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功酒会结束,陈东成被众人集火,喝的有点多。

    靠着体质好,强撑着没有失态。

    见到过陈东成酒量的,无不赞叹一声好酒量。

    “老板,去酒店还是?”

    谢靖宇坐在副驾驶,侧身问道。

    “去钓鱼台七号院。”

    陈东成揉着眉头说道。

    谢靖宇点点头,庞正阳启动车辆。

    钓鱼台七号院在京城一直跻身顶级豪宅之列,从没掉下来过。

    除了宾利开进小区,其他的车辆都留在外面。

    庞正阳一路将陈东成送到门口,才放心离去。

    “啪嗒。”

    入户铜门被打开,房子内一片漆黑。

    陈东成看了看门口的高跟鞋,换了鞋走进屋内。

    窸窸窣窣的水流声传入耳中,陈东成顺着声音走过去。

    主卧的门开着,罗云绮正在洗澡。

    入户铜门只有陈东成跟罗云绮打得开,她也就没关主卧的门。

    “谁?”

    罗云绮听到脚步声吓了一跳,急忙忙的披上浴巾,打开卫生间的门走出来。

    “是你呀,吓死我了。”

    罗云琦又惊又喜,轻拍胸口。

    陈东成脑袋昏沉沉的,有些喝多了。

    罗云琦打算去搀扶他,不过走的步子有点急,浴巾突然滑落。

    陈东成:“……”

    一见面就来这么刺激的吗?

    罗云琦脸红了下,刚想去捡浴巾。

    还不等俯身,卫生间的门去被陈东成一脚踹上。

    ……

    陈东成过了两个小时,总算清醒了不少,被罗云琦催着去洗个澡。

    一身酒味都被冲掉,回到主卧,罗云琦正对着电视发呆。

    “想什么呢?”

    陈东成拉开被子,钻进被窝问道。

    “没什么,你来了都不提前说一声,弄得我还以为进贼了。”

    罗云琦说话的时候还有点喘。

    那些经典的名人名言,罗云琦懒得去想了。

    反正她在这方面,肯定不是陈东成的对手。

    陈东成搂着罗云琦,随口问道:“你姐的官司打得怎么样了?”

    “花了不少功夫,前后扯皮了半年多,我姐对结果挺满意的。”

    罗云琦语气慵懒的说道,整个人都眯在陈东成怀里,懒得动弹。

    陈东成有些好奇:“你堂姐能分到多少钱?”

    “一笔500万左右的债权,一套200平米的房子,以及150万存款。”

    罗云琦说完,陈东成有些惊讶:“这么多?”

    “多吗?”

    罗云琦翻个白眼:“这可是我前后奔波半年多,才给我姐要的赔偿。

    以他们家的条件,连对方十分之一的家产都没分到。”

    毕竟男方家里父母健在,肯定会对儿媳有提防之心。

    存到儿子帐下的财产,只是一小部分。

    就算这小部分,罗云琦表姐只分到一半,也价值上千万。

    陈东成忽然想到自己名下财产,真要是他结婚了又离婚,估计能立刻造就出一个超级女富婆。

    罗云琦打个哈欠,在陈东成脸上亲了一口。

    “亲爱的,我困了,你也早点睡。”

    “睡吧。”

    陈东成笑着拍拍罗云琦,拿起手机,清一色的都是恭喜短信。

    滴滴收购青桔科技的消息,在圈内不是秘密。

    青桔科技掐准了滴滴的命脉,弄得滴滴左右为难。

    不投资可能会面临一个强劲的对手,再加上程伟打听到镁团似乎有些动作,更是坚定收购青桔科技的决心。

    如果说,青桔科技对滴滴算是有些威胁。

    要是让镁团收购了青桔科技,那才是真正的养虎为患。

    程伟肯定不会给王星任何可能。从源头断了他的念想。

    ……

    第二天早上,罗云琦起来给陈东成准备好早餐,便上班去了。

    陈东成吃完热好的面包和培根,喝了杯热牛奶,去了趟滴滴新总部。

    程伟跟陈东成恢复亲近,好像之前的冷淡就跟没发生过似的。

    “这是我给快捷出行事业群安排的办公地点,怎么样?”

    程伟指着眼前一栋三层的小楼说道。

    小楼内施工声音不断,进出的工人没在意他们两个在这指指点点。

    想当初滴滴刚成立的时候,程伟还得跟柳清挤在一个不足二十平米的办公室里,拉个隔断就对付办公。

    现在的程伟,已经能给滴滴找到一处安身之所。

    三层的小楼,附带一层地下室。

    虽然面积不大,但请的是业界知名团队操刀装修。

    滴滴的确有这个资格。

    270亿美金的估值,在国内未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中,都屈指可数。

    陈东成跟着程伟走进去转转,比起陈东成在魔都那一栋写字楼,自然远远不如。

    “挺不错的,什么时候搬?”

    陈东成看了看没什么兴趣。算上地下室才四层,太小气了。

    “喂喂喂,你那是什么表情,我们能一样吗?”

    程伟有些郁闷:“要是我股份多,我肯定二话不说在望京买一座写字楼,最关键老子没钱。”

    小事能做主,像这种买集团总部,那还是省省吧。

    在京城买一栋总部大楼,那得多少钱?

    起码几十个亿起步。

    陈东成拍拍程伟肩膀:“你放心,我绝对没嘲讽你的意思。”

    毕竟还得指着程伟给他赚钱呢,陈东成尽量将表情调整的真诚点。

    程伟是一个字都不带信的,非常没人性的把陈东成扔在原地,自个回公司了。

    “麻蛋。”

    陈东成刚想骂一句,电话忽然响了,还是个好久都没联系过的人。

    “是我,付松阳,陈少有空赏个脸?”

    ……

    浮谷会。

    付松阳挑了这么个地,陈东成赶到的时候,门口停了一溜豪车。

    bba靠边站,各种小金人,小翅膀,小牛小马成为主流。

    刚好前面有一辆奔驰s600,保安看了一眼陈东成坐的这辆小金人,指挥s600在一个最角落的位置停下。

    出乎意料的,s600车主一句话都没说,乖乖的将车停好,下车还对陈东成点头示意。

    京城有权有势的人太多了,谁知道自己会不会一不小心得罪惹不起的人。

    付松阳见到陈东成下车,笑着迎过来:“陈少,好久不见,你最近可是大出风头,青桔科技卖的可不便宜。”

    “只是各有所需而已。”陈东成谦虚摇头。

    “哈哈,先进来再说。”

    付松阳不再多说,热情的拉着陈东成走进浮谷会内。

    关于浮谷会的大名,陈东成早都有所耳闻。

    具体背后老板不清楚,但在京城能开个这么顶级的私人会所,要是没点人脉,那是纯属扯淡。

    浮谷会作为私人会所装修,走的是美式奢华风,色彩有些偏暗,时刻突出低调尊贵的味道。

    怎么个尊贵法?

    大厅的水晶吊灯,是法国顶级水晶品牌巴卡拉的。

    他们家一向号称自己的水晶是全天下最昂贵的。

    沙发是纪梵希的,卡座是范思哲的;地板是黄花梨的。

    走进包房内,就连餐具都是劳斯莱斯的百年纪念瓷,特别定制的。

    “哥几个,介绍下,这位是陈东成。

    前不久滴滴收购青桔科技的事,你们应该都知道吧?

    青桔科技最大的老板,就是陈少。

    同时也是我们hac俱乐部的会员,之前给你们发过资料的。”

    付松阳拉着陈东成介绍完,也给陈东成讲讲包房内几人的身份。

    包房内原本轻松惬意的几人,瞬间表情一收

    一个个非常客气的跟陈东成打招呼。

    无论什么时候,自身实力越强,越能赢得尊重。

    跟他们差不多的年纪,打拼出的事业,不比他们父辈差。

    滴滴收购青桔科技,那可是几十亿美金的交易。

    他们一直都对陈东成久闻其名,今日还是第一次见面。

    “陈少你好,我是林喜地,你叫我精彩哥就好。”

    林喜地第一个开头,后面的两个依次介绍,每个陈东成都笑着握手回应。

    除了林喜地,包房内还有两人。

    分别是李祥龙,李柠集团大公子。

    刘松,外号板栗头。

    以前陈东成只是听说李祥龙是李柠集团大公子,就以为他是李柠的儿子。

    实则不然,李柠只是他叔叔。

    付松阳笑着道:“大家都熟悉了,那就好办了,咱们先喝会酒,叫几个妹子聊聊天,一会去老地方。”

    “先说好了,今天我买单,谁都别跟我客气。”

    林喜地率先开口,一副壕气冲天的样子。

    “今天好不容易陈少给我面子,这顿我请,下次跑不了你的。”

    付松阳摆摆手,将这事定下来。

    林喜地脸上有些无奈,实则松了口气。

    别看他刚才喊得壕气,那只是表象。

    他家的扬帆集团这几年越来越不行了,市值更是萎缩的厉害。

    李祥龙和刘松瞳孔深处闪过一丝轻蔑,不过隐藏的很好。

    都是一个圈子混的,林喜地家里什么情况,他们都门清。

    说起来,林喜地也是二代圈子的一个传奇,第一个集齐三大神车的神人。

    各种挥金如土,败家的行为,更是引领了一个潮流。

    在二代圈子里提一嘴精彩哥,都会竖起拇指称赞对方是个懂车,爱玩车的人。

    但那有什么用,自家的资金来源都要断了。

    林喜地对陈东成这么热情,也是做着最坏打算。

    万一扬帆集团真的完了,说不定还得靠他卖车输血。

    现在能多发展一个有实力的买家,就是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