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二十四 贪婪诱因
    市长克雷特在居民区举行一场宴会,将贮藏的食物全拿出来犒劳平民,很机灵,这种时候不花钱什么时候花钱?

    董定奇与考克站在我面前,前者说:“大人,我们和你一同前往。”

    一定是麦宗命令他们非前往遗迹不可,他们是老牌的恶魔实验体,血城之后,麦宗一定又增强了他们,加上充足的神剑弹与以太手雷,的确,我用得上一些实力不俗的帮手。

    索萨说:“教父,我也要去。”纳尔雷立时说:“我也是。”

    我说:“索萨可以,纳尔雷不行。”

    纳尔雷顷刻间面色铁青。

    我笑了笑,说:“只是开玩笑,你们两人留下,万一又出现大面积异变,由你们指挥清除。”

    纳尔雷转忧为喜,我却觉得莫名悲哀,仿佛纳尔雷头上长出一根根黄毛,索萨则显得异常柔弱无助,而我呢?则是个憨厚懦弱的苦主。

    但仔细想想,又有些小兴奋。啊,爱欲的漩涡,带着吞噬万物的力量,令所有陷入其中的人被深深吸引,难以逃脱,为其中的苦与乐而痴迷。冷酷的血族,年轻的孩子,纠结的友谊,偏离的爱情,燃烧的血液,强烈的浴火,哦,难道我也是这感情迷宫中一个迷茫的过客吗?

    索萨喊道:“教父!教父!”

    我急忙擦口水,幸亏没有,我问:“怎么了?”

    索萨说:“没什么,只是你揉自己的脸揉了半天了,好像很陶醉的样子。”

    我柔声叹道:“傻孩子,唉,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呢,其中的离情别意,爱恨纠葛,你又能领悟多少?来,随我休息吧,我会一点点教你。”

    牛头人的最高境界,就是成为黄毛。

    纳尔雷急道:“我以为您快要出发了。”

    我说:“我很累,需要肉体与心灵上的双重慰藉,索萨,我的教子,现在正是你尽孝心的时候,来吧,只要半个小时,治疗就能结束......”

    如果拉米亚在现场,我会遭受痛击而清醒,但现在,没有人能阻止得了我,疯网的疯念如同一辆失控的列车,即将把我、索萨与纳尔雷一同送往欲海的深处,达到背德的生命的大和谐。

    绿面纱说:“疯网没让你这么做。”

    不要狡辩,狡辩就是心虚。难道不是疯网让种种邪念在我心头生根发芽吗?难道不是疯网让我走偏了人生的道路吗?难道不是疯网让我对眼前这俊俏的男孩子而胡思乱想吗?难道不是疯网想让我与他进行拼刺刀的可爱小游戏吗?

    她告诉我不是,我装作没听见。

    突然间,我见到一个扎着马尾辫的高大男人朝我走来,他穿着一身很拉风的风衣,肌肤黝黑,脸型刚毅,一双有神的小眼睛、粗眉毛,是个亚洲人,他背后背着一杆散弹枪,腰间插着两柄手枪,我还看见一根小十字弩绑在小腿上。

    这人无论如何不像是这聚落的平民,更不像是游骑兵。

    我喊道:“有刺客!”

    高大男人举手说:“不,我是IBA的商人,我的同伴也患病被隔离,我想问问她情况如何。”

    她?他们是夫妻吗?

    我说:“里面一切安好,所有人都活得好好的,而且我们已经有治疗的方法了。”

    必须制止恐慌蔓延,所以我只能瞒报。

    等等,IBA的商人怎能随意进出我们的聚落?他们可是纪元帝国的舔狗。

    我问道:“豪斯,他...这人是怎么回事?”

    豪斯忙道:“大人,这事也没办法,有一匹黑棺的食物迟迟没运到,我们只能与IBA做生意才能勉强维持得了生活....”

    我立刻怀疑他私自卖掉铁矿,从IBA那里换取物资,不仅仅换取食物,还可能中饱私囊,但我并未点破,在这末世生存,这也是生存的智慧之一,否则只有饿死,何况他是迈克尔的嫡系,再何况他偷的又不是我的余烬。

    高大男人说:“我现在感受不到她,她的气味断了。”

    什么意思?气味断了?

    我说:“你叫什么?”

    “高桥。”

    “你的女朋友呢?”

    高桥说:“洁丝。”

    我说:“你们一共多少商人?”

    高桥说:“商队一共十人,但有两个到这里之后得了病,洁丝和俞杰两个。”

    他不关心俞杰,只关心洁丝,说不定那个俞杰是他的情敌?不是不是,这根本没关系。

    我说:“他们都很好,每个人都只是睡着了,现在,别挡路,先生,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高桥盯着我看,说:“你想去遗迹?”

    我心中一凛,质问道:“你怎么知道的?”索萨、纳尔雷听我语气不善,立刻用枪对准高桥的脑袋。

    他很镇定,说:“别紧张,我们是商队的保镖,但另有任务在身,我们也要去那个遗迹中...找某个人。”

    我看见他胸口上的标记,想起面具曾对我说过的轶事,说:“你是赏金猎人?”

    高桥松了口气,微笑道:“是的。”

    “你们要狩猎遗迹中的某个人?”

    高桥说:“那是个极度危险的通缉犯,IBA得知通缉犯在遗迹中,搞到了遗迹的地图,委托我们将那个通缉犯干掉。”

    我说:“通缉犯是什么人?”

    高桥说:“剑圣,你只需知道那是一个极其凶猛的怪物,名叫恩奇都。”

    我听说古代苏美尔神话中有这么一个名字,是和吉尔伽美什齐名的半神之类的。

    我说:“这个恩奇都是古代那一个?”

    高桥说:“怎么可能?他只是起了个时髦的名字。”

    “这个通缉犯和这场病有关系吗?”

    高桥说:“听说恩奇都所在的区域附近都会有灾祸和瘟疫,当然,我怀疑与他有关。”

    我说:“时间紧迫,我们立即把这个恩奇都解决掉,你把地图给我。”

    高桥:“不,这地图只能在我手里,我们的人会和你一起去。”

    “我如何相信你?”

    高桥说:“听说你是伟大的剑圣,不是吗?剑圣自然无所畏惧。”

    我凝视了他几秒钟,说:“我最讨厌阿谀奉承的人了,你随我来吧。”

    高桥没话找话,说他曾经是住在旧金山唐人街的,名字像是日本人,可其实是华裔。

    我反正不懂其中的区别,说:“你怎么能活那么久?你是血族?”

    高桥:“我是月亮一族的。”

    啊,狼人,可我听说狼人的寿命并不太长,也许狼人与狼人之间也不一样。

    我仔细看他的眼睛,的确,在黎明前夕,他眼中有显著的野兽特征,狼的特征,我记得与狼人打过交道——那个叫咏水的打猎人,还有一个叫苔丝的女孩儿,他们险些被黑噩梦杀死。

    另有四人是商队的保镖,也都有狼人的特征,从表情上就能看得出来,那种充满野性与威胁的气息。商队的商人是个谨慎而恭敬的凡人,见到我时,谀词如潮,IBA的人即使是墙头草,打起交道来也还不错。

    高桥叫上三人同行,分别名是奥利、鬼冢、大井,留下一个狼人守着货物。他还有一个智能手机,用瞳孔解锁,那个地图在手机里。

    事不宜迟,我们离开聚落,前往遗迹方向,途中,我问:“遗迹究竟是什么来历?”

    高桥说:“好像是个卡戎公司的医疗中心。”

    “又是卡戎公司?老天,这个公司有什么项目是没有问题的吗?”

    高桥说:“的确,IBA在末世来临之前与卡戎公司打过很多交道,这公司的宗旨是利用‘超越人类理解的现象牟利’,如果有需要,他们能包装出一个现代的耶稣基督来。”

    我笑道:“真是这样。”

    董定奇:“大人,我得到的情报是IBA和纪元帝国结盟了,你觉得他们可信吗?”

    那个叫鬼冢的女人冷冷说道:“我们并未听命于纪元帝国,相反,在组织内部有许多人对纪元帝国很不满,他们劫持了我们的商人,扣押我们的商品,并窝藏我们要追捕的通缉犯,可由于人质,我们必须与他们合作。”

    我想起那个叫奥斯古德的年轻法师,他曾向我求助,如果可以从内部策反IBA,我或许可以展开一次斩首行动,直接要了叶格丽的命。

    考克问:“你们IBA的许许多多通缉犯,都是谁付赏金?又是交给谁的?”

    高桥说:“有些通缉犯是客户悬赏的,有些通缉犯是IBA的首脑付账。”

    我说:“如果我委托你们悬赏叶格丽的脑袋呢?你们能办到吗?”

    高桥低声说:“其实早有人下了单,可没人能执行,现在的赏金是令人咋舌的十亿金元。”

    我问他雇主是谁,高桥说是多方联合出资的,但他不能透露,也无从知道。

    我皱眉道:“那我呢?”

    高桥说:“也大约是十亿金元这样的价格。”

    我心头一喜,竟生出巨大的成就感来,我不知道我自己的身家是多少,我猜大概也只是五亿金元左右,然而我的人头居然如此值钱?这是我威震末世,令群魔辟易的铁一般的证明和荣耀啊....

    忽然间,我望向董定奇与考克,见他们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一转脑袋,高桥、鬼冢、奥利、大井也都盯着我瞧。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摸了摸自己的喉咙。

    我意识到我的处境恐怕非常危险,比一个衣不蔽体的绝世美女行走于一群强尖犯之间更危险得多。

    我能看到,人类的灵魂,皆是贪婪的颜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