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四十六 兄弟和睦
    大萨满尖声道:“什么?你想救他?这个不男不女的人妖!这吃我们同胞血肉的混蛋?”

    我气往上冲,把外衣一脱,还复本来面貌,喝道:“老妖婆,你说谁是人妖!”

    黛蒂斯急道:“朗基努斯先生,请别...”

    狼人们慌了神,举枪对着我,我心底知道很不妙,可事情已经到了如此地步,我唯有突围一条路可走。

    高桥说:“圣灵大人,你开玩笑吗?这是报仇的好机会。”

    海斯加说:“我也是不久之前才醒悟,斯密茨血族才是我们真正的死敌,可川池仍与他们合作。黑噩梦——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救了我们,我相信他并无恶意,对我族有利的,我都会去尝试,没有永恒的敌人,唯有永恒的利益。”

    他威信极大,狼人们低下了头,被海斯加说服了。拜托,我一天之前刚刚把你们族中的狼人杀的七七八八,你们就这么饶了我?你们的气节呢?你们的恩义呢?

    黛蒂斯说:“那.....海努加怎么办?”

    海斯加说:“炽魂火盆是狼母的神器,我将用它中断我和海努加灵魂之间的联系,让我们再不必自相残杀。”

    黛蒂斯又惊又喜,问:“这真能实现吗?”

    海斯加:“我读过神庙中的文献,它能融合两个本为一体却分割的灵魂,自然也能将藕断丝连的灵魂彻底分割。”

    我现在完全放下了心,见狼人们傻不拉几地站在一旁,心想:”一群木头,这可是难得的做顺水人情的良机,且看我一番说辞,让他们兄弟之间再无心结,重归于好,从此以后,都欠了我的大恩。”

    毕竟,让兄弟重逢是我的拿手好戏,想当年该隐与亚伯那一次....只是个意外。

    于是,我发出爽朗、直率、阳光、温暖的大笑,一伸手,握住海努加的左掌,再一伸手,握住海斯加的右掌,当他们用惊异的目光看着我时,我脸上挂起慈祥、聪慧、德高望重的笑容,轻轻摇了摇头。

    我叹道:“就该这样,就该这样,你们兄弟两人本是一母同胞,可以说是同一个人,小时候是光着身子抱在一起长大的,你摸着我,我摸着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亲亲我,我亲亲你,何等恩爱,何等紧密?正是这无情的世道,让你二人心中生出了嫌隙,以至于有此骨肉相残之厄,我每次想起,皆不禁感叹而落泪。”

    海努加想抽回手,海斯加也是,可我紧紧抓住他们不放,捏了捏他们掌心,示意稍安勿躁,继续说道:“现如今,机会难得,你们二人终于有了重修旧好的良机。这良机,啊,真如同天赐的甘露,明媚的暖光,岂不让人打从心底里高兴儿了么?

    你看,海斯加,你望着海努加时,难道不曾露出羞怯而欣喜的表情?而你,海努加,每一次望着海斯加的背影,难道不曾流露出深深的关切与恋恋的不舍?

    所以,来吧,你们两个惹人怜的小家伙,快些再一次拥抱吧,让你们巧克力豆般的肌肤紧贴在一起,让你们的汗水、泪水以及口水混合在一块儿,让你们如同连体婴一样不再分开,让你们母亲的脸上始终保持着幸福的味道,让我这的德高望重的见证人为之陶醉,为之欣慰,并用我宽大的胸怀将你们两人都纳入其中。

    咦,海斯加,你为什么还不快行动呢?是不是仍在害羞?不要紧的,不要紧的,让朗基努斯叔叔来教你该怎么做。你只要像我这样张开双臂,含情脉脉地望着海努加,随后踏上一步,双手闭合,让他柔弱的身子骨在你身体里颤抖着,仿佛快要融化了,对,就像我对你这样对待他....”

    随后,我惨叫起来,被白光打翻。

    这!这卑鄙的圣灵!居然敢暗算我!我就知道不该相信他的假话!他是故意让我放松警惕来着!

    我翻身而起,急道:“海努加,快跑,我保护你!”说着,我张开慈爱的臂膀,泪光晶莹,动情地奔向海努加,想用我宽厚的身躯护着这悲剧的孩子。

    他打出一道灰光,我嗷嗷直叫,发现自己半边脸又麻又肿,险些被石化。

    这....这两兄弟是一丘之貉!他们都想干掉我吗?我朗基努斯唯一的弱点就是心肠太好,以至于屡屡被奸人所欺!

    我面对黛蒂斯,哀怨地说道:“夫人,你看看,我助你双子团员,可他们就这样对待我吗?”

    黛蒂斯说:“不是这样的。”

    我踏上一步,用略微严厉而又不失宽容的语气说:“夫人,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子不教,母之过。你纵子行凶,难道竟良心无愧?

    不,你不能这样,那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事,未成年保护法保护着他们的罪恶,我毫无办法,可是,子债母偿,天经地义,难道,你不该设法弥补我的损失,弥补你孩子的罪过吗?”

    黛蒂斯皱眉道:“怎么补偿呢?”

    我咧嘴一笑,眸光如水,从她胸口一直扫视到jio趾头,说:“恐怕,唯有用你那楚楚可怜的肉身,才能温暖我这被人类背叛的冰冷的心了。”说着,我开始脱下衬衣,露出我光滑而结实的肌肉群,眼神淡定而从容,坚定而饱含同理心,迈开大步,朝她走去。

    嗖地一声,她手中一柄飞刀直飞向我,我吓得一声尖吼,额头中招,幸好那刀很钝,而我皮粗肉厚,才没出人命。

    我匍匐在地,只觉周围一片黑暗,我气的身体冰冷,颤抖不休,这冷酷无情、充满狡诈和背叛的世界,究竟还能不能好了?

    咏水说:“为什么上次相遇的时候,没看出黑噩梦是个白痴?”

    高桥说:“我也是,刚遇上他时只觉得他有些不对头。”

    鬼冢笑道:“一个白痴黑噩梦?好吧,我觉得我们暂时可以不必担心他了。”

    大井说:“可他杀的那些同胞...”

    苔丝说:“那些都是川池的同党,实话实说,我早就看他们碍眼,刚刚如果他们在,肯定会帮川池攻击我们。”

    我闻言大受感动,毕竟狼人之中还有这些明事理的女孩儿,能帮着我说话,我不知如何表达感激之情,却发现她的鞋子在打斗中掉了,现在光着jiojio。

    她一定非常冷吧,可怜的孩子。

    我想用我嘴唇与舌头的余温去温暖她冰冷的jio,这是一种报答,她给了我一jio,爪子抓伤了我的脸,踢断了我的牙齿。

    我对狼人们彻底绝望了。

    这世界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狼人忘恩负义的心。

    狼人们已经完全把我当成了个小丑,没有威胁的小丑,一群混蛋,你们不知道那是疯网让我沦落至此吗?我好歹是黑色噩梦恩夏利尔的化身,帝国剑圣朗基努斯,等我消除了诅咒,我会让你们知道我的伟大强悍之处。

    海斯加点燃了火盆,撤去海努加足上的封印,火焰在火盆中变得越来越明亮,越来越炽热,海斯加割破手掌,将血液滴在火盆中,示意海努加也是如此,当血液滴入之后,火焰似爆炸了一般扩张,我在其中看见了两张被撕裂的半脸。

    海斯加和海努加跪地祈祷。

    忽然间,大萨满厉声诅咒道:“圣灵已被地煞和黑噩梦蛊惑!伟大的狼母,快些击杀这一世的化身,让他重新转世为人!”

    高桥急道:“大萨满,你...”

    她已召唤出了她的黑豹,在神庙中,黑豹变得更为庞大致命,狼人们朝它开枪扫射,可它以不可思议的灵巧左躲右闪,进退如电。

    我使出牧羊,无形的念刃栅栏将它一绊,它一个踉跄,我变化为黑噩梦,将它扑倒,几下将它喉咙撕开,可...该死的圣辉,让我痛得快断气了。

    大萨满咬断了舌尖,变成狼形,也许她借助了神庙中的力量,此时动作矫健而迅速得不可思议。其余狼人受了伤,加上对她仍心存敬畏,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

    黛蒂斯急道:“不能让她打扰他们俩。”

    我挡在大萨满面前,抓住她的肩膀,她身子旋转,将我压倒在地,她并无畏惧之情,而我被圣辉折磨的够呛,但以黑噩梦的力量,对付她还不是问题。

    黑噩梦吐出黑火,她被火焰烧着,痛苦嚎叫,我一脚将她踢飞。大萨满从地上爬起身,我发现她在流泪。

    她喊道:“川池!川池!海怪!海怪!”

    这是什么意思?川池和海怪....

    海怪说:“川池和以前的我长得很像。”

    她之所以宠着川池,是因为川池让想到了她曾经喜欢的人?她现在之所以发狂,也是因为川池的死,不,是因为她再一次失去了海怪?

    我说:“海怪在我灵魂之内活着。”

    大萨满:“我要救他出来!你这恶魔!”

    海怪,我该怎么做?

    让她解脱吧,她已经活了太久,丧失了一切尊严与理智,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大萨满再一次朝我冲来,黑噩梦在一瞬间咬断了她的喉咙。

    在狼人们惊慌的呼喊声中,大萨满仰躺着,血与泪融合为一,她伸出手,像是要触摸什么,可却什么都没摸到。

    或许她以为自己摸到了,因为她脸上露出了笑容。

    她以狼人的形态死去。

    海怪没有叹息,甚至没有哀悼,可能他本身就是个死者,所以再感受不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