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日后,天还没亮透,前来参加早朝的大臣们,便已等在了红色高耸的宫门之外。

    几天前,李逍遥让国内的富商巨贾们,捐赠钱粮扩充军备。

    他们本以为李逍遥是想扩军做防守,可谁知,这两天,他们听到了不少,关于李逍遥要主动攻打赵国的小道消息。

    “相国大人,您说陛下要派军攻打赵国的消息是真的吗?”一名跟在刘国栋身旁的官员问道。

    他这一问,虽然声音不大,但却吸引了不少附近官员凑拥了过来。

    又或许是因为,立秋后的清晨,天气有些凉的缘故,聚拢在刘国栋身旁的官员越来越多。

    刘国栋双手叉袖,拢了拢有些透风的袖口道:“陛下打不打赵国本相不知道,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相国大人虽没有直接挑明,但他的意思,似乎已经在告诉大家,陛下就是要主动攻打赵国。

    攻打赵国与防御赵国,这可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攻打赵国,那就需要攻城掠地,虽然现如今的赵国不如以往,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攻打赵国,绝非易事。

    若是防御赵国,则要稳健的多,赵国来犯,我汉国大军,可凭借高耸坚固的城墙,对他们进行还击,这样胜算会更大一些。

    而且,人赵王听闻赵学轩的死讯后,也并没有下旨攻打咱汉国。

    那陛下攻打赵国的目的又是什么?

    如果打胜了,自然是一桩美事,但如果战败,汉国岂不危矣?

    在场的几十名文武官员面面相觑,汉国这位年轻陛下的心思,他们着实看不透、也猜不透。

    当当当!

    宫内一阵阵钟鼓声传出。

    这是开宫门,群臣入宫早朝的信号。

    那沉重的宫门在禁军的推动下,缓缓打开。

    众大臣们分成了两列,紧紧有序的走进了宫门,径直向着他们早朝的目的地,金銮殿走去。

    当他们走进金銮殿时,抬头才发现,龙椅上的帝冠身影,他们的陛下李逍遥,早就坐在了上头。

    大臣们迅速分成了八列,中间留出了一条道,四四分开站于了金銮殿两侧。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臣们的喊声冠绝于金銮殿内,纷纷毕恭毕敬的跪地行礼。

    “众爱卿平身!”坐于龙椅上的李逍遥,右手一挥,大气磅礴的示意他们起身。

    “谢陛下。”

    大臣们起身而立,小德子一挥拂尘上前了一步:“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还未等大臣们启奏,忽然,李逍遥直接飙出一句:“众爱卿,朕让你们筹集的钱粮,现在如何了呀?”

    此话一出,殿下大臣们,窸窸窣窣议论了起来。

    他们还在疑虑,陛下今日早朝为何来这么早。

    原来,陛下是迫不及待的想伸手向他们要钱。

    “启奏陛下,京城的各级官员、富商巨贾们,捐赠的钱粮已经到位,外地的捐赠钱粮,也已经陆陆续续往京城运来。”

    “好。”李逍遥大喝一声,俯身说道:“陈国良,你身为户部尚书,这事你还得多上上心,尽快将这些钱粮收集上来,如果有需要大军协助,你可以找林萧或者也可以找吴道子。”

    站于殿下的林萧、吴道子,朝着户部尚书陈国良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诺!”陈国良回道。

    “林萧!”

    “臣在!”

    林萧站了出列。

    “招募新军之事,现在进展如何?”

    虽然李逍遥已经知道了进展,但他还是在大殿内询问了出来,其目的,是要告诉在场的众臣,这招募新军的事,他已经全权交予了林萧。

    “回陛下,自新政推行以来,各个郡县凡十八到二十岁的青年,均已到了当地县衙进行了登记,现在,他们已经接到了朝廷的通知,朝着衡城方向去了。”

    “嗯!”李逍遥点了点头:“等会散朝后,你就直接前往衡城,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给朕训练出一支铁军来。”

    “诺!”林萧面容刚毅的回道。然后退回了队列当中。

    众朝臣将目光聚集到了年轻的林萧身上,有些朝臣还不认识他,但他的大名,却早已传遍了整个京城。

    他可是挺身而出,用自己身躯,给陛下挡了一剑的大英雄。

    这组建新军的事,陛下交予他,朝臣们倒是心服口服。

    李逍遥颇为满意的睨了一眼殿下众臣,在旁的小德子见殿内一片寂静,故而再次出声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陛下,臣有事启奏。”刘国栋出列道。

    “准奏。”

    “启奏陛下,林世苍林尚书,因被丈打卧病在床,为了他能安心养伤,也为了此次选秀的顺利进行,故而,臣以为,这次选秀之事,应当交予其他大臣来负责。”

    刘国栋说完,李逍遥扫了一眼众臣,然后说道:“这事就交予礼部侍郎,柳成龙负责。”

    文官队列中,文质彬彬,颇有些文人雅士气息的柳成龙出列道:“臣,遵旨。”

    随后,又退回了队列当中,而刘国栋,则依旧站在原地,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后,他继续出声道:“陛下,臣还有事启奏。”

    “准了。”李逍遥回道。

    “启奏陛下,臣斗胆问一句,您是准备要攻打赵国?”

    众大臣们,仿似有了某种默契一般,一个个都竖起了耳朵。

    “对!”李逍遥霸气回道。

    众臣炸了锅,虽听到了不少陛下要攻打赵国的小道消息,但陛下亲口说出的这一刻,他们心中不免还是被震惊到了。

    “臣斗胆,陛下攻打赵国,您可有考虑过后果?”

    “刘国栋,你是不是想说,朕是不是脑子一热,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臣不敢!”刘国栋微微低头。

    “呵!”李逍遥俯瞰着众臣道:“你们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吧?”

    “臣等不敢!”众臣跪地道。

    自上次李逍遥丈打完林世苍后,他的威严便已深深烙在了每位大臣心中,现在整个金銮大殿内,恐怕也没有人在敢挑战他的威严。

    “告诉你们也无妨,朕已经调遣了三十万大军前往衡城,这次,朕就是要主动攻打赵国,朕要让赵国、楚国不敢再有任何不轨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