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四十七 口水有毒
    驱除圣辉的诅咒看起来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整个过程只持续了十秒钟,我怀疑我甚至根本不必大老远跑到神庙来。

    狼人们在神庙中睡得很香甜,其中的两个放哨。格拉默侧躺在地,由于半边身子被石化,令他痛呼个不停,狼人们并不防备他逃跑,因为他等于是一块石头。

    自从卡戎制药工厂与恩奇都一战后,如今我才有充分休息的机会,通过睡眠,我精神与身体上的伤都得以痊愈。如果我始终保持满状态,海斯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毕竟我连桑格温都能战胜。

    我问海努加:“今后你去哪儿,想过没有?”

    黛蒂斯抢着说:“当然是留在村庄里了!”

    我压低声音说:“这村子里的人曾经想杀你,他们不会接纳你的,相反,你的存在让他们心神不安,时时刻刻都会提防着你,躲避着你。而你呢?你又能真正心安吗?不,你不能,你得始终小心有人从背后桶你刀子,或者在你的饭菜里下毒。”

    黛蒂斯急道:“你怎么能这么说?”

    我嗤笑一声,说:“人类的偏见是一座大山,连神仙都难以撼动。对他们而言,你始终是个隐患,不是吗?你得到一个地方,一个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重新开始,在那里,除了一个完美无缺、英俊可人的大哥哥照顾你之外,再无人知道你的来龙去脉,你可以尽情发挥你的才能,幸福而自由自在的生活。”

    海努加睁大眼睛,困惑地看着我。

    我说:“你一定想问,那个完美无缺、英俊可人的大哥哥在哪儿呢?傻孩子呀,你不必想破脑袋了,那很简单,那个人就是....”

    黛蒂斯说:“海斯加!”

    我叱道:“胡说,我说了那是一个对他很陌生的地方。来,海努加,把你的小手给我,与我四目相对,告诉我那个大哥哥是谁?”

    海努加说:“我不认识。”

    我急道:“不认识?难道你如此盲目,竟看不见眼前的人吗?”

    海努加说:“完美无缺,英俊可人?这两个词的反义词是什么?”

    他充满嘲讽的语气让我义愤填膺,我喝道:“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朗爷看上的人,没一个能从我的五指山下溜走的!你若不从,别怪我霸王硬上——啊呀!”

    我以子弹时间般的敏捷躲开了一枚白光,紧接着,海斯加一脚将我踢飞了。

    次日晚间,我们返回村庄,途中再次遭遇血尸鬼的围剿,不过我们顺利突围。我气急败坏地想要宰了格拉默,格拉默却坚持他是无辜的,他只不过丧失了地下那个恩奇都妖魔的信任罢了。不知为何,海斯加相信了他的话。

    他们邀请我与全村的人共进晚餐,席间分给人类的食物很少,仅够我勉强充饥,不过那些狼人胃口很大,每一个都狼吞虎咽地吃肉。

    海斯加与海努加谈着话,这两人彼此间关系冷淡,似乎不怎么融洽,可在这世界上,没有人比他们俩之一更了解对方,毕竟他们之间有数百年的恩怨情仇。

    我偷偷喝奥丁之眼,听他们说话。

    海斯加喝了口酒,问:“你真的不打算留在村子里?”

    海努加:“朗基努斯是对的,身上的诅咒消了,可人的诅咒未消。”

    海斯加说:“你得努力消除那诅咒,十年不行,二十年不行,三十年后,他们会遗忘的。”

    海努加说:“如你这般,地缚灵一样被村庄套住?”

    海斯加:“我本就是守护丛林的圣灵。”

    “我情愿去朗基努斯说的地方。”

    我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咏水皱眉问:“你为什么笑?”我笑而不答,只叹道:“一朝洞房花烛时,守得云开见月明。”说着,用优雅的动作,舌尖微颤,舔了一圈我的嘴唇。

    海斯加说:“小心点,黑噩梦看起来蠢,可实力很强,而且似乎是个色鬼。”

    我大怒之下,抢了鬼冢面前的一盆肉,鬼冢怒吼了一声,又抢了回去。

    海努加说:“黑噩梦也是个地煞。”

    海斯加点头道:“最后,你还得帮我个忙。”

    海努加与海斯加心灵相通,知道他要说什么,答道:“你要消灭那个恩奇都?”

    海斯加说:“她是血尸鬼之母,不断繁殖血尸鬼,是个极大的威胁,如今我们可能找到她在哪儿。她在地下深处,那需要借助你的力量。”

    “我们何时动身?”

    海斯加说:“越快越好。”

    海努加沉思少时,说:“我们不该如此盲目自信,此行充满未知,而你并非不死之躯,你的死亡会让村庄崩溃,这一次,没有大萨满了。”

    海斯加说:“如果我死了,你就留下来守着。”

    海努加指了指我,说:“我还有个提议。”

    我精神一振,翘起了二郎腿,足尖一摇一摇,身子惬意地往后半躺,笑容热切的似乎能像太阳王一样融化一切,唱道:“今朝有酒今朝醉,哪怕明朝天变色?这个苔丝,那个鬼冢,快快快,快把酒给我满上!”

    苔丝怒道:“为什么要给你这个黑噩梦倒酒?”

    我说:“没什么原因,我仅仅是想喝酒了,不行吗?嗯?”

    鬼冢说:“别理这醉鬼。”

    我往地上一躺,嚷道:“啊呀,外面血尸鬼怎么这么多?啊呀,总有一天,那个血尸鬼之母会将血尸鬼送到村子地下,那是不是很凶险呢?啊呀,看着亲亲小苔丝与羞羞小鬼冢,再想想血尸鬼吃人时的可怕景象,这可多让人担心?”

    鬼冢喝道:“你究竟在说些什么?”

    海斯加笑了笑,说:“鬼冢,给他一杯啤酒。”

    鬼冢愤然道:“大人,这个扑街....”

    “倒酒。”

    鬼冢咬牙站起,手里拿着一瓶啤酒,我张大嘴,手指朝里面一指,说:“喂我。”鬼冢怒道:“信不信我尿里面?”

    我露出很期待的表情,她凶神恶煞地朝我嘴里吐了口痰,我险些没呛死。

    海斯加与海努加靠近,海斯加说:“朗基努斯先生,请协助我们。”

    我滚了半圈,正脸朝着地面,长长地“嗯”了一声,说:“人家被那口痰毒死了,那个女人痰里有毒。”

    鬼冢急道:“我没有!”

    海斯加说:“请帮助我们,我们必须找出那深藏在地下的女妖,制止血尸鬼继续蔓延。”

    我神色困惑,说:“可是....可是我现在很虚弱,那口痰....那口痰里的毒。”

    鬼冢满脸通红,说:“根本就没有!”

    海努加说:“我答应随你回号泣,并服从你的命令。”

    我一跃而起,微笑道:“带路吧,是该动动手,消消食了。”

    ————

    请允许我今天少更一些,写书远比想象中遇到的坎坷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