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尔尼虽然是瑞士首都,但旅游业远不如苏黎世和日内瓦发达。

    伯尔尼的酒店极少,普遍都是十几平米的小房间。

    光是看酒店的宣传图片,都会感觉到压抑。

    贝耶乌尔宫酒店。

    这家酒店,是真的拥有百年历史。

    开业于1913年,酒店的装修雄浑大气,百年名店的历史感扑面而来。

    酒店离火车站很近,陈东成他们干脆走过来,当锻炼了。

    旅游业不发达,也造成伯尔尼的酒店房间普遍便宜。

    比如这家百年老店最贵的塔楼套房,一晚也才12000。

    据酒店前台介绍,这种价位的套房在伯尔尼都屈指可数。

    从六间房变成七间房,同样先住三晚,轻松花掉25万。

    把行李放回房间,大家也不需要倒时差,先去卡斯诺广场。

    魏子良在路上科普道:“伯尔尼这座城市挺有意思,旅游业不占他们的主导地位。

    所以表店的水分会相对比较小,就连瑞士本地人也比较倾向到此购物。”

    从酒店往西走不远,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伯尔尼市的标志性建筑—钟楼。

    魏子良指着钟楼西面的古钟:“你们看到那个古钟没有?我之前来伯尔尼的时候,导游给我介绍过,这个古钟可了不得。

    内部使用的机械装置是16世纪的原件,运转至今依然分秒不差。”

    喻嘉赐有些惊叹:“太牛逼了,不愧是钟表王国。

    这个技艺,国内的手表厂下辈子也追不上。”

    如果说整个伯尔尼就是一个巨大的钟表展览馆,一点都不过分。

    在伯尔尼的大街小巷,近千家钟表店,让人看的眼花缭乱。

    商店的橱窗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名贵手表。

    甚至连商店的招牌,都是由钟表做成的。

    红底白十字的瑞士国旗,被这些钟表店插在店铺上方。

    迎风招展,像是在欢迎陈东成他们的到来。

    魏子良指着几家面积最大的店铺:“像宝齐莱在伯尔尼这家分店面积就挺大。

    劳力士的各个系列都有,瑞士的手表除了贵点,起码你买到的是原装表,其他国家你买到的都是组装表。”

    喻嘉赐有些纳闷:“这宝齐莱什么水准,之前在国内都没听过?”

    魏子良摇头不屑道:“一个小众二线手表品牌,守门员级别。

    天天喊着力压欧米茄,只在劳力士之下。

    我也就呵呵了,售价谜一样。

    动不动就大跳水,谁买到手谁后悔,压根就不保值。”

    喻嘉赐一听,连忙摇头:“那还是算了,我还是买劳力士靠谱。”

    走进店内,销售的服务态度倒是挺好,推荐最多的也是宝齐莱的各种款式。

    折扣大到超乎你想象,有一款定价七万多的手表,竟然能做到三折。

    这个价格,让陈东成他们丧失最后一点兴趣。

    可能没钱的游客会买块宝齐莱充充面子,起码也算个二线品牌。

    但对陈东成他们这种级别,戴这种品牌的手表,出去都会被人笑话。

    来到劳力士专柜,销售非常热情的服务陈东成他们。

    看销售妹子的表情,非常笃定陈东成他们有购买劳力士的实力。

    陈东成有些好奇:“你怎么辨别我们是否有购买力?”

    销售妹子叫桑娅,留着一头栗色卷发,笑起来很热情。

    桑娅指着同样刚进店,正在宝齐莱专柜前犹豫的一对情侣。

    “一般会购买我们劳力士手表的顾客,只要一听宝齐莱的价格就会毫不犹豫的离开。

    但凡会犹豫的,也不会选择购买劳力士。”

    陈东成赞赏的看向桑娅:“你很聪明。”

    “谢谢您的夸奖。”

    桑娅笑着回道:“另外,您的德语很棒。”

    陈东成微笑点头,德语是在路上随手复刻的。

    入门级的德语,已经足够在瑞士使用。

    瑞士差不多三分之二的人都说德语,说法语和意大利语的人比较少。

    陈东成跟妹子聊天的时候,很自然的切换成德语,可把魏子良他们彻底惊呆了。

    魏子良摸摸额头:“陈少,你到底会几门外语啊?”

    “日语,德语,冰岛语,英语,目前就会这四门。”

    陈东成心想这开挂的人生,是真的轻松。

    无论给陈东成扔到世界上哪个地方,都能跟当地人畅通无碍的交流。

    喻嘉赐作为铁杆小弟,早都佩服的五体投地。

    “陈哥和咱们能一样嘛,再说世界上又不是没有天才。”

    徐胖子一直观察,也不说话。

    他注意到在陈东成跟桑娅交流的时候,布林娅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陈东成身上。

    直到桑娅和陈东成聊完,布林娅才装作若无其事的看向其他地方。

    “有意思,这冰岛妞也动心了啊。”

    徐胖子摸着下巴,无论他们谁把这冰岛妞搞定,都算是没白来一趟,回去说出去都有面子。

    我兄弟搞定一个超模,多特么牛逼?

    桑娅很专业的对魏子良他们介绍,劳力士的手表算是二线顶尖。

    尤其是绿水鬼,在国内都成为爆款。

    劳力士之所以这么火的原因,很简单。

    出货量大,折扣低,保值率高,自然就造成国内居高不下的品牌效应。

    甚至有不少人会购买很多劳力士作为硬通货,保值率可见一斑。

    尤其是不少热门表款,被炒的都快公价的两倍了,依然有人愿意入手。

    陈东成对这些不置可否,可以说有钱任性。

    也可以说是有情怀,当然不排除品牌刻意炒作。

    魏子良和喻嘉赐正对着两款手表纠结。

    魏子良相中的是款玫瑰金胶带迪通拿。

    迪通拿款式太多了,绿色和蓝色表盘的在这家也没货。

    不过其他几款,还是有现货的。

    喻嘉赐则是恋恋不舍的把玩全金蓝水鬼。

    据桑娅说,这是他们店好不容易拿到的一款。

    绿水鬼在国内都被抢疯了,蓝水鬼也一样,公价28万。

    劳力士在国内的表迷很多,再加上劳力士的保值。

    能放出这么一块,机会难得。

    喻嘉赐一咬牙:“就这块了。”

    魏子良一看喻嘉赐买了,也拿下那块玫瑰金的胶带迪通拿。

    24万,对魏子良来说完全hold住。

    桑娅兴奋的忙活开单,布林娅有些好奇问陈东成:“你不打算买一款吗?”

    陈东成笑着指着专柜:“没有特别满意的,但也还过的去。”

    布林娅有些不解,等桑娅先给魏子良他们开票,登记完信息。

    陈东成指着一款彩虹圈迪通拿问:“这款拿出来看看。”

    魏子良刚把玫瑰金迪通拿戴上。

    一听陈东成要对彩虹圈迪通拿下手,顿时手里的玫瑰金迪通拿就不香了。

    彩虹迪通拿的售价太贵了,要是有钱,魏子良肯定二话不说拿下彩虹迪通拿。

    120万的价格,魏子良可舍不得。

    他能调动的资金都投资在夜店上,银行卡内可调动的资金也就80多万。

    虽然能跟家里要钱,但花120万买一块手表,怕不会被家里的老爹给揍死。

    给钱创业跟给钱挥霍是两个概念,别跟老一辈讲什么劳力士保值不保值的。

    对他们而言,只有真金白银最实在。

    所以说,魏子良买下一块24万的玫瑰金迪通拿还好。

    120万的彩虹迪……

    想想得了。

    桑娅有些意外,没想到陈东成会看中这款。

    不过当陈东成解下手腕的江诗丹顿。

    她立刻认出陈东成手腕上这款,正是标价六百多万的那款。

    作为劳力士奢侈品的销售,每天不知道要看多少奢侈品杂志,才能锻炼出火眼金睛的能力。

    来柜台的顾客,只要桑娅一打眼,就能估摸个八九不离十。

    一般那些穿奢侈品明显logo的顾客,只能买一些比较入门级的手表。

    那些低调,看不出衣着品牌的顾客,不经意间才会露出手腕的百达翡丽或者爱彼等高端表。

    桑娅遇到过的这种顾客都很有实力,拿下好几款手表都是小意思。

    有钱人也有收集癖,只是他们喜欢收集的东西比较贵。

    桑娅曾经就遇到过一个扫货的土豪,拿下二十多款劳力士。

    当时桑娅刚成为劳力士销售,亲眼目睹身边同事是如何投怀送抱的。

    当桑娅看到陈东成戴的是六百多万的江诗丹顿。

    她就知道这单稳了,满脸微笑的取出这款彩虹圈迪通拿。

    以陈东成的身家,买一块120万的彩虹迪再容易不过。

    “先生,这款彩虹迪是在前年巴塞尔表展亮相过的。

    这款手表一经发布,收获无数劳力士粉丝的追捧。

    但由于劳力士的设计师对原钻的挑选非常严格,导致这款原厂镶钻的彩虹迪流通量屈指可数,一物难求。”

    桑娅带着洁白的手套,跟陈东成娓娓道来这款手表的历史。

    最让陈东成满意的是这款彩虹迪的表带是白金材质,而不是黄金表带。

    白金的表带多了些低调,配合一圈彩色钻石,将低调和奢华融合的非常完美。

    魏子良语气羡慕:“这种原厂的彩虹迪卖一块少一块,国内能见到的彩虹迪,99%都是用黑钢迪镶钻后改的。”

    魏子良搜出来一张朋友发的后改照片,跟原版的差距很明显。

    原版在挑选钻石的层级,切工,还是钻石净度以及成色,要求都要比后镶钻高级很多。

    陈东成倒是对桑娅口中的钻石稀缺,难以匹配不怎么相信,应该是劳力士的一种炒作手段。

    不稀缺,怎么体现手表的珍贵?

    怎么让劳力士的粉丝,让那帮土豪们哄抢?

    不过这款彩虹圈迪通拿的确挺合陈东成眼缘的。

    陈东成试戴后摘下,还给桑娅:“我再看看其他的,一会一起带走。”

    桑娅被这个惊喜砸晕了,连忙点头:“好的,您慢慢挑选。”

    陈东成看着柜台里的女表,问郑丹妮:“喜欢哪个?”

    “给我买吗?”

    “嗯,璐璐有一块百达翡丽,我也不能厚此薄彼。”

    陈东成指着女表区,示意郑丹妮随便选。

    劳力士的女表不能说多好看,但钻石镶嵌的绝对让女生满意。

    最便宜的还是日志系列的几款手表,折扣很给力,七五折就能带走。

    郑丹妮视线在不同表款间游弋,太贵的直接被她跳过。

    她很聪明,知道自己是后跟陈东成的,总不可能挑选表款的价格超过张璐。

    最后郑丹妮选了一款劳力士日志系列。

    粉色镶钻款,折后价格才十一万。

    陈东成一皱眉,这价格也太便宜了。

    郑丹妮以为自己选贵了,刚想道歉。

    陈东成摇头:“算了,我帮你们选。”

    桑娅按着陈东成的指示,取出两款女表,张璐和郑丹妮各自试戴。

    陈东成给张璐挑的这款是珍珠淑女型,算是劳力士女表中的旗舰款。

    表盘外圈镶嵌48颗能从蓝色渐变至紫红色的方形切割蓝宝石。

    最让陈东成满意的是,表带是白金材质,中间镶嵌着顶级美钻。

    表带上的美钻和表盘,外圈的钻石遥相呼应。

    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迷人的光彩。

    桑娅微笑着介绍,这款手表总共镶嵌了713颗钻石。

    劳力士的设计师精准的把握住,女人喜欢亮晶晶钻石的通病。

    张璐看了眼价格,手表售价高达110万,打算解下手表:“太贵了,我已经有一块百达翡丽了。”

    陈东成笑着握住张璐的手:“不贵,你安心戴着就行。”

    给张璐的解决完,郑丹妮那款就有些逊色了,虽然也一样的昂贵。

    白金色的表带配着粉-蓝色的蓝宝石表圈。

    葡萄红的表盘,看上去精致高贵,让郑丹妮爱不释手。

    魏子良看了一眼价格,69万。

    卧槽,打扰了。

    给女人买表花179万,魏子良是肯定做不到。

    布林娅眼睛亮亮的,她这一路通过旁敲侧击,也清楚陈东成和张璐她们的关系。

    在布林娅眼里倒是很正常,欧美的有钱人玩的更嗨。

    有钱人天天坐国王,也不是说着玩的。

    桑娅已经幸福的晕乎乎的,彩虹迪给不了折扣。

    但这两款女表,桑娅给陈东成一个九折的优惠。

    折扣无所谓,陈东成也不差那点钱。

    桑娅拿出三个长方形的浅绿色表盒。

    表盒正中间有劳力士的皇冠标志,底下的ROLEX字母相当显眼。

    魏子良开玩笑道:“我们这也算是一劳永逸了?”

    喻嘉赐爱不释手的晃着手腕上的蓝水鬼:“一入劳门深似海,来生还愿做劳迷。”

    徐胖子总结:“总之,有钱任性。”

    所有人相视而笑,这趟瑞士之行买的纪念品,回去总算能撑住场子。

    来瑞士带什么军刀,巧克力回去,简直弱爆了。

    带劳力士回去,才好意思跟朋友说去了瑞士一趟,要不然丢死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