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

    飞机落地,陈东成上了酒店的礼宾车,直奔滴滴总部。

    到了滴滴总部,前台认出陈东成,恭敬的叫了声陈总,将陈东成请到程伟办公室。

    敲了门后,陈东成走进去。

    办公室依然是三个月前见到的破旧模样。

    许多人可能不相信,一家马上估值三十五亿美金的公司,竟然办公条件会这么寒酸?

    “你来了,快坐。”

    程伟和柳青共用一个办公室。

    今天柳青正好出去联系资本,尽量将融资的事确定下来,办公室内只有程伟在处理文件。

    “给。”

    程伟扔给陈东成一瓶矿泉水,自己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大口。

    “刚才开了个会。”

    “说说吧,叫我这么急,怎么回事?”

    程伟叹了口气,给陈东成分根烟:“专车不出你意料的出事了,已经有好几个城市陆续的开始对私家车进行监管,许多出租车公司趁机开始提价,要求我们给予更多的补贴。”

    “一开始我们不就考虑到了,先说说你们做了哪些应对办法。”

    “我让公关部一直积极回应,柳清也多次联系有关部门,但上面对推行专车法案有些疑虑。”

    “人微言轻罢了,那就找说话分量重的人去说。”

    程伟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这种人不好找。

    没有十足的利益,谁愿意跟费尽心机的替你说好话,办这么大的事。

    要知道推动专车法案,影响最大的就是出租车公司。

    横行多年的出租车公司的关系早都盘根错节,想要从他们盘中分餐。

    其中艰难,稍微一想就知道。

    “我问过柳清,柳清也对华信基金也很推崇,他们背后的能量应该能对我们落实专车法案起到推动作用。”

    程伟咬着烟蒂,语气坚定:“专车法案对我们这种打车软件平台太重要了,无论如何我们都要让它落实。”

    在滴滴坐了一会,中午两人出去吃的。

    程伟见到陈东成,说什么都得抱抱土豪大腿。

    两个牛排爱好者找个西餐馆,边吃边聊。

    “我这边正联系新的办公楼,马上就要搬进去了。”

    “恭喜啊,你们再在这待下去,也太不像话了,哪有C轮还租小办公室的独角兽公司。”

    “什么独角兽不独角兽的。那都是虚名,不活下去有什么用。”

    程伟看得很开:“再说快的那边,你又不是不清楚,阿狸力挺,想要打赢他们,挺难的。”

    “说到底还得阿狸点头,快的才能停战,最后无非是阿狸和藤讯谈判,划分合并公司的股份比例而已。”

    “是啊,说来可笑,我们怎么躲避,也避不开他们。”

    程伟摇头苦涩一笑,然后问:“你那家尚动科技怎么样了?”

    “刚结束B轮融资,估值比不上滴滴,才两亿美金。”

    程伟一脸无语的看着陈东成:“你小子胃口也太大了,我们两个赛道不同,你那个赛道才多大,能有这个估值已经很可以了。”

    陈东成笑着摇头:”不过作为练手之作,我对尚动科技的成绩还挺满意的。”

    “练手之作?”

    程伟切牛排的动作一顿,无语道:“两亿美金估值的公司,你也好意思说练手之作。”

    在西餐厅吃饱喝足,回到滴滴。

    程伟临时召开个小会,陈东成作为董事出席。

    “关于补贴的事,大家先做好准备,最近我得到消息,快的也在寻求融资,募集金额不比我们少多少。”

    程伟话音一落,会议室里所有人都有些愁眉苦脸。

    外有强敌优步,内有百足之虫快的。

    熟知这段历史的陈东成很清楚,最好的胜者是滴滴。

    他需要做的就是尽量让这种历史轨迹不发生太大变动。

    “陈总,你也讲两句?”

    程伟看一群管理层都愁眉苦脸的,只能给陈东成使个眼色。

    会议室内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陈东成。

    这位虽然来滴滴的次数屈指可数,但之前给予滴滴的帮助可不是一般的大。

    无论是C轮注资,还是和程伟联手把柳清挖到滴滴。

    包括引动藤讯和阿狸大战,背后都有这位的身影。

    “那我就简单说两句,我预测再有一段时间,等阿狸和藤讯培养用户养成支付习惯之后,就会放缓补贴。

    那时候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跟快的血拼到底,要么坐下握手言谈。”

    “目前有关部门的要求你们应该也清楚,私家车的方向彻底被否,要发展专车业务同样就只有两条路。

    要么联合租赁公司,但这意味着我们必须掌握对租赁公司的议价能力。

    要么自建车队,但这需要对牌照和车辆等巨大投入。”

    陈东成总结道:“所以说,我们能做的就是继续打下去,等到上面有风声,等到快的背后的阿狸意识到合并才是唯一的结局。”

    程伟接话道:“陈总说的正是我想说的,大家不用太过担心,优步要是真不知死活进入国内,还不一定鹿死谁手。”

    陈东成和程伟的作用就是给管理层吃颗定心丸。

    要是管理层先乱了阵脚,下面的员工更是无心工作。

    会议室其他人走了,只剩下陈东成,程伟,王纲。

    王纲有些担忧:“自从优步官宣进入国内,我就吃不好睡不好,你们说我们真的能把优步打败?”

    陈东成很坚定的点头:“肯定能,我们可以只要国内市场,不要收益,宁可承受高额的亏损。

    但优步不行,他们的全球董事会可不会接受无底线的亏损。”

    程伟一想起卡兰尼克就不爽:“之前我考虑在C轮的时候引进优步,卡兰尼克那孙子竟然狮子大开口,张嘴就要我们40%的股份。”

    卡兰尼克对国内市场,早已垂涎已久。

    程伟主动送上门,对方想吃下一口肥肉的心思也可以理解。

    只不过卡兰尼克低估了程伟的野心,程伟当时甩下一句“你要战,那便战”,潇洒走人。

    自那之后,卡兰尼克派了几个精英先来魔都开始试点,打算以魔都为桥头堡。

    王纲有些心烦,随手打开会议室内的电视。

    刚好播出一个画面,陈鸥和聚美优品的几个高管正式在纽交所敲钟。

    程伟有些羡慕的问陈东成:“你说我们能上市吗?”

    “肯定能,要不然我投资你这么多钱,闲得慌啊。”

    “内忧外患,也就你还这么乐观。”

    程伟,王纲和陈东成坐在会议室里静静的看着陈鸥接受记者采访。

    此时的陈鸥风光无限,成为纽交所220年来最年轻的上市公司CEO。

    程伟不由得吃了会柠檬,他跟陈鸥岁数差不多大,陈鸥已经成为上市公司CEO。

    他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到上市那一步。

    “诶,你要是有公司上市,这个最年轻CEO的称号不就变成你的了?”

    程伟指着新闻标题,看着身边的陈东成。

    陈东成无所谓的摆摆手:“那就是虚名,不信你等一段时间,你就知道陈鸥有多惨。”

    “真的假的?”

    程伟有些不信:“我看他们业绩也不错,都已经开始盈利了。”

    “爱信不信,要不然赌一波?”

    程伟想起陈东成之前那些精准预测,秒怂:“我老婆不让我赌。”

    看了会电视,会议室的门被推开,柳清风风火火的走进来。

    程伟有些意外:“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听说陈总回来了,特意赶来见一面。”

    柳清笑着坐下,王纲给柳清拿了瓶矿泉水。

    柳清也没客气,拧开喝了几口:“我跟神舟租车谈崩了,他们回答的很暧昧,我感觉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程伟纳闷道:“不应该啊,我们目前市场份额最大,难不成快的那边给的报价更高?”

    柳清摇头:“我们已经给出极限,就算快的也不可能高过我们。”

    王纲猜测:“会不会是打算坐观我们竞争,或者是和优步有所合作?”

    程伟和柳清都被吓了一跳,要是优步和神舟租车达成合作,那画面想想都吓人。

    陈东成看着几个人疑神疑鬼的,给个答案:“他们只是自己想做专车而已。”

    “啥?”

    程伟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们也做专车?”

    “要不然呢,交通部门规定我们想利用专车,必须从汽车租赁公司租赁。

    国内最大的租赁公司就是神舟租车,你想想要是他们成立一家专车公司,玩左右右手的游戏……”

    陈东成这么一说,程伟瞬间明白过来。

    合着神舟租车是不打算赚自己这份钱,直接奔着专车这块大蛋糕动了心思,胃口倒是挺大。

    “马德,也不怕噎死他们。”

    程伟怒骂一声,气的直拍桌子。

    专车法案一天不落实,私家车上道就是个难事,只能通过汽车租赁公司租赁车辆。

    但形式不由人,神舟租车玩这么一手,分分钟让程伟幻想已久的美梦破灭。

    “现在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立刻联系其他租车公司,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比如一海租车,首汽租车之类的租车公司,我们都可以提前联系。”

    陈东成指了指办公桌上的快的标志:“我们提前知道消息,快的可不清楚,柳总继续敷衍一阵神舟租车。

    他们就算想上线自己的平台,也需要很长时间。

    让快的一方暂时放松警惕,我们秘密拿下其他几家平台。

    收获的效果,不比跟神舟租车合作效果差。”

    纵使神舟租车是市场老大,但跟其他几家公司的差距没那么悬殊。

    另外三家加起来,车队的数量已经超过神舟租车。

    程伟眼睛一亮:“好,就按你说的办,柳总再辛苦一下,王哥你去搞定首汽和一海他们。”

    王纲干脆的接下任务:“没问题,交给我。”

    “租用汽车只是个过渡,就算神舟租车入场,也不过十万台汽车而已。

    等什么时候专车法案落实,千万台私家车合法运营,那才叫真正的改变出行。”

    陈东成描绘的画面,让程伟有些憧憬。

    要是专车法案落实,私家车就能摇身一变为合法运营车辆。

    说不定一直亏损的滴滴,也能摸到盈利的方向。

    滴滴这边两步走,柳清托着神舟租车,甚至表现的很急迫,让快的这边加强关注。

    王纲则是悄无声息的和一海,首汽,国信陆续签署协议。

    滴滴这边的报价很可观,让一直盈利困难的租车公司见到了甜头。

    快的那边一直关注神舟租车,就算知道王纲拿下三家公司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反而有些欣喜,以为自己有机会拿下神舟租车这个行业老大。

    三家租车公司的车队数量不算多,也就十万台。

    对如今的打车软件市场份额来说,算不了什么。

    但这算是滴滴正式迈出推行专车的第一步,不至于完全任由出租车公司拿捏。

    哪怕开的价格高一些,程伟也咬牙坚持下来。

    下了班,程伟非拉着陈东成去自己家坐一坐。

    让陈东成有些意外的是,程伟竟然只是在首都租房子住。

    程伟也没当回事,给陈东成倒杯水。

    “最近我才给员工涨了工资,以前那帮老员工跟着我一个月才领5000的工资。

    在首都一个月挣5000,除了房租,水电,交通,不少老员工都得跟家里伸手要钱。”

    陈东成听程伟以前说过:“创业前期艰辛点很正常,可以在后期慢慢弥补。”

    “两年前和王哥创业,王哥那时候正好行使阿狸的期权,投了我七十万,我和媳妇凑了十万。”

    程伟拿了个苹果咬着,边吃边说:“我都有些庆幸,好在王哥劝我投十万,要不然我是真亏大了。”

    “困难是暂时的,等滴滴和快的合并后,你的身价就会有个蹿升。”

    看了会电视,门口传来开门声,走进来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

    “欣欣,给你介绍下,这位是陈东成,我公司的合伙人。”

    程伟介绍完,陈东成和许欣欣握手笑着打个招呼:“嫂子好。”

    “你好,你们先聊,我去做饭。”

    许欣欣长相普通,笑起来很温柔。

    程伟看着许欣欣去卧室换衣服,突然感慨道:“欣欣跟我过了不少苦日子,想想我也够失败的,都三十多了还买不起一套房子。”

    陈东成很识趣的没搭话,程伟耐不住好奇问:“你有几套房子?”

    “我?”

    陈东成想了想:“两套别墅,两套大平层,两套普通住宅,应该不算多吧。”

    程伟一脸无语的和陈东成拉开距离:“别和我说话,我想静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