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二十一 暗中交锋
    勒钢是个繁忙的血族,当他从睡梦中苏醒后,通常就会被事务淹没,他有几个忠诚的食尸鬼替他处理杂务,可那些正经大事仍让他忙得不可开交。

    其中之一,就是接见我这样的不速之客。

    我笑道:“好久不见啊!亲爱的哥们儿!”

    他叹道:“朗基,帮我个忙,把我的打火机放回原处。”

    我大吃一惊,说:“什么打火机?”

    他指了指我的口袋,我从口袋里把一个黄金打火机放回一座小雕像手里,这打火机的出现又让我错愕万分,说:“据我所知,你又不抽烟。”

    勒钢说:“我会抽两口,有时候会有人类的会见者,他们不知道我是血族,抽烟能缓解他们的情绪”

    他近来竭力推行一个政策,称为“遗忘历史”,旨在让绝大多数人类认为黑棺中存在血族的传言是假的,上层贵族中并无血族。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也许是他精力过剩的缘故,可千万不要质疑勒钢,他的深谋远虑只怕比我更胜那么半筹,唉,我真是太自谦了。

    我说:“近来还好吗?”

    “还好,最近统计,黑棺的人口已经超过了五万,我正在考虑实行全民兵役制度。”

    我根本没听进去,又说:“迈克尔的那些卫星城怎么样了?”

    “恶魔袭击事件很多,士兵有所损失,所幸平民并无伤亡,不过索萨的计划仍有很大进展。”

    我叹道:“索萨是个人才,纳尔雷还好吗?”

    勒钢:“他和索萨正准备动身外出。”

    我顿时像喝了一口醋,酸溜溜的,我问:“他们两个?我以为他们闹翻了。”

    勒钢说:“他们的友谊很牢固,而且我和迈克尔不会允许他们彼此敌对。”

    哦,索萨,你正在疏远我吗?你正在遗忘我吗?我的教子,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望之火,我的罪孽....不,这台词好像哪里不对劲。

    我收拢乱绪,说:“我记得游骑兵学院的第一期学员好像要毕业了吧。”

    勒钢嗤笑一声,说:“一群文员罢了,如果让他们去面对恶魔,只怕连枪都举不起。”

    我又开始摆弄勒钢桌上的一支金笔,这让他有些紧张,因为奇异的事总在发生,每当我来他办公室之后,有些小物品就会不翼而飞,这可真是奇了。

    我说:“文员,但他们还都是军人,对不对?”

    勒钢走向我,从我口袋里把小金笔掏出,放回原位。我尴尬地笑了几声。

    勒钢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说:“都是一些公子哥和名媛女,我还在想该怎么安排他们,如果派上前线根本是反作用。”

    “但,他们至少学会服从命令,尤其是你的命令。也就是说,你把他们派到哪里,他们都得服从。”

    勒钢点头,直截了当地说:“你想让我把他们派到你那儿?”

    我立刻用大笑掩盖心中的惊讶:他果然料事如神!和聪明人打交道总是那么简单。

    我说:“我捉了另外一些....奴隶,不,难民回来,大约一千五百人,这些人得工作,我得让人管他们。我会付高三成的工资....”

    勒钢摇头道:“不用,这些小子得服从军队的安排,军队也会给他们津贴,你不用出一分钱。”

    这好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我总有不好的预感。

    勒钢:“但你得帮我个忙。”

    我说:“我和你谁跟谁啊,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哪里算是帮忙?你尽管开口?十万二十万金元,我眉头都不眨一下!”不过说真的,二十万金元还是让我有点肉疼。

    勒钢说:“与钱无关,我们发现了一个山谷,在山谷中有一座奇特的设施,似乎是某个研究所。麦宗对它十分感兴趣,委托我们游骑兵调查,付高昂的费用。”

    我说:“麦宗派他的恶魔实验体去不就行了?”

    勒钢说:“当然,他会派的,索萨和纳尔雷也去,但前期去探查的游骑兵报告说周围有纪元帝国军队的迹象,你也知道,因为你和叶格丽的冲突,纪元帝国紧盯着我们,我担心她会抢占那个设施。”

    索萨就是去那里?

    哦,我当然记得,记得在替他洗礼时,亲吻他那比拉米亚还要雪白冰冷的额头很久很久,那是神圣的,纯洁的礼仪,没有掺杂任何私心和杂念,那时的他,只是一个崇拜我的、涉世未深的、几乎是婴儿般的年轻血族而已,他用崇敬的目光,仰视着英俊潇洒、颜值巅峰的我.....

    勒钢一声咳嗽,将我从幻想中拉了回来,他指了指我嘴角,我擦了擦口水。

    我说:“有我在,叶格丽的人就不会轻举妄动,你们就可以轻易把那个设施里的东西运送出来,对不对?”

    勒钢说:“是的,我原本想亲自去,可如果在白天,对我们十分不利。”

    “当然,小菜一碟。”

    勒钢笑道:“那么,我会尽快安排学业出色的毕业生到你那里,你要多少人?”

    我说:“目前只要二十人就够了。”

    勒钢说:“你要女学员多些,还是男学员多些?”

    我张口就来:“女学员.....”说到此处,急智顿生,忙改口道:“就不要那么多了,我要男学员,能干的男学员。”

    勒钢说:“这些人不能走传送门,等你从设施考察回来之后,我会用朱诺或者尤涅送你们。”

    我点点头,站起身,问:“他们在第几层?几点出发?”说话时,我盯着墙上的一个小画框看,勒钢屏息不语,直到我将视线从画框那里挪开。

    勒钢:“在第一层的游骑兵通道,就在半小时之后。”

    我微微一笑,扬长而去。

    其实,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我们的交锋可谓惊心动魄,勒钢输了,他与我朗基努斯比智慧输了。他以为我在第一层,殊不知我在第三层。我想要偷的并不是那画框,而是最初的那个打火机,这是声东击西的伎俩。

    但当我伸手去摸时,不由得脸上变色——

    我口袋里的并不是打火机,而是一个破烂的烟灰缸。他是趁拿回钢笔时摆进去的吗?

    他是在第四层。

    我来到游骑兵出行通道处,索萨和纳尔雷已经在等我,见到我时,深深鞠躬说:“大人,我们恭候多时了。”

    一同行动的有一百个游骑兵,三十头驼鹿,其中恶魔实验体大约五人,我认识其中的董定奇和考克,这两位是老熟人了,忘记的可以去看看第四卷第六十七章,他们见到我,也都向我鞠躬问候,我哈哈一笑,说:“免礼,免礼,诸爱卿平身。”

    出发在即,只等我一声令下,索萨说:“大人,我们启程吧,途中,我会向您简述此行的目的。”

    我叹道:“你怎么叫得如此陌生?我是你的教父,你就叫我爹地吧。”

    索萨笑了笑,说:“好的,教父。”

    我看了纳尔雷一眼,摆出那种胜利者的表情,说:“为了方便你汇报,到时候你和我共同骑一头驼鹿就好。”

    索萨平淡地说:“全听您吩咐。”

    纳尔雷瞪大眼睛,似在竭力忍耐着某种情绪。

    见此情景,我不禁心生感叹:年轻时的感情宛如流水般易逝,而再快的86也追不上奔驰。

    小心呀,鱼骨,小心,不要玩火自焚,为了单纯的好胜心而把自己扳歪了。

    骑上驼鹿后,我下令出发,全军顺着走道出了城。我驾驭着缰绳,而索萨的手紧握着鞍,纳尔雷心神不宁,似乎生怕索萨将手环绕在我的腰间似的。

    我情不自禁地,热衷于戏弄这些年轻人朴素的感情,就像索莱丝之于瞻礼斯一般,我可真是个恶魔。

    权力,这让人着迷的神器。金钱,这令人舒适的宝物。

    索萨说:“我们要去的那个设施,位于最大的一个卫星城,那里现在已经有三千个居民了。”

    三千居民?而且都是黑棺迁过去的?为什么我的号泣没人肯住?而情愿跑到这种啥都没有的新城市?看来有必要纠正黑棺人民陈旧而迂腐的歧视观念。

    “你们如何发现那个设施的?”

    索萨说:“一个月前,居民发生了大规模的流感,游骑兵的军医用医疗针替他们治疗,并没有效果。”

    我嗤了一声,道:“哼,这些平民就是没知识,肯定什么都吃,什么都用,是不是吃了什么野蝙蝠、抽了电子烟之类的?”

    索萨:“不,并没有什么蝙蝠。”

    “果子狸呢?”

    索萨奇道:“果子狸是什么?我并没有见过。”

    “也罢,你继续说。”

    索萨:“流感的症状很奇怪,他们变得很怕冷,而且狂躁不安,带有暴力倾向。军医无法判断感染源,也不知道是如何传染的,不久之后,军医也患上了病。”

    我皱眉道:“死了多少人?致死率高不高?我早就说过军医一定要戴口罩,这些家伙总存在侥幸心理。”

    索萨说:“最奇怪的是,一个人都没死。”

    “那也不怎么严重。”

    索萨说:“但患病之后,病人就完全荒废了,无法劳动,浑身不适,伴随着严重的幻听,似乎有什么人在召唤他们。”

    我感到瘟疫医生对此非常感兴趣。

    索萨说:“即使他们不吃不喝,也能维持生命。随后,麦宗教授的科学队抵达,对这一现象进行跟踪,从最初病人仅存的理智中找到线索,追踪到了一处隐蔽的城市废墟里,其中有一座山谷,那些病人都是去山谷里拾荒回来的游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