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都待了半个多月的时间,陈东成也打道回府。

    刚好吕广裕此时正带着地推团队,在粤省全面推进。

    历经羊城的磨练,一些被吕广裕培养出来的员工,已然能独当一面。

    吕广裕带着少数核心骨干来到鹏城,受到陈东成的款待。

    朗廷酒店,陈东成作为大老板,对地推团队的核心骨干一一表扬。

    干地推这行见多了老板两面三刀,好在他们这行也很难彻底消失。

    互联网获客成本被这帮巨头炒作的越来越高,想要培养用户的消费习惯,也的确需要地推去完成。

    吕广裕别看身材消瘦,但酒量不小。

    不过酒量再好,也比不过陈东成这个专门加点体质的挂逼。

    给吕广裕他们送回住的地方,陈东成回了红树西岸。

    吕广裕把羊城给啃下来,陈东成比谁都高兴。

    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曹操速达只有这样发展,才能掌握和外卖平台对话的主动权。

    “啪嗒。”

    正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宋萌,从沙发上一下子跳起来。

    光着脚丫在地面上跑到门口,跳到陈东成怀里:“想没想我?”

    “当然想了。”

    陈东成得亏体质够好,要不然喝多了,被宋萌这么一跳,估计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宋萌眨巴着眼睛,小虎牙微微露着:“抱我上楼。”

    “遵命。”

    ……

    第二天一早,陈东成醒了也没去晨跑,就守在宋萌身边,不时的摸摸这张小脸蛋。

    “讨厌。”

    宋萌嘟囔一句,没睁眼却双手抱住陈东成,就像女孩睡觉最喜欢抱着大熊一样。

    陈东成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有吕广裕发来的微信。

    他开始带着那批骨干开始在鹏城培养新的地推人员,招收配送员。

    国内传统的一线城市就四个,魔都是起家之地。

    首都和羊城接连拿下,最后一个一线城市就是鹏城。

    有吕广裕挑大梁,陈东成很放心。

    只要四个一线城市被拿下,其他城市的推广速度会更快。

    已经有经验的地推团队可以分成一个个小组,逐一的攻略各个城市。

    随着配送员的数量节节攀升,公司内部士气旺盛。

    陈东成不时的回复几条信息给周少华,让他接下来着重发展北方的二线城市。

    三四线城市徐徐图之就好,一二线城市的市场更诱人。

    宋萌睁开眼,就看到陈东成一直守在自己身边。

    她家里出了点事,等回到鹏城的时候,正好赶上陈东成去了魔都。

    一来二去,已经两个多月没见面。

    恋爱中的男女,别说两个月。

    一周不见面,都要死要活的。

    “醒了?”

    陈东成把手机放下,看着在自己怀里跟小猫似的宋萌:“我去给你做饭,想吃什么?”

    “我想吃白灼虾和干炒牛河。”

    “那先去洗漱。”

    宋萌撒娇的伸开双手,被陈东成抱去卫生间。

    一个人洗漱很快,两个人洗漱,时间自然就慢了。

    陈东成下楼做饭,宋萌收拾屋子。

    把昨天买的鲜花插在花瓶里,摆放在餐桌上。

    随便炒四个菜,宋萌一副淑女的用餐姿态,让陈东成看的想笑。

    宋萌脸一红:“我听我闺蜜说,你们不都喜欢女生这个样子嘛。”

    “我喜欢最真实的你,没必要刻意去改变。”

    “对了,嫚婷想让试着做公司的行政主管,你考虑一下?”

    吃饭的时候,陈东成想起庄嫚婷之前跟自己提过的事。

    “行政主管?”

    “目前公司规模小,没有行政经理,你就是行政部门的一把手。”

    宋萌有些犹豫:“不太好吧。”

    “你以前就有这方面的经验,再说你总不会认为你会在尚动科技终老吧。”

    陈东成对宋萌当然不用瞒着:“对我来说,尚动科技只是个跳板,当尚动科技失去价值,就是我离开的时候。”

    宋萌有些没听明白,尚动科技的潜力那么大,所有员工都看好公司未来。

    陈东成只是把尚动科技当成跳板?

    “尚动科技的估值极限就是十亿美金,而我手上未来超过百亿美金的公司都不止一家,你说它对我还有什么吸引力?”

    宋萌有些不信:“十亿美金的估值,好像全国都没有多少家吧。”

    “当然是真的,你看嫚婷现在已经历练的不错,你难道就不想和嫚婷一样,替我独当一面?”

    陈东成继续劝说。

    宋萌开始心动,她亲眼目睹尚动科技是怎么从无到有的转变,到如今成为资本圈耀眼的新星。

    而且陈东成那句,替他独当一面,让宋萌更加心动。

    看着庄嫚婷能帮陈东成处理一家公司的事务,帮陈东成省了不少心,宋萌难免有些羡慕。

    “你先从行政主管做起,积累经验,让嫚婷多带带你,以后让你独当一面的机会有很多。”

    陈东成想起宋萌学历的事:“另外我打算让你今年报考在职MBA,就北大光华吧。”

    “需要离开鹏城吗?”

    “那倒不用,我打听好了,据说北大光华今年打算改革,你算是捡到便宜了,只需要在周末和节假日去上课就行。”

    宋萌乖巧点头:“我听你的就好了。”

    “平时多看看书,北大提前面试也不用紧张。”

    这种事肯定得找地头蛇办,陈东成不相信北大的面试就一点水分没有。

    或者说任何一所大学的面试,有黑幕是一定的。

    “那嫚婷姐会去进修吗?”

    “嫚婷的学历不符合要求。”

    陈东成也没当回事:“国内有不少大学,比如北大,南开,人大都推出了EXED课程,无非就是花点钱,请老师来给高管培训,这点钱我还是出得起的。”

    吃完早餐,陈东成去工行拜访谷守义,让谷守义受宠若惊。

    “陈总能来我这一趟可真不容易。”

    谷守义给陈东成泡茶,斟了一杯。

    陈东成故意道:“我也是昨天才从魔都回来,这不回来第一时间就来拜访谷行了。”

    谷守义脸色瞬间变幻,笑着试探:“朱行接见的陈总?”

    “朱行太热情了,为我准备的接风宴。”

    谷守义心里暗骂朱韬这个龟孙子,脸上笑容不变:“中午陈总赏个脸?”

    “吃饭不急,有件事想麻烦谷行。”

    谷守义连忙道:“陈总请讲。”

    他巴不得陈东成多麻烦他,这代表他们关系亲近。

    “我女朋友想考个北大光华的MBA,希望谷行帮忙在面试这一关打点一下。”

    “我记得北大光华在鹏城是先面试,后笔试的吧?”

    谷守义拿出手机,示意陈东成稍等,找到个电话号码拨过去:“喂,是我老谷,中午方便的话一起吃个饭,好,那我稍后位置发给你。”

    陈东成品茶的时候,心想这种事找谷守义肯定没错。

    他的人脉可以说在鹏城方方面面都有涉及。

    中午,谷守义挑了一家私房菜馆。

    走进里面一间包房,谷守义热情的介绍:“这位是北大光华鹏城分院的副院长,吴国森,这位是尚动科技的陈总。”

    吴国森五十出头,是一名金融领域的学者。

    有谷守义这个老油条在,吴国森很痛快的就应承下来。

    “今年我们预计会招收四百人,如果陈总女朋友想要入读的话,面试不用担心,只需要准备好全国考试就行。”

    吴国森是在给谷守义面子。

    陈东成心知肚明,举杯感谢:“太感谢吴院长了。”

    “您客气了,要是陈总公司需要对高层进行企业管理培训,不妨可以联系我们。”

    吴国森不着痕迹的提了一嘴。

    “吴院长放心,回头我一定让公司的人和你们联系,还得麻烦北大的老师们指点一下。”

    陈东成心里嗤笑,所谓的高层管理培训课程,纯属扯淡。

    真以为十天不到的时间,就能有突飞猛进的提升?

    骗骗傻子得了,就是变着法的收费而已。

    说白了,就是靠着北大的名头,让一帮想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公司买单。

    吴国森满意点头:“陈总能有这份为员工的心,实属难得。”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陈东成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宋萌只需要安心准备笔试就行。

    吴国森也从尚动科技这获得一笔业务,不收个上百万,对得起北大的名头吗?

    谷守义虽然只是起到牵线搭桥的作用,但陈东成不得不领这个情。

    “谷行放心,后续有需要抵押贷款的业务,一定会来麻烦谷行。”

    陈东成这么一说,谷守义就满意了。

    “为陈总办事,哪有什么麻不麻烦的,回我办公室坐坐?”

    “不了,公司有事,改日再约谷行。”

    “那好,陈总慢走。”

    谷守义笑眯眯的看着宾利离开,背着手走进写字楼。

    朱韬请客吃饭又怎样,能给陈东成办事才最重要。

    ……

    尚动科技。

    庄嫚婷当着所有员工的面,正式宣布对宋萌的任命。

    宋萌有些忐忑的发表了感言。

    公司表面一片平静,一些员工不忿肯定是存在的。

    “嫚婷姐,要不我还是去读全职MBA吧,我怕大家会对你不满。”

    宋萌坐在庄嫚婷对面,有些担忧。

    庄嫚婷笑着安慰:“没事,有人说闲话是难免的,只要你拿出成绩,所有人都会信服你。”

    “那我先出去了?”

    “去吧,晚上记得等我,我们好久都没一起说说话了。”

    宋萌往外走的动作一滞,好半天才笑道:“好啊,我们一起去买菜。”

    庄嫚婷看着宋萌走出办公室,把门轻轻带上。

    她明白陈东成的出现,还是多多少少影响到她们之间的关系。

    关系再亲密的闺蜜也会因为喜欢上同一个男人,产生隔阂。

    庄嫚婷从一开始就有所预料,但既然发生了,就别去抱怨。

    庄嫚婷一直刻意回避,就是想给宋萌更多的冷静思考时间。

    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

    宋萌去读MBA的事,陈东成是跟庄嫚婷商议过的。

    庄嫚婷很支持宋萌去扎扎实实的学习一些企业管理知识。

    要是有机会,她也想去深造一下,自己死读书相当于是闭门造车。

    好在她的确很用心,加上有陈东成大方向掌舵。

    尚动科技发展的还算顺利,她也成功的适应了这种从理论到实践的转变。

    晚上,宋萌和庄嫚婷买了不少菜和红酒。

    陈东成也陪完学校里的东宫西宫,脱身赶回来。

    晚上吃的火锅,陈东成进屋洗了手,就可以直接开吃。

    庄嫚婷帮陈东成调好蘸料,宋萌默默看在眼里。

    就连她都喜欢庄嫚婷这种性格,在外面能独当一面,在家又温柔贤惠。

    “今天我去帮你把面试的事情确定好了,回头我让靖宇帮你联系MBA课程的老师,你抽空跟着学就行。”

    陈东成涮着肥牛,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宋萌。

    宋萌有些惊讶:“我今天查了北大光华的录取比例,11:1,全国最难考的MBA项目。”

    “当然是要付出代价的,比如尚动科技最近需要花一笔钱,接受一次北大提供的高管培训课程,嫚婷你跟着听一听,说不定有所收获。”

    庄嫚婷有些期待:“这挺好的,既能帮萌萌解决面试的事,还能让尚动科技管理层多学习一些管理知识。”

    “你有这个心态就很好,我在魔都认识一个富二代,有些闲钱想投资,B轮投资人可以带他一个。”

    庄嫚婷有些欣喜:“太好了,我一直担心B轮融资的事,能提前确定一个,B轮融资的压力就小了一大截。”

    “我那朋友自己最多能出1500万美金,再加上藤讯出一些,其他投资人出一些,B轮凑齐5000万美金没什么问题。”

    互联网健身赛道新入局几个玩家,陈东成压根没把他们当回事。

    一旦B轮融资结束,陈东成就会拿出新一轮的发展计划。

    针对如何变现给投资人画个大饼,坚定投资人的信心。

    这个赛道,上市肯定没什么戏,但有兴趣接手的不一定少。

    就算退一万步讲,没有人愿意接手。

    就凭keep过亿的用户,就是个天然的流量池,能为陈东成节省不少导流费用。

    无论怎么操作,keep都是一个保赚不赔的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