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穿越小说 > 乱唐诡医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八章 虚实之间
    顾醒不置可否,只是故作憨傻地笑了笑。

    零陵立于一旁瞧着这对“久别重逢”的主仆,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泛起淡然笑意。

    坊市狭道内,那处椭圆门扉内嘈杂声依旧,并未受任何影响,反倒越发声势渐浓。

    第五疾意兴阑珊,眉宇间有些愠怒,没有继续言语的意思,缓步走到顾醒身旁,小心拔下扎在门沿上的飞刀。

    虽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顾醒,但手上动作不停,反手便将飞刀往门内掷去。

    顷刻间,坊市狭道门内唯有飞刀破空声,再无人言语,陷入死一般地寂静。但随后而来地污言秽语、推杯换盏声又如平地惊雷在耳畔炸响,震耳欲聋。

    林匠辛和贾鸿道姗姗来迟,并未看到刚才发生的一幕,只瞧见第五疾疾步而入,似有些恼怒,不知何故。

    顾醒使劲揉了揉脸颊,并未跟上,反而一屁股坐在坊市门外沉默不语,零陵却对顾醒此举视而不见,后来居上跟了进去。

    林匠辛和贾鸿道来到顾醒身前,关切问道:“那名为第五的老者,可是惹恼了你?”

    顾醒闻言抬头,展颜笑道:“不曾,我有些乏了,歇歇脚。”

    林、贾两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一了一些隐忧。但却不再继续询问顾醒缘由,而是继续往那“特立独行”的房舍内走去。

    顾醒此时心思百转,将刚才壹分钱庄内发生的一切再次推演了一遍,不觉惊出了一身冷汗。

    自“人间是非”别院一别,分明是第五疾和郁天风两人一并离去,分别行事,可偏偏好巧不巧,只有第五疾一人守约而来,郁天风却似人间蒸发,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零陵似乎知道些什么,却是看破不说破,不知另有图谋还是心存苦衷,为何处了那处“净土”,又凭空什么这些是非来呢?

    顾醒呆坐门槛上,心乱如麻。

    或许正如那处隐于都城洛阳别院牌匾所篆,人间太多是非纷扰,不如求一处图个清静。

    此时心中疑窦丛生的顾醒,对第五疾越发怀疑。此人出现本就事出突然,却又那般恰到好处,一番言语震慑众人,也似早有准备。

    其后一番牵引,似无心却是步步为营,最终将几人“汇聚”于赤龙道,分明是有一网打尽之心。

    可偏偏出了岔子,所以才将计就计,那么此时来此,是否又是一步杀招?!

    昨夜在那巨柱旁的回忆往昔,还在顾醒耳畔回荡,那些句句肺腑的言语,如一颗颗坠落凡世的星辰,砸在九渊大地,也砸在顾醒心湖之中,惊涛激荡。

    一人突兀站立在顾醒身后,蹲下身轻拍顾醒肩膀,柔声道:“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顾醒闻言赫然转头,却瞧见林匠辛不知何时蹲在身侧,出声安慰。

    两人具是乱世浮萍,不觉生出惺惺相惜之感。只是一人未忘前世,今生负重前行。一人却是思而不得,唯有活在当下,试图去触摸那破碎的过往。

    顾醒收敛了思绪,起身伸了个懒腰,面露感激,“林大师,谢谢你。”

    “是我谢谢你,若能记起,那便是一桩美事,但过往若是又太多苦痛,不去回忆,反倒是一桩幸事。不是吗?”零匠辛言毕转身走入门内,顾醒心中最后一丝顾虑消解,也跟了进去。

    此时先行一步的三人已然寻了一处不太起眼的矮桌坐定,此处没了其他主街那般酒肆茶楼的奢华,却多了些市井气息。

    顾醒跟着林匠辛走向三人,左右环顾,才瞧见这房舍内大有讲究,并非如初见那般,少了些嫌隙。

    本应按照先唐旧制方正规矩的内堂,却凭空多了些高脚独凳。其上坐着的人个个凶神恶煞,端着一只看似毫无讲究,却材质不凡的酒杯,不断地瞟着来往酒客。

    而围坐堂内矮桌的其余贩夫走卒,则对这些人的注视置若罔闻。一个个推杯换盏,相交甚欢。

    除了酒客和独坐高脚独凳的怪人,这房舍内仅有一名只有二三分像掌柜,六七分似小二的人,脚下生风,左右逢源。

    当林匠辛和顾醒刚走入内堂时,那人便望了过来,与顾醒眼神交汇,并投来善意目光。似乎想让顾醒放松下来,别如拉紧的牛皮那般紧绷。

    而后此人又在一张张矮桌间穿梭,将每一桌客人都照顾周到。若是身未至,那言语必然先行,诸如,“客官稍等,这就来”“来咯,上酒”“您老慢点喝,酒管够”“后厨麻溜的,上菜咯”等等。

    每一句都对了那桌客人的脾气,这番嘴上功夫,若是没有多年浸染,决计不会这般滴水不漏。

    顾醒落座还未言语,那人便一溜烟小跑过来,路过几桌还分别打了三句招呼,搁下四壶新酒,端来五盘酱牛肉,临别时还不忘配个笑脸,吃好喝好。

    顾醒正惊讶之时,那人一张讨喜的脸便凑了上来。顾醒此时才瞧清楚,此人生得周正,面白无须,并非常年在市井巷弄就“近墨者黑”,反倒出淤泥而不染,显得跟这地界格格不入。

    尤其是那眉心的一点朱砂痣,若是放在官宦人家,待婚嫁之时,那还不是媒婆踏破门槛的主。

    只是命运多舛,造化弄人,这本应大富大贵之相的年轻人,却偏偏沦落至此,不觉让人觉着有些惋惜。顾醒想起自己的坎坷身世,又是一番触景伤怀。

    那年轻人何等妙人,察言观色何其厉害,瞧着顾醒眉宇间有些许阴郁,便开口说道:“小哥何须恼,不如浅饮花间一壶酒,便能忘却糟心事。”

    说完又望向其他人,将在座其余四人全都挨个问候了一遍。当目光望向零陵时,年轻人不觉赞叹道:“世间竟有如此出尘绝艳的女子,实在乃在下三生有幸。”

    若此时给这年轻人一件戏服,说不定便会立马唱起那才子佳人的桥段,博得阵阵掌声。

    怎料零陵一副寡淡模样,对年轻人的吹捧置若罔闻,很冷着脸斜眼瞧着年轻人,一副继续说下去便要拔刀杀人的模样。

    见过大风大浪的年轻人识趣收回了视线,转而望向贾鸿道,又是一番恭维夸赞。言语间却没有半分油腻,反倒显得万分真诚。

    让这性情耿直豪爽的贾鸿道老脸微红,竟有些微醺模样。那年轻人顺势放下一壶酒,自作主张倒上了一杯递了过去,笑着说道:“各位吃好喝好,有啥需要尽管吩咐。”

    言语未落,人已离去,又跟另外的客人热络寒暄去了。

    第五疾此时已恢复了往常神色,不觉啧啧道:“这市井巷弄的寻常小二就这般知人明事,世间何其大,还有多少奇人,藏于这寻常之间啊。”

    顾醒并未接过话头,反倒不合时宜地问了一句,“第五叔父,带我们来此,所谓何事?”

    第五疾不急不缓地喝完杯中酒,微咪着眼睛回味着酒中滋味,自言道:“这酒虽不如达官显贵府中佳酿,却能品尝到世间千般滋味,妙哉,妙哉!”

    贾鸿道将手中酒杯重重一放,声起虽大,却被嘈杂声遮掩,只是那怒目神色,却是掩盖不住。此时的他瞪着第五疾,用手摩擦着酒杯不满说道:“嘿,老头,问你话呢!”

    第五疾并未理会贾鸿道,又自顾自倒了一杯酒,自饮自斟。

    贾鸿道有些火气上来,就要动手,怎料周围矮桌的酒客纷纷转过头来,投来不善目光,才不得不压下心中怒意。若是此时一言不合动手,恐怕会正中此人下怀。

    第五疾先是低头浅笑,后转而仰头狂笑,笑声却未引起周围酒客的注意,仿佛此人根本不存在一般。待笑过后才盯着顾醒开口说道:“少主你可知,此时处境千钧一发。”

    “为何?”顾醒心中一沉,沉声问道。

    “壹分钱庄之围,怕是一场布好的局,若不是老夫及时出现,恐怕在座各位都将身陷囹圄。”第五疾又端起酒杯仰头灌了口酒,伸手抓起三粒花生米,丢到嘴中吧唧吧唧咀嚼起来。

    顾醒先是望向林匠辛和贾鸿道,二者皆是一头雾水,神情紧张,唯恐第五疾突然发难,将他们几人站杀当场。

    但当顾醒看向零陵,却并未见后者有任何紧张神色,反倒一脸轻松写意,正用手指沾着杯中酒,点在朱唇上。

    察觉顾醒目光,下意识撇了一眼,如偷吃糖果被私塾先生发现的孩子,连忙收回手,正襟危坐。

    第五疾又一口酒送下花生米,舒了口气接着说道:“我知少主疑心老夫,可少主是否知道,郁天风为何没有如期赴约?”

    终于,第五疾多次避而不谈后,切入正题。

    顾醒等人皆是心中一震,唯独零陵四下张望,充耳不闻。

    “有两种可能,其一便是郁天风心怀不轨,已借机遁走,藏在暗处伺机而动。如此多年,少主恐怕不会因为那一番“言辞恳切”就轻易相信了吧?”第五疾如此直白,竟让顾醒有些错愕。

    本以为这老者会继续遮掩,顾左右而言他,却没想到直接切入正题,还将顾醒心中所想和盘托出,怎不叫人心惊。

    在此人面前竟是一点秘密都没有,仿佛内心被人摸了个透,无处躲藏。

    “自然不会。”顾醒心中激荡,面上却没有多余表情,道出了应对之言。

    第五疾闻言朗声大笑,笑着笑着竟是笑出了眼泪,让在场几人面面相觑。笑声渐渐低入尘埃,却慢慢变成了啜泣,老者刚才所作所为和如今大相径庭,不知何故。

    顾醒不知该不该出言劝慰,却是零陵出言解围,“老先生,若是不愿相信,大可就此一拍两散,何必如此惺惺作态。”

    第五疾收敛啜泣,冷眼横眉,“小丫头怎知老夫心中大道?莫要信口雌黄!”

    言语间有内劲波动,似被人抓住了把柄,恼羞成怒。

    此人顾醒却未言语,反倒有心静观其变。刚才一路行来零陵都作壁上观,明明有所知却不言,而此时出言相激,定是有所依仗,或是有所图谋。

    此时内堂中声色依旧,污言秽语充斥,一派“和谐”景象。可顾醒三人明明看见,周围之人蠢蠢欲动,心猿意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