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國際能源署(IEA)發布的《全球能源回顧:2021年二氧化碳排放》,2021年全球能源排放和工業過程排放共約363億噸,約占全球總排放量的60%以上。其中,我國能源和工業過程排放超過119億噸,占全球總量的32.8%。毫無疑問,減少工業過程碳減排至關重要。我國承諾了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也就是二氧化碳排放達峰?!?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提出,“工業領域要加快綠色低碳轉型和高質量發展,力爭率先實現碳達峰”。溫室氣體排放核算是定量評價碳達峰的關鍵所在,本文將對國內外現行的工業溫室氣體排放核算方法進行簡要介紹。

一. 國際通行方法

國際標準通行的溫室氣體核算方法主要有ISO14064 、GHG protocol 和IPCC國家溫室氣體清單編制指南等。ISO 14064標準由國際標準化組織發布。該標準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在組織層面進行溫室氣體排放和清除的量化與報告的指導;第二部分是在項目層面上對溫室氣體排放和清除的量化與報告的規范及指南;第三部分是溫室氣體聲明核查與審定的規范及指南。ISO 14064標準是國際社會廣泛認可的基礎標準,被許多機構和品牌企業作為供應商的風險評估標準。

GHG Protocol由世界資源研究所(WRI)和世界可持續發展工商理事會(WBCSD)在1998年聯合建立,該體系為企業公開報告和參與自愿或強制性的溫室氣體項目、進入溫室氣體市場提供了指導,也能幫助公司識別溫室氣體排放源并排序,減少公司層面的溫室氣體排放?,F有的溫室氣體核算體系由四個相互獨立但又相互關聯的標準組成:《溫室氣體核算體系企業核算與報告標準》、《企業價值鏈(范圍3)核算和報告標準》、《產品生命周期核算和報告標準》和《溫室氣體核算體系項目量化方法》。

《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FCCC, 以下簡稱《公約》)是世界上第一個控制溫室氣體排放的國家公約。根據《公約》要求,附件一的締約方(主要是發達國家)每年都需要編制和提交國家溫室氣體清單,而非附件一締約方則視情況編制和提交國家溫室氣體清單。IPCC為各國編制清單提供了方法學指導。1995年IPCC發布了第一版《IPCC國家溫室氣體清單指南》,作為世界各國編制溫室氣體清單的主要方法和規則。后來,IPCC又先后發布了《2006年IPCC國家溫室氣體清單編制指南》和《IPCC 2006年國家溫室氣體清單指南2019修訂版》。2006年的版本及以后的修訂主要從能源、工業過程和產品使用、農業、林業和其他土地利用、廢棄物這五個部門出發,規定了溫室氣體排放和消除的核算方法,其主要方法為排放因子法和質量平衡法。

二. 我國工業溫室氣體排放核算方法與報告指南

我國工業溫室氣體排放核算方法和報告指南最初由國家發展改革委發布。在2013年~2015年,國家發展改革委辦公廳分三批組織制定重點行業企業溫室氣體排放核算方法與報告指南,第一批為發電企業、電網企業、鋼鐵生產企業、化工生產企業、電解鋁生產企業、鎂冶煉企業、平板玻璃生產企業、水泥生產企業、陶瓷生產企業、民航企業;第二批為石油和天然氣生產企業、石油化工企業、獨立焦化企業、煤炭生產企業;第三批為造紙和紙制品生產企業、其他有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企業、電子設備制造企業、機械設備制造企業、礦山企業、食品、煙草及酒、飲料和精制茶企業、公共建筑運營單位(企業)、陸上交通運輸企業、氟化工企業、工業其他行業企業,自此我國構建了24個行業的企業溫室氣體排放核算方法與報告指南,為我國的碳排放權交易、建立企業溫室氣體排放報告制度、完善溫室氣體排放統計核算體系等相關工作的開展構建起重要的參考框架。

三. 全國碳市場的工業企業溫室氣體排放核算要求

自2011年開始,我國在北京、天津、上海、重慶、湖北、廣東、深圳、福建等陸續啟動了碳排放權交易試點工作。從2017年末開始的,《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建設方案》印發實施,全國統一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的建設進入了新的篇章。2018年6月,中國應對氣候變化職能從國家發改委劃轉至生態環境部。全國碳市場的建設工作也進入了基礎建設期。為提高納入全國碳市場的工業企業分配碳排放配額的準確性,2021年生態環境部發布了發電行業重點排放企業的《企業溫室氣體排放核算方法與報告指南發電設施(2021年修訂版)》。該指南細化了重點排放單位碳排放數據在檢測、記錄、傳遞、保存、取樣、制樣、送檢、存證和核算各環節的質量控制要求,壓縮數據造假空間,提升了可操作性,以確保核算方法在實際應用過程中兼顧到對參與企業的減排成本計量的公平統一。

發電行業的第一個履約周期共納入發電行業的重點排放單位達到2162家,履約完成率達99.5%[1]。根據《企業溫室氣體排放核算方法與報告指南發電設施(2022年修訂版)》,發電企業溫室氣體排放量的核算量為統計期內發電設備各種化石燃料燃燒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加和;而對于購入電力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則采用購入使用電量乘以電排放因子得出;發電設施二氧化碳年度排放量等于當年各月排放量之和。目前全國電網平均排放因子調整為最新的0.5810tCO2/MWh。在全國碳市場的運作下,我國發電企業的碳排放強度降低水平收效很大。

根據2022年3月15日生態環境部印發《關于做好2022年企業溫室氣體排放報告管理相關重點工作的通知》,在全國范圍,建材、鋼鐵、有色、石化、化工、造紙、民航等行業企業或其他經濟組織符合條件的企業也將繼續開展溫室氣體排放報告與核查工作,為下一步的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的建設做好準備。同時,為應對國際民航組織有關國際履約工作的碳排放權交易要求,中國民航局正在組織開展針對民航行業開展專項的飛行活動碳排放報告與核查工作。這些行業的企業溫室氣體排放核算方法與報告指南和補充數據表根據《關于做好2022年企業溫室氣體排放報告管理相關重點工作的通知》可在環境信息平臺(http://permit.mee.gov.cn)下載。截止到2022年8月24日,已經有2208家重點排放單位和企業進行了二氧化碳排放的在線申報。

四. 小結

隨著國際社會對溫室氣體導致全球變暖和氣候變化的認識逐漸趨同,原本屬于外部性問題的碳成本將逐漸計入企業的生產成本。越來越多的工業企業將不得不面對即將到來的全國碳市場,掌握自身的溫室氣體排放核算情況,不但有助于企業積極參與到應對氣候變化的國家碳達峰行動中,而且有助于企業更好的樹立品牌形象,規避因此產生的經營風險,擴大企業的正向影響力,甚至能夠為企業產品更好地融入全球市場做好儲備。在2030碳達峰行動中,準確核算工業企業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做到心中有數,提前布局,是企業不能逃避的責任與不可忽視的重要發展機遇。碳市場建立之日起,工業溫室氣體核算方法就已不再是紙上談兵,而是成為了工業企業參與碳達峰行動、謀劃低碳轉型之路的基礎工具。

[1] 張希良. 積極發揮碳市場的重要作用(說道). 人民日報. 2022年07月12日0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