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四十九 噩梦消散
    海斯加向我道谢:“没有你,我们无法战胜血尸鬼母。我向你诚挚道谢。”

    我很沮丧,有气无力地回答了一声。

    海努加问:“格拉默体内的那个血人是什么?”

    “纪元帝国的索多玛女王叶格丽。”

    海努加:“她似乎夺走了血尸鬼母体内的某种能源。”

    我恼道:“当然,我都看见了,我就不该多管这闲事!如果我不帮你们,叶格丽也无法夺取血尸鬼母的冥火!”

    “那会有怎样后果?”

    我说:“我怎么知道?”我现在烦躁的很,只想尽快回到号泣。

    海斯加说:“你帮我们解决了长久以来的大患,如果将来你与纪元帝国有冲突,我们部族义不容辞。我还会试图联络其余狼人族群,一起协助你御敌。”

    我对此深表怀疑,尤其是黑噩梦附体在我身上,而黑噩梦是狼人们长期头疼的难题,这还是往好听了说,狼人们恨不得将黑噩梦抽筋剥皮。

    海努加说道:“是分别的时刻了,圣灵。”

    海斯加说:“你要与朗基努斯走了吗?”

    海努加说:“照顾好母亲。”

    海斯加点头道:“她会是下一任大萨满。”

    我愕然道:“什么?黛蒂斯不随我们走?寡妇门前是非多,她一个人难道不寂寞吗?难道她不会在某个燥热的夜晚,孤身躺在床上,不得不用双手让自己冷静....排遣自己的欲念之火吗....”

    他们一齐盯着我看,看得我很不自在,好像我别有企图似的。

    我们开始动身离开。一路上,血尸鬼们似乎感应到了血尸鬼母之死而自相残杀,从洞窟中,一直到洞窟外,甚至整个神庙周围的平原都动荡不安。

    但是,当我们来到三座小山环绕的树林之间,血尸鬼们都不见了。

    不,确切的说,它们都变成了地上的尸体。

    我产生了一种奇特的观感,像是面对着地球大气中某种极古老的、永恒不灭的风暴一样,它是这世界的清理者、整顿者与毁灭者,是那种让人忍不住双腿发颤,想要远远逃开的威慑。

    绿面纱说:“很不妙。”

    瘟疫修女:“我也感受到了。”

    瘟疫医生:“一种不凡的存在,超乎我们的估计。”

    吞噬者:“颤抖着,我为之惊惧。”

    海怪说:“最好不要靠近。”

    黑噩梦:“快跑。”

    那里的个体,是一个真正的天使,我第一眼就知道。

    他有着英俊威严的面貌,穿着神圣光辉的铠甲,铠甲宛如宽大的圣袍,背后洁白的羽翼上覆盖着材质奇特的金属。在铠甲的映衬下,他显得身材修长而魁梧,强壮而窈窕,他就像是上帝钦定的执剑使者,对凡世的一切皆有生杀予夺的大权。

    曼达罗戈与艾尔雷兹无法与之相比,即使疯网不提醒我,我也看得出来。

    他是冲着我来的?

    我正想拔腿就跑,天使开口说话了,声音像是击穿了天堂云层的雷霆般洪亮,那声音没有感情,像是阐述着一个真理,那声音也并不苍老,可谁都能体会到那超越了时间的沉重感。

    天使说:“我是尤利尔,晨星的使者!加登纳尔,你为何擅自逃脱了惩罚?”

    他面对的是海斯加、海努加,可加登纳尔又是谁?

    海斯加说:“你是谁?我并不认识你所谓的加登纳尔。”

    他没看出来眼前的人物身负何等神通吗?即使没看出来,可难道不曾听说过尤利尔的威名?那可是埃尔吉亚残卷中所说的,将太阳诅咒施加给该隐的至高大天使之一。

    会不会是个疯子?那这世界上强大的疯子可真多。

    尤利尔说:“你们正是加登纳尔,由于罪行,灵魂被拆分为二,永世需自相残杀。现如今,趁着末世罪孽的时机,你们逃脱了惩戒,避开了神罚,这是对上帝的忤逆,对天理的反抗!”

    海斯加说:“我并未听说过这经历,也想不起来相应的过往。”

    海努加说:“如果现在诅咒已经消除,说不定你口中的上帝已经原宥了我们?”

    尤利尔说:“不,你们的罪恶由我惩戒,我将送你二者的灵魂重新进入炼狱,再续天罚。”

    海斯加眼中闪过敌意,身躯化作白狼形,毛发覆盖全身,明亮的白烟缭绕着他。海努加手掌亮起石化之光,一层岩石铠甲覆盖了他身体表面。

    我急道:“打什么?还不逃?你们看不出来....”

    尤利尔手中出现一柄长剑,剑刃巨大而对称,剑柄是光芒四射的太阳形状。他说:“我会给罪人反抗的机会,向我进攻,在十个回合之内,我将展现我的慈悲。”

    海斯加动若游雾,须臾间,白茫茫的烟雾已将尤利尔困住,尤利尔闭上眼,剑尖朝下,纹丝不动。忽然,海斯加现形,一拳打中尤利尔后脑勺,自己却反而惨叫起来,我见海斯加手掌红肿,是烫伤的痕迹。

    海努加对我说:“帮我们!”我暗呼不幸:“我真要被你们害死了。”只得再一次祭出黑噩梦之形。

    尤利尔睁开眼,目光如太阳的怒火般炽热,他说:“恩夏利尔,我认得你,你以屠杀羸弱的天使为乐,你是我宿敌彼列的爪牙。”

    黑噩梦长啸道:“不再是了!”他的黑火烧中了尤利尔,可仍未能伤及这大天使分毫。

    海努加手中喷出石化光线,击中黑噩梦所攻击的地方,两者合力依旧无效,海斯加加入了我们,手中白色光球如机关枪般连发,即使如此,尤利尔还是不为所动。

    海斯加说:“他用光形成了光盾!”

    我使出天地元一,试着转化尤利尔的光盾,那光盾异常坚固,操纵起来艰难无比,可我仍抓住了诀窍,顿时,其中出现缝隙,尤利尔表情变了,立即竖起巨剑,一团光圈朝外扩散,将我们的攻势弹飞,我们都摔出很远。

    这位晨光大天使喝道:“恩夏利尔,你为何会天地元一?”

    我说:“你怕不怕?怕就撤退算了,咱们两不相欠!”

    尤利尔仿佛一道光,等我反应过来时,海努加已中了他一剑,鲜血从身体的裂痕中狂喷而出。海斯加愤怒的大喊,朝尤利尔打出无数拳脚,一缕金色弧光绕至海斯加身后,海斯加也被一剑刺穿。

    兄弟两人倒在血泊之中。

    尤利尔的动作让人看不清,与大衮不相上下,他像是一道光,而光速超越了时间。

    我急道:“别伤害他们!”他们还没死,不管是出于同情还是责任,我必须救他们。

    尤利尔说:“还有你,恩夏利尔。”

    黑噩梦当即喷出层层黑火,如城墙般围绕自身,无限噩梦般的景象形成了屏障,那是黑噩梦多年来珍藏的最恐怖的梦魇,即使大天使的力量也无法轻易突破。

    大天使斩出太阳的光芒,黑暗裂开了一层,黑噩梦立即再喷火焰,补上空缺。

    我听见尤利尔在火焰之外笑道:“那么较量较量吧,彼列的走狗,你用自己的灵魂为柴薪,又能坚持到几时?”

    他的剑一次又一次破开黑火之墙,而黑噩梦则不断喷火填补。我意识到他在燃烧自己灵魂的能量,他在用他的生命和意志保护疯网的载体,不,保护着我。

    他意识到我会死,可为什么...

    是什么让你这么做的?你已经安全地融入了疯网,即使我死去,你也能继续存活,等待下一个载体。

    黑噩梦吼道:“闭嘴。”

    还轮不到你这狼犬救我,你不过是个恶魔,凭什么发这样的善心?

    黑噩梦仍吼:“闭嘴!”

    给我住手,应该奋力死战的是我。

    黑噩梦不再回答,他的咆哮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烈,更恐怖,更响亮,更凶猛。

    你是恩夏利尔,是地煞,是将人类性命当做蝼蚁的魔神,你的精神到底出了怎样的问题?是疯网的那些怪物也逼疯了你吗?

    黑噩梦传来不屈的念头,他在嘲笑疯网中的血族们——地煞是不会被血族奴役的。

    还是说,你在为你曾经杀过的狼人赎罪?这是何等可笑的举动!在这万物沦陷、弱肉强食的末世,你,为了过往的罪孽,牺牲自己?

    一道炽芒穿透了黑火,黑噩梦用整个身躯包裹住我,继续与大天使抗衡。

    他的灵魂已经极度微弱了。

    放手吧,恩夏利尔,你是伟大的堕天使,你不必为了人类做到这地步!

    恩夏利尔笑道:“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他继续说道:“你是我见过最卑劣的人类,朗基努斯。但和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我很愉快。”

    我心头巨震,不知该如何回答他。

    他又说:“你有强大的力量,但你不知如何使用,你总是依靠我,依靠圣徒,依靠武器,依靠运气。但从今以后,你至少不能再使唤我了。”

    永别了,卑劣的圣徒,黑暗将从你身体里消失,拥抱你本该拥抱的光明吧。

    骤然间,那让我感到温暖与安全的黑暗消散了,太阳光芒被这消散的黑暗震退,可我再也感受不到黑噩梦在哪儿。

    尤利尔暂时住手,似在侦查是否已经消灭了恩夏利尔,随后,他满意地笑了笑,一道剑光朝我刺来。

    我从未见过如此漆黑的黑暗,而黑暗过后,又是前所未有的光明。

    我忽然明白黑噩梦的意思,我注视着大天使尤利尔的剑,依稀见到了那道光。

    在创世之初,最早划破天际的那道光。

    于是我握住了那道晨光。

    并召唤名为撒旦的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