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燃料經濟已達到極限!”去年7月,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在公布一攬子綠色政策時這樣說。然而剛剛一年多時間過去,歐盟及其成員國卻計劃投入數百億歐元增加化石燃料供應并建設相應的基礎設施。包括德國、丹麥等在內的國家,紛紛放棄或推遲實現此前提出的環保與碳中和目標。美國最高法院也作出不利于環保的裁決。西方國家致力于將自己打造為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先鋒”,然而它們在歷史上欠的債尚未還清,現在又開始“開倒車”。有專家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等國的戰略不僅對它們的經濟及民生造成影響,也在環保問題上拉著全世界為它們埋單。

放寬對“綠色”的定義

刪除或推遲實現環保目標

德國仍然致力于在2030年之前逐步淘汰煤炭發電——德國國際氣候行動特使摩根9月19日的表態引發關注,被看成是對此前輿論認為柏林弱化環保目標的回應。

去年年底,德國聯合政府剛上臺時把氣候政策作為其核心議程。據“德國之聲”報道,在今年3月推出的氣候保護一攬子立法計劃中,德國提出到2030年將可再生能源發電的占比提高至80%;到2035年實現發電領域“接近溫室氣體中和”,即不排放或將所排溫室氣體收集儲存。不過由于俄烏軍事沖突爆發后遭遇能源危機,在7月上旬提交德國聯邦議院表決的草案中,2035年這一目標已被刪去,只保留了2030年的目標。

同樣面臨尷尬的還有丹麥首都哥本哈根。2009年,該市政府提出要在2025年前實現碳中和,然而13年后,也就是今年的8月22日,哥本哈根市市長安諾生遺憾地表示,該市不得不放棄這一目標,原因是一家環保企業不符合政府碳捕捉方面的資助標準。

歐洲國家和城市在環保問題上“開倒車”,不僅放棄了一些此前設定的目標,還放寬了對綠色能源的定義。據路透社報道,歐洲議會7月6日投票通過提案,支持將天然氣及核能列為“綠能”。歐盟委員會在去年12月公布該提案,旨在引導私人投資進入可持續發展的經濟活動,從而支持應對氣候變化。簡而言之,哪些經濟活動被界定為“綠色”,就有資格獲得歐盟的資助。德新社稱,歐洲議會9月投票,再次承認原生木質生物質是可再生能源。此外,英國《金融時報》9月5日援引非政府環保組織歐洲氣候行動網絡成員克勞斯的話報道稱,歐盟在5月的“重新賦能歐盟”提案中放棄了“不造成重大損害”原則,允許為化石燃料項目提供更多資金。他指出,為了給該計劃提供資金,布魯塞爾方面打算額外出售200億歐元的碳排放許可,這些許可通常由污染企業購買,以支付其排放成本。

和歐洲隔大西洋相望的美國,在環保問題上也出現“退步”。6月30日,美國最高法院作出裁決,限制美國環保署利用《清潔空氣法案》來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據“德國之聲”報道,對于美最高法院的裁決,聯合國罕見地批評說,這一裁決是“我們應對氣候變化斗爭中的一個挫折”。

向化石燃料投入巨資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6月時疾呼,各成員國不應倒退到使用“骯臟的化石燃料”,然而隨著能源危機的加深,她的聲音已經被各國重啟的燃煤電廠運作聲淹沒。

7月中旬,德國政府決定允許燃煤或石油發電廠再次運行。8月初,下薩克森州Mehrum發電廠已經開始并網發電。法國政府原計劃于今年關閉境內全部燃煤電廠,然而能源危機之下,該國政府日前宣布法國電力公司旗下的科德梅斯煤電廠營運時間延長至2026年?!度A盛頓郵報》報道稱,奧地利希望在2030年之前全部使用可再生能源發電。該國最后一家燃煤電廠于2020年被改造成天然氣設施,但奧政府6月宣布,該工廠將再次配備燃煤發電設備。荷蘭6月底表示,計劃取消燃煤能源生產上限,允許燃煤發電廠滿負荷運轉到2024年。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該國氣候及能源智庫Ember估計,歐洲多國重啟燃煤電廠,將使燃煤量增加1300萬噸。此外,歐洲各國政府今年冬天將至少花費500億歐元,用于新建與擴大化石燃料基礎設施和供應。從今年5月到7月,歐盟宣布與美國、卡塔爾等國達成增加液化天然氣供應的協議。從今年10月到明年3月,德國、荷蘭等國7個處理液化天然氣的浮動終端將陸續啟動,總成本至少為37億歐元。在歐盟范圍內,至少還有19個類似項目正在計劃中,項目總成本接近100億歐元,這還不包括天然氣管道和碼頭等必要的額外基礎設施的支出。

“環保少女”被罵慘了

在能源危機之下,此前被不少人稱為“年輕人的希望”的瑞典“環保少女”通貝里,日前跌落神壇。9月6日,英國《每日電訊報》發文稱,很多歐洲國家政府就是因為聽信通貝里的建議,才導致它們陷入目前正在蔓延的能源危機。英國天空新聞的主持人博爾特8月22日表示,對 “環保少女”的崇拜已經“破產”,她“恐嚇人們做了非常非常愚蠢的事情,而我們現在正在為這些事情埋單”。據英國《衛報》8月25日報道,包括奈杰爾·法拉奇等在內的很多歐洲評論人士,在《每日快報》《泰晤士報》等多家媒體發文,批評通貝里以及各國的綠色法規造成目前的能源危機。美國《華爾街日報》也發表了類似主題的社論。

其實早在今年6月,也就是一些歐洲國家計劃重啟燃煤電廠時,網上就有消息稱,瑞典活動人士要求調查通貝里與俄羅斯外交部資助過的非政府組織之間的關系,來確定她是否接受了俄羅斯的幫助。雖然瑞典媒體和主流英語媒體對此沒有報道,但俄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建議“瑞典活動人士”先查查西方政要和通貝里的關系,弄清楚這些是不是都是俄羅斯資助的,或者是西方利用完“環保少女”和所謂的“綠色經濟”之后把兩者都拋棄了?

這只是權宜之計?

對于重啟燃煤電廠等措施,歐盟官員表示,這些都只是權宜之計,不會影響歐盟到2050年實現碳中和的雄心。然而分析人士表示,歐盟在煤炭和液化天然氣領域的一些投資,可能會使它與化石燃料的捆綁時間長于計劃,從而影響該組織減排目標的實現。關注能源轉型的非政府組織“監管援助項目”歐洲事務主管羅森諾就指出,一旦使用煤炭和液化天然氣的基礎設施建好,擁有這些設施的公司將盡可能長時間地利用這些資產,以確保獲得投資回報。此外,歐洲能源分析師賈勒-馬卡雷維茨表示,天然氣出口國渴望達成長期協議,這意味著歐盟對天然氣的依賴時間可能會超過預期。

歐洲氣候游說人士、智庫和非政府組織還擔心,歐盟及其成員國目前采取的一些能源措施,將損害歐洲“應對氣候變化領導者”的信譽。11月,《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二十七次締約方大會(COP27)將在埃及舉行。據《金融時報》報道,屆時各國領導人將再次討論發達國家在多大程度上支持發展中國家的氣候轉型。2009年,發達國家承諾在2020年至2025年期間,每年為發展中國家籌集1000億美元的氣候資金,但這一承諾并未兌現。自俄烏沖突爆發以來,歐盟對能源密集型行業和電力行業的援助高達270億歐元,超過了該組織在2020年全年向發展中國家支付的氣候資金。此外,歐洲國家只有荷蘭首相參加了9月5日在該國鹿特丹舉行的氣候融資峰會。相比之下,有7位非洲國家領導人參加了這次會議。

復旦大學網絡空間國際治理研究基地主任沈逸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西方國家在肆意排放二氧化碳的情況下率先完成工業化,它們有義務幫助發展中國家在發展的同時降低碳排放。然而,西方國家先是把產業都轉移至發展中國家,享受發展中國家物美價廉的產品,同時還要求發展中國家為碳排放埋單。這就是犧牲一部分人的利益,實現另一部分人的治理模式。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研究員孫恪勤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如今歐洲對能源的急需已經打破了對氣候的承諾,今年冬天怎么過都說不好,因此也就不敢再唱高調了。孫恪勤認為,美西方的國際地緣政治戰略已經嚴重影響它們的減排目標并對全球產業鏈造成沖擊,而這將進一步影響各國應對氣候變化的行動。他強調,氣候問題一個國家根本就解決不了,美西方不應該讓全世界為它們的政策埋單。

有人開始偷木材

多位德國民眾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他們認為在能源危機下,歐洲實現碳中和將變得更為困難,但是他們大多對使用核能和煤電等表示理解,認為政府應該向民眾提供平價能源,讓他們的生活更為穩定。

然而,煤電與核能真能幫助歐洲民眾渡過難關嗎?美國《華盛頓郵報》稱,在不可預測的冬天到來之前,歐洲人越來越絕望。60歲的默滕斯住在德國慕尼黑。他知道,西方與俄羅斯的對峙已經導致整個歐洲能源價格飆升,然而8月的賬單仍然讓他大吃一驚,其中的能源費增加了70%。“我很害怕,”身患多種疾病的默滕斯聲音哽咽地說,扣除房租后,每月的電費和暖氣費從以前的110歐元增加到190歐元,這將使他每月用于食品、藥品和交通的錢僅剩360多歐元,而現在德國正在經歷自上世紀7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通脹。

歐洲國家一直在努力減少進口俄羅斯天然氣,并承諾向消費者和企業提供數千億歐元的財政援助,然而這些措施不太可能完全抵消大幅上漲的能源和電力價格。在英國,囊中羞澀的居民開始拋棄寵物。學校則警告說,不斷上漲的能源成本意味著它們將買不起新教科書。有調查顯示,近1/4的英國人計劃今年冬天不開暖氣。波蘭官員正在考慮分發防霧霾口罩,因為他們想在冬天燃燒垃圾取暖。

盡管今年夏天歐洲酷暑肆虐,但很多歐洲人從那時就開始囤積木材,導致木材價格飆升,成為“新黃金”。一些國家甚至出現偷木材的現象,騙子也趁機建立假網站,偽裝成木材商來欺騙消費者。專家警告說,非法砍伐和老式火爐的使用將使燃燒木材變得很不環保,但許多人覺得他們別無選擇。41歲的柏林人舒恩費爾德表示,對俄制裁沒有結束沖突,也沒有大幅削弱俄羅斯,但卻對德國造成巨大傷害,“美國人正在舒舒服服地看著”。