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五十三 萨根之战
    这场战争无比惨烈,在这片被遗弃大陆的各个角落,在万丈高峰之上,在万里云层之间,在碧蓝苍穹之内,原初者与堕落者皆在奋战,他们的血化成了世界的雨,他们的号角宛如震怒的雷霆,他们的剑切割大陆,他们的法力重塑地貌。

    深红军团身先士卒,在与原初者的战斗同时,如神祗般为人类领路,在他们的领导之下,在钢铁军团的熔炉帮助下,众多伟大辉煌的堡垒拔地而起,这些城堡,有的屹立于无垠的冰山中,有的镇守着平原的人类,有的深藏在海底之下,有的漂浮在高空之上。这些堡垒发展成了要塞城市,随后是人类史前文明的帝国。

    其中最为壮观,最堪称奇迹的,正是路西法的黑教堂,它是我们藐视天堂权威的象征,是所有堕落者与路西法签订的圣约之契。它的雄伟能夺去人的呼吸,能让人心中充满崇拜之情而目不转睛,能让人的灵魂被洗礼而升华,是的,仅仅只需看它一眼,人类中的法师就会觉醒。

    是的,它之所以如此神奇,是因为这是路西法在第一次见到人类时为之落泪。他的情感让此地被魔力覆盖,对所有堕落者而言意义重大。

    黑教堂直入云霄,存在于各个位面,九个塔楼如刺入天堂的利刃,令天堂流下了血与泪。在黑教堂的下方,永不熄灭的火焰熔炉为堕落者们铸造强而有力的武器。第二层至第六层,无数人类居住在此,他们为我们建立了石碑,并且在这无比巨大的神殿生活繁衍。第七层至第八层,是天使的居所,朴实无华而又简洁有力。

    第九层则是黑教堂的圣殿——暗影皇宫,在暗影皇宫之内,繁忙的路西法指挥调度一切,维持着与原初者们的战争。

    乌木军团令原初者的军团闻风丧胆——他们是由该隐创造谋杀概念以来最完整的写照,以及最现实的实践者。他们发明匪夷所思的手段,如绞肉机般残杀原初者们。同时,他们在他们位于广袤荒漠的杜尔要塞中造了一个刑讯室,在折磨原初者的同时,也折磨那些不肯归顺的人类。

    正如冷酷无情的阿拜登所说的那样,乌木军团将人类视作工具,视作奴隶,视作他们反抗天堂的资本,从人类的信仰中收获力量。但是,乌木军团也在为人类而战,所以有所收敛,对皈依的人类纵然严厉,却不失关怀。

    钢铁军团是在战场上最值得歌颂的一支铁军,在大衮领导下,他们军纪严明,而且乐善好施,他们帮人类建造家园,发明一些器具让人类生活的更好。同时,他们在作战中也赢得了对手的尊重与美誉,他们英勇善战,永不退缩,可却从不进行没必要的屠杀。而且,他们对信仰双方的人类很宽容,既不强求,也不打扰。

    白银军团探索这黑暗的大陆,并找到了与第一大陆相联系的传送门。与此同时,云石军团依旧潜伏着,但前线传来的战报表明,他们会在紧要关头刺入最要紧的一剑,让天堂调度的大军无功而返。

    路西法记得那场战争,那是他在遥远的黑教堂中瞥见的一场浩劫。

    战争发生之处,是天堂原初者创造的要塞城市,几乎与黑教堂一样伟大的天国门庭——萨根要塞,这是诸多赫赫有名的天使居住的地方,原初者在黑暗大陆建立的桥头堡,是他们进攻背叛者们的发起点。

    乌木军团擅自发动了这场歼灭战。他们朝这座要塞进发,越过层次不齐、犬牙交错的山脉,堕落者们面目狰狞,身上散发着被污染的血腥光芒——该隐的谋杀引发的效应至此已经加剧,人类的堕落将堕落的天使进一步腐蚀了。此时,他们已不再圣洁而美丽,而是恐怖而凶恶。他们走过的路上遍布着毁灭。

    当他们遇到归顺天堂的人类时,会将他们捉住,加入奴隶的队伍,逼迫他们朝前进发,而这些人在行进途中,又几乎难以免去被扔在大石上变成肉泥、以及被利刃切割四分五裂的下场。乌木军团的堕落者——恶魔们高声歌唱着,欢笑着,继续他们残忍的行军。

    抵达萨根城堡之后,阿拜登指挥堕天使们施法,从天空中降下火雨,从地下释放出毒气,一些司职野兽的天使释放出凶残的怪物,另有天使将死去人类的灵魂当做武器送入城中,最后,一部分天使发出令热血沸腾的怒吼,让整个攻城部队陷入巨大的狂热中。

    守城的天使绝无弱者,然而在这凶嚣惨烈的攻势面前最终溃败。只有三分之一的天使逃离,通过传送门前往第一大陆,再返回天庭,城市中剩余的天使与人类皆被阿拜登所杀。

    路西法被这残忍的战争震撼,他亲自前往萨根,所有军团都齐聚在这座陷落之城。

    面对大军,路西法立于塔尖之巅,目光可怖而阴沉,他说:“下令屠杀者,站出来!”

    阿拜登扇动染血的翅膀,飞入空中,在路西法面前鞠躬,说道:“仅次于创世者的统帅,是我指挥了这场战役。”

    路西法望着这位最强悍勇猛的副手,心情矛盾,他说:“我们战斗的本意是保护人类,可你连这里的天使与人类一起杀了。你已扭曲了所有军团的意义。”

    阿拜登说:“伟大的晨星,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创世者的军团欺人太甚。他们已经毁灭了我们在第一大陆所创造的一切辉煌,现在,又想让这场悲剧重演!你也明白,如果创世者在黑暗大陆无法拥有信徒,他的力量就无法在此蔓延。”

    路西法说:“但看看你所做的一切吧,你的手段势必将传遍整个大陆,整个世界,所有人类将为之颤栗。他们不会再视我们为神明、救世主和牧羊人,而是凶手、暴君与....恶魔。”

    听到这个词,我感到心中冰凉,这也许是恶魔一词首次出现在世界,从此以后,堕落者们有了新的名称,而这无疑将加剧他们被腐化。而路西法——恶魔之王——也从此被铭记史册中。

    此时,亚兹拉尔飞上前来,说道:“那是人类咎由自取,是该隐谋杀了亚伯,亚伯的血动摇了宇宙,将谋杀的法则烙印在我们心中,所以,我们会挥舞战斧和刀剑,用最残酷的手段杀死敌人。我们替人类受罪,我们承载了所有的罪名,最终又因人类而堕落。”

    阿斯莫迪斯也加入阿拜登、亚兹拉尔一方,他说:“最初,阿里马赫尔所遇见的灾难,正是人类。人类为这所有祸害之源。我们因阿里马赫尔的预言而慌乱,擅自行动而陷入万劫不复的困境。如今,我们已别无选择,如果想战胜天堂的敌人,我们唯有变成恶魔。”

    路西法悲哀地望着他的三位副手,大衮与彼列飞到他身后,表明了他们对路西法的支持,可路西法也感受到了他们心中的疑惑。路西法说:“愤怒与冲动已经让你们变了模样,让我们之间出现了裂痕。别忘了,我们已经失去了创世者的支持,我们唯一的力量之源是人类的信仰,可如果你们将屠刀加诸其身,这信仰总有一天会消失殆尽,彼时,大势将去。”

    阿拜登说:“您是我们之中最伟大与最强大的,我们也依旧在遵照你的命令行事。可是,对于理想的王国,个人心目中各有不同。人类数目如此之多,不必仅遵照一种模式——黑教堂的模式,你可以将人类当做宠儿般呵护,我则如严厉的家长和君王,鞭笞他们更快的成长。”

    阿斯莫迪斯微笑道:“您让我开拓黑暗大陆上不同的道路,我意识到道路各不相同,但终点可能是一致的。您仍然是我发自心底尊重的统帅,可也请您容我有自由发挥的余地。”

    亚兹拉尔说:“您命我隐藏在敌人视觉的盲区,这让敌人疲于奔命。在黑暗大陆,由于人类的信仰,我们每一个军团都有令天堂大军难以招架的实力,与其集中一起,不如散布在世界各地,让敌人疲于奔命。”

    路西法于是答道:“很好,也许正如你们所说,通往终点的道路并非一条,多线作战会让敌人防不胜防。那么,带着你们的军团,各自去开疆拓土吧。但切记,切记我们依靠人类,而人类敬仰我们,这是不可松动的底线。一旦底线失守,我们也将无可挽回。届时,我将视你们为背叛者,将你们化为灰烬。”

    军团长们面对着最强大的堕落者,听其话语,为之颤栗,随后,他们离开,各奔东西。路西法望着远去的军团,陷入了孤独与悲观之中。

    他回到黑教堂,在那漆黑的暗影王座之上坐下,他想念消失的智者阿里马赫尔,曾经萦绕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再一次涌现,他不禁自问:“那条毒蛇究竟是谁?是什么?它为何能将智慧之果摘下,并让夏娃服食?那需要何等的力量?”

    敌人究竟是谁?是创世者?还是另有其人?

    他告诉自己不能疑惑,不能迟疑,不能退缩,一切已经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