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三十六 交涉失败
    他们不吃我这一套,混账们,看来我有必要真的创出一门暗影群狼斩的念刃了。

    大萨满的木棚在村子最深处的高坡上,树叶像云一样覆盖四周,门前有两棵树雕刻而成的图腾,各有狰狞的狼头。

    我走入屋中,大萨满是个老女人,干瘪的脸上皱纹犹如干涸的田地。

    老女人身边站着个戴眼镜的卷发白人,他大约二十多岁年纪,很难想象这样的人也是狼族的,他薄薄的嘴唇露出刻薄的微笑,一看便知并非善类。

    高桥说:“大萨满。”又对那白人说:“川池。”

    川池说:“让这罪人跪在大萨满面前!”

    我怒道:“我的腿被打折了,怎么跪?再说了,我朗基努斯乃是黑棺公爵,亦是该隐的大主教,即使见到该隐,也是不跪的!”

    川池走向我,一脚狠狠揣在我断骨处,我痛得脑袋一麻,跪下了,钻心的痛朝全身乱窜,这让川池笑得更加灿烂。

    绿面纱关闭了我的痛觉,我好过了些。

    瘟疫修女说:“你不打算反抗吗?”

    我叹道:“仁者,无敌也,如今的我已放下了屠刀,驱逐了心中戾气,暂且忍耐,又有何妨?”

    这些狼人是不可能迁徙到号泣的,我并不想劝他们,但我不知道他们的实力究竟如何,不如装死,静观其变。

    高桥叹道:“折磨人并不是我们的作风。”连鬼冢都有些不忍,不满地看着川池。

    川池咳嗽一声,转身走回大萨满身边,他像是一根外强中干的竹子,走起路来颇为滑稽。

    高桥说:“他就是黑噩梦,我们在猎杀恩奇都的途中捉住了他。”

    我急道:“胡说,我不是!我是号称暗影巨兽的战士,那是暗影群狼斩...”

    川池对两边的护卫说:“让他闭嘴。”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当即沉默,但一个强壮的护卫一个重拳打中我脸颊,我痛得眼冒金星,闷哼不已。

    特么的,你们别太过分了。

    高桥说:“我们为捕捉黑噩梦曾耗费了大量的心血,是不会弄错的,他是黑噩梦。”

    川池点头道:“这就能解释他为什么会拥有如此威名,他借助的是黑噩梦的力量。”

    高桥说:“大萨满,此人替我们猎杀了恩奇都,此举当能赢得IBA的赏金,换取足够支撑到今年冬天的粮食。然而,黑噩梦杀害我们无数同胞,不值得饶恕,我建议将他送往狼母神庙,用他的血祭祀狼母,以及死去的狼族们。”

    狼母神庙?我记得海怪的回忆中....此神庙既彼神庙吗?

    川池说:“既然是黑噩梦,必然很危险,如果要运往狼母神庙,更是大费周折。你也知道狼母神庙位于死地。”

    高桥说:“但这是传统。”

    川池叹道:“高桥、高桥,你和咏水一样,难道不明白守着陈旧传统就像守墓一样毫无意义。”

    高桥说:“咏水是最出色的战士,最著名的猎手,但你捏造罪名,将他排挤在外。”

    川池:“那是因为他冒犯了大萨满,罪孽不轻,他以为自己有功就可以凌驾于大萨满的权威之上了吗?”

    高桥怒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川池眼中射出残忍的光,说:“小心点儿,高桥,我随时也可以收拾你。”

    我虽然看不惯这川池,可毕竟他的提议对我有好处,如果真要把我送往狼母神庙开膛破肚,还是情愿留在这村子里挨骂挨打好些。

    高桥又说:“我的团队为了族群的生存,与IBA缔结契约,替他们狩猎,换取赏金,至少为族群赢取了三十个月的粮食。我的功劳,难道是你的谗言能抹杀的吗?”

    川池叹道:“高桥,鬼冢,你们这些野蛮的猎人为何冥顽不灵?要知道,贸易与政治,乃是财富之源,如果依我所言,整个部族与纪元帝国结盟,岂不比你们辛辛苦苦,冒着生命危险为IBA东奔西走强得多?”

    高桥高声道:“我们世代狩猎,那是我们的传统!而纪元帝国是卑鄙无耻的强盗!他们会用所谓的贸易腐蚀我们的年轻人,腐蚀我们的信仰,最终将我们完全吞并!”

    我说:“高桥说的有道理,我们黑棺就不会。”

    其实,我暗自反省,觉得我对游乐园所做的事比纪元帝国有过之而无不及,有此前车之鉴,所以我现在才如此忍让。

    川池做了个手势,那个之前打我的护卫取出一柄看起来很锋利的匕首,缓缓刺向我的嘴,我盯着刀锋,不由打了个冷颤。护卫用刀把我嘴唇撬开,抵住我舌头一侧,我嘴角的血往下滴落,我心头大怒,但我涵养不错,也没表现得很怂。

    然后那个护卫开始切我的舌头。

    鬼冢忍耐不住,喝道:“住手!”那个护卫抬头看着她,刀停了下来。

    川池说:“我们是狼人,没有优待俘虏的习惯,更何况是这样的仇敌。”

    高桥说:“他是一个强大的战士,士可杀不可辱。”

    川池:“反正他左右都是死,有区别吗?纪元帝国可不会在乎他是残了还是废了,事实上,如果是残废的黑棺剑圣,叶格丽只会更高兴。”

    高桥对大萨满说:“大人,不能将他交给纪元帝国,纪元帝国不会信守诺言的,那赏金太高了,我记得您曾经说过:‘莫要贪图太多,只会惹来杀生之祸。’”

    大萨满终于开口说:“把刀收好。”

    五大三粗的护卫闻言立即照办。

    大萨满说:“当我们无数同胞,惨死于黑噩梦的爪牙之下,我们都曾立誓,若能凭借狼母的祝福,擒住这仇敌,必将在狼母神庙将他宰杀,祭奠逝去的亡灵。”

    我注意到她干瘦的手腕上有个红色系带,系带一头悬挂着一个拇指大小的狼人木偶,木偶的一只腿瘸了。

    海怪的记忆。

    海怪,那是你吗?大萨满就是你记忆中的繁花?她曾经对你很友善。

    海怪回答是的,但那已不算什么,不值一提。

    不,不对,提还是要提的,那可能让这场闹剧和平收场。繁花即使已经苍老,可她仍记得你,也许你们之间曾经存在恋情。

    海怪认为这结论可笑至极,比它的形体更令人恶心:“她只是觉得如果有人比她更弱,她就不会被嘲笑。”

    不要否认人类心中的善意啊,切莫被末卡维的疯狂颠覆了你心中的善恶。比如我,我就是一个多么善良的人。难道我的与人为善不曾感化你们这些疯子吗?难道我悲天悯人的情怀不曾从你们心中唤醒一丝善意吗?

    要学会善良,我的善良。

    我相信大萨满仍怀念着你,海怪,更有甚者,她还爱着你。

    海怪说:“她已经几百岁了,即使对狼人而言,她已经老的不能再老。”

    哦,请不要低估女人对爱情的执着,请不要拒绝一个心灵几近枯萎的女人重新获得爱情滋润的机会,她也许老了,可你难道就能因此歧视她吗?哦,不,就让我,善解人意的妇女之友——朗基努斯,去说出动听得如蜜糖般的话语,去慰藉她孤独寂寞冷的心。

    我用闪烁的眼眸凝视着大萨满,大萨满漠然看着我,她的眼皮似乎很沉重,我想象着,想象着她已经干枯的身躯曾经是多么的美丽,多么的光滑,多么值得怜悯。

    大萨满:“你看着我什么事?”

    我温和一笑,说:“阿姨。”

    川池森然道:“什么?阿姨也是你能叫的?她可是我的祖先!”

    我又说:“您还记得一位叫做海怪的故人吗?”

    大萨满眼中似有水流动,她抚摸着木偶,说:“怎么了?”

    我说:“海怪的灵魂在我体内,他说他很感激您曾经善待过他。”

    大萨满嗯了一声,说:“真的?”

    我用充满希望,充满感情的眼神看着她:“是的,阿姨,是真的,他认出了您,不然我如何知道这件往事?”

    大萨满说:“我改变主意了,立即将他处死。”

    咦?

    为何会这样?

    我大骇之下,急道:“阿姨,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是你的老熟人啊,不,你的老熟人活在我灵魂之中....”

    大萨满说:“你这恶魔,你吞噬了海怪,让他的灵魂在你体内受苦,我将尽快处死你,让海怪脱离那痛苦之境。”

    谈判破裂了,川池狞笑着动了动手指,那个一再折磨我的护卫手持钢刀朝我走来,目光冰冷蚀骨。他横过刀,架在我的脖子上。

    川池说:“黑棺的剑圣,叶格丽会很高兴接收你的尸体的,她说过,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事情不可避免地到了这一步,我很遗憾,我已经尽力了。

    川池:“面对狼人的愤怒吧。”

    我说:“并不是我面对着你们,而是你们面对着我。”

    川池说:“这就是所谓的死鸭子嘴硬吗?”

    我说:“我不必再多说了。”

    一头黑色的狼从我的影子中出现,咬掉了那个护卫的头,在场的狼人皆大吃一惊,看着那人的血在我面前汇聚成小池塘。

    我施展海市蜃楼的念刃,令我骨折的腿暂时复原。这阿德曼引以为傲的念刃被记载于海尔辛大师的遗留的书册中,幸亏我已学会。

    鱼刺从我体内伸出,握在掌中,如果狼人誓要我的血,再无交涉的余地,那我也唯有尝尝狼人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