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四十八 冥火剧变
    前方是漆黑、幽暗、广大、漫长的地道,一些地下植物——像是大王花、捕蝇草、芭蕉树生存于此,还有一些很美的花朵,散发淡蓝色的微光,空气中充斥着硫磺的气味,还能听见无休的地壳震颤声、以及小石子滚动声,我怀疑是地下的某种动物。

    当然,还有那些血食尸鬼,当我们靠近,他们就会苏醒,朝我们发动袭击。但对我们而言构不成威胁。

    格拉默是个称职的导游,领着我们进入这地道内,向血尸鬼之母靠近,我可以感受得到,我们在正确的方向上。

    硫磺味中有血腥味刺入鼻腔。

    海努加和海斯加都沉默寡言,与他们同行,我并未觉得受到尊重,只不过是个被利用的工具人。我为了赢得那尊重,满足我的虚荣心,而无偿表现得非常英勇,就像个想感动自己然后感动女神的穷吊丝那般卑微,可也许他们根本不把我当一回事,这让我有种想撂挑子不干的冲动。

    偶然间,他们会称赞我一句,这又让我顿时干劲十足。我觉得自己被套路了,然而,想想将来海努加会为我所用,我又满怀希望而不舍放弃。

    我们来到一段不平整的石阶前,石阶层层向上,两旁堆着人的骷髅头,如此整齐,这是人造的迹象。

    海斯加说:“是那个斯密茨的远古先祖造的?”

    格拉默说:“是啊,那位先祖始终未能控制住恩奇都,他造了个设施,将她封印着。我猜测是末日产生的裂隙让她醒来。”

    我问:“这么说,你根本没见过她?”

    格拉默说:“还用见吗?她无疑是个极恐怖的怪物。”

    这话等于没说。

    这时,我听见了异响,说:“大量的血尸鬼,而且很强壮有力。”

    他们来了,肌肉血红,神经像剥了皮的蚯蚓悬挂在身旁,体型很强壮,浑身光秃秃的,表情丑陋而凶恶。我看着他们,想到用血水淹没人类的太阳王。

    与太阳王相比,他们不算什么。

    我说:“小心,这些家伙血中毒性强烈,与外面的不同。”

    海斯加说:“别让它们靠近。”

    海斯加更擅长近距离肉搏,缺乏大范围杀伤,寻常的攻击根本伤不了他。海努加则可以在较远的距离将敌人石化,得以横扫千军,不擅长近身搏斗。两人的战斗风格相护弥补,都强得惊人,如果两人合力,是可以与桑格温周旋的。

    我用手套遥遥操控姆乔尼尔,劈出血刃,刺穿一条线上的血尸鬼,随后以巨力横扫,将大群血尸鬼斩裂。海斯加放出光球,把血尸鬼一个又一个打的粉碎。而海努加从手中发出灰色的射线,被射线击中的血尸鬼将变成石头,无一幸免。

    忽然,从空中隐约想起攀爬声,那声音很轻,就像小壁虎爬墙那样,可我仍听见了一点。我抬起头,是一些躲藏在暗中的血尸鬼,倒悬在上方,动作像是蝙蝠。他们嘶吼着朝我们跃下,我看见他们的手红的发亮,猜测是剧毒。

    海斯加说:“交给我。”他行动方式与说话语气一样轻描淡写,他飘上空中,用拳头和踢腿将这些血尸鬼打得四分五裂,他们用血水碰海斯加,可根本毫无作用,海斯加天生免疫这世界上大部分攻击。他就像是电影中无敌的幽灵,唯一的弱点是他与敌人身体接触的部位——既他的手和脚。

    杀尽这群血尸鬼后,格拉默变得更恭敬,不,应该是更害怕了。他立即说:“三位拥有超越想象的力量,我看,即使是叶格丽陛下也不是三位的对手。”

    海斯加说:“血尸鬼之母还有多远?”

    格拉默急道:“很快,很快就会到了。”

    从海怪的遭遇看,恩奇都是莉莉丝女妖利用远古怨念极强的扭曲灵魂而塑造出的产物,难以判断强弱,然而,这里存在着成千上万的血尸鬼,却是不争的事实。血尸鬼之母可能非常棘手,也可能她本体不强,却留着最强的血尸鬼,充当她巢穴的守卫。

    进入地道的某一段,像是走入了一个屠宰场,或者,生物脏器丛林。即使是海斯加与海努加,在此也显露出一丝不适。格拉默骇然地四处张望,他这塑造血肉的大师居然显得无所适从,他开始流血汗。

    我说:“她吃这地下的生物,吸收地下的热量,制造这些....这些血尸鬼。”

    在伦敦,我见过这种模式,是那棵活尸树,而血尸鬼之母与活尸树菲安娜...颇为相似。

    我听见了一种像是嗓子被毒哑了般可怖的声音,从未可知处传来,让我心生寒意。

    她说:“准备好迎接战争了吗?”

    一团拧在一块儿的巨大肉团从黑暗中现身,仿佛怀了数千个孩子的孕妇,她的脑袋不知在她圆滚滚的身躯某处,她用滚动的方式移动自身,从体内伸出一些吸管,她就是以此进食的。

    我见过菲安娜,见过叶格丽,可她仍是我见过最可怖的怪物。因为她很痛苦,而这痛苦能传染。

    是冥火,似乎是始祖冥火。

    也就是说,莉莉丝可能利用的是另一个悲惨的活尸,制造出了她的怪物,报复世界。

    海努加说:“我先来吧。”他手掌一扬,石化光线飞向那女妖,它将女妖的一小部分变成了石头,石头脱落在地,是个血尸鬼。

    我注意到海努加眉头紧皱。

    海斯加飞向她,朝她发射圣辉白光,它在女妖身上留下两个大洞,转眼间,那大洞被血肉填满。蓦然间,数条吸管伸向海斯加,从海斯加体内穿过,他安然无恙。

    我喊道:“得找到她要害所在!”我释放出黑噩梦所有的力量,这巨型的狼犬从女妖身上撕下一大片血肉,女妖厉声尖叫着,大量吸管探出。黑噩梦喷出黑火,烧断吸管,同时令女妖身躯燃烧起来,但她用她的血熄灭了这恐惧之焰。

    海努加说:“黑噩梦比我们更强。”

    海斯加说:“奇怪,他和我战斗时未用全力吗?”

    在黑噩梦狂攻之下,血尸鬼之母很快伤痕累累,血液狂喷在地上。海斯加借助黑噩梦的掩护,不停朝女妖打出重拳,在她肉身上造成一个又一个窟窿。海努加也继续石化这女妖,她体内怀着的血尸鬼纷纷摔得四散。

    忽然,血尸鬼母体内喷出大量骸骨,像是数十架重炮轰击,黑噩梦被她击退,剧痛之下,厉声哀嚎。血尸鬼母体内长出四根长长的手臂,那手臂是深红色的,她用手臂去抓海斯加,未果,随后敲击墙壁,于是,上方黏着的血肉时刻无休地宛如雨落。至此,海斯加不敢贸然出手,以免在实体化的瞬间被这密集的血雨所伤。海努加则制造了一顶石伞,抵挡那毒血之雨。地面铺着的肉毯渗透出血水,涌向海努加,从海努加口中喷出一些烟雾,将那些血水也凝固住了。

    黑噩梦再度扑上前撕咬她,血尸鬼母用吸管与手臂还击,但黑噩梦动作迅速,神出鬼没,血尸鬼母并不是黑噩梦的对手,她那剧毒的血液与冥火散发在外,却对黑噩梦造不出伤害。她又一次发射骸骨炮弹,黑噩梦敏捷地避开。她节节败退,伤痕累累,无法在催动上方的血肉之雨。

    血尸鬼母猛然一撞,黑噩梦一个踉跄,她趁势挣脱了黑噩梦,随后,她从地下召唤出数个极为魁梧的血尸鬼,体型与她相当。这些巨型血尸鬼朝黑噩梦猛冲而至,黑噩梦挥动爪子,将他们击伤,可他们的伤势很快愈合。

    此刻,海斯加、海努加也加入作战,海斯加出拳击中巨型血尸鬼,海努加绕着圈石化他们的腿,黑噩梦怒吼着冲出重围,再度钳制住血尸鬼母。

    绿面纱说:“我感受到她扭曲的精神,她冥火的核心在那儿。”

    顺着绿面纱的指示,黑噩梦一层又一层撕裂血尸鬼母的血肉,她刺耳的尖叫声传至远方,在血肉组成的墙壁上回荡。不久后,在她体内深处,黑噩梦找到了她真正的头颅,她的冥火之源。

    她的骸骨炮弹将黑噩梦打飞,黑噩梦翻了个身,已将她的头颅咬在口中。

    海斯加说:“成功了。”

    海努加喊道:“快摧毁它!”

    忽然间,格拉默悲惨的呼喊传了过来,他的胸腔破裂,从中钻出一个瘦小的身躯,一个红色的血人。

    那是什么?

    血人闪电般来到黑噩梦身侧,爪子一劈,将黑噩梦的嘴划开,血尸鬼母的头颅落到了血人手中。

    她是叶格丽!我认出这小血人是叶格丽!

    叶格丽眼中如喷着狂喜的火,她敲碎了血尸鬼母的头骨,豪饮其中的冥火。血尸鬼母的惨叫声变成了悲鸣,她的身躯逐渐瓦解成零散的血肉,像是个摊开的大肉饼。

    我怒道:“叶格丽!”

    叶格丽笑道:“朗基努斯。”

    黑噩梦追向她,但叶格丽如跳水般跃入血水中,黑噩梦追赶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消失。

    海斯加与海努加已消灭了巨型血尸鬼,他们对眼前发生的事并不在意,因为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我惊讶无比,可谁又能料到格拉默体内竟有个小叶格丽?至此已经无可奈何。叶格丽夺走了始祖冥火,这意味着什么?总之没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