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餐厅的服务的确值得吐槽,但等瑶柱干捞翅呈上来后,陆白他们大呼真香!

    好吃到他们差点咬掉舌头。

    这家餐厅人均价格这么贵,还能开这么多年,靠的就是这巧夺天工的厨艺。

    就这瑶柱干捞翅以老火鸡汤作为底汤,根根分明又粗细均匀的翅身,足以证明厨师精湛的刀工。

    这可是精细活,没有多年的苦练可造就不出这样的技艺!

    再配上瑶柱干丝和底下风味十足的汤汁,简直不要太满足。

    要不是价格太贵,陆白他们都想再来一份。

    只不过他家这个菜的分量的确不大,女孩子都能自己轻松解决一份。

    陈东成从陆白他们的表情就知道肯定被这家老店给俘获了胃。

    陈东成当初带着女朋友来的时候也是一样。

    虽然心里很想再次来打卡,但是钱包不允许。

    这边瑶柱干捞翅刚吃完,服务员又端来二十个凤爪。

    凤爪不算贵,才14块一个,对于这家店来说已经很良心了。

    陆白他们彻底对这家店服气了,人家老板有这么霸道的厨艺,还要装修干屁?

    直接靠厨艺就能俘获一大批饕餮,保准下次还得来。

    陈东成干掉五个凤爪,肚子里也舒服的不行,就这味道念念不忘啊!

    凤爪解决完,喝上一口热茶。

    胃里暖暖的贼舒服,服务员又端来四碗一品官燕。

    虽然这一品官燕的确不便宜,但分量还是很足的。

    满满一大碗,燕窝根根分明,厨师的手艺已经让陆白他们惊为天人。

    “草,这是人能切出来的?”

    陆白一脸佩服,大佬牛逼!

    陈东成没理会他们,安心的弄着自己的调料。

    燕窝是清汤的,不过服务员为每个点这道菜的食客都准备了调料,可以自己选择搭配。

    有椰汁,牛奶,姜汁,蜂蜜等等。

    陈东成按照自己爱吃的口味调好了一份,夹了一筷子自己那份红烧凤爪。

    入口有点咸,应该是鲍汁凤爪的酱汁熬制的,好吃到爆炸。

    美食是有魔力的,能让食客收获惊喜或者愤怒。

    毫无疑问,陈东成他们是充满惊喜的。

    “哇,陈哥,这个燕窝没的说!”

    陆白他们一边吃着,一边由衷的赞叹着。

    怪不得人人都想有钱,光这食材就和普通人拉开差距。

    有钱人吃的都是山珍海味,顶级厨师精心制作的美食。

    普通人只能吃着粗茶淡饭,一脸羡慕。

    当你有了足够的钱,烦恼基本上都会消失。

    可以说钱是解决烦恼的最好工具!

    一顿饭吃下来,四人吃的都很满意,陈东成刷卡买单。

    虽然服务费有点不值,但就凭这个厨艺,也能接受。

    走出餐厅后,陆白由衷的感叹道:“麻蛋,老子一定以后做个有钱人,这样的餐厅说来就来。”

    “放心吧,你小子以后肯定没问题的。”

    陈东成随手招来出租车,随口道:“你小子好好打扮打扮,不少富婆都喜欢你这款,要不要我给你推荐几个富婆?”

    “要是年轻点的富婆,也不是不能接受,唉,谁让医生说我胃口不好。”

    陈东成对陆白的厚脸皮也是颇为佩服。

    能把吃软饭说的这么清新脱俗,怪不得以后能找到白富美。

    坐进出租车,陈东成直接带陆白他们一家极具岛国风情的spa店。

    粋 IKI。

    这是一家隐藏在写字楼间小森林系的和风SPA。

    这家店刚开没多久,而且位置在关外,人也比较少。

    陈东成以前也是被同事带来享受过几回,确实服务和手法都很不错。

    正规spa里面,他家算是排名比较靠前的。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

    卧槽,她们在说啥?

    陆白他们一脸懵逼。

    最多在某些录像带听过几句比较耳熟的岛语,这种完全不在词典里。

    陈东成倒是略微听懂一些,这是表达欢迎光临的意思。

    这家店的要求比较严格,如果顾客不介意,甚至可以做到完全岛语交流。

    陆白他们三个对视一眼,眼中不由得都流露出一抹火热。

    陆白悄悄拉着陈东成的衣服,小声问:“陈哥,这家店真的很正规?”

    “嗯?”

    “嘿嘿,我们觉得这家店不正规点好。”

    陈东成看了眼同样蠢蠢欲动的付博洋和钟瀚文。

    卧槽,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几个家伙还有这个时候。

    想了想,陈东成小声回道:“你们自己聊,能约出去的话,钱我帮你们付。”

    陆白神色一肃:“陈哥,大恩不言谢,以后唯命是从。”

    “滚蛋,好好说话。”

    陆白再次嬉皮笑脸:“嘿嘿,谢谢陈哥,我们都喜欢会岛语的妹子啊!

    以前只是电影里见过,还真没遇到现实里能说岛语的,那简直爽爆了!”

    嗯?

    我擦,这帮家伙有点东西啊!

    看问题的角度果然和常人不一样。

    麻蛋,这明明是正规按摩,怎么感觉画风要变歪呢?

    好在陈东成和陆白嘀嘀咕咕的,技师小姐姐也没听清楚。

    只是觉得陆白他们的目光很吓人。

    有种恶狼凝视的感觉?

    当然技师小姐姐不可能是岛国人,只是被培训过,能跟岛国人交流而已。

    但这对于陆白他们而言,已经足够了。

    没理会这帮脑子不健康的家伙,陈东成选了个看着挺顺眼的妹子。

    做了个单人身体护理328元和脸面部护理568元。

    价格对于普通白领而言都有点贵,所以人很少。

    有几个单间正好空着,陈东成他们正好一人一个。

    看着陆白他们火急火燎的选个女技师进了单间。

    让陈东成差点有种错觉,自己好像来错地方了。

    得亏陈东成选的妹子颜值一般,要不然火气都容易控制不住。

    技师妹子的颜值基本上和手法成反比。

    陈东成选择的这个妹子技术相当可以,语气也很温柔,没有强行推销项目。

    再加上陈东成重生回来还从未享受过这种安静舒适的深层护理,不知不觉的竟然睡着了。

    只感觉技师妹子的小手很温柔的帮助自己驱散疲惫。

    一觉醒来,格外舒坦。

    妹子小声道:“先生,麻烦您转过来,做个脸部护理。”

    刚才看陈东成睡得太香,技师妹子没叫醒陈东成。

    陈东成也意识到这点,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

    “真是对不住,这几天太累了,谢谢你了。”

    陈东成听话的翻个身,技师妹子柔柔的笑了下:“没关系,那请您闭眼。”

    接着又是一个小时的脸部护理。

    陈东成觉得自己脸部的毛孔都在愉悦的进行呼吸,身体仿佛重新散发着活力一般。

    全部护理结束,陈东成给妹子五百现金作为小费奖励。

    “谢谢您,希望您下次来,我还能为您服务。”

    妹子知道自己颜值一般,也没有其他想法。

    要不然谁能舍得和一个长相蛮帅的富二代错过?

    “好说。”

    走出单间,陈东成惊讶的发现陆白他们也正好心满意足的走出单间。

    要不是知道这家店正宗,陈东成还真容易想歪了。

    “陈哥,咱们走吧?”

    陆白有些得意,凭借陆白的颜值,撩妹子还是挺容易的。

    倒是另外的付博洋和钟瀚文让陈东成小小惊讶一把。

    实际上也没多难。

    陆白他们也跟陈东成点的是一样的全身护理加上面部护理。

    能来这种店消费快一千毫不在意的,要个妹子微信还不容易?

    陈东成倒是觉得蛮有趣的,果然不能以旧眼光看待他们。

    自己在进步,陆白他们也在进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