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十二 民兵组织
    在光与影交织的剑网中,死里逃生的学徒们被深深震慑。

    他们毕竟还是孩子,喜欢炫丽而强大的绝招,他们不懂得子弹比起光明与黑暗是更好的武器,起码,凡人可以使用。

    而且我忘了教他们在废土生存的要领,他们也许已经能和恶魔群抗争,但在废土上不仅仅只有恶魔。

    我大声说:“记住了,我的学生们,恶魔害怕阳光,但在废土上的恶魔,阳光对它们并不致命,可是,阳光能让它们变得虚弱,甚至能让它们得病,在夜间,你两三枪才能干掉的恶魔,在白天只需要一枪,就能让它丧失战斗意志。所以,我们要学的聪明一点,事关生死,无所不用其极,如果非要与恶魔干架,选在白天,选在晴天。”

    学徒们喊道:“是的,师父!”

    我又指出他们每个人在生死关头的缺陷,并说:“静坐冥想,回忆在短短的一分钟内,你们经历了什么,并以此为根基,变得更加坚强。”

    索莱丝悄悄对我说:“你把他们惊吓得不轻。”

    我答道:“要的就是这效果。”

    索莱丝笑道:“你比我刚认识你时厉害了十倍不止,我怎么没看见你修炼过?”

    “我可是个天才。”

    索莱丝笑出了声,摇了摇头。

    卡拉很快缠上了我,要我教她天地元一,这怎么可能呢?我告诉她这玩意儿太难,然后卡拉又要我为她讲故事。奇怪,她怎么变得这么粘人?她有个堪比乏加的大脑,怎么会这么幼稚?

    终于,她低声嗔道:“如果我不看着你,你就要和索莱丝打情骂俏啦!”

    真是荒唐,我哪有那方面的意思?更荒唐的是到目前为止,我——权势熏天的大主教、神功盖世的剑圣朗基努斯——都没有开后宫的可能,索莱丝宁愿爱上那个平凡无奇的瞻礼斯也不对我投怀送抱,这剧情简直完全不顾现实,毫无天理了。

    索莱丝独自坐着,瞻礼斯作为副官,替她发号施令,但在忙碌的间隙,他朝索莱丝望来,眼神透出狂乱而无措,像是伤透了心。这个笨蛋真是丢尽了男人的脸,分手就分手,何必死皮赖脸地舔着呢?你好歹也是游骑兵中的中校,将来是可以统帅一个营的,想要找个黑棺中的中层女孩岂不易如反掌?

    想到此,我打发了卡拉,走向索莱丝。

    索莱丝问:“朗基?”

    我直接问:“你是不是要瞻礼斯买房子,然后写了你的名字?”

    索莱丝瞪大眼睛,一时没回答,我恼道:“果然如此!”见到如此不公,我义愤填膺,男权之魂在胸中沸腾,我喊道:“你做个好人吧!还要欺压我们男人到何等田地?这大热天的,气得我浑身冷汗手脚冰凉,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索莱丝笑道:“你的眼泪呢?”

    我赶忙翻口袋找眼药水。

    索莱丝摇了摇头,说:“我还住在亨利豪宅里,没让瞻礼斯买房,不过他确实买了房要写我的名字,我没答应。”

    我居然找出了眼药水,但没滴,我说:“你该和他结婚了吧,这都好几年了。”

    索莱丝说:“我想要和他分手,他死活不愿意。”

    我急道:“你可是活尸,活尸!你上哪儿找这么一个愿意不顾一切爱你的男人?”

    她眉头一皱:“怎么?活尸就不能有选择权?活尸就一定低人一等?”

    我说:“话糙理不糙,我不是看不起活尸,可你也知道冥火的诅咒是怎样的。”

    索莱丝叹道:“朗基,你别这么八卦了可不可以?你可是大主教。”

    “怎么?大主教就不能八卦了?大主教就一定高人一等?”

    她被我逗笑,说:“你怎么像我爹一样?真是服了。你别逼我,你眼前的姑娘不想结婚。”

    原先,我以为瞻礼斯是为了利用索莱丝谋求权力,狼子野心,昭然若揭。然而,经过几年的观察,此刻我只是替瞻礼斯鸣不平,可涉及感情问题,我也不能干涉过多。

    我打算将瞻礼斯升为上校,索莱丝说不定会改变主意,可那样究竟有用吗?

    索莱丝渐渐变得严肃了些,说:“我也想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

    索莱丝说:“你离我这么近,真的...不讨厌吗?”

    “你是说冥火?你不是用瑶池的法子在收敛冥火的效果?这样的你和正常人没区别吧。”

    她摇头道:“我的冥火增强了,瑶池的方法偶尔会失效,某一次,我和瞻礼斯约会,我起身点餐,回过头,却发现他的表情显著地变得震惊,莫名其妙的震惊,像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和这样一个低下的人共进晚餐似的。从那一刻起,我知道迟早有一天,他会伤我的心,会抛弃我,甚至会厌恶和我在一起的那些回忆。”

    我说:“那你得增加修炼,更好地抑制冥火。”

    她看我一眼,眼神很不妙,依稀充满了依赖。

    她说:“我现在并未抑制冥火,你却主动接近我了,为什么?你不受冥火影响吗?”

    我意识到是菲安娜,叶格丽说菲安娜的始祖冥火影响了我的灵魂,所以我对冥火不再厌恶,我对冥火这部分的诅咒免疫了。

    我告诉她:“别为冥火自卑,你是我最信赖的朋友。即使全世界都背弃你们活尸,我都是活尸坚定的支持者。”

    索莱丝说:“朗基,你意外地温柔呢。”

    我眼前一亮,刹那间见到了开后宫的良机,于是忙找借口落荒而逃,当然,为了不伤索莱丝的心,我握了握她的手,又抱了抱她,以示对她并不排斥。

    我特么究竟在干啥?现在瞻礼斯又用那种夺妻之恨的眼神偷偷瞟我了。我很担心在打怪的时候突然背后挨一枪子儿,或许我该先下手为强把这家伙送上军事法庭,俗话说得好,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绿面纱:“你不升他的官了?”

    怎么可能呢?

    早晨,我们继续出发,在晚上抵达之前游骑兵发现的一个荒废小镇。镇上没有人居住,所有的物品也被洗劫一空。我们住在镇上,深夜,恶魔们围攻了我们居住的屋子,我们站在顶楼,居高临下,学徒们又经历了一番苦战。

    不过他们知道我会救他们,这也算不上真正的考验。

    不算就不算吧,他们练习念刃才几个月,指望他们大杀四方不现实。

    我们控制了行军速度,在第三天晚上抵达了那个游乐园,它像是个孤立的秘境,最近的城镇离它都有三十公里路,所以,可以推断是异空间导致了地理位置的剧变,将它送到了这么一个隔绝的位置。

    瞻礼斯说:“他们有狙击手,上一次我们是在离游乐园五百米的位置被袭击的。”

    另一个士兵报告:“不止一个狙击手。”

    话音刚落,一枚子弹飞来,我用铁莲一挡,那子弹落在一旁。索莱丝笑道:“反应好快,而且很硬。”

    对面子弹连射,我用铁莲全部挡住,我随口答道:“还很持久。”卡拉立即制裁了我,拧了我小腿一把,我叫得仿佛膝盖中了枪的鱼。奇怪,她是怎么听得懂的?

    我喝下奥丁之眼,察觉到了不对劲。

    瞻礼斯,啊,瞻礼斯,你这条蛇,你又用那嫉恨的小眼神在偷看伟岸崇高的我了吗?我得小心防备你,我得在背后背一面盾牌了,以免我一代英雄朗基努斯死在背后的冷枪之下。

    游骑兵竖起防弹盾牌,这种盾牌比坦克装甲更厚重,普通狙击枪子弹射不穿,他们也并不想射杀驼鹿,因为驼鹿对他们有用。

    索莱丝说:“我上吧。”

    瞻礼斯急道:“火力这么强,别....”

    索莱丝说:“我自有分寸!”

    她朝外冲,速度非常快,像是骑着摩托车一般,她的长发撑地助推,让她仿佛御风飞行,凌波微步,子弹迎面飞来,她的长发凝成盾牌,令敌人的火力全数徒劳。她也变得远胜往昔,现在足以一人战胜黑象恶魔。

    当临近游乐园大约一百米时,她摘下一截秀发,眼中红光一闪,将秀发扔出,好似旋转的飞刃,将敌人的掩体打碎,后方敌人的血染红了屋檐。另外方向的敌人用三架轻机枪,一架重机枪向她扫射,索莱丝脚不着地,用异常灵活的走位躲避着,随后扔出坚硬的发丝,在冥火的淬炼下,她浑身都是致命的武器,这段发丝击毁了一架轻机枪以及它的射手。她躲到机枪的盲点,跃过了游乐场的围墙。

    突然间,我察觉到更多的敌人朝索莱丝的方向集结,他们行动时枪械喀喀作响,他们的武器非常好,而且似乎足有一个连的人数!

    我喊道:“向前推进,火力支援索莱丝!”我方的狙击手朝对方开火,其余人手持盾牌,稳步推进。随后,我服下阿蒙之水,奔向敌人营中。

    敌人穿得都是便装,衬衫、背心、T恤、运动裤、牛仔裤、短裤,可训练有素,枪械人手一把,而且都是军用级的武器。他们喊道:“那个女人在哪儿?”“在堆草房!”“该死的,早说了这么多房子都得拆掉,真是麻烦!”“她杀了格佛!还有莱特!”“杀了她,她是恶魔!”

    他们火力太强,索莱丝一人对付不了。

    我朝人群密集处扔出闪光弹,将光变强了数倍,他们“啊”地大叫,当场数十人跪倒在地,他们的眼睛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