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四十二 秀美少年
    如果同样的问题第二次出现,那就是个大问题,而且并非偶然。

    我说:“我猜的没错,地煞果然与圣灵密切相关。”

    黛蒂斯叹道:“每个人那时都已经察觉到了。”我哼了一声,认为她竟对我敏锐的观察力不置可否,这未免有点不给我面子。

    她继续说:“大萨满这时说,我们的圣灵与地煞总是伴随着出现,而且,必然会降临在关系紧密的人身上。比如第一代的圣灵,那个地煞是他最亲密的战友。第二代圣灵则是双生子。所以,就有了习俗。一旦圣灵降生,他所有年龄相仿的兄弟姐妹、至交好友都会被严格监视,发现是地煞后,将其囚禁,然后....”

    我做出一个悲伤的表情,说:“然后让圣灵吃掉他?”

    黛蒂斯说:“是的。成为圣灵的狼人并不吃肉,可大萨满认为吞噬地煞可以彻底消除这隐患,并进一步增强圣灵,所以,在圣灵每一次朝圣时,他都会以莫大毅力,完成这仪式。”

    “简直太残忍了。”

    黛蒂斯:“是啊!想想吧,这是什么荒谬残暴的陋习?强迫一个素食的、善良的神明吃掉自己最亲近的人,最铁的好友,他们怎么能这么做?”

    我说:“那肯定没用,现在不是还有地煞吗?”

    “是的,没用!第三代的圣灵杀死并吃掉了地煞,他自己也在十年后患病而死。圣灵传给了村里的另一对双胞胎,大萨满没有放松,经过审查,她认为地煞仍将在圣灵成年后不久出现。她命令圣灵又一次....”

    我嚷道:“如果我是圣灵早就反了,这简直欺人太甚!”

    黛蒂斯说:“我要为大萨满说句话,如果圣灵不毁灭地煞,他自己就会被地煞所杀。”

    “可若是被迫吃人,这也....”

    她摇头道:“是,可狼人本来就是吃人的野兽,就像血族喜欢喝人血一样,那是比任何诱惑都强烈的...诱惑。不过,第四代圣灵没过几年也病逝了,临死前一直呼喊着那位地煞附体的兄弟名字。”

    我说:“善恶到头终有报,我看是地煞作祟,圣灵也遭报应了。”

    黛蒂斯:“大萨满解释说,这是因为地煞与圣灵的灵魂互相排斥导致,人们问她是不是从此终止圣灵吞噬地煞的仪式,她却说:‘不,不能停止,唯有不断尝试融合,才能成功,如果浅尝即止,停步不前,那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我冷笑道:“她肯定意识到自己犯了错,但又死不承认,只能一错再错。”

    黛蒂斯说:“随后,我们改变了策略,要将地煞之子囚禁到至少十七岁,才让圣灵进行吞吃。大萨满说,这样,圣灵的灵魂会增强,而地煞的灵魂会减弱,把握就大了很多,然而,这么做唯一的好处就是让圣灵多活了几年。随后,第六代圣灵、第七代圣灵,第八代...我们族群经过许多年的繁衍,村庄规模已经不小,人口达到了一千,狼人有八十余个。然而不幸的是,黑噩梦....重新回来了。”

    我摆出个沧桑的姿势,闭目、低头、静坐。

    黛蒂斯说:“黑噩梦杀了很多狼人,并释放了地煞,提前终止了圣灵的生命。我们再一次经历了一场浩劫,这一次,圣灵直到十年后才返回,这期间,我们的人口由巅峰回落,一直维持在如今的规模。

    我们逐渐与世界接触,遇上了IBA,也遇上了其余充当IBA赏金猎人的狼人,他们牵线搭桥,我们也走上了这条路。但猎杀黑噩梦,一直是我们族群和所有狼族猎人最为重要的大事。”

    我问:“你恨黑噩梦吗?”

    黛蒂斯说:“不,我并不是狼人,黑噩梦至少并未吃过我族的凡人,但狼人却是吃的。”

    我说:“如果我救走海努加,你不怕未来悲剧应验?”

    黛蒂斯说:“你带他远走高飞,将他藏在你的城市里,永远见不到海斯加,悲剧就不会发生。”

    我当然万分情愿,且不论那个地煞是个让人垂涎三尺的美少年,他更是个让人垂涎三尺的美少年,而且,他还是个让人垂涎三尺的美少年,最后,他竟是个让人垂涎三尺的美少年....

    她说:“你又饿了吗?口水都流到地上啦,我都忘了,你再吃块烤饼吧。”

    我拿起饼,食不知味。

    黛蒂斯说:“这一次朝圣之旅,纪元帝国的人送来了炽魂火盆,大萨满认为这一次是狼母显灵,让圣灵彻底吸收地煞灵魂的好机会。我不忍心,我不能见到海斯加害了海努加,海斯加心地善良,而海努加也是人畜无害的...”

    我抢着说:“...美少年。”

    她愣了愣,说:“是啊,美少年。”

    如果海努加不是个美少年,而是个五大三粗的家伙,我绝不会将他带到号泣里的,哪怕他实力再强也只是个隐患,然而,美少年这一属性让他注定不会是个匆匆走过场的小角色。

    我们聊到晚上,出发的时间到了,村中士兵敲门,说道:“黛蒂斯,把海努加带来吧。”

    我恼道:“一群懦夫,还让你亲手送自己的孩子上路?”

    黛蒂斯说:“他们很怕海努加呢,可他明明什么人都没害过。”

    “谁让他是人柱力呢?”

    她问:“人柱力是什么?”

    “是个挺专业的名词,你不懂就算了。”

    海努加对自己的母亲与其他人同样冷漠,但凝视我时,眼中总有一丝让人很生气的轻视之光。他以为我寝取了他的母亲吗?真是冤枉好人。这美少年恐怕有严重的恋母情结,我必须在今后予以纠正,以恋父情结取而代之。

    这一支队伍人数众多,村长剩余所有的狼人、大部分壮年的人类战士、纪元帝国的商人都在其中。我作为黛蒂斯的侍女,行事隐秘,极其低调,不引人瞩目。

    高桥走向我,躬身道:“黛蒂斯女士。”

    黛蒂斯凄然看了他一眼,并不回应。

    海斯加并不来见他的母亲,我认为他很愧疚,他为什么不反抗大萨满这荒唐的决定呢?话说这大萨满为何还不老死?我听说狼人的寿命也不是很长。

    高桥说:“你这位侍女以前并未见过。”

    黛蒂斯说:“是的,她是个很害羞的姑娘,干活很勤快。”

    高桥说:“她是不是有些不舒服?”

    黛蒂斯问:“怎么了?”

    高桥说:“他一直看着海努加,而且不停用舌头舔嘴唇。”

    我尖声道:“这又怎么了?我看帅哥不行吗?又不是看你!你吃醋了吗?”

    黛蒂斯瞪了我一眼,我闭口不言。

    高桥笑道:“他不像是很害羞的样子。”

    黛蒂斯只能说:“她有些毛病而已。”

    由于我的外貌改变巨大,他还是没认出我来。

    大萨满骑在一头驴上,海斯加站在她身边,她手朝前一指,队伍开始移动。

    这村庄大概是在裂隙里的,又或者因为异空间改变了方向,地形复杂,因此很难寻找。

    我在海怪的梦境中依稀见过这条路,草地、树木、山坡、小溪,随后是一条山路。狼人们盯海努加盯得非常紧,稍有风吹草动就打开枪的保险。渐渐的,我们走下山路,前方是一个干涸的河谷,地上铺着无数碎石。

    海斯加高声说:“小心血尸鬼的伏击!”

    纪元帝国的马克西斯说:“血尸鬼?是斯密茨血族制造的怪物吗?他们的这些奴仆恶名远扬,在多次与他们的战争中,我们吃尽了苦头。”

    斯密茨血族是血族中历史极其悠久而强大的一支,但其余族系对他们又厌恶又畏惧,因为斯密茨血族极度残忍而血腥,阴险而狡诈。

    海怪告诉我:“血尸鬼极其凶猛,与亚克墨慈制造的尸鬼颇有相似之处,但他们不能传播病毒,将其余人类也变成血尸鬼。然而,他们的饲养和制造非常方便,所以,斯密茨血族在战争时期拥有大量血尸鬼。”

    这些怪物在进入热兵器时代就没什么用了,因为它们不具备传染性。

    海怪说:“他们的速度很快,而且很强壮。”

    马克西斯又问:“可这些怪物在哪儿呢?为何不见影子?”

    我看见十余个年轻的人类寒颤不休,他们大约只有十五岁的年纪,为什么要带着他们?

    黛蒂斯说:“这是一次朝圣之旅,也是历练之旅,是为了锻炼他们,也许能激发他们的勇气,让他们变成狼人。”

    是啊,狼人不在乎人类的性命,除非人类能变成狼人。

    海斯加说:“血食尸鬼畏惧阳光,所以,他们通常躲在河谷碎石的下方。”

    他说的轻巧,可那些年轻人都被他吓了一大跳,他们转动枪口,瞄准各处,生怕下方钻出个浑身是血的人形怪物。

    海斯加说:“他们的血对血族和狼人而言有毒性,阻止伤口快速愈合,如果击中他们的脑袋,他们就会死,如果击中心脏,也会死,可其余部位对他们而言并不致命。”

    马克西斯说:“圣灵阁下,你们走这条路,通常伤亡多少?”

    海斯加说:“我独自一人常常前去朝圣,如果是狼人小队,也能照应得过来。可如果队伍中有凡人,就会有死伤。”

    他没说死伤多少,大概是不想让那些凡人吓破了胆,我怀疑问题不在于死几个,而是能有几个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