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陈东成明天就要走,罗云迪很识趣的没去当灯泡。

    “姐夫,这是我的车钥匙,你拿去开。”

    门口的车库,陈东成看到罗云迪的车。

    一辆蓝色的宝马M5,一看就知道罗云迪是个爱玩车的人。

    宝马M5的售价不比保时捷911低多少,落地价也得接近两百万。

    罗云琦收拾好心情,在副驾座位上,对着化妆镜简单补个妆。

    “你不用收拾都那么好看。”

    陈东成开着车,随口夸了句。

    “哪有女孩子不化妆的,再说你不觉得我化了妆更好看了吗?”

    罗云琦把粉底收回随身背的包包,侧着头笑着问。

    “嗯,好看。”

    陈东成倒是说得真心话。

    以罗云琦这个身材,就算颜值再降一些,也不乏大把的男人追求。

    今天逛街,主要是罗云琦领路。

    建邺作为六朝古都,旅游景点太多了。

    “六朝金粉地,金陵帝王州。”

    陈东成蛮喜欢这种有历史底蕴的城市,随便逛逛都能感受得到历史的厚重感。

    昨天刚下了一场大雪,整个金陵城都是白雪皑皑,银装素裹。

    在鹏城想下雪,那难度不是一般的大,温度就达不到要求。

    随着天气已经放晴,阳光明媚,照的湖面十分明亮,宛如明镜。

    陈东成给罗云琦拍几张照,绕着玄武湖,和其他情侣一样,手拉着手漫无目的的走着。

    玄武湖逛完,罗云琦又带着陈东成去了栖霞山。

    栖霞山和玄武湖又不一样,罗云琦有些遗憾。

    “要是秋天能来就好了,秋天的栖霞山漫山红叶,以前上学的时候,总会和同学来玩。”

    这一工作,时间都少了。

    常年在外地奔波,罗云琦都忘了自己有多久没看到过深秋的栖霞山。

    “远山青黛披银装,这场大雪倒是给栖霞山,平添几分豪迈。”

    陈东成看着山景,发出感慨。

    山间若隐若现的建筑,停积着残雪的树枝。

    雾蒙蒙却又不失清新的色调,到处都在渲染着淡然,静谧的气息。

    秋季的栖霞山不用想,人多繁杂。

    等到冬季,白皑皑的雪将栖霞山变成了一副水墨画卷。

    陈东成和罗云琦沿着山间小路慢慢的走着,突然看到不少腊梅在凌寒中悄然绽放。

    黄色的花骨朵,为冬季的栖霞山增添几分浪漫。

    “好美啊。”

    罗云琦闭着眼,嗅着山中腊梅的芳香,觉得自己俨然身处宁静的童话世界,温暖又美好。

    陈东成也故意吸口气去嗅,觉得什么都没闻到。

    等不刻意的去嗅时,却又满鼻皆是,一下子身心皆透。

    连续逛了两个景点,时间就来到中午,在附近随便找个饭店对付一口。

    接着又去了夫子庙,老东门几个景点逛逛。

    累了就找家咖啡店喝杯咖啡,夜晚渐渐来临。

    晚上总算没对付,把车停到楼下。

    看着温哥华扒房的门面,陈东成多了一些期待。

    “要不,晚上我们就不回去了吧。”

    罗云琦坐电梯的时候,小声说了句。

    “嗯?”

    陈东成有些意外,有些心动:“叔叔阿姨不会介意吗?”

    “我都这么大了,我就说有闺蜜找我们出去玩,今晚不回去了。”

    罗云琦还从来没因为男人跟自己爸妈撒过谎,有些紧张,也有些刺激。

    “行啊,那我一会定个房间。”

    陈东成当然求之不得,那天晚上稀里糊涂的,谁知道到底怎么个情况。

    本来逛了一天就有点饿,再加上晚上有场大战,陈东成在西餐厅没少进补。

    战斧牛排必点不说,吉拉多生蚝味道还不错。

    罗云琦记得陈东成是明早的飞机,拿出手机给罗云迪打个电话。

    “云迪,我们晚上要参加朋友组的组的局,你把你姐夫的行李送到威斯汀酒店。”

    “老姐,什么情况,你们开房了?”

    “别瞎说,你赶紧把行李送过去,听见没?”

    “知道了,老姐你也抓点紧,我还想当舅舅呢。”

    陈东成等罗云琦挂断电话,把切好的牛排用叉子递过去,又是一顿秀恩爱。

    这餐厅的调调就是这样,过生日的,表白的。

    单身狗还是莫进这种餐厅,狗粮堵得慌。

    从餐厅吃完,直接去了威斯汀酒店。

    一进大厅,罗云琦就愣住了,看着正坏笑的罗云迪,忍不住老脸一红。

    “你怎么还没走?”

    罗云迪嘿嘿笑道:“我这不是好奇嘛,想看看到底是老姐你哪个闺蜜这么巧,邀请你们大晚上的去参加派对。”

    “你是真的吃饱了撑的。”

    罗云琦没好气的瞪了眼罗云迪。

    她是一个半小时前,给罗云迪打的电话。

    也就是说,罗云迪无聊到在酒店等了一个小时,就为了这一幕。

    “行了,老姐你和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放心吧,爸妈那我会帮你打掩护的。”

    罗云迪挤眉弄眼的,把罗云琦气的够呛:“赶紧给我滚蛋,烦死个人。”

    “那你们好好玩,我先撤了。”

    罗云迪跟陈东成拥抱下:“陈哥,年后有时间去找你玩。”

    “好说,路上注意安全。”

    “得嘞。”

    罗云迪笑着点头,直接走出酒店。

    “这混小子,看我回去不收拾他。”

    罗云琦嘟囔一句,看的陈东成想笑。

    “好了,我们先上楼。”

    “嗯。”

    罗云琦听话的挽着陈东成胳膊,两人跟前台说了一声。

    立刻就有专门的服务员,把陈东成领到预定楼层。

    威斯汀酒店,也有总统套房,陈东成在网上搜的时候,发现才12000一晚。

    不过便宜是有原因的,酒店的设施和环境也就是伪五星水平。

    酒店就位于玄武湖旁,找服务员要了瓶香槟。

    在浴室嘻嘻哈哈闹了一会,在沙发上看了会电视。

    罗云琦的头发还湿漉漉的,用毛巾包裹着,脸蛋的红晕半天都没消退。

    “叔叔阿姨知道你回家吗?”

    “还没来得及说,打算给他们个惊喜。”

    “你买的是明天几点的飞机啊?”

    “上午十点半的。”

    罗云琦突然把缠着头发的毛巾扯掉:“今晚早点睡吧。”

    ……

    早上在房间吃了酒店准备的早餐,陈东成原本打算坐酒店的车去机场。

    “我要送你去。”

    陈东成看罗云琦一副你不答应,我就哭给你看的样子,就没拒绝。

    到了机场,罗云琦额头抵住陈东成的胸膛,嗅着他的味道。

    感受一会沉稳的心跳,渐渐湿了眼眶。

    “好了,又不是生离死别,年后回公司就能见面了。”

    陈东成拍拍罗云琦的后背:“时间不多了,我先过安检了,你回去开出注意安全。”

    “知道了。”

    罗云琦声音有些哽咽,那种恋爱中难舍难分的情感,实在太难受了。

    怪不得,以前自己那些闺蜜和男友一分开,都哭的要死要活的。

    陈东成刚想转身去安检,罗云琦突然主动凑过来。

    过了几分钟,罗云琦才小口小口的喘着气。

    “一路顺风,记得帮我向叔叔阿姨问好。”

    罗云琦依依不舍的松开陈东成,虽然眼眶还是红的,但已经心里好受了不少。

    “嗯,那我走了。”

    陈东成摸了摸罗云琦的长发,对这个御姐越发喜欢。

    年纪大就是比小女孩懂事,不粘人。

    罗云琦一直注视着陈东成过安检,好半天才回过神,给罗云迪打个电话:“我心情不好,过来接我。”

    “哎我去,罗云绮,大清早的你耍什么疯……”

    半个小时后,罗云迪打个车来到机场。

    看到失魂落魄的老姐,嘟囔的话也咽到肚子里。

    “唉,走吧,我送你回家。”

    罗云迪有些心疼,自己老姐这是情根深种了。

    希望陈哥不是渣男吧,要不然自己说什么也得跟他拼了。

    ……

    另一边的陈东成,经历快是三个小时的飞行,总算回到了冰城。

    迎面不是感慨,而是一哆嗦。

    如果说建邺的冬天是湿冷,那冰城的冬天,绝对冷到你怀疑人生。

    零下二十多度的天气,随便撒泼尿过一会都能结冰,就是这么刺激。

    “你到了没?”

    陈东成拿出手机给自己的发小发个微信。

    这家伙今天信誓旦旦的要接自己,也不知道靠不靠谱。

    “我就在出站口,打扮最帅的那个就是我。”

    陈东成往出站口走了一会,就看到一个肥硕的身影,跟自己晃着手。

    “卧槽,你怎么变帅了?”

    丁宝山擦了擦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是自己那个苦逼发小。

    为什么这么说,还不是陈爸陈妈搞穷养这么一招,让陈东成没事还得找丁宝山蹭饭。

    “儿子,认不出来爸爸了?”

    “滚你大爷的。”

    丁宝山笑骂道:“亏我大老远的来接你,赶紧的先给我来个爱的抱抱。”

    “给你一脚。”

    陈东成还是和丁宝山抱了一下,兄弟之间的拥抱。

    “晚上正好蹭顿饭,我说你这西服不错啊,哪买的?”

    丁宝山一直嫌弃自己这个名太土了,多次想改名,差点被他爸打死。

    谁让他爸找人给他算过卦,说他命里缺土,就起这么一个名。

    丁宝山他老子赶上了好时代,加上有贵人提携,如今在冰城也算是有些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