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四十五 地底怪物
    海斯加对血族说:“让血尸鬼停下。”

    血族惊恐而虚弱,点了点头,几乎在一瞬间,血尸鬼们变得懒撒,不再从各个方向涌现。海斯加、海努加并肩作战,我们冲出了这片区域后,血尸鬼零星地追来,我们仍旧心惊胆战,可已经构不成实质性的威胁。

    所有人都受了伤,幸运的是没有人死。

    海斯加说:“请再一次接受封印。”这是对海努加说的。

    如果换做是我,怎么会理这种荒谬不公的话?可海努加并未拒绝,于是海斯加又一次在海努加腿上留下那印记。

    谁都看得出海斯加现在很累,海努加可以反抗,为什么不?是因为他相信我们的计划能成功吗?可如果最终没能成功呢?

    因为他害怕那宿命,他害怕杀死自己的兄弟,所以他决定不反抗,他情愿自己死,也不愿让悲剧再一次上演。

    这不是简单地因果关系,他心中有惊心动魄的勇气、感人的牺牲精神。海努加纵然是地煞,却拥有伟大的人格。

    我听见一声痛哭,那川池跪在了大萨满面前,哀求道:“祖先,祖先,我是一时糊涂啊!”

    高桥厉声道:“背叛者当被撕碎,挫骨扬灰而死!”

    川池说:“给我一个机会,给我一个机会吧。”

    大萨满气得发抖,说:“你为什么做出这样的事?”

    川池像条摇尾乞怜的狗:“我是...为了整个部落好,加入纪元帝国的好处实在太多,你们想象不到,而且,现在没有人死,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真把爷给气笑了,这货还真能往自己脸上贴金。最奇特的是大萨满的态度,她好像很生气,可并不像决心要杀人,我感受不到杀人前那冰冷残忍的情绪。

    鬼冢指着众人说:“大萨满,大家几乎离死只有半口气了!此贼决不能饶!”

    大萨满说:“川池这孩子的心并不坏。”

    川池急道:“是,是,我的心始终与部族同在....”大萨满挥舞手杖,打在川池脸上,川池头破血流,摔了一跤,可立即又爬起跪下。

    好吧,这是你们狼人内部的事,我乐得看热闹,但你们最好整快一些。

    海斯加放出两道笔直的雾气,霎时将川池的腿打的粉碎,川池鬼哭狼嚎地抱住双腿,模样凄惨,神态可怜,可我看出他心里暗暗窃喜,因为这惩罚一出,他的命算是保住了。

    海斯加走向斯密茨血族俘虏,他问:“你最好老老实实回答我所有的问题,我饶恕了叛徒,也可能饶恕俘虏,毕竟现在我们很安全。”

    那俘虏喜出望外,叫道:“那可太好了,我保证我们会合作的很愉快!”

    海斯加说:“你是否知道这条朝圣之路上为何会出现这么多血尸鬼?”

    的确,我领教过那海啸般的数量,确实想不通原因,这里恐怕有好几万,末日之前的斯密茨血族怎能在这儿布下这么许多怪物?尤其是这并非传染病,不能感染上世纪的人类。

    俘虏说:“我叫格拉默,阁下。”

    没人关心你叫什么,俘虏不配拥有姓名。

    海斯加:“那么,格拉默,原因是什么?想必你能知道。”

    格拉默摆出商人般友善圆熟的笑容:“大人一定会奇怪他们的源头在哪儿?也许大人也曾试图剿灭过他们。”他居然还能没事人一样和海斯加谈笑风生?真是服了。

    “的确,血尸鬼是杀不完的,即使我每个月杀死几百只,可他们的数量每年仍在增长。我杀的越多,出现的就越多。”

    格拉默:“其实,我们也只是根据一位四代血族遗留的法术,才能使唤这些血尸鬼。大人要不要听听那位长老是怎么说的?”

    海斯加说:“如果你不在五分钟内把来龙去脉说清楚,我们会把你身上每一块肉都吃得很清楚。”

    格拉默大骇,急道:“一百多年前,那是末日还未降临的时候,那位血族——远古先祖——试图找到攻占狼母神庙的方法,在这过程中,他发现了一种叫‘恩奇都’的古代诅咒。”

    恩奇都?我在哪儿听过这名字?

    绿面纱说:“海怪就是被恩奇都异化的,那是始祖莉莉丝留下,针对该隐血族的灾难,是某种可怖而扭曲的怪物的统称。”

    格拉默又说:“那位血族冒着极大的风险,将那个叫恩奇都的怪物埋藏在了这一带的地底深处,那是个雌性的怪物,通过吸食任何生命体,制造出她的子嗣。远古先祖找到了一种方法,让她产生的子嗣都是这种....血尸鬼。而血尸鬼是可以通过我们斯密茨的训诫之力控制的。”

    海斯加说:“那个雌性‘恩奇都’一直在生产血尸鬼?”

    格拉默用一种带有歉意的笑容答道:“这已经不言自明了,不是吗?”

    海斯加说:“恩奇都也是血族?”

    “不,大人,不是血族,是极其畸形的、令人生厌的怪物,是巨大的怨念所产生的异种。”

    海斯加说:“你有手段找到这个雌性吗?”

    格拉默连声道:“我愿意为大人做一切事情,那非但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义务,更是我们双方握手言和,共同奔赴美好未来的象征举动!”

    为什么我突然有一种很想吐的冲动呢?

    海斯加:“很好,那就继续为了美好的未来而坚持不懈。”他站起身,突然间,他回身打出一个光球,这光球让川池融化成了云雾,一阵风吹过,川池消散无踪,可我仍听见他不停地惨叫声。

    大萨满瞪大眼睛,表情惊讶而悲伤。格拉默叫得如同杀猪:“大人,你说过要饶恕我...”

    海斯加说:“是的,前提是你与我们合作,敌人未必不能成为朋友,而我们对叛徒是不会饶恕的。”

    大萨满哀声道:“你为什么要杀死川池?”

    海斯加说:“大萨满,我们很感激你曾为部族做的一切,但现在,是时候让你安享晚年了。”

    大萨满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海斯加说:“你对川池的宠爱伤害了我要保护的人,你的判断力再不值得信任,从此以后,你不再是大萨满。”

    大萨满恶毒地大喊道:“凭什么?就凭你是圣灵?我照看的圣灵多达十代!流水的圣灵,铁打的我,你以为你有什么狗屁威信能挑战我吗?”

    海斯加说:“也许你从不知道,圣灵的记忆是共通的,我记得每一位圣灵所记得的事,我也记得是你让圣灵与地煞自相残杀。”

    大萨满破口大骂,脸上的表情挤压在一块儿,丑陋而歹毒,很难将她与很久以前那位美丽的少女繁花联系在一起。再美丽的事物也会有凋零的一切,哪怕是宇宙,哪怕是太阳,只怕也并非永恒。

    大萨满喊道:“如果你不杀地煞,地煞就会杀了你,你们生来就是宿命的死敌!我的预言并没有错,只要你连续不断地吞噬地煞,终有一天会让你们的灵魂圆满!”

    海斯加说:“然而,每一次犯下那罪行,我都会痛苦。”

    大萨满怒道:“你太软弱了!仁慈对一个统治者有害无益!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守护部族,守护家乡,守护神庙,而且,今天,我敢保证灵魂的融合定能成功,因为已经有了炽魂火盆,圣灵是狼母的恩惠,而火盆是狼母的遗产,是最后一块拼图。”

    那个炽魂火盆是纪元帝国送来的礼物,根据我华丽的推理,它当然百分百是个假货,这些狼人也是真傻,居然还会相信。不过呢,如我这么睿智的人,世上又有几个....

    格拉默大声说:“我保证那是真的!那是远古先祖珍藏的遗物!”

    好吧,这些斯密茨血族为了杀圣灵可真是下了血本。

    海斯加把手放在格拉默头顶,这让格拉默魂不守舍的,海斯加:“你会保证这些血尸鬼对我们不构成威胁,是吗?”

    格拉默道:“我将竭尽所能,可那个‘恩奇都’对我们也并不是俯首听命的,如果出现意外....”

    海斯加说:“很好,各位,我们立即出发,时间还来得及。”

    前路好像已经不远,伤重者顾不得休息,再一次启程,前方的血尸鬼睡着了,可我们仍提心吊胆。

    那神庙在山坡环绕之下,是个古老而神圣的木制建筑,一座雄伟的图腾矗立其中,踏入神庙的门,这让我们大大松了口气。

    这是再好不过的时机,每个狼人都在养伤,海斯加体力未复,大萨满一脸怨气,暗怀鬼胎,仪式时间又迫在眉睫,只要时机一到,黛蒂斯就能治好我的伤,届时,我要带走海努加,谁又能拦得住我?

    海斯加忽然说:“黑噩梦,你不必再伪装了。”

    我吓得尖叫了起来,但立刻想到:“这是他的诡计!他肯定没识破我,只是在唬人!”

    于是,我急忙扭头四顾,喊道:“黑噩梦?在哪儿?别吓人家啦,人家胆子最小....”

    每个狼人都用如临大敌的眼神盯着我看,奇怪啊,我的掩饰明明毫无破绽才对,不过也难说他们已看穿了我,这么盯着我,只是出于同情一个妙龄少女的心情罢了。

    是!是的!一群狼,狼群之中,唯一一个清纯无辜的少女被他们虎视眈眈,被他们的视线逼迫,薄薄的衣物无法阻止他们分毫,反而助长了他们的气焰,这剧情我好像在哪儿见过,而且有很多次。

    海斯加说:“你救了我的同伴,我们已不再是敌人,如果你想通过仪式消除圣辉诅咒,我乐意帮你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