骑兵在已经探明的一个山谷间安营扎寨。突然间,哨兵喊道:“有恶魔来袭!”

    学徒们陷入惶恐不安中,更显得手足无措,他们一方面想表现得沉着,一方面又想表现得勤奋,可实际上,他们都慌了阵脚。

    我对游骑兵说:“让我的学生们处理。”

    游骑兵们笑道:“是,大人!”

    索莱丝问:“你没开玩笑吗?”

    我给学生们每人一弹夹神剑弹,说:“手枪在二十米之内最有效。”卡拉和马丁并未分到,不过她这一次没向我撒娇。

    我很失望。

    大约是二十个白色恶魔冲向我们,与伦敦的规模相比,这里确实像是新手村的程度,用来训练新手再好不过。

    念刃有助于集中精神,平息紧张,增强视觉,像拉米亚开枪,即使在高速行动中也极少错失,很快,他们不再手抖了。

    绿色火光蹦跃着,枪声传开,六个白色恶魔中枪倒下,其余的大吼,加速冲锋。

    游骑兵中有人笑道:“不坏!”另一人说:“他娘的有点东西。”还有人说:“他们可是剑圣的学生,这是理所应当的。”

    我竭力忍住笑容。

    话语声中,又有数个白色恶魔扑街,但这时,恶魔们离我们只有十米。游骑兵大骇,喊道:“喂”

    我放出暗影,将游骑兵挡在暗影后,学徒们却在暗影前方,直面白色恶魔,恶魔们立即将他们作为攻击目标,学徒们吓得放声大喊,唯有几个年纪大的孩子退后开枪,只有一人命中,其他人都射偏了。

    我喊道:“用念刃!”

    他们击中意念,将念刃扩散开,这还达不到铁莲的程度,可已经让甲胄更为坚硬。温萨普举起手臂,挡住恶魔一击,开枪打中恶魔的肩膀,那恶魔撞了他一下,温萨普一个踉跄,另一个恶魔从侧方袭来。托德娜尖叫着连开三枪,击毙了那个恶魔,她又被恶魔狠狠抓了一爪。

    短短十秒钟内,学徒们都受了伤,但伤势不重,念刃的防护加上防弹装甲起了作用。

    我看着他们在十秒钟内由惊慌失措变得重拾信心,逐渐躲避、防御,反击,这依旧是一场必败的战斗,可他们都在坚持。

    别逼迫得太急,慢慢来也不错。

    我抛出闪光弹,斩出天地元一,一瞬间将所有恶魔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