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东成之前也听谢靖宇简单的介绍过,比如这款小羊驼绒面料,要是制成一套西服。

    这家安德森与谢泼德的报价是60万左右,具体的得根据罗伯特贝里对陈东成测量后计算。

    要是这么一算,陈东成想要定制至少三套。

    180万就这么没了。

    嘶,高定西装的可怕程度,陈东成都觉得有点奢侈。

    当然做工肯定对得起价格,这家安德森与谢泼德也是伦敦唯一的一家,只做全定制的男装品牌。

    就是傲娇,就是自信。

    偏偏世界名流和政要,亲自去他们店,就是为了拿到他们制作的完美西服。

    比如美帝的前总统,英国的查尔斯王子,都是他家的铁杆拥趸。

    男人不对自己狠一点怎么行。

    陈东成直接跟罗伯特贝里说自己需要制作五套,其中有一套是礼服。

    罗伯特贝里听了后,眼神都不一样了。

    花快三百万定制西装,在他们这种只靠手工制作的门店,也是相当大的一单。

    “陈先生,请您相信我们的专业,我保证这次定制以后,您会成为安德森与谢泼德的忠实拥趸。”

    罗伯特贝里语气十分自信,这是他身为萨维尔街顶级裁缝师的底气。

    “OK,那陈先生,接下来我会为您测量一下身体,请您随我到这边来。”

    总统套房的客厅被特意摆了一个镜子,方便陈东成能清楚的观察到,罗伯特贝里是如何为自己测量的。

    这个罗伯特贝里的能力,陈东成是深信不疑的。

    别的不信,游戏的评价总可以相信吧。

    【罗伯特贝里,裁缝专家(76%)】

    今年还不到五十岁的罗伯特贝里,已经算是伦敦相当有名的裁缝大师。

    但在游戏的苛刻评价中,距离真正的大师级还有很大的差距。

    但给陈东成制作个西装,那绝对小菜一碟。

    采寸的时候,陈东成觉得特别有意思。

    罗伯特贝里的眼神,瞬间就变得格外专注。

    他的双手会在关键时刻脱离量尺,陈东成在镜子里就能看到他用眼神扫描自己的肩部轮廓。

    仿佛就是这么看一眼,就能知道陈东成的尺寸、两肩高低。

    那种眼神和力道,恰到好处的手法,让陈东成明白什么才叫顶尖手工大师的能力。

    就这能力自己开个西装店,保赚不赔。

    量完了身体数据,罗伯特贝里的小本子记得密密麻麻的,都是陈东成浑身的各种数据。

    “陈先生,接下来我们要聊一下你生活和工作……”

    罗伯特贝里微笑着示意陈东成回到沙发。

    像老友一样的闲聊,不过手上却时刻不停。

    陈东成稍微计算下,前前后后十几个问题,几乎涉及到自己从生活到工作的各个方面。

    大到职业、生活习惯、个人爱好,小到生活地区的温度湿度。

    罗伯特贝里问的越详细,陈东成的心就越放得稳。

    这证明什么?

    证明罗伯特帕里的专业性是毋庸置疑的,接着是对陈东成问一些对西装的具体要求。

    比如上衣需要几个口袋,裤子的口袋需要斜插的还是直插的。

    了解陈东成接下来的身材体重的变化,来决定裤扣需要几排,甚至细微到需不需要放钢笔等等。

    刚开始还兴致勃勃的郑丹妮和张璐,很快就没兴趣了,开始在沙发上玩着手机。

    也难怪他们这样,陈东成更无聊,还得配合罗伯特贝里一点点的记录。

    谁让你想装逼呢,想和别人穿的不一样,就得遭这份罪。

    长痛不如短痛,为了以后舒服,陈东成还是耐下性子陪罗伯特贝里记录着。

    “OK,陈先生,现在我已经对您的西装有个大概的轮廓了,一会我会把它画出来,请您放心,您的西装会由我亲自裁剪和缝制。”

    罗伯特贝里微笑着说道。

    “那太棒了。”

    陈东成是真的开心,看来这些钱没白花。

    从伦敦飞上海的头等舱来回就得花十万,住一晚上总统套房四万多,再加上承诺的报酬一万英镑,也就是十万。

    花了快二十五万,就为了罗伯特贝里亲自制作,这个钱花的值吗?

    在陈东成看来,是相当的值。

    要知道真正的高级定制,讲究的是谁量体谁裁剪。

    所以陈东成才特意要求,必须派顶级的裁缝师过来。

    现在很多大牌所谓的定制,都是派量体师过来取数据。

    然后回到工厂裁剪,和在流水线上被批量复制没什么区别。

    萨维尔街的这些老店倒是还好。

    为了保守起见,三百万的西服钱都花了,也不差这二十多万费用了。

    量完身体数据,再问了陈东成的方方面面,接着就是开始试穿。

    穿的是一件用魔术贴简单贴起来的毛坯,这次试衣关系到西装的最终版型。

    罗伯特贝里显得很严肃,要求陈东成穿上毛坯后,尽量的尝试站立、行走、坐下等不同姿势。

    如果有任何不合适,或想添加什么细节,都可以随时告诉他。

    这一次的试穿结束,罗伯特贝里总算松了口气。

    “很抱歉,量体试穿是个很严肃的环节,现在我们可以聊点轻松的。”

    罗伯特贝里笑着掏出收费表,看的陈东成忍不住笑了。

    谁说英国人不幽默的?

    “面料的话,我建议三套西装和一套礼服都选小羊驼绒,另外一套西服我推荐您选择世家宝的黄金丝系列,这些都是非常顶级的面料,我相信您一定会喜欢。”

    罗伯特贝里接着说起价格:“陈先生,小羊驼绒面料制作的四套,我们给您的优惠价格为60万一套,黄金丝的面料为40万一套。”

    小羊驼绒面料不用多说,世宝家的黄金丝面料就是把黄金磨成粉,掺入面料中。

    相当奢侈的一种行为,而且极其考验工艺。

    世家宝被所有裁缝都奉为:“金钱能买到的最好的面料。”

    只要你不差钱,保准能让你满意。

    当然得刨除那些一两万的入门款,超过二十万以上的面料,那是所有裁缝都梦寐以求的。

    陈东成稍微一算,这五套衣服就干掉280万。

    “当然,您定制的是我们店内最贵的西服面料,我们会为您免去手工费,还会赠送您总共十件纯手工制作的衬衫。

    基本以白色和淡色系为主,其他诸如口袋巾,领带,中长袜。

    这些我们都会给您进行搭配,满足您在不同场合,能够搭配的更得体。”

    罗伯特贝里不无感慨道:“您的身材是我见过所有亚洲顾客中,少有的标准身材。

    要是有机会,我想邀请您来一次我们的店里,方便我们对您进行更专业的测量。”

    “一定,下次我会去一趟伦敦,一个月后,怎么样?”

    “那真是太好了。”

    罗伯特贝里松了口气道:“请您相信我们安德森与谢泼德的专业性,我保证会用最精湛的技艺为您制作出满意的服装。”

    测量身体数据,最好还是能去伦敦的门店。

    这次罗伯特贝里来主要是测量一下基础数据。

    人不可能是一成不变的,一般至少会测量三次,才能最终定型。

    聊完价格,陈东成按照罗伯特贝里的给的账号,把钱打了过去。

    罗伯特贝里也表示,陈东成只需要去一次伦敦就可以,之后他会来陈东成这边做最后一次的测量。

    西服的事情聊完,陈东成在唐阁宴请了罗伯特贝里。

    有陈东成在,这次的晚宴是主厨苏伟青做的。

    让第一次品尝到正宗粤菜的罗伯特贝里相当惊喜。

    吃饭期间,罗伯特贝里聊了许多定制西装的有趣见闻。

    比如罗伯特贝里最瞧不上的,就是那些打着奢侈品名义,招摇撞骗的西装品牌。

    流水线的制作方式,怎么可能完全符合顾客的身材。

    用完一顿晚餐,罗伯特贝里就回房间休息了。

    明天他还得赶回伦敦,开始第一次试着裁剪。

    张璐还好,曾经亲眼看过陈东成是如何买两千多万房产的,那叫一个云淡风轻。

    郑丹妮就不一样了,买衣服能花280万,这是什么神仙家庭啊?

    搞定了一桩心事,陈东成心情挺好的。

    让谢靖宇联系那个M2酒吧的贾鑫,直接开个卡台,带着张璐和郑丹妮去玩了一会。

    结果俩妹子的兴致还没陈东成高。

    以前是想钓个富二代,现在钓到了,还怎么可能来这种地方,难不成喂色狼啊。

    消费个三千多,陈东成就带着张璐和郑丹妮回了世贸5号。

    魔都这边的事情也搞定的差不多了,陈东成也打算回鹏城了。

    学校那边的事情也不少,孙楹几乎一天一个微信,问陈东成什么时候回学校。

    得亏有陆白他二叔在上面顶着,孙楹也只能发发牢骚。

    临走前,陈东成算是再次体验了一把在凯宾斯基那晚的美妙。

    郑丹妮还好,对陈东成只是有点舍不得。

    张璐就不一样了,她的好感度可是被陈东成刷到过峰值100,非要开车送陈东成到机场。

    “我给你拿了这个盖毯,记得在飞机上要盖,还有不许撩空姐,我知道你们男人都喜欢撩空姐的。”

    张璐眼睛红红的,嘴里还不停叮嘱着。

    “放心吧,过段时间说不定就来看你们了。”

    陈东成笑着揉揉张璐的长发,张璐主动的踮起脚尖,吻了过来。

    谢靖宇仰着头,看着天空。

    不少路过的旅客,看到这一幕,也见怪不怪,比这还腻歪的有的是。

    良久唇分,张璐恋恋不舍的送到安检口。

    “回去吧。”

    张璐轻轻点头,却非要看着陈东成的身影消失在安检口。

    陈东成摸着手里的盖毯,笑了笑。

    这爱情有的时候,来的就是这么突然。

    魔都算是暂告一段落,陈东成问了句:“靖宇,礼物准备了吧?”

    “准备好了,我回去就去万象城去拿,总共备了三份。”

    “那就好。”

    出去浪这么久,要是再不带礼物回去。

    鹏城那几个,还不得闹翻天。

    这时候lamer家的全套产品就起到作用了。

    一套两万,应该能搞定个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